快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大千劫主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至险时刻
    辜雀在坚守着最后的理智阵地,但心中的杀意和孽火都冲上头顶,令他浑身都在颤抖。

    鲜血已然笼罩了眼眶,而虚空之中也满是残碎的尸体和流淌的猩红,这里本就不干净,这里本就适合杀人。

    那么杀吧,不要再压制了,也不必再压制什么了。

    他眼眶彻底血红,心中的理智终于被杀戮完全淹没,仰天长啸,狂吼一声,直接朝四周最近的人杀去。

    他忘记了自己的目标只是夺得因果之石,而不是为了单纯的杀人。

    每一刀斩出都带着惊世煞气,与四周的怨气因果融合在一起,反而让他如鱼得水。

    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十四只翅膀齐动,在空间之中任意穿梭。

    “杀!”

    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个字,一道道恐怖的刀芒席卷四周,一声声惨叫响起,一具具身体被他斩灭。

    天地呜呜作响,像是在痛哭一般,辜雀的下肢也开始枯朽,开始长出黑鳞。

    手指变得尖锐,肩膀渐渐开始变厚,整个体魄都在变化。

    辜雀冲向六个紫衣神将,身体剧烈扭曲着,但手中的刀却很稳。

    “你、你要干什么!”

    一个紫衣神将惊吼,身影已然止不住后退。

    辜雀听不到那么多了,他只想杀人。

    咆哮一声,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接着魔气便狂涌而出,将天地四方完全遮蔽。

    狂暴的刀芒每一道都长达千万里,不单单是眼前六人,就连四周大战的强者都有不慎被误杀的存在。

    惨叫之声不绝,辜雀的刀芒压制住了四周所有人,众人停手朝辜雀看来,忍不住纷纷后退。

    那个女子大吼道:“恶魔!他就是个恶魔!必须杀了他,不杀他,他也会杀了你们的。”

    “他会杀了所有人!”

    恐惧的声音深深刺进了众人的心,加上紫衣神将的惨叫,所有人都朝辜雀杀来。

    但是他们还未靠近,辜雀身上的魔气已然完全喷涌而出,化作一个巨大的黑色光球,朝四周爆发开来。

    狂暴的元气令四周众人飞退,那残空碎片、魔气纵横之中,一个五头十四翼的怪物冲出,提着一柄石刀,直直朝天而去。

    “我的老天爷!”

    女子吓得几乎呆住,而另外的人终究是反应了过来,厉吼道:“杀了这个恶魔!”

    事实上是不是恶魔对于众人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辜雀已然将要靠近因果之石,威胁到他们的利益和安全了。

    一群人全部朝上冲去,爆发出强大的力量,那一股其实几乎要掀翻苍穹。

    而辜雀停住,五个头颅回头一望,发出一声怒吼。

    天地之间,魔气狂涌,如瀑布一般倾泻而下,刹那间滔滔不绝,将众人的气势完全冲塌。

    但是他的身体开始在裂口了。

    他本就不足以承受如此磅礴的力量。

    “他坚持不住多久的,这个小畜生明显是用了某种禁术,一起合力先杀了他再说。”

    女子大吼一声,迅速朝上冲去。

    一道黑色的才残光闪过,她的身体顿时被钉在了虚空中。

    一柄巨大的石刀完全穿过了她的身体,带起大澎血雨,魔气将她萦绕,任凭她大道澎湃,都始终无法挣脱。

    接着,她的身体开始枯萎了起来,几个呼吸便化作了一具干尸,连灵魂都被石刀抽干。

    这一幕看得众人大骇,一个个忍不住急忙倒退,脸色惨白无比。

    “此魔该遭天遣啊!”

    “吸人生机命数?”

    “不清楚。”

    一个老者站了出来,沉声道:“我只知道此魔已然丧失心智,我等不杀他,他必杀我等。”

    “一起出手,不必硬杀,消耗他的力量,我看他也撑不住多久了。”

    众人达成默契,并不靠近,只是打出一道道力量,汇聚成元气之海朝辜雀席卷而来。只是这数十位禁忌强者合力所蓄积的能量实在太恐怖,辜雀石刀挥舞,斩裂苍穹,却始终无法反击。

    他身体崩塌得更加迅速,一片片黑鳞掉落,露出里边如晶体一般的身体。

    一人看准机会,一剑刺出,直接洞穿了他的胸口。

    鲜血洒满四方,他惨叫一声,剧痛攻心,灵魂嗡嗡作响,短暂恢复了清明。

    恢复了些许了理智,辜雀才知道现在的情况有多严重,自己的力量在飞速下降,而四周众人是铁了心要杀自己,若再无变数,恐怕就死定了。

    他抽身飞退,身体迅速愈合的同时,也渐渐恢复人形。

    但数十位禁忌强者逼得实在太紧,浩瀚的元气和大道规则根本不是他可以承受的,强大的压力令他身体近乎龟裂,连灵魂都几乎要碎开。

    危机万分,生死只在千钧一发之时,此刻镇界灵柩棺不在,《诸天生死簿》已葬,光明令牌过于普通,当真是无救命之匙。

    唯一的办法,只有突破。

    辜雀身影再次猛退,直接盘坐了下来,将《道衍》运转至极致,元气滚荡在经脉席卷,每一寸都朝未知的领域冲去。

    与此同时,他的身前忽然出现了纵横三千黑白线,白线三千、黑线三千,勾勒成一个巨大的棋盘。

    随着他心中所想,目光所致,一颗颗棋子已然顿时落了下里。

    “他在干什么?”

    “不会又耍什么花招吧?”

    众人站在一起,满头大汗,却是谁都不愿先上前冒这个风险,毕竟刚才有前车之鉴。

    而辜雀心中迅速推演着《道衍》的变化,他记得当初自己悟通天道之境的时候,是以因果和次元为根基,分析出了自己和传统修炼武道的区别,这才终于在关键时候突破到了天道之境。

    而这一次,他需要将大道臻至完美,所走的路便不该这么简单。

    只是就在他刚要进入真正的空灵之时,天空忽然破开了一个大洞,一声长笑已然传来。

    声音滚滚如惊雷,震得在场众人脸色惨白,气血翻涌,身体发寒。

    那一个大洞之中,一只巨大的手掌探出,直接朝因果之石抓来。

    大手足有星辰般大小,眼看就要将黑色的因果之石抓在手中,辜雀也喷出几口鲜血。

    天衍!

    这一只大手带着天衍的威压,将他的思虑和感悟强行打断,以至于灵魂都受到了创伤。

    “去你妈的!”

    辜雀直接站了起来,一刀斩破未来之元的界限,一面虚空断层,直接将这一只天衍大手隔绝在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