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天苍黄 > 第二百九十章 血战(中)
    柳寒总算明白了,为何世俗界对修仙界如此恐惧,一个小小的炼体巅峰便让他这上品宗师如此狼狈,在这短短几个呼吸间,便几经生死。

    刚才那会,只要有一次,他反应慢了半秒,现在就不可能站在这里。

    看着甘成,他不想逃了,他要赌一把,这十几年里,他赌了很多次,都赌赢了,这次他依旧要赌。

    他还有底牌没有拿出来。

    还要证实一个猜测!

    在鬼见愁,楚明秋和青灵练过一次,结果自然是他败得很惨,那是他唯一与修仙者交手的经验。

    结合今天,他忽然冒出个念头。

    今天,他便要试试。

    一张银色符?滑入手中,右手则握紧了刀柄。

    “蝼蚁就是蝼蚁,居然想与日月同辉,可笑!”

    甘成依旧冷漠,刚才一番激战,让他更加确定,对面这蝼蚁的修为在六七八层之间,与他这炼体巅峰差距好几层,在修仙界,这个差距几乎是无法跨越的。

    现在,他要好好玩玩这个敢于向日月挥刀的蝼蚁。

    柳寒咽下几粒丹药,澎湃的药力迅速滋养着经脉,无论丹田还是紫府都有臌胀的感觉。

    “你们的胆量也挺大,居然敢向我清虚宗出手!”

    扯虎皮,拉大旗,清虚宗这块牌子,现在不用什么时候用。

    “清虚宗!好大的名气,过了今晚,再说吧!”

    柳寒心里一沉,难怪清虚宗的援军现在还没到,看来宗门也出了麻烦。

    指望不上宗门,就只有自己面对了。

    那就战吧!

    柳寒不再废话,身上每根神经都松弛下来,神识却锁死甘成。

    甘成感受到柳寒的战意,他依旧不紧张。

    “你的修为不错,不过,今晚,是你的忌日!”

    话音刚落,鱼钩立时消失。

    鱼钩刚刚消失,柳寒捏碎了银色符?,身形就在原地消失。

    鱼钩划过,没有丝毫阻碍。

    “隐匿符,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符?!”甘成冷笑着,鱼钩回到他头上,他依旧好整以暇,没有丝毫紧张。

    隐匿符,在符?中属于中品符?,也属于比较鸡肋的符?。

    首先这隐匿符的制作比较复杂,所用材料异与普通符?,比如其他符?都是用朱砂,这隐匿符用的是银砂,这银可不是普通银子,而是一种特殊的叫红银的材料。

    其次,这隐匿符说是隐匿,但其实并不隐匿,如果,你隐藏起来不动,那怕元婴高手也找不到你的踪迹,可只要你动,那就有灵气波动,那就有痕迹,只要修为高,就能找到你。

    所以,这隐匿符就是鸡肋,制作麻烦,用处不大。

    甘成比较谨慎,站在那没有动,神识展开,搜索方圆数百丈的范围。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甘成神识在这遍甘蔗地扫描了十多次,依旧没有发现柳寒的踪迹,这让他大为奇怪,难道这清虚宗的小辈真的就消失了?难道这隐匿符还有不外泄的?

    他向前走了几步,他忽然想起,神色微变,神识向地下放去。

    过了会,他的眉头再度皱起来,地底下没有丝毫动静。

    难不成真的走了?可他怎么走的?

    甘成心里十分纳闷,实话说,他对符?的了解并不多,符?已经成了修仙界公认的鸡肋,没人愿意在这上面多投入精力和资源,对符?的了解,也只是口口相传,或者是师门的典籍,缺少直接的第一手资料。

    沿途下来,柳寒扔出不少符?,都没产生什么大作用,这更坐实了符?无用的传说。

    对隐匿符的了解,他也是在师门典籍上看过的,不知道是那位前辈留下。

    天边微微发白,甘成的耐心消磨得差不多了,他再度向前迈出数步,神识又一次扫过甘蔗地。

    有些懊恼的叹口气,甘成收回神识,双臂环胸,眉头深锁,他依旧不相信那清虚宗小子已经走了。

    柳寒当然没走,他的位置就在最初的位置数步之外,这是他几个时辰才移动到这里的。

    这几个时辰中,他几乎是半寸半寸的挪动,几个时辰下来,他才挪动三五步之远。

    他在静静的看着甘成,甘成已经向前走了数步,距离他的位置更近了,但还不够,还需要他再走近点。

    耐心,他就象大漠上的狼,一动不动的蹲在那,这蹲下,也是这几个时辰才完成的动作,每次都只能蹲下一点点,唯恐引起波折。

    手缓缓移动了点,就那么一丝距离,然后便不敢再动。

    看着甘成,甘成依旧在用神识探查,眉头拧得越来越紧,很显然,他拿不定主意,心里越来越焦躁。

    柳寒内心冷笑,看来他的第一个判断是对的。

    修仙界,长达上千年的和平,修仙者的战斗经验极少,应变能力不足。

    甘成又向前走了数步,距离柳寒又近了,但柳寒还是没动,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鱼钩从头顶上掠过,象幽灵,速度不快,慢悠悠的。

    柳寒心中冷笑,甘成急了,只要再等等,甘成便会进入他的攻击范围。

    天边越来越白,晨风吹来,甘蔗林发出哗哗的声响,甘成放弃了,心中疑窦丛生,首次对看多的典籍产生怀疑,这种怀疑不是怀疑典籍,而是怀疑自己的修为。

    写典籍的是宗门传说中的高手,他们修为深厚,早早的跨过那道门槛,而自己还只是站在门槛边沿,看着里面的风光。

    莫不是自己的修为不到?

    甘成将鱼钩召回,依旧悬浮在头顶,脸色阴沉的迈步向前,神识依旧展开,随时准备发起突然袭击。

    连续数步,没有丝毫动静,甘成叹口气,精神松弛下来,准备将鱼钩重新纳入体内,忽然感到不对,不远处有动静。

    一把长刀突兀的刺出,不是劈,不是砍,而是刺,就象剑那样,穿过晨曦的薄雾,悄无声息的刺过来。

    甘成大吃一惊,他甚至来不及召唤鱼钩,刀尖便到了心窝,慌乱中,他一掌抵住刀尖,刀尖刺破他的手掌心。

    “成了!”

    柳寒还没来得及高兴,神情便顿变,左手迅速捏碎一张符,火球凭空生成,呼啸着激射而出。

    刀尖刺入肌肤后,进入三寸即动弹不得。

    甘成凭借肉身便挡住了柳寒的刀,血顺着刀尖流下来,柳寒眯眼看着,甘成的血与普通人不一样,更凝重,更粘滞。

    甘成愤怒之极,这个蝼蚁居然敢伤害自己,居然能伤害自己。

    扑!

    鱼钩穿过火球,火球只发出一个沉闷的声音便灭了,比起刚才的水盾,灭得更快,没有丝毫挣扎。

    一面火盾在柳寒身侧生成,鱼钩毫不在意的冲上去。

    盾裂。

    鱼钩穿过烈火扑来。

    柳寒收刀,横扫。

    鱼钩弹飞。

    柳寒身形倒飞出去。

    “去!”

    甘成冷斥一声,鱼钩应声而回,柳寒目光清冽,看着越飞越近的鱼钩,嘴角流出一抹血迹。

    鱼钩擦着肩膀飞过,柳寒闪电一刀。

    鱼钩趔趄,柳寒倒飞。

    又一枚火球升起,掠过蔗尖,去势如风,快若闪电。

    甘成冷笑,水盾扬起,火球一头撞进盾中。

    第二颗火球撞入盾中。

    第三颗火球,从右侧袭来。

    第二面水盾生成,接着火球撞入。

    鱼钩画出一道弧线,悄然激射而来。

    刀光闪烁,鱼钩再度被击飞。

    柳寒嘴边的血迹更多,体内气血翻腾,可他的眼睛更加明亮,简单的说,他知道了自己能对抗鱼钩。

    不知道的东西,永远是最恐怖的。

    本命物,很可怕,无法力敌。

    可现在,自己不但与它对战,还能避开或力敌。

    三颗火球再度生成,同样的路径同样的速度,向甘成扑去。

    甘成心中恼怒,他从未遇见这样难缠的对手,修为不高,符?却象不要钱似的,四下乱扔。

    可以说整个修仙界没有人有这么多符?。

    甘成自己也练习过制符术,在浪费了大量材料后,才制成了两张符?,随后他便放弃了,那两张符?也早就用了。

    有本命物,还要符?做什么!

    鱼钩再度被击走,柳寒的身形踉跄,铁甲符再也承受不住,哗的一声裂了。

    柳寒赶紧又拿出一张铁甲符,还没来得及上身,危险的感觉袭来,他连忙闪身。

    鱼钩跟踪而至,柳寒勉力挥刀,鱼钩歪歪扭扭的飞走,从他肩上带走一抹血痕。

    柳寒再度飞出,半空中喷出一股鲜血。

    修仙者的战斗,打出了铁血味道。

    鱼钩,神出鬼没的鱼钩,无所不在的鱼钩。

    总能在最短时间里,向柳寒杀来。

    土墙。

    破!

    鱼钩依旧寒光凛冽。

    土盾,破!

    就象纸糊的,好像没有起到丝毫作用。

    火遁,破!

    水盾,破!

    柳寒也有水盾符,虽然也被破了,但时间,要长那么一点,好像就那么一点,差距很细微。

    “当!”

    又是一刀,劈在鱼钩上,鱼钩向远处疾飞。

    柳寒吐出了血泡,眼睛却明亮了几分。

    这一刀,将鱼钩劈得更远。

    柳寒始终非常清醒和冷静,这不是天生的,而是多年生死搏杀中积攒下来的。

    失去理智的人,死得更快!

    只有始终冷静,始终按照自己节奏战斗的人,才有机会活下来!

    柳寒就是这样,从未失去冷静。

    现在他手里就捏着一张符?。

    井栏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