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西游最强祖师 > 第476章 洪荒禁忌,帝尧跪拜【第一更】
    帝夋兄弟俩,正看着白凡。

    放勋眼神之中依旧带着恨意,但是眼底深处还有一丝惊惧。

    因为他都没想到,白凡如此能打。二十多天神圣人,在白凡手中也不过是强壮一点的蝼蚁,随意打杀!

    先前白凡跟他打,铁定没有用尽全力,却也能够对他一击必杀。

    这才是,最可怕的!

    放勋目光转过,看向了嫦娥,神色有些复杂。昔日最疼爱的侄女,却是嫁给平民为妇,丢尽颜面!

    即使那个平民有着半神的修为,却也配不上他们高高在上的公主,故而他们认为坏了礼法。

    如今再见,她依旧端庄美丽,还多了一丝成熟。

    放勋再看白凡,不知道为何,他觉得嫦娥跟着白凡或者才是最好的。他们才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大羿,不过如此!

    正当放勋胡思乱想的时候,帝夋开口了,道:“好久不见,想不到你竟然重头再来。”

    众人皱眉,似乎不明白帝夋此话什么意思。

    放勋也是如此,他先前还以为听错了呢,大兄怎么跟白凡还认识啊。他已经十万年没有离开过太阳宫了,白凡百年前还是一个胚胎呢!

    他们,怎么可能认识。

    白凡神色淡然,看着熟悉的太阳宫,随意的找了一张桌子,就坐在上面。

    客人随意落座,还是坐在桌子之上,这就是无礼了。

    但是白凡就那么做了,他的无礼在外人看来,却是洒脱不羁。

    帝夋也不在意,甚至学着他,来到另外一张桌子上落座,一挥手,白凡身边的酒壶飞起,凌空倒酒,酒杯也来到白凡身边。

    “请酒!”帝夋伸手虚请道。

    这相当于他亲自倒酒了,并且把酒送到面前去!

    放勋心头惊骇万分,自己的大兄,他最清楚不过。就算是他的结拜兄弟东皇太一来了,他也没有如此尊敬过。

    倒酒还敬酒,白凡他到底是谁!?

    这一刻,放勋觉得心头沉甸甸的。

    起初还觉得白凡来了神殿,那就是任人宰割,他大兄会为他出头,但是现在看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白凡拿过酒杯,看了一眼放勋,那一眼只把放勋看的心头狂笑,身体一颤,退后了一步。

    “酒是好酒,人却不是好人。”

    白凡呵呵一笑,拿着酒杯一饮而尽。

    喝完之后,他才放下酒杯,帝夋再次倒满,却没有敬酒了。

    白凡也没喝,却道:“你如何看出我的身份?”

    “天梯从来都不是我研究出来的。”帝夋笑了,道:“只有你这种最自恋的人,才会在建造金乌巢的时候,加一些东西,专门给自己用。”

    金乌巢便是太阳神殿!

    当初建造成功之后,帝夋邀请洪荒禁忌来施法加固。

    白凡随手构建了天梯,一旦他来了,自动将天梯放到脚下,恭迎他大驾光临。

    “哈哈哈!!”

    白凡仰天大笑,都没想到竟然是自己当初暴露了自己。

    嫦娥飞镰父子都是一脸懵逼,不知道白凡和帝夋在说什么,莫非白凡还有其他身份?

    放勋却听出了不同来,顿时惊恐万分。

    天梯!

    天梯是此人建造的!

    那么也就是说,此人乃是九天十地,最为经天纬地的那个人——洪荒禁忌!!

    洪荒禁忌!!!

    想到这个名字,放勋就忍不住身体颤抖起来,眼神惊恐万分的打量白凡。

    白凡也看着他,咧嘴笑了,道:“怎么,我看着不像?”

    他没有表明身份,但是说的话却已经足够让放勋知道,他就是洪荒禁忌。因为放勋当初见过洪荒禁忌,甚至还挨过打。

    年轻之时的放勋,还是亲王,可没有那么贤德,甚至十分顽劣。白凡来了,他还冲撞过白凡,被教训过,从此以后他数学特别差,至今都还算不出自己的心理阴影。

    放勋看到白凡咧嘴笑,想到一百多万年前,那个男人在打他之前,也是这么小的,他顿时身体一软。

    扑通!

    放勋顿时跪在了地上,全身乏力,却还是牙齿打颤的磕头,砰砰作响!

    “大大……大人,我,我错了!”

    放勋好不容易才说完这一句话,竟然差点就要哭了。

    一个大男人,扶桑之地的帝主,在白凡的一个笑容之下,差点吓哭。

    嫦娥与飞镰父子,都直接吓傻眼,差点没站稳。因为,这反差太大,他们差点闪了腰!

    唯独帝夋却是明白,任谁在洪荒禁忌面前,都可能会如此。特别是放勋年轻之时冲撞洪荒禁忌,被教训了。

    “天曌山的材料,很好拿么?”白凡淡然道。

    放勋砰砰磕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一定百倍奉还,不,千倍奉还。”

    帝夋看了,也是十分无奈,自己这个弟弟,还是差了一些火候。

    白凡道:“这才是好孩子。”

    好孩子!?

    嫦娥三人都要麻木了,放勋怎么说也活了百万年了吧。甚至几百万年都是有可能的,竟然还被叫做孩子!?

    放勋却是咧嘴笑了,如蒙大赦的赔笑着。

    “起来吧,我不喜磕头奴。”白凡淡然道。

    放勋苦涩一笑,没有起来。

    他大兄帝夋颇为无语,伸手将他搀扶起来,他的双腿还在打颤,摆子打的厉害。

    嫦娥:“……”

    二叔当初到底受到了多大的摧残,竟然如此畏惧主人。

    白凡淡然道:“帝尧啊,你还是差了一些火候。好生修炼,炼得不是修为,而是德行。”

    放勋苦笑一声,抱拳道:“受教了,多谢大人教诲。”

    白凡一挥手,道:“哼,一边候着去,等下再教训你。”

    放勋身体一颤,怎么还有事啊?

    不过他不敢反抗,赶紧来到一边站着,恭恭敬敬,不敢有半点忤逆。

    白凡这才是看向帝夋,见着他神色坦荡,目不转睛,拉过嫦娥,坐在自己旁边。

    他拿起一杯酒,正是帝夋方才倒的第二杯,塞入嫦娥的手中,酒水都洒出来一些。

    嫦娥一脸莫名其妙,不知所措。

    白凡道:“给你父亲敬酒,让他放了你丈夫,此事作罢。”

    “去!”

    白凡还推了推嫦娥,让她起身,走向了帝夋。

    只是还有二丈之距的时候,她却停了下来,眼中满是泪水。

    眼中泪,多过杯中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