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无法低调 > 第一百二十章 悦姐说的对
    也不敢说话的时间过长,陈鹏从口袋里拿出自己存的两千块钱硬塞到海荣手里:“自己多买点好吃的,我会经常过来的,这回人多不好请假只能周末来,下回我们直接去学校找你。”

    “你别乱跑,我没事的。”

    “行啦,你不用管了,我心里有数,还有另外那个钱是王楠给晓璐的,你悄悄给她就行,其他的同学都在车里呢,他们问你好。”

    俩人依依作别,海荣走到自己楼道口的时候回身,冲着这边的两台车使劲招手,然后转身回家。

    大家算是陪着陈鹏来的,对于晓璐王楠根本没打算见面,实在是见了面确实没什么话好说,但该给的心意一点儿也不会少。

    从泉县家属院出来直奔洪城,马丁要去看看刘金那边的情况,俩人前两天通电话的时候对方告知建材市场已经破土动工。

    王楠把车交给葫芦开,自己窝在副驾开始想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这个问题始终被他忽略或者说被故意忽略着,因为是个男人都不愿意和其他人在某一个方面共享。

    柳晓璐肚子里到底是谁的……王楠一直觉得自己无所谓,但每次想起来都会很不舒服。

    马丁理解这一点,所以始终不提这个话题,他也在暗中苦苦追寻这个答案,只为给兄弟一个交代。

    另一辆车上就马丁和关悦俩人,这是其他人故意为之的,也是出事前后俩人第一次单独呆在一个空间内,马董比较局促略显紧张:“安全第一啊,别说什么过激的话刺激我。”

    “你少来,开好你的车我好困先睡会儿。”

    “嗯嗯好的,你睡你的。”马丁巴不得赶紧把这位大姐哄闭眼了,结果他上当了。

    关悦瞪着眼睛发火:“干嘛?不想和我说话是吧,那就停车,姐姐还不高兴坐你车了,停车。”

    “冤枉啊,绝对没有。”马丁赶紧解释:“我巴不得有人能和我说话呢,省的我犯迷糊。”

    “你的意思就是谁坐着都行呗,停车,让你桂琴姐姐过来陪你闲扯,我还不伺候了呢。”

    “悦姐息怒,小弟知错了,悦姐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绝对是稳如磐石的,谁也无法撼动。”

    “少说漂亮话,最起码我的位置是比不上你那两个姐姐的。”

    “这个……唉……还是要谢谢你这回的理解和帮忙。”

    关悦的脸色变了:“停车!”

    马董反应也快赶紧换了语气:“我错了我错了,以后再不说这么见外的话啦,原谅我吧好姐姐。”

    “哼!算你小子聪明。”关悦的脸色缓和了不少,但还是忍不住想掐马丁一下,刚伸手又想起他在开车又收了回来:“先记着,一会儿到地方后十倍惩罚。”

    “行行行,只要悦姐高兴,我承受点皮肉之苦没有问题。”

    “不过你这个人还是不错,我要是男生也得和你交朋友。”

    “嘿嘿,你是女生也能和我交朋友哇。”

    关悦脱口而出:“我不要和你坐朋友我要……”说不下去了,但马丁岂能不明白啥意思。

    “有时候我也犯愁啊,能得到这么多美女得青睐将来该怎么回报呢,以身相许吧这副皮囊就一个不够分的,只娶一个吧剩下的肯定得恨死我,唉……我太难啦。”

    关悦真的很想掐死这个臭不要脸的东西,可马丁说的确实是实情,包括她自己都不敢奢望他能够保持专一,可自己心里就是放不下,还是换个话题吧。

    “今天回去以后还是把事情的真相告诉高丽她们吧,我认为她们值得信任,而且我好长时间没和她聊天了。”

    马丁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高丽梁艳刘敏几个女生通过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忠诚,再瞒着她们将来会成为一个不好解的疙瘩:“听你的悦姐。”

    “最近刘向奎这家伙可活跃啦,好几次当着众人的面拿话挑逗桂琴。”

    “这个我知道,桂琴的任务有点重啊,有时候我都不愿意她继续演下去。”

    “桂琴说了,等到解开谜底的那一天她肯定好好的臭骂刘向奎一顿。”

    “哈哈好的,你们骂我们揍,咱们来个双管齐下。”

    关悦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实话:“还有我这边也有点小情况,有点不好意思告诉你们。”

    马丁用疑问的眼神侧头看了一眼。

    “那个谁……给我写了一封情书,而且这几天他老是找我说话。”

    “谁?”

    “就是……就是和陈鹏关系不错的殷伟斌。”

    对于殷伟斌马丁的印象还可以,这是唯一一个敢于跟刘向奎不对付的住校生:“他还不错哦,是个有个性的人,最主要的是跟刘向奎不对……付……”

    马丁越说越慢最后干脆收声,他忽然想起了前几天和王楠的分析。

    两个车相距不远,马丁的车在前,他先打开右转向准备靠边停车,然后把手伸出去示意后车跟着自己做动作。

    “bus和楠楠上我的车有事说。”马丁下车朝后车高喊着安排。

    俩人虽然纳闷也推开车门走了过来:“怎么啦?”

    “上车边走边说,葫芦自己注意点安全。”

    陆军打出“ok”的手势。

    “bus说说殷伟斌的情况。”马丁一边开车一边询问。

    “殷伟斌咋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们这个人还不错吗。”陈鹏摸不着头脑,王楠马上明白了什么意思。

    “丁丁,你是说那个人有可能是殷伟斌。”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这小子这些天在跟悦姐套近乎,还写了封情书。”

    关悦的脸突地红了:“马丁你这个臭家伙,刚跟你说点事你就给我四处宣扬。”

    “悦姐先别生气,听我们把话说完。”王楠安抚完关悦后开始分析:“第一是来历,第二是不符合常规地表现……”

    “来自鱼市正好和飞哥那边呼应上,大老远不在鱼市那么好地条件里求学,偏偏跑咱们这穷山沟里找罪受,最关键的他是在强县根本没有亲戚故旧,还得跑这里住校,这点我们早就应该怀疑的。”马丁懊恼的拍着方向盘。

    旁边两个听众越听越懵圈,马丁和王楠的思维方式他们根本跟不上。

    王楠接着说:“很高调的与我们的对立面划清界限,聪明的先从我们身边的人开始下手渗透,但是对悦姐,我认为他是真的动了心想占点便宜。”

    “关于对悦姐这个事的分析我赞同,而且我深深的怀疑这个殷伟斌的年龄,他很有可能已经过了二十岁,该懂的事情他全都懂,因为已经成功的完成了任务,就开始饱暖思**了。”

    “就是这么个意思,这么拙劣的演技我们竟然到今天才想出来,真是愧对重……上天的安排啊。”王楠差点说漏嘴。

    “bus听懂了吗?”

    摇头。

    “直接点说这个殷伟斌接近你带着很明确的目的性,他原想通过你打入我们中间,最终的目标是和我建立联系,潜伏在我身边关注我的举动,找准机会击沉我。”

    陈鹏刚想说话马丁又接着说:“能进入乐队是最有效途径,但我记得当时楠楠明确反对。”

    王楠插嘴解释道:“嗯,我当时就是不想外人轻易的融入我们这个集体里,想着至少要考验个半年或者一年的再说。”

    “因为楠楠的小心谨慎我们避过了毒蛇的潜入,我猜想正当他准备采取别的行动时,我们自己暴露出了问题,晓璐和海荣的事情是消灭我们的最佳武器。”

    马丁说完等着大家的反应,话已经说的很清晰了,关悦先听明白了:“好复杂啊,我真的不敢想象有人竟然可以这样阴险。”

    “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但是我更信任自己的兄弟。”陈鹏也表态了。

    “在座的都是知情者也没什么可藏着掖着的,我下面要稍稍揭一下楠楠的伤疤了。”

    王楠点头表示无所谓。

    “问题的关键点来了,我们好好想想,晓璐的那个啥……到底是谁的?”

    其他人低头沉思中……

    “我们先不要尴尬好吗?大家把注意力放在对事件的思考上来,不要总想着当事人如何如何。”马丁高声提醒众人。

    还是王楠自己打破了沉默:“我认为不是刘向奎的,他施加不了那么大的压力给柳晓璐。”

    关悦很敏感的专抓语病:“我发现王楠你说话的时候特无情,柳晓璐!你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一点儿感**彩都没有,好像在说一个陌生人。”

    王楠无语了,这会儿他最好啥话也别解释。

    马丁也不能说重话刺激关悦,只能说点好听的圆场:“悦姐说的对!你这个家伙太无情太冷漠太无理取闹。”

    王楠默默承受,尽管他很想问我怎么就太无情太冷漠太无理取闹了。

    马丁又赶紧往回圆:“不过我们先不着急批判王楠,先把事情想透了再说。”

    陈鹏也赶紧说:“关悦说的对,我也不是个东西,我恨不得把海荣脸上的疤移到自己脸上。”

    “跑偏了啊,我们这里不是批斗会的现场,都不要再做批评和自我批评了,回到正题上来。”马丁好无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