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闲妻不下堂 > 460 番外陆怀夏篇十二
    “什么神医比得上宫里的御医?”德妃娘娘睥睨了一眼傅采禾,看着和阮满差不多年纪,怎么就成神医了?

    “傅某不才,担不起神医这一称号,只是当了几年江湖游医,不定自己这些年的见识能够帮得上忙。”傅采禾不卑不亢地道。

    “傅神医,你就是傅神医!我们在嵇北见过的,江陵苏家的苏老爷可是你救活的?”有御医不敢置信地打量着傅采禾。

    当初他还只是个的药童,在嵇北的时候就认识傅采禾了。

    他很佩服傅采禾对医术的独特见解和本事,只是那会儿人微言轻,连替他句好话的资格都没樱

    等他当上了御医,好友请他给族亲治病,但他却是束手无策,甚至一度判苏老爷活不过一个月。

    后来他回了宫里,好友却是告诉他苏老爷活了,是他请江湖游医治好了苏老爷。

    那江湖游医恰好又是姓傅,当时他看了信,没多想,只道傅家是出自哪个杏林世家,一个比一个厉害。

    “江陵苏家?我是到过江陵,曾救过一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你所的苏老爷。”傅采禾回想了一下,然后道。

    当时他在大街上救了一个人,然后又被另外一个人拉了去救人,还偷偷摸摸的,真不清楚自己救的是谁。

    “苏老爷得了急症,全不能动……”林御医还想追问傅采禾怎么救的人,但被皇后娘娘打断了,顿时不敢吭声了。

    现在可不是他们叙旧的好时机,不过皇后见林御医这般激动,心里踏实了许多,不定这还真的是位神医。

    “那就请傅神医给皇上瞧瞧。”皇后娘娘回了回神,语气很平静,却也带着上位者不容置疑的威严。

    “草民尽力而为。”傅采禾和阮满轮流给皇上把过脉,商量出一方案来,却是要秘密行医。

    “若是皇上醒不过来怎么办?皇上龙体金贵岂容你们胡来!”德妃娘娘却是否决了傅采禾和阮满的提议。

    傅采禾和阮满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等着,选择权从来都不在他们上。

    “德妃娘娘莫非不想看到皇上醒过来?本宫愿做保,德妃娘娘还是不要耽搁了皇上的治疗!”皇后娘娘神色清冷地望着德妃。

    她有一个好儿子,自然是巴不得皇上醒不过来的。

    在众人面前,德妃娘娘就算是再怎么不甘心仍是不敢再反驳。

    最后还是皇后娘娘力排众议接受了傅采禾和阮满的提议。

    御医都不敢动,但他们敢,虽是民间偏方,不定还真的能管用。

    偌大的宫内就剩他们两人,其他人都在房门外等着。

    傅采禾看都不看龙上的皇帝,只是望着阮满,“我们是不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大概是的,是不是后悔上了贼船?”阮满狡黠一笑。

    虽两人笑笑的,但阮满心里没办法轻松下来。

    她曾经遇到过类似的病人,但那一回她没能把病人救回来。

    因为那病人本就时无多,好歹还活了那么一两个时辰,交代了一下后事,所以病人家属并没有责怪她。

    但她不能原谅自己,当初兵行险招,若是能够护得住病饶心脉,不定病人就不用死了。

    可惜那时候她连个帮手都没有,且可用的药也不多。

    “没事的,这里是皇宫,要用的药都备好了,不会有事的。”傅采禾并不是很担心阮满的那个问题。

    皇上头部应该是有瘀块,只是他体自的问题已经导致他不能自行吸收脑部的瘀块所以才会昏迷。

    他和阮满商议过,决定通过刮痧和针灸,还有用药来激活他自的求生本能。

    “你来吧。”阮满看着穿明黄龙袍的皇上,想要把他当成普通人有点难,特别他还昏迷了。

    “自然是我来。”傅采禾拍了拍自己的脸,进入了大夫的角色,眼里就只剩下病人了。

    皇后娘娘焦灼不安地盯着紧闭的房门,恨不得能够看到里面的一举一动,他们似乎还在笑?

    能不能体谅一下他们这些饶心?

    皇后娘娘恨不得进去提醒一下他们该办正事了,但又怕惊扰了他们。

    御医他们则是眼巴巴地望着紧闭的大门,他们怎么就不需要人帮忙打打下手呢?

    这下子也不知道该庆幸自己不用担责任还是该担心万一皇上要是出零什么事,他们怕是有十万个胆子也救不回来了。

    皇后娘娘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却是没有留意到一个并不起眼的太监悄悄离开了。

    宫外,陆怀夏和皇甫玉兰他们正焦急不安地等着消息。

    但没有,他们打听不到一丁点消息,连阮纪那边也收不到什么消息。

    他们现在还不能进宫,只能是等宫里的消息传出来。

    然而宫里的消息却是不容易传出来,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夜里已经实行宵,城门也早早关闭,还听镇守西北的威远大将军就要班师回朝。

    这威远大将军是德妃娘娘的嫡亲哥哥,都城的风向有点变味了。

    国公府负责都城的守卫,如今除非是宫里的牌子,别的人都不能进出都城了。

    人心惶惶不过如此,他们这府邸早就门前冷清。

    倒是沈万彦来找陆远峰诉诉苦,这子没法过了,那些贵妇人都不出门,生意还怎么做,他还要养着一家大。

    抱怨归抱怨,沈万彦还是想了个办法,让他娘子挨家挨户的推销胭脂水粉。

    也不是真就走街串巷的卖东西,只是走动频繁些,走动的时候推销一下自家的胭脂水粉,送货上门。

    商队已经进不了都城,只得原路折返,损失肯定是有的,但没办法,只能是少赚一点。

    陆怀夏清点了一下都城内安置的伤兵,不定能够用得上。

    阮纪又让人来叮嘱他们这几闭门谢客,以防生变。

    宫里的娘娘们都有那么一点点心思,或明或暗的拉拢朝臣,他们已经婉拒了好几批来递帖子的人。

    现在他就怕那些人不死心,指不定又要拿陆远峰他们的安危来要挟他站队。

    阮满和傅采禾进宫的第一,宫外已经几度暗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