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闺门多娇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忍
    “姑娘?”

    严嬷嬷不明所以,这么大个人藏在她们小院子可不是轻易躲得开的?

    田嬷嬷还在这个院子,要是让她看见,还不立刻说了出去?

    再者说,这姑娘伤过人,可不算是个善人,她真的担心。

    “嬷嬷莫急,我看这姑娘面善,只是想跟她说几句话,先等她醒来,到时去留她自便就是。”

    “我只怕有人说出去,到时连累了姑娘。”严嬷嬷道。

    “没事的。”

    香儿刺伤岑晖,他既然选择把香儿带在身边,而不是送到官府,显然是有意放过她。

    云姝没想明白的是香儿为什么刺伤岑晖?如果香儿还是原来那个香儿,在船上的时候就会挡在她身前,而不是一跃跳江。如果香儿还是那个香儿,她如今的所作所为才有合理的解释,也许就是替她报仇。

    可如今,她没有刺伤岑晖的理由。

    床上的人动了动眼睑,逐渐转醒,待发现面前陌生的场景时,两道人影出现在眼前。

    床畔站着的人陌生又熟悉,看的她蓦地心口一紧。

    她坐起身,肩胛的疼痛感愈加强烈,她忍不住抱着肩。

    “殿下?”

    她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才发现站着的是个陌生的小姑娘,根本不是殿下。

    她目露困惑,神色恍惚。

    云姝还是捕捉到了她那一刻的呓语,心底忍不住动容。

    若说恨她,云姝觉得还真的没到那一步,毕竟就算是香儿愿意挡在她的身前,这也不是云姝所想。

    她只是有些失落罢了,她失去了一个朋友。

    她身边的亲人一个个远去,朋友也一个个渐行渐远,她心里不失望那是假的。

    缓了缓情绪,她亲切的开口,“这是云府,我的闺房,岑大人还搜不到我的房里来,倒是我大伯已经派了人满府的找你。”

    香儿下榻就要离去,抱拳道,“多谢云姑娘,多有打扰,我就此离去。”

    “你的伤有些重,只怕走不了。”她伸手虚拦着。

    香儿垂下眼睑,要不是身上的伤,她早就逃了,又何至于会晕过去,困在此处。

    “天色已暗,云府的路你也不认识,根本走不出去。”云姝真诚道,“你若有什么难处,可以告诉我,如果可以我尽力相帮。”

    香儿道,“我叫魏香。”

    云姝道,“魏姑娘。”

    “我不过是一介小民,担不得姑娘这一声,姑娘叫我香儿就是。”魏香声音沉沉。

    看她低眉顺眼的模样,云姝一阵恍惚,略微迟疑的开口,“你若不想离去,就在此歇一晚,这里没人赶你,但若是出去,只怕逃不出岑大人的追赶。”

    “云姑娘为何救我?”魏香很困惑。

    “只是不忍罢了,一群人追着你,你却人事不省,我看着心有不忍。”这也是云姝的真心话,只不过换了个人说,听着只觉得这是个心地善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魏香回道,“云姑娘心善,只是我在此只怕连累你。”

    云姝轻声劝道,“岑大人是个聪明人,他刚才已经来过,只怕这会儿已经猜到我把你藏了起来,你若出去想必很快就会被捉回去,你呆在我这里养两天伤,到时还是有机会出去的。”

    魏香知道,岑珲不会杀她,可也不会轻易放了她,更不可能让她的伤轻易养好,她不能被捉回去,以岑晖的为人只怕会利用她做一些事。她绝不可能答应。

    “姑娘大恩,来日必当衔环相报。”如今也只有躲在这里最安全。

    云姝展颜一笑,“你今日就睡在这外间吧。”又回头拉着严嬷嬷的手,道,“委屈嬷嬷在我下榻打个地铺。”

    严嬷嬷看了眼突然冒出来的女子,又看了看自家姑娘,总觉得姑娘像是认识这女子。她倒是不在意睡哪里,她在意的是这个陌生女子对她们有没有威胁。

    “有一句话想问你……”云姝回头轻声问,“不知你为何要刺伤岑大人?我看岑大人也算年轻有为,不像是贪官污吏,姑娘伤了岑大人,岑大人也不曾把姑娘送进官府,而是住到咱们云府来……”

    香儿迟疑了一下,“个人恩怨罢了。”

    “哦。”云姝轻应,一副了然的模样,“对了,你身上是不是有伤?我房里有外伤药,我让嬷嬷去拿……”内伤她就无能为力了,需要另配药方,这一时半刻只怕出不去。

    香儿再看向这张面孔,莫名有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

    严嬷嬷把云姝拉到里间低声说话,“姑娘,真要留着她吗?”刚才不是说让她去留自便?

    如今的姑娘心思多,主意大,但总要教着些,人间险恶,哪能见一个救一个,不然被人害了都不知道。

    “嬷嬷宽心,她心地不坏,不会有事的。”云姝知道严嬷嬷的忧虑,开口劝。

    伤了人还心地不坏?

    严嬷嬷急道,“姑娘,她可是伤了人的!”

    “嬷嬷是说她伤岑大人?”云姝声音轻松道,“我还觉得伤的好呢,那岑大人别看着一表人才,实则心思不正,住进咱们云府怕是另有所图,反正我觉得此人不正……”

    严嬷嬷哑然,“姑娘认识那个岑大人?”

    “是啊,在嘉兴的时候见过的,他一双眼总盯着我,我都想扣他眼睛……”

    少女一派天真的话让严嬷嬷半信半疑,她家姑娘长得好,以前傻了没人放在眼里,如今端端正正的,若是上个妆,定称得上惊为天人,若那个岑大人真的总是盯着她家姑娘,那可真的是登徒子的行为。

    魏香在外间听到这几句对话,哑然失笑。

    她还疑惑这小姑娘为何救她,原来是讨厌岑珲。

    她还把她错认成殿下,看来是她愧疚太深,把谁都当成殿下了。

    严嬷嬷错过了姑娘醒来的这段时间,不免自责,如今姑娘的脾气她还没摸透,既然姑娘要留人,她好好看着就是。

    等到第二天,香儿已换了一身装束,穿的是青芒的衣服,这样远远一看跟云府的丫头无疑。

    严嬷嬷跟云姝说,“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玉棠居突然多了一个人,只怕瞒不了多久。”

    云姝本来就没想留她太久,不过就是想让她多养两天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