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闺门多娇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香儿
    让云妍给母亲道歉,云妍毫不犹豫的拒绝。

    母亲有多讨厌她,她心知肚明,即便去道歉,母亲也不会给她好脸色,她又何必给自己添不痛快。

    陆氏哪能想到,本以为二姑娘风风火火的性子,答应把这事交给她去办,能光明正大的替她把脸面找回来,但如今面子是找回来了,可送去的那些物件等同于从她身上割了块儿肉,想想就肉疼。

    她大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恨不得把所有的怒火都撒在这个做了错事的二姑娘身上。

    严嬷嬷整理物件的时候也注意到了,那些东西都是上好的,平日里只在大姑娘和二姑娘身上看到,如今出现在这里,她都怀疑是不是陆氏送错了。

    微风清,庭院深深。

    夕阳斜,暮色沉沉。

    冰袖在内间收拾,已经在房间里点亮了烛火。

    严嬷嬷把箱子里的东西也收拾的差不多了。

    “竟还有熏香?”严嬷嬷惊讶不已,“姑娘可要点安神香,点了晚上睡得舒坦些。”

    云姝这两年早就不讲究这些,但如果有,点些香那也无妨。

    她看了一眼炉子里正熬制的药膏,便跟着进了屋。

    轻烟袅袅,木兰芳香四溢。

    “这熏香怎的闻着像是二姑娘常用的?”严嬷嬷扇了扇手,自言自语道。

    “什么?”

    严嬷嬷回道,“二姑娘平日里最喜欢木兰香,整个府邸上下都知道,老奴闻着这香味像是二姑娘常用的,莫不是二姑娘送错了东西?把夫人准备给二姑娘的东西送到姑娘这边来了?”

    云姝恍然大悟,这些物件样样精致贵重,若说陆氏为了找回颜面,送这些上等的物件给她实在是意外,但若是二姑娘自作主张送的,那倒是可能性更大。

    二姑娘心高气傲,其母被她折辱,她便替母亲找回颜面。

    二姑娘突然这般大方,难道是良心发现?

    她未及深想,鼻息微动,“嬷嬷,把你点的香拿给我看看。”

    严嬷嬷应声递过去。

    那是一只黑釉印花香盒,精巧又细致。

    云姝打开盒盖,但见雪青色的香粉鲜亮,气味芳香。

    她蘸在指尖,轻捻,放在鼻尖细细的闻,眼眸中的神色逐渐凝重。

    严嬷嬷察觉她的神色变化,“怎么了?”

    “把香炉搬到窗口去,开窗散散。”她道。

    严嬷嬷依言照做,口中一边道,“姑娘不喜欢这熏香,回头咱们送回去。”

    “这熏香味道不差,只是里面添了东西……”云姝缓缓开口,“不仅不能让人安神,反而会让人更亢奋,甚至日久天长,闻得久了容易情绪失控,易怒,易躁……”

    难不成二姑娘经常点这个熏香?

    还是说这就是他们送给她的东西?

    是前者还是后者,云姝还真的没有把握。

    “啊!”严嬷嬷到抽一口凉气,难不成夫人要害姑娘?

    “嬷嬷把它放好,改日我查一查这事,到底是针对二姑娘,还是我,总要弄清楚。”

    严嬷嬷忙把东西归置妥当,开口,“姑娘委屈在外面站会儿,老奴把这香气散散,既然不是好东西,姑娘可不能闻。”

    云姝点头,出了房门,站在院子里。

    刚站定,突然面前一暗,一道人影从院墙上“啪”的落下来。

    冰袖听到动静,匆匆跟过来,看到个人影趴在地上。

    “你是谁?”云姝微微动了动细眉。

    只见那人艰难的抬起来头,一张秀丽的面孔出现在云姝面前。

    天色愈加暗沉,但云姝还是看清了面前的人,她惊讶的睁大了眼。嗯

    香儿!

    竟然是香儿!

    她嗓子间一下子像被堵住了一般。

    冰袖刚要对来路不明的人呵斥,却被姑娘给摇手制止。

    只听墙外两道不同的男子声音说道,“就是这里!”

    “可是不见了。”

    “翻墙过去看看!”

    云姝张口呵斥,“是谁在外面?这可是内院?谁给你们的胆子竟然跑到这里来?”

    她说着,又给冰袖使眼色,张唇动了动,出了两个字,“赶走!”

    冰袖点头,匆忙出了院门。

    严嬷嬷也出来了。

    香儿神志昏沉,已然晕了过去。

    云姝和严嬷嬷忙把人扶进屋。

    烛光摇曳,云姝看着面前的人只觉恍如隔世。

    “姑娘?”严嬷嬷不明所以,这姑娘看着不像云府的人,怎的姑娘把人带进房里来?

    “嬷嬷,让我一个人静静,外面的人赶走,别让人知道她在我这里。”

    严嬷嬷回头看了眼躺在姑娘床上的陌生姑娘,犹豫着点了点头。姑娘的神色就像是认识面前的人一样。

    她垂下眼眸,无声低叹,转身的背影显得几分萧索。

    想起当初跳江之时,云姝思绪万千。当时她随身就跟着香儿,除她之外再无旁人。

    香儿与她情同姐妹,云姝从没想过她会背叛自己,转而和岑珲同流。

    云姝当时最绝望的莫过于香儿的反水。

    如果香儿是向着她的,当时她又何至于孤注一掷,选择跳江。

    她说,“殿下可还记得我父亲是怎么死的?冤死狱中!是谁引起?是那个狗皇帝!是你父亲害了我父亲,我真心与你做至交好友,殿下觉得可能吗?骄傲如殿下这般,身份尊贵,还要和我相交,不觉得自降身份?”

    这是香儿第一次在她面前说这样的话,这话让云姝觉得从没认识香儿一般。

    香儿是江湖出身,不懂尊卑,平日里虽自称是奴,但从没有卑微屈膝的动作,她性情豪爽真挚,平日对谁都是一样的态度。谁帮她,她涌泉相报,谁害她,她三倍偿还,从来都是善恶分明之人。

    正因为她这样的性情,云姝才更愿意与她为友。

    她跳江前说,“你们此行北上,我早就知道。殿下曾于我有恩,我却除了一条命,再没有其他可以偿还的,这条命我还给你!”

    她一跃而下,没有丝毫的犹豫。

    香儿水性记好,但再好的水性那也是落了江,生死难测。

    岑珲逼她,“殿下还是去吧,先皇帝和先皇后娘娘都在北地,殿下何不去陪他们?娘娘可盼着见殿下一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