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闺门多娇 > 第一百零三章 风水
    云德第一次踏进玉棠居,果然,要不是有人带着,他绝对找不到门。

    云德记得,当初这道门是陆氏找人安排修葺的,重新砌门的话却是老太太提出来的。那段时间传言府上闹鬼,让府上的人不得安宁,最后得知是姝娘半夜乱跑,老太太就让人锁了昭华院,另开一道门。

    还没踏进去,云德就想离开此地,但严嬷嬷就在身后,他只能硬着头皮进了小院。

    只见狭窄的廊下对坐着两人,见他进来,二人纷纷起身。

    “表兄。”

    “大伯来了。”

    少女婷婷玉秀,看着弱不禁风,面上呈着淡淡笑意。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云德问。

    “姝娘正教我点茶。”章瑶回答。

    “你会点茶?”云德诧异的问。他记忆里姝娘可没这项技能。

    “突然就会了,是姑姑赏脸,也不知别人喝着是什么味道?”云姝道。

    章瑶忙道,“自然是一手好茶,齿留余香,甚是妙!”她极力推荐,也是因为作为大伯竟不知侄女会点茶,实在失职,这么说的话大表兄肯定没喝过,所以她得让大表兄喝一次。

    “姑姑谬赞!”云姝看了一眼站在后面的严嬷嬷,开口问道,“不知大伯到玉棠居可有事?刚刚严嬷嬷说去静堂给老太太请个安,却不知把大伯给带回来了。”

    “你祖母晕倒了!”

    “祖母晕倒了?”云姝神色微微有些急,忙道,“我去看看祖母……”

    “不用去了。”云德拦着,“无大碍,大夫看过了,歇息一下就好。”

    “那我就不打扰祖母了。”她低低道,模样乖顺,“祖母怎么了?”

    云德哪里知道云姝早已知道这事,却故作不知,只当她住的位置偏,消息闭塞,不知道老太太晕倒的原因也是正常。

    “严嬷嬷回来听说你掉井里,担心的很,找你祖母评理。”

    云姝静静的听着。

    “你祖母年纪大了,听不得不中听的话。”

    云德见她没有开口的意思,只能谆谆教诲道,“院子里的下人你以后还是要管束着些,不管是谁,到底是家仆,都不可凌驾主子之上。我们云府从不作践下人,但也不好让下人骑到我们头上来。”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她约束着严嬷嬷,不能让严嬷嬷骑到她头上。

    云姝安安静静的,略微迟疑的开口,“大伯快请坐。”

    云德刚想拒绝,章瑶就接住了话,“大表兄既然来了,不如喝一杯姝娘点的茶,绝对喝了一次就会想第二次。”

    云姝垂着头,有些窘迫道,“只怕大伯喝不惯我这里的茶。”

    云德这才看到矮几上的茶饼,他是懂茶的,这一看就是陈年旧茶,他怕是真喝不惯。

    云德从不喝陈年旧茶,但姝娘已经开口了,他若不坐下来倒显得不给姝娘颜面。

    他只得坐下,哪怕应付一口也是好的。

    云姝坐在矮几对面,章瑶就站在她身后。

    这是廊下,地方窄,最多只能面对面坐两个人,再多的人也坐不下。

    云姝动作麻利,一套动作下来丝毫不见手忙脚乱。

    云德看的惊讶,她竟然真的会点茶!这一套点茶的功夫分毫无差不说,还比常人都做的要好。

    煮的冒泡的沸水冲入茶盏,只见白花乍现,茶香四溢。

    这样的手法就是老二当初在的时候都做不出来。

    这套茶具略显陈旧,一看就是常年煮过茶的杯盏,云德记得,这是老二那时候在家里常用的一套茶具。

    老二闲暇时也喜欢煮茶喝。

    云德轻握杯盏,唇微微碰了碰,只沾了一下,茶水的味道进了口中,却觉得不够,又眯了一小口,最后,小口小口,痛快的喝完了。

    “好茶!”

    他赞道,“明明是陈茶,却完全喝不出来。”

    云德顿时觉得惊喜,他家这个三姑娘想必以后大有用处。

    云姝只垂着头,清理着杯盏,微微一笑,也不说话。

    “你这地方小,我这两天给你重新置办个院子,你让嬷嬷他们把东西规整规整。”云德道。

    “让大伯替我操心了,只是我住这里习惯了。”云姝回答,“我前几天跟祖母还说了,昭华院不能常闭,不然不利家门,想必祖母还没来得及跟大伯说罢?”

    她当时提这事的时候,老太太肯定是不相信的,后来去灵山问道,紧接着回来家里就出事,肯定没机会说。

    云德心里咯噔一下,这丫头莫不是要重修昭华院?

    “这世间万物皆灵,即便是一石一瓦,一草一木,都是有灵性的。若是常年闭院,怕是阴气难散,阴气不散,只会越加严重,到时累及家族,祸及至亲。”

    “什么?”云德不敢相信。

    这些话她到底怎么想到的?

    “大伯可知为何我这两年疯癫无常?”

    “为何?”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乃天、地、命,不可缺一,否则丧命。七魄就是喜、怒、哀、惧、爱、恶、欲,若丢失其一,便会疯,或傻,或癫,或如活死人。当年正是因为我的三魄弃失,只剩半魂,偏家中阴气凝聚,使得我的三魄不得聚,最终导致疯癫无状。”

    “你,你还懂这个?”许是她说的跟真的似的,云德都当真了。

    “我清醒之后,不知不觉就知道了很多东西,许是这魂灵在其他地方呆过,所以才会忘了一些事,记得一些事。”

    她眉宇间一抹深沉,倒让云德看的心惊,这副样子,分明不再个不谙世事的闺阁少女。

    说罢,云姝露出一抹笑意,天真道,“这许是老天垂帘,我父亲在天之灵庇护我,大伯觉得我说的这些有道理吗?”

    刚才那副样子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云德有些恍惚,只感觉是自己眼花看错了。他能看的清楚,姝娘分明和幼时不一样了,除了样貌,像是换了个人。

    她这几句话虽然没有依据,可听着句句在理,丝毫不像是胡诌乱编。

    “是啊,是啊。”他漫不经心的应着。

    “大伯觉得这房子该修葺还是不该?”

    “自然要修!”

    宗亲之后,百年老府到了他的手上只能兴旺,怎么衰败?

    云德绝不允许云府衰亡,可是府上还闹着其他事,就是三房。

    云德再一想三房温氏家里出事,三弟又闹着请辞,这可不就是祸及至亲?

    他一个激灵,越发觉得这些话绝不是一个无知小儿在信口雌黄!

    他道,“这事我跟你三叔合计合计,尽快动土。”

    云姝那些话当然不是信口胡言,而是有依据的,只是三姑娘的疯癫的原因她全靠猜测罢了。

    就为了让云家大伯相信,家宅风水和家族兴旺是有关系的。

    云姝不是不想换地方,而是换到这府上任何地方都不可能会是大院子,所以她要昭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