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闺门多娇 > 第一百零一章 独善其身
    云老太太刚从温家回来,严嬷嬷就到了静堂外头,正把老太太堵个正着。

    “老太太。”严嬷嬷微微弯身。

    云老太太乍见是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严嬷嬷回来了。”

    进了屋,老太太遣退所有下人,只留了慧嬷嬷在跟前。

    “家里的事可办妥当了?”云老太太关切的问道。

    “回老太太,不孝子活的好好的,只是被人打折伤了腿,如今还躺床上养着。”

    “人活着?”云老太太顿了顿,“那就好!只要人活着就好。”

    “老太太说的是,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你也有很多年没回去了,这一趟就当是回去看看。”

    “老太太宽厚,还想着让老奴回去探亲。”严嬷嬷垂下眼,拿出怀里的一封书信,递过去,继续道,“这是老奴当初收到的书信,还是喜鹊送到老奴手上的。”

    云老太太不明所以,“这……”

    “老太太不妨拆开看看信上的内容,不过几个字,不耽误老太太多少时间。”

    慧嬷嬷接过,拆开信件,放在云老太太跟前。

    云老太太头往后退了退,才看清字迹,但见上面不过两排字,“婆母,家中出事,旺山地被人强占,昌郎与人争执打斗受伤,不治身亡,盼速归!素娥。”

    云老太太不明白让她看信是什么意思,“这是怎么回事?”

    “老奴那儿媳叫素娥,她性情虽然泼辣,却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老奴回去问过,这信不是她写的。她当时送出来的内容根本不是这个,信中只提了家中发生的事,却不曾提不孝子受伤,也根本没说让老奴回去。”严嬷嬷道,“老奴愚钝,不认得几个字,每年都是喜鹊姑娘送信的时候直接给老奴读的。”

    “你的意思是喜鹊给你换了信?”

    “老太太,喜鹊姑娘是您院子的丫头!”

    云老太太皱了眉,眼尾的痕迹深深,“严嬷嬷,今日你来想做什么就直说吧。”

    “老太太既然要老奴直说,老奴就斗胆把话说清楚。”严嬷嬷定了定神,冷静道,“老太太先前就知道老奴家书上的内容吧?”

    她却是不等云老太太说话,继续说道,“老太太是一家之长,府上大大小小的事情知道也没什么奇怪的。”

    严嬷嬷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打算,“老奴才离开没几天,三姑娘就出事,这事老太太觉得是人为还是巧合?”

    云老太太面色瞬间沉下去。

    慧嬷嬷忙开口,“三姑娘的事情已经查的很清楚,只是意外罢了,谁都不想发生这种事。这事儿就此揭过,严嬷嬷还是别提了。”

    “若是意外老奴无话可说,可是老太太还记不记得?”严嬷嬷道,“有一年素娥带着幼孙来看老奴,老奴不过出府了一日,回来就看到一身伤痕的姑娘!老太太,那时候您在做什么?”

    视而不见!任由几个姑娘欺负,甚至连句话都没有,这般冷心冷情都比不上一个外人。

    “还有一年,姑娘出了内院,跑到外院,一路出了府,老太太又做了什么?让人当街绑了,与人说那是逃奴……”

    严嬷嬷语气悲切,“老太太,承认自家姑娘疯了有那么难吗?不管姑娘怎样,她都是老太太的亲生孙女。”

    云老太太的手微微发颤。

    但严嬷嬷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滔滔不绝的开口,“老奴自跟着太太进府已经有十七年,十七年虽说长,却也是一晃眼。老奴尤记得当初太太生三姑娘的时候,才七个月,只有巴掌大小,甚是可怜。可老太太却让二爷休了太太,不休不罢休。要不是二爷有情有义,只怕太太死了都没个全尸。三姑娘出生是个姑娘,老太太知道后便再也没多看一眼。”

    “你放肆!”云老太太气的一拍桌子,怒斥,“合着说了半天,你是为了你家旧主讨债来了?还是说三姑娘的事是我这个老太婆害的不成?你不过是个家奴,有什么资格在老身面前指手画脚?”

    “老太太仁慈宽厚,怎么会亲自动手害人!”严嬷嬷神情冷漠,讥讽道,“老奴确实身份卑微,但老奴有良心,知道什么是舔犊之情,知道要怎样庇护幼小。二爷是您的亲生儿子,三姑娘是二爷的亲生女儿,是老太太连着筋打着骨的亲孙女,老太太待其他姑娘尚且还会过问两句,可是对三姑娘,却连个下人都不如。”

    严嬷嬷今日就打算把所有话摊开了说,“那几个姑娘从不给姑娘好脸色,欺辱姑娘,敢问老太太,这些事您全然不知吗?这些事与您无关吗?”

    “人人都道云老太太大善,却不知她自私冷漠,自称为了家族,却连亲孙女都不顾,连亲孙女疯了都不敢承认!自家的孩子,不管她有任何缺陷,她都是自家的孩子,老太太您冷待三姑娘,可有良知在心中劝您?你睡觉都不会做噩梦吗?二爷在天上看着哪!”

    “滚!你给我滚!”云老太太颤巍巍的指着门。

    慧嬷嬷忙扶着浑身发抖的云老太太。

    “严嬷嬷!”慧嬷嬷斥道,“这般跟老太太说话,就算把你打杀了都没人会说什么!”

    “虎毒尚且不食子,老太太自私自利,独善其身,弃亲生孙女不顾,老奴今日就算是死,也要把这些话讲清楚!三姑娘生来可怜,本来就多灾多难,却又遭老太太偏袒,险些丧命,姑娘这次能活下来是姑娘命大,不是老太太您仁慈?”

    云老太太脸胀的一阵青红,她这辈子没被人这般辱骂过,更何况面前这人还是家奴!

    玉棠居。

    云姝正和章瑶相对坐着点茶。

    “姑娘,老太太晕倒了!”青芒匆匆忙忙进来传话。

    云姝点头,表示知道,但她身形丝毫未动。

    “姑娘要去看看吗?”

    云姝摇头,“不必了。”

    老太太晕倒,想必是被气的。

    云姝想,严嬷嬷果然有手段。

    严嬷嬷虽然没有跟她讲明家书的问题出在哪里,但想必她是心知肚明的,所以才会去找云老太太。

    严嬷嬷在云府有一定的位置,不是因为年长,而是因为跟她是二房的嬷嬷有关系。二房除了三姑娘,就只剩这个老嬷嬷,因此府上不会轻易动严嬷嬷,不然这个老嬷嬷怕是早就不在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