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闺门多娇 > 第一百章 元氏
    云三姑娘的母亲元氏出身苏州名门望族。

    元家是书香世家,在当年有一个江南四贤之称的元公,其精读四书,为人贤明豁达,深受当地人敬重。

    元氏正是元公的孙女。

    元氏当年怀着三姑娘的时候,元家被人告发窝藏通敌卖国贼人,元府被抄检入狱,元公死于狱中,元氏的父亲丧命,元府举家流放连江县。

    元氏听闻噩耗动了胎气,才七个月就生下云三姑娘。云三姑娘早产,出生时只有一丁点大,活下来异常艰难。

    但那时因为元家的事,云老太太怕牵连自家人,她不顾元氏产后体虚,执意让云二爷写休书,休了元氏。

    云二爷坚决不同意,甚至把云老太太责骂了一顿,母子之间闹得很不愉快。

    云二老爷从中劝导,说既然娶了元氏,元氏就是云府之人,他们云家不可做无情无义之人,不然外人也会说闲话。

    云老太太因为云二爷忤逆,气愤难平的朝着云二爷说了一些赌气的话,“这是你们姓云的家宅,到时散了,乱了,我也管不着,你要不是我儿子,谁还管你死活。”

    但后来,元氏因产后气虚,血崩之下,没过多少天便重症而亡。

    人既已死,云老太太便什么也没说,丧葬还是依照礼制办了,丧事过后,府上才太平。

    严嬷嬷这些年一直坚信舅公子有朝一日一定会回到苏州。

    旺山脚下那块地正是当年太太出嫁前舅老爷送的,当初舅老爷嘱托她,替他们好好照顾太太,那块地就是他们的谢礼。

    可严嬷嬷有负托付,她愧疚不已。

    严嬷嬷亲眼看着太太在自己跟前合上眼,只恨自己无能为力,那些事恍然就像是发生在不久之前,记忆深刻。

    姑娘出生时只有捧在手心那么大小,如今出落成一个大姑娘,沉静温和,像极了太太。姑娘的眉眼有五分似二爷,五官却像太太多一些。

    看着姑娘痊愈,严嬷嬷也是攒了一肚子的话想说,这几年她几乎没一天休息好,姑娘神思恍惚,不知自己,她心疼极了。

    当年姑娘找回来之后,只有她一个发现了姑娘的异常,她们都只当姑娘是受了惊,所以才不愿意理人,不想开口说话,都说是休息几天就好了。

    直到后来她伤了人,家里的人开始用异样的目光看她。

    除了三爷和三太太真心担忧,替姑娘四处寻医之外,便无一人是真心待姑娘的。

    江南四贤,云姝略有耳闻,苏州元公,常州范公,湖州陈公,杭州解公,四位先生都很德高望重,教过许多学生。只是很多年前的事她到底无从得知,也未曾听说更多的。

    那时正是熙宁年间,朝堂变法失败后,朝中又发生了一件惊天通敌案,礼部侍郎庄冀通敌卖国,在西殷谈判时,西殷以尚公主,和高官厚禄留下庄冀。

    西殷自此把矛头对准了大元,联合北威,攻打大元。

    父皇不是弑杀之人,但叛国罪最是罪大恶极,他一气之下,斩尽庄冀满门。当时逃走一人,正是庄冀的兄弟,听说他一路南逃。

    如果说通敌案,那么元府就是因此受牵连的。

    严嬷嬷一路奔波赶回来,云姝让她先去休息休息。

    云姝嘱咐道,“院子里添了人,但嬷嬷的地方未动,若是动了什么,嬷嬷找不到了尽管去问她们。”

    严嬷嬷虽答应去歇息,但她哪能坐的住,回了房就叫来青芒。

    “姑娘掉井里,这事你一五一十跟我仔细说说。”

    青芒一五一十把那天发生的事说了。

    姑娘被救上来之后,就立刻请了大夫,当时姑娘除了身上抖的厉害,没性命之忧。

    大夫人就开始追究这事,第一件事就是把绿珠打发了,说绿珠照看不力,导致姑娘落井,还拿走了姑娘院子里的钥匙,然后又挑了两个人在姑娘身边伺候,就是她和青梅。

    姑娘上来后因为烧热险些挺不过去,青芒守了两宿姑娘才退热。

    严嬷嬷听罢,更坐不住了,“你去门口打听一下,老太太回府马上跟我说一声。”

    青芒“唉”一声就准备出去。

    “等一等……”

    “嬷嬷还有事吗?”

    “玉棠居这么小,老太太就没提过给姑娘换个住处?”

    以前就她和绿珠住着,宽宽敞敞的,自然没什么,但如今送过来这么多人,玉棠居本来就小,哪能住下这么多人?

    现在把偏厅都收拾出来住人了,姑娘能用的地方岂不是更小?

    青芒摇头,表示不知。

    她是没听到老太太说过。

    “这偏厅是谁添的床?”

    “是大夫人。三太太把冰袖送过来后,大夫人就让人抬了两张床,说是姑娘院子的偏厅空着,可以放进去,还说不然冰袖姐姐没地方歇息。”

    “那个田嬷嬷是大夫人给的?”

    “是老太太说让夫人给姑娘院子添个管事婆子,姑娘把这婆子打了一顿,然后就把卖身契要到了。”

    “什么?”严嬷嬷惊讶,姑娘打人了?

    “田嬷嬷是大夫人挑的人,但她一来就摆谱,姑娘很不高兴,就让我们把她给绑了,又打了她一顿。”青芒又说了一遍。

    严嬷嬷诧异的闭不上嘴。

    等青芒出去,严嬷嬷把这些事前前后后想了一遍,夫人上来就给姑娘院子添两张床,分明就想好了要再添人,她显然是想把自己身边的人送到姑娘跟前做眼线。

    严嬷嬷越想越觉得大夫人过分,正想着心事,绿珠也进来了。

    “姑娘让我来看看嬷嬷休息了没有?若是没有就让嬷嬷把这杯茶喝了,姑娘亲自沏的。”

    严嬷嬷把杯子接到手上,叹了一口气。

    “绿珠,让你受委屈了。”

    “多亏了三爷,不然我再也见不到嬷嬷了。”绿珠也算是在严嬷嬷跟前长大,一直待嬷嬷很亲近。

    严嬷嬷附和,“是啊,这家里多亏了有个三爷。”不然,都过不下。

    “姑娘让我告诉嬷嬷,现在什么也别想,喝杯茶静心茶,好好休息一下才是正经。”

    “姑娘真让你这么说?”

    “是啊,姑娘如今可聪明了,嬷嬷再也不必担心姑娘了。”

    严嬷嬷这才把杯中的茶一饮而尽,齿留余香,很是惊喜的一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