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闺门多娇 > 第九十七章 请辞
    陆氏连番训教,听着句句在理。

    云姝安安静静的听着,没显出半点不耐烦。

    “大伯母谆谆教导,一片赤心,侄女感激不尽。”云姝微微一礼,恭敬道,“二姐虽然脾气暴躁了些,但到底心思不坏,所以我一直想跟二姐交好,在她画上添画,不过是锦上添花,并没有其他意思。我只是想与二姐在画上切磋一二,却不知用错了方法,这事到底怪我,若大伯母觉得是我的错,尽管罚我就是,侄女认罚。”

    陆氏惩罚的话还没说出口呢,却被她说出来了,一时被呛住,她若真罚,倒显得先前说的那些话虚伪。

    “我听红莲说,你说了一些打打杀杀的话,你是深闺的姑娘,怎好说这种话?”

    “兄友弟恭,姐妹相亲,我自然明白,可二姐说的那些话着实让我伤心。因为在二姐的画上动了笔,二姐就说要找我拼命,我们到底是姐妹,拼命这话说出口未免太严重,所以我一气之下就朝二姐脸上泼了水。这世上与之拼命的可以是仇敌,可以是强盗匪徒,可以是宵小之徒,但作为姐妹,怎能拼命?”云姝口齿伶俐的解释,“大伯母,我当时就想,难道二姐厌我真到了仇敌的份上?所谓一脉相承,同声同气,二姐视我为敌,我又如何自处?”

    陆氏真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一番话来!

    “你二姐平日里最是口没遮拦,有口无心的,没有其他意思……”

    “大伯母,即使口不择言,那也应该有个尺度,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二姐不是小孩儿,难道不知道吗?”云姝质问,“我今日出府,不过想去探听事关三叔被劫一事,但二姐认为我抛头露面,不合理数,回来告知祖母,这事看来二姐还是懂规矩的,所以哪些话可说,哪些话不可说,二姐深知。”

    陆氏越来越觉得无心应付,这丫头的口舌实在厉害!

    她突然想起来,老太太那边传了话过来,说让妍娘禁足,一直到婧娘康复为止。

    妍娘在老太太面前告状,说三丫头去外头看热闹,偏偏最后妍娘被禁足,这丫头好生生的站这里,这事儿陆氏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怎么回事。

    这丫头到底是怎么怂恿老太太的?

    “她一向粗枝大叶,也是我疏于管教,这事倒是我没弄清楚……”

    “大伯母掌家忙碌,有些细枝末节没问清楚能够理解。”

    陆氏慈眉善目的亲善作态做不下去了。

    “既然是这样,此事就此作罢。”

    云姝缓缓道,“大伯母视我亲生,我感激不尽,大伯母若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好,尽管指正,我一定加以改正。只是二姐的脾性怕是一时改不掉,大伯母别生气才是。”

    陆氏气的不清,她自己做了错事非但不自省,还把错加注在妍娘身上。

    陆氏只觉得愈发憋屈,若不是看在大爷的份上,她还真的要教训一顿这丫头。

    明明对妍娘动了手,最后却成了妍娘的不是。

    妍娘是脾气不好,但不过是说说。

    陆氏恍然觉得,这傻丫头莫不是报以前欺她之仇?难道她记得犯傻时候的事?

    陆氏这么一想,陡然一个激灵!

    若这个傻子记得以前的事却说自己不记得,那才可怕!

    妍娘最是嫌弃疯傻的三丫头,其实不止妍娘,她也厌恶。

    云府是高门贵府,却突然多个疯子!这就像白生生的一锅粥里出现了一颗老鼠屎那么恶心。

    那两年要不是大爷说她不能死,陆氏那时候还真有弄死她的心。

    陆氏越想越心惊,总觉得那丫头不是表面的无辜单纯。

    云姝从唯贤院出来,就听说三叔已经回府,跟那位大伯在老太太面前争吵起来。

    温主簿的案子刚得以见天日,云三爷就直接跟岑珲请辞。

    云大爷连个心里准备都没有,就听到云三爷说辞去秀水县丞一职,要不是有外人在场,他当场就要说,“我不同意!”

    然后他们回了府,云大爷开口就道,“你要请辞怎的不跟我们商量一下?说辞就辞,你以为有个官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事没什么可商量的!”云三爷自知失职,温主簿是他岳丈,又对他有知遇之恩,温主簿的死对他是一大打击,再者说秦县尉被人冒用身份,在秀水当了半年多官他都没发现,这是极大的失职,他必须辞去官职。

    “如今上面什么状况还不知道,你急着辞官,只怕以后都难再入官场?你怎会这般糊涂?这是要断了自己的前程!”云大爷越说越气。

    云老太太听说他要辞官,也是急得不行,“你大哥说的有道理,你这才坐了多久的位置,怎的突然就要辞官了?”

    “娘,大哥,我意已决,不管上面是何旨意,我这官职肯定要辞,到时上面要追究,我也无话可说。”

    云三爷之后就把自己关在书房,直到听说云姝来了,才让她进去。

    云姝进门扫了一眼,但见他头埋在书后,奋笔疾书。

    见她进来,他放下毫。

    “三叔在写文书?”云姝随意的问。

    “最后一封文书,写好跟请辞书一同上交。”他心思沉重的回答。

    “三叔能否过来,我给三叔探个脉相?”

    “大夫看过,无碍了。”

    云姝不说话,只对着他浅浅笑着。

    云三爷对姝娘实在拒绝不了,摇了摇头,走过去,坐到榻前。

    “三叔请伸出左掌。”

    云姝先伸手按了一下他的掌心,才继续探到他的脉象。

    云三爷不解,朝她看了看。

    但见她垂眸静思,似乎一心探着他的脉搏。

    云三爷其实不知,云姝可以摸骨看相,她想知道三叔的命运。

    三叔中年因疾丧命,但中间命运是什么她却不知,只能探他的命相,来卜算一些大事。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云三爷都要觉得姝娘是不是要睡着了,她才缓缓睁眼。

    云姝默算之后心思沉沉,三叔官运平稳,但寿命难终,终是憾事。

    三叔以后的官途只会比这更高,所以他现在辞官,对他来说并无影响。

    三叔坚持辞官,其实还是因为温主簿,作为女婿,他敢于担当,亦是遵守孝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