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快穿之疯回路转 > 第二百五十四章恐婚姐姐不怕事(74)
    当坚强的心一点点被社会打磨,只剩下软弱和无能为力!

    ?

    许琉璃站在华丽大厅的一角,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将最佳女主角的奖杯颁给那个害她半生悲苦的女人,心里就是一阵阵的绞痛,求而不得真悲哀!

    你可有体会过处处低人一头,被人碾压的苦楚,述而不能,真是懦弱?

    “下面让我们有请莫兮颜,莫影后发表获奖感言!”双面玲珑的主持人拿着手卡,拍着手笑颜如花的大声读道。

    “大家好,我是莫兮颜,此时此刻站在这里非常激动,也有些小紧张,在此很荣幸能得到最佳女主角奖,非常感谢一直信任我支持我的粉丝,谢谢郭导给我这个机遇,谢谢朋友对我贴心的帮助,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耽误大家一会时间,宣布一件事情:”

    “那就是我和叶澈,也就是身边的这位叶影帝可能今年年底就会结婚,希望能得到大家真诚的祝福。”莫兮颜理智地说完,然后和站在身边俊美无双的叶澈相视一笑,也不去管台下大家惊呆的表情。

    许琉璃站在黑暗地角落里,突然觉得耳朵似乎不灵敏,听不清周遭的声音。

    世界好像都在崩塌,支撑她用尽全身力气走到现在的那个人也要有自己的归属?

    那么现在她又是在做什么,小丑吗?影后的称号她可以说服自己不用在意。

    她在意的是这个男人,这个在她被所有人嫌弃,厌恶,给她一丝光明的人。

    踉踉跄跄地从馆里跑出去,不在乎周围诧异的眼光,也不在乎自己苦心经营的形象轰塌,什么也不想管,只记得跑回家。

    跑到没有人的地方,藏起来,独自舔舐伤痛。

    是自己太过于矫情,风风浪浪自己见识不少,可心为什么还是不老实,还是容易受到蛊惑,期待不属于自己的美好,所以落到如此下场!

    周围环绕的记者看着面带泪水的许琉璃,皆如被打了鸡血,拿着话筒刚要上前准备询问,就被大力气地推到一边。

    台上的莫兮颜享受着大家羡慕的眼光,得意地站在台上看着角落里发生的事,神情微敛,低声地叹道:“许琉璃,你终是输的一塌糊涂。”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许琉璃冒着大雨奔跑,嘴里喃喃道,脸上精致的妆容也化成一片片污渍。

    急速跑回清冷无比的家,可怜巴巴地蹲在门口,没精打彩地倚靠在门边,衣服上的水滴啦滴啦的向地板流淌,整个人僵硬着,就像是一具尸体。

    苍白的嘴唇反复念叨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爸爸妈妈不要我,弟弟不认我,朋友也都离我而去,事业也被莫兮颜阻挡,现在连我活着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吗?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就此归去吧!也省的惹人嫌,污染空气。”

    嘟囔完,就像是被恶魔附身一样,一股脑跑到浴室,将大大的浴缸放满水后直挺挺地躺在里面。

    心灰意冷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这失败的人生真是可悲?

    绝望的拿起小卷刀,顿了顿,然后决绝地放在冰肌玉骨的手腕上,闭上无欲无求的双眼,狠心下滑。

    鲜红的血滴答滴答的流淌在浴池和地板上,溅起糜丽的花朵,就像是孟婆庄的曼陀沙华,许琉璃的意识逐渐模糊。

    灰蒙蒙的影像闪过自己大半生履历:为子不孝,不能赡养父母;为长不教,不能教导弟弟;为友不善,不能诚信对待朋友。

    孤苦伶仃一生,伤害别人也害苦自己,如今的众叛亲离也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吧!

    清晨的阳光洒下,大地一片金黄,落叶在风的吹拂下带着圈旋转,雨后的天空格外的清洁明亮。

    老徐哼着小调高兴地打开家门准备去楼下扔垃圾,瞅见隔壁家的门大开,门口还有一滩未干涸的水泽。

    心下疑惑,移步向隔壁走了几步,好奇地敲了敲门,也没看见有人从房间里面出来,心想“不会大早上进小偷了吧!”

    思虑几秒,慢慢走进房门,环顾四周,拿起放在鞋柜旁边的球棒,轻声地向大厅走去,抬头看见二楼的门也是大开,并且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瞬间意识到可能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赶忙向二楼冲去,只听惊恐地尖叫声从楼阁上方响起。

    老徐慌忙地赶紧跑回自己的家,嘴里不停叫喊着:“不好了,老婆子,隔壁家的姑娘割腕自杀了,快,快报警!”

    当日的晨报大部分都是‘莫影后和叶影帝公开恋情’或者‘莫影后和叶影帝准备秘密结婚’亦或是‘莫影后怀孕’等头条霸占。

    偶尔有几条‘昔日当红女星在家自杀为何故?’等不显眼的标题挂在上面。

    莫兮颜看着电视上的娱乐新闻,纤细的手指不停地刷着微博,看着‘许琉璃在家中割腕自杀的消息’,有些苦涩地笑道:“阿璃,你说我世俗,你看你又好到哪里?你看你死了,也不能上头条,你呀,终究是看不清人心啊!下一世,记得要做个聪明人,用心去看这个社会,好好学学吧!”

    说完眼里璀璨的光芒一闪,人好像还是那个人,只是周身的气质却发生巨大的变化,而千里之外的叶澈亦是如此。

    “爸,爸你慢点,注意脚下的石子。”一位清秀的青年男子扶着一位大约50多岁的中年男人着急说道,边说边用脚踢走碍事的障碍物。

    “阿默,我心疼啊!你姐姐怎么就这样去了,我还没有和你妈说呢?她有高血压,咋和她说啊!你说阿璃死的时候是不是很绝望,心里一直埋怨我们,她怎么这么想不开啊,这不是让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吗?”老人蹒跚着脚步,泪眼汪汪的说,语调甚是悲戚。

    “爸,到了,这是姐的粉丝帮她建的墓。”青年人扶着颤巍巍的父亲,指着面前清冷的墓碑,没有感情的说。

    “阿璃,阿璃,你怎么忍心啊!

    爸爸只是希望你认个错,没有说不要你啊,你就这样丢下我们,我和你妈一大把年纪还要忍受丧女之痛……”

    “爸,爸……,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

    墓外阳光璀璨,却不知人心寒凉。

    人走,茶凉!

    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方可方不可,方不可方可。

    死亦是生,生亦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