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 > 【0647】,张兰十年前的雇主王欣(一)
    于是苏青和萧季冰两个人直接在法医室里忙活了整整三天的时间。

    在这三天里,两个人几乎是吃住在法医室里了,虽然做法只是用嘴说起来,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倒是简单痛快了,可是当真正地坐起来,却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搞定的。

    所以两个人吃饭直接订外卖,困了就在桌子上趴一会儿草草了事儿。

    如此一直到第四天,一份dna的比对结果才被打印了出来。

    这个时候苏青正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萧季冰则是静静地站在仪器前,将那页刚刚打印出来,还带着几分余温的检验报告拿在手里。

    他的目光精准地落在了检验结果上。

    然后微微松了一口气。

    苏青的身子动了动,眨巴了几下眼睛,抬起头来。

    萧季冰看过来,眉眼温柔:“醒了。”

    苏青活动了一下脖子:“醒了,睡得脖子都直了!”

    嘴里说着,目光却也已经落在了萧季冰的手上,当下女子微一挑眉:“哦,看来这是出结果了?”

    萧季冰抿唇笑了笑,然后走过来,将结果递给苏青:“嗯,已经可以证明了,那个死者就是张兰!”

    苏青的目光迅速地在单子上扫了一遍,然后有些兴奋地用手指一弹纸张。

    “不错,太好了,走,我们现在就出发!”

    萧季冰微皱了皱眉,语气有些无奈:“你先看看时间再说吧!”

    “呃!”苏青怔了一下,抬手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

    好吧,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萧季冰这个时候又补充了一句:“大家都已经下班了。”

    苏青点了点头,刚才还是神彩奕奕的一张俏脸上立刻便又变成了一副没精打彩的模样,她直接将自己的身子仿佛是没骨头一般,往萧季冰的身上一挂。

    “那就明天再说吧,所以今天晚上我们两个终于可以睡一回床了。”

    “话说,咱们几天没有睡过床了!”

    萧季冰伸手抱了抱她:“三天!”

    苏青的小脸在萧季冰的怀里蹭了蹭。

    “我感觉好像好久没有睡过床了!”

    两个人一边聊着,一边关好了灯,离开了法医室。

    在法医室里一连忙活了四天三夜,就算是苏青也少见的没有精力再折腾人了。

    两个人这一夜睡得都很香。

    ……

    而第二天。

    到了上班的时间,特案组的其他人全都到齐了。

    一群人正凑在一起小声地嘀咕着。

    “也不知道今天头儿和萧法医的dna检测报告能不能出来?”

    “应该差不多了吧,这都三四天了!”

    “我估摸着吧也应该快了。”

    ……

    几个人正说着呢,便看到苏青和萧季冰走了进来,两个人都是一脸的神清气爽。

    包小黑一看到苏青和萧季冰两个人,立刻便跳了过来。

    “姐,姐夫,你们昨天回家了?”

    两个身上的衣服明显是今天刚换上的。

    所以两个人这根本就是刚从家过来。

    但是今天早上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他可不知道姐姐和姐夫也在家,所以他是用自己的两条腿一二一地走来的。

    所以幽怨啊,看看他的小眼神。

    不过苏青却并没有立刻就搭理自家师弟,她直接一拍手。

    “经过dna比对,现在已经可以证实了,那个被烧成灰的死者就是张兰,所以现在我们需要再去一趟张兰家里,首先要搞清楚的就是张兰在负气离家出走后,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

    于是特案组的大家立刻齐齐地应了一声,便跟在苏青和萧季冰两个人的身后,走出了特案组办公室!

    ……

    古道里乡,张兰家里。

    这一次张兰的母亲不在,家里只有张兰的丈夫一个人在。

    萧季冰通过手语和张兰的丈夫交流了一会儿,然后萧季冰突然间扭头看向苏青。

    “苏青,李先生‘说’,张兰以前负气离家出走,大多数时候都是回娘家了,可是也有几次是去了一个叫做王欣的人家里。”

    又从李军朋这里得到了一个新的名字,立刻特案组大家的眼睛全都亮了。

    苏青忙问:“你问问李先生,这个王欣是什么人,家住在哪里?”

    当下萧季冰便立刻用手语比划着向李军朋发问。

    李军朋很快也用手语回应着。

    萧季冰看着李军朋的手语,然后对苏青道:“李先生说,王欣的家就住在距离古道里乡挺近的三道岭,那里距离高速路很近,王欣一家在那里开了一家饭馆。”

    “哦,王欣也是聋哑人吗?”苏青又问。

    萧季冰和李军朋交流了一下,然后对苏青道:“不是,王欣是正常人!”

    苏青再问:“那么王欣和张兰又是怎么认识的?”

    既然能在和老公生完气,然后跑出去投奔的人,想来关系应该也是挺不错的。

    萧季冰又和李军朋沟通了一下:“李先生说,张兰在十年前的时候曾在王欣家做了一年的保姆,所以和王欣的关系一直很好,后来不做保姆了,但是两个人的关系却一直就这么保留了下来了,逢年过节什么的,也会走动一下!”

    苏青点了点头。

    “那走吧,我们去三道岭找这个王欣。”

    ……

    三道岭是一个要比古道里乡大的镇子。

    距离倒是不远,也就不过二三十里的路程。

    不过这是说公路,但是在两地之间还有一道小路,据说更近些,所以两地间的人,走得最多的还是这条小路。

    王欣家开的饭馆名字就叫王欣家常菜。

    苏青他们到的时候,正是下午两点来钟,正好是饭馆生意正淡的时间段,所以做为老板的王欣并不在店里,于是大家又一起赶到了王欣家里。

    敲开了门,开门的人是一个三十七八岁的女人,打扮得挺漂亮的,皮肤也保养的相当不错。

    不过身形却是纤细而又娇小的!

    女人一脸狐疑地看着特案组的大家,迟疑着问道:“你们是……”

    苏青直接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证件:“你好,我们是龙城市市局特案组的,请问这里是王欣家吗?”

    王欣一听到是市局特案组五个字,当下那握着门把手的手就是一紧,语气也不自觉地跟着紧了起来。

    “啊啊,我就是王欣!”

    苏青微微一笑:“你好,我们有些情况想要向你了解一下!”

    王欣的面色还是有些迟疑,她看了看苏青身后的众人。

    苏青微微一笑:“哦,这些都是我的同事。”

    说着,苏青看向雷动,只是一个眼神,雷动立刻就明白了,于是雷动直接招呼了一声。

    “头儿,那我带着他们几个在下面等你吧!”

    他们这么多人如果都进入到王欣家里,也不太好!

    苏青点了点头:“行!”

    于是雷动直接带着孙晨,李杰,吴凡,马维忠还有包小黑一起下了楼。

    王欣看了看,现在自家门外只有苏青,金铃还有萧季冰三个人了。

    这才让开了身子:“那三位请进来吧,我们进来再说!”

    苏青也没有客气,当下便直接走了进去。

    王欣家是一个平层大三居,装修得很漂亮,家里收拾得也很干净。

    这个时候家里只有王欣一个人在,苏青看了一眼客厅柜子上摆放的一家全家福。

    里面是一家三口,王欣和她的丈夫带着他们的儿子,一个**岁的小男孩。

    “今天家里就你一个人?”

    苏青看着王欣直接问道。

    王欣正请萧季冰和金铃两个人先坐,她正忙活着拿茶叶,要给苏青他们泡茶。

    听到了苏青的问话,王欣拿茶叶的手就是一顿,不过却还是立刻点了点头:“啊,是啊!”

    当下苏青,萧季冰,金铃三个人便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神。

    然后苏青继续问:“你和张兰的关系怎么样?”

    王欣已经拿出了茶叶,脸上的神色也尽量自然了,于是她扯着嘴角,扯出了一个笑容。

    只是她却不知道,这个笑容在另外三个人看来,倒是要多僵硬便有多僵硬。

    王欣将茶叶放进了茶壶里,然后一边往里倒水一边道。

    “哦,张兰啊,我们认识,而且还认识得挺早!”

    “关系也就是朋友吧!”

    苏青挑了挑眉:“你们的关系挺好?”

    王欣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摇了摇头:“也不能说是很好吧,毕竟她是一个聋哑人,有的时候你有事儿想要和人说说,也不能去找她吧,而且也不能聊电话,顶多就是发发短信,微信也只能是发文字的。”

    苏青看了一眼正在做着记录的金铃,然后目光又转到了王欣身上,笑了一下:“那你最后一次见到张兰是在什么时候?”

    王欣笑着分别为三个人倒了一杯茶:“呃,这个我得想想!”

    “我最后一次见到她,应该是在挺长时间之前了,我想想啊,大约得有一个多月了吧?”

    说到这里,王欣又是一笑:“这个时间真的是过了有一段了,我也记不太清了!”

    说着,王欣仿佛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一样,立刻伸手摸出手机:“我看看微信里的聊天记录,她和我见面,我们都是在微信里约的,如果没有删除,那么上面肯定有时间!”

    说着,她的手指便飞快地点开了微信,然后找到张兰的头像点开:“哎呀,还好,这聊天记录我没有删!”

    说着,王欣手指上的动作停住了。

    然后她忙将手机递向苏青:“哦,是一个多月前了,你看!”

    苏青看了一眼王欣,然后伸手接过手机。

    手机里果然是王欣之前和张兰的聊天记录,日期显示是一个多月前,张兰发来的消息上写着:王姐,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去你家,我和李军朋吵架了。

    后面就是王欣的回复:好的,你在哪里,我在家,你可以直接来我家!

    接着就是张兰的回复:好的,我一会儿就到!

    然后就没有了。

    苏青看完了,将手机递给了金铃,然后看着王欣:“所以那天你见到张兰了?”

    王欣点了点头:“是。”

    她嘴上说得非常肯定,可是一双手却纠缠在身前,十根手指交叉在一起,握一下,然后张开,再握一下……如此反复着这同样的动作。

    苏青的目光在她的双手上落了落,一双俏眼微眯了眯。

    而同样的萧季冰的目光也在女人的那双手上顿了顿。

    王欣也很快发现了,屋子里的三名j察的六只眼睛全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不禁伸手拿起了茶杯,直接一仰头喝了个干净。

    她的脸上还是带着笑的,但是看在眼里却格外的别扭。

    “那个,j察同志,那天张兰的确是来我家了,可是到了晚上她就走了,再然后她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语速很快。

    而且在说话的过程中,王欣的一双眼睛也一直紧紧地盯着苏青,仿佛生怕苏青不信一样。

    “j察同志,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不知道张兰现在在哪里,她当天天一黑就走了,我还送她下的楼呢!”

    苏青的双眸黑漆漆的,那目光在王欣的脸上旋了一圈又一圈的。

    王欣低下了头,根本不去和苏青对视,她伸手抓向茶壶:“那个,那个,我去给你们重新换茶。”

    苏青淡声道:“哦,不用了!”

    可是王欣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还是端着茶壶飞快地走进了厨房。

    苏青,萧季冰,金铃三个人的目光在一边的垃圾筒里看了一眼,那里面有着不少倒掉的茶叶。

    三个人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目光。

    而厨房里,这个时候已经响起了王欣洗茶壶的“哗哗……”水声。

    王欣在厨房里磨蹭了好一会儿这才走出来。

    看看苏青三个人也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于是只能又重新地拿出了茶叶:“三位想喝什么茶?”

    苏青也不客气,既然王欣问了,她便直接点了:“哦,如果是新茶的话就来碧螺春吧,没有碧螺春,铁观音也行啊,要不普洱也成,我不挑的!”

    萧季冰:……

    金铃:……

    王欣却点了点头:“那就碧螺春吧,我家的碧螺春是新茶,味道挺不错的。”

    苏青笑眯眯地点头:“太好了,谢谢了!”

    王欣飞快地泡好了一壶碧螺春,又重新给苏青三个人换了茶水。

    苏青美滋滋地品了一口:“哦,对了,王欣,张兰那天是几天从你家离开的,你还记得吗?”

    王欣想了想:“七点多。”

    苏青点了点头又问:“你饭店的生意听说挺不错的啊,生意正忙的时候,你都去店里吧?”

    王欣点头:“是啊,生意最忙的时候,我肯定得在……”

    话说到这里,王欣的声音微顿了一下,然后便立刻话锋一转:“哦,除非是有事儿的时候,比如说家里来了朋友什么的,我就会晚去一会儿,或者不去了!”

    “像那天,张兰来了,我就等到她走了才去的店里。”

    苏青端起茶杯一边喝着一边向着她家阳台看去:“哟,你家花挺多的啊,养也不错,你喜欢花?”

    王欣微怔了一下,很明显是没有想到,苏青这个人问问题居然是东一句西一句的。

    不过却还是回答道:“哦,我老公喜欢花,这些花都是他养的。”

    苏青放下茶杯:“你老公也是在店里和你一起?”

    王欣摇头:“我老公自己开了一家汽车修理部,我们两口子各忙的。”

    苏青伸手拿起茶壶,王欣看到了忙伸手也要去拿茶壶:“我来,我来!”

    苏青笑了笑,既然王欣要来,那么便让她来好了。

    看着王欣给自己倒茶,苏青问道:“那天你老公看到张兰了吗?”

    王欣的手一歪,茶水洒在了桌子上。

    王欣忙放下茶壶,去扯一边的面巾纸,将桌子上的茶水擦掉。

    “没有,那天晚上我老公没有回来,他一直在修理部那边忙活!”

    苏青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看着王欣笑:“张兰走的时候,你是不是和她一起下去的就直接去了饭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