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副本模拟器 > 284:大势不再,棋手入席
    正文

    老头笑了笑,眼中冷意闪烁:“如果他们不愿意低头,那就别要脑袋了。到了这种地步,上策无外乎拉拢,中策压而不灭,下策斩尽杀绝。

    无论那一策,主动权都在朝廷手里。他们能做的,可以做的只有选择,要么低头,要么就去死……”

    怀柔政策是顾全大局,但雷霆手段朝廷从来不缺。

    攘外必先安内,留着这群祸害心怀不轨,倒不如拼着损失将他们弄死。

    说到这里,老头忽然叹道:“还有,谁都没想到,唐云能搞出这些事,压根不在大家的预料之中,此来更是仓促行事,完全没有准备。”

    周巡冷不丁问:“也就是说,唐云这么大的功劳,很可能功亏一篑?”

    老头苦笑点头:“所以我让你多多劝他,他虽然城府极深,聪明绝顶,但终归太过年轻了些,老夫害怕他一时按捺不住脾气。”

    “假如唐云知道你们来意,他绝对想得到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周巡咬牙切齿,其实不只是他,大部分镇武阁的人,基本都跟宗派成员有恩怨。

    尤其是武院制度实施,宗派威慑力一落千丈,镇武阁可谓痛打落水狗,狠狠的扬眉吐气了一把。

    假设雷音寺这些宗派低头服软,愿意接受招安,那紧接着肯定会是将这群人塞进镇武阁,逐步分化下去。

    同化?

    说得容易,没个十几年,甚至几十上百年压根就没意义。别忘了前朝都他么覆灭这么久,不还是时不时冒出一撮余孽搞事吗?

    这么推演下去,情况很可能是镇武阁本部与这些宗派武者敌视,底层尚且无须顾虑太多,毕竟低级武者基数很大,宗派的武者影响不了太多,但中高层完全不同。

    而唐云又是导致宗派败落的罪魁祸首。

    就算用屁股想,为了以后发展,这些宗派的家伙,也一定会排挤打压,甚至用阴谋诡计把唐云弄出去,甚至……弄死。

    唐云想不到?

    笑话!

    他既然能想到这一层,单凭周巡过去劝,有个锤子用?

    到了这种层次,还灌鸡汤?糊弄谁呢?

    以周巡对唐云的理解,这厮绝不会忍下去,定会采取应对之策,毕竟这可是关乎他的仕途,甚至于小命。

    “我做不到,另请高明吧。”周巡摇摇头,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转身离开马车。

    “你……”老者有些暗怒,周巡这般不顾全大局,妄为雷火州之主。

    唐云带着人,静静的在城外等候,眼帘微微垂下,似在闭目养神思考着什么。

    随着远处丛林中驶出的马车出现,他蓦得深吸一口气,脸上挂起笑容,抬眼望向那个车队。

    见面寒暄,介绍,酒过三巡,这都是必备程序。

    接风宴散去的时候,老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周巡,跟唐云笑着打哈哈告辞离开。

    周巡皱了皱眉,低声道:“带我去书房,我有事与你商量。”

    “好,大人随我来。”唐云笑吟吟的带着他穿过正堂,来到偏院书房。

    周巡没有过多耽搁,直截了当将之前的事情说了出来,末了不忘补充一句:“你准备怎么办?”

    “大人想让我怎么办?”唐云反问。

    “我不知道。”

    周巡摇头叹息,找了个座位坐下,喃喃道:“镇武阁之职责有二,一为镇压邪祟妖魔,二为压制世家宗派。

    可如今世事无常,谁也料不到大势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宗派这种大敌,真有朝一日会落到这般地步。”

    唐云微微一笑:“看上去,我像是作茧自缚。”

    “有点。”周巡抬头看了看他,目光与之对视,忽而笑了。

    笑罢。

    “大人有没有想过。”

    唐云抿了抿嘴,轻声道:“世间惊艳绝才如过江之鲫,美玉良才似穹天星辰,这么多年度过,真的没人想到借鉴科举而发展武道?”

    “自然是有的。”

    周巡微微颔首:“可是数次都功亏一篑,天时不在,地利不在,单凭人和不可成事,更何况人和也不尽在。”

    别真以为唐云是提出这个举措的第一人。

    其实在他之前,也不止一次有人提出过。

    之所以失败,原因就是周巡所说那样。

    天时不在,当时并未有禁地大劫。

    地利不在,朝廷立足天下,不可多生事端,后又被宗派捅了一刀,受创惨重有心无力。

    人和也不是尽在朝廷,受限于见识,他们更多是从科举产生的灵感,但武院如何运作,如何建立,如何发展等则没有细想。

    如此怎能成功?

    而唐云能成功,是有各方因素的。

    一来宗派实在过分,将朝廷逼怒,二来唐云提出的制度从大到小完全是一个缜密的结构链,不单单只是个提议灵感。

    三来……唐云身先士卒,在龙阳郡提前搞了一波,并且弄出了成果,不仅仅只是纸上谈兵。

    唐云说道:“武院制度成也灾劫,败也灾劫。若无灾劫逼近,宗派绝对会对朝廷提高警惕,武院制度有他们拖后腿,实施起来困难重重。

    有灾劫作祟,他们注意力都放在了这方面,压根不觉得坐拥天下的朝廷,会这么硬气跟他们对峙,这是打了他们猝不及防,失去先机的情况下,被朝廷步步压制。”

    周巡微微一愣,旋即失声问道:“你不会想说,在当初提出武院制度时,就想到了今天吧?”

    这也太恐怖了。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想到这么远。”唐云哑然,但随即说道:“不过只要宗派不想坐而等死,局势早晚会走到这一步。”

    “我明白了。”

    周巡若有所悟:“武院制度就是一把软刀子,私立武院又是一把刀,这般消磨下去宗派早晚会死。”

    唐云耸了耸肩:“可他们就算再弱,整体实力依旧很强,朝廷若非万不得已,十全把握,否则断然不会与之开战,毕竟打的爽快,可后患太严重了些。”

    周巡瞳孔收缩着,喃喃道:“所以你知道,一旦局势发展到如今这种地步,宗派肯定会跳起来的。但是你确定,宗派会低头吗?”

    唐云没有说修仙者的事情,笑道:“他们会的。不变则死,大势在朝廷不在他们。”

    周巡问道了正题上:“一旦他们低头服软,届时你就是首当其冲的,这一点你应该知道才对。”

    “我知道。”唐云点头,无奈的笑道:“但没有办法,依旧是那句话,此为大势不可逆转。”

    周巡意味深长的说道:“镇武阁多数都是自己人。”

    “一把剑,不需要有自我意识。”唐云摇摇头,转身开门。

    周巡凛然醒悟,他知道这是唐云暗中的警告,怀着重重心思,没有多说什么,迅速离开了这里。

    镇武阁责任重大,它是皇帝手里一把剑,皇帝是唯一的使用者,他无须让一把剑有自我意识。

    否则危矣~

    ——

    翌日。

    众人直接朝禁地赶去,他们要亲眼看看,那传的颇为邪乎的留影石中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有大佬坐镇,魔物自然掀不起什么风浪,所过之处简直平推。

    一路到达最深处,众人望着不远处那高耸的山峰,一时间面面相觑:“这只是一座普通的山,虽然周围都是火山唯独它不是,但也算不上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劈开看看。”唐云淡淡的道。

    周巡透露的消息让他已经明白,那些老不死的家伙肯定相互通过气,百分百有了其他计划——将计就计。

    知道更多内情,唐云想猜出他们的目的其实并不难,无非就是假意融入,合纵连横,将朝廷内部瓦解,然后在灾劫爆发的时候跳反,打开虚界大门迎来外面那群修仙者。

    既然知道了目的,那么眼前炎魔的事情,就显得并不是那么重要了,毕竟无论朝廷还是宗派,现在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都他么有心合作,这般情况下炎魔之事……算个屁。

    撑死就是个给天下人看的理由而已。

    周巡没有多说什么,探手一股真气爆发,如万丈巨刃迎峰劈斩,身后陡然显化一把金龙条纹的长刀,铮铮轰鸣似是能斩断虚空。

    这是周巡的异象,跟唐云差不多,都是死异象,只不过唐云的是一座城,而他则是一把刀。

    咔嚓……

    轰隆隆!!!

    巨响迭起,碎石滚落,道道金光自中迸发,浩瀚佛音宛若巨浪潮汐涌动不休,露出一尊宏大威武的金光佛陀。

    唐云似笑非笑的望向那群脸色各异的宗派武者,意有所指的道:“看来不是假的呢,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一人硬着头皮说道:“或许,这是雷音寺为了避免魔物复苏,派人前来镇压看守的武者……”

    唐云幽幽问道:“炎魔不是都死了吗?他镇压谁?如果是镇压魔物,雷火州的情况我想周大人更清楚,他来这里镇压有什么用?魔物动辄出境侵袭,他出面了吗?”

    “佛身内有魔气。”

    老者陡然出声,压下双方的争论,悍然出手一掌拍了下去,可怜这个焱佛连意识都没有完全苏醒,直接就被大佬一巴掌给拍得粉碎。

    焱猡,或者说炎魔。

    真身终于显露,涌动的魔气,浓重的威压,狰狞的外表。

    场中陷入沉寂。

    宗派的人早就知道事实,但他们必须装作不知道。

    老者等人面露喜色,此事并非捏造,那就有更充分的借口对雷音寺施压。

    周巡表情沉重,因为他已经预料到接下来的事情,镇武阁会收纳大部分宗派武者,朝廷好容易形成了万众一心的局面,会因为这些人再度分崩离析。

    唐云冷眼旁观,他知道很多,比周巡,老者,宗派这些人知道的更多,他更是早就知道这里的事情,但之所以按到这个时候才揭露,自然有他的目的。

    用唐云的话来说那就是:“火候到了。”

    “该死的雷音寺!”老者喜在心里,怒在脸上,暴喝一声压根不给焱猡说话的机会,踏空而起便要将之拿下。

    宗派那些人见状,不约而同对视了一眼,打着帮忙的旗号,争相冲了上去。

    他们可是知道,焱猡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为了避免这厮吐露出什么不好的消息,他们务必要趁机出手将之扼杀,避免……功亏一篑。

    每一方都有各自的心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

    谁都有私心目的,谁都想得到利益。

    这一刻~

    战斗如火如荼,却抵不过念头的碰撞。

    声势浩瀚宏大,却比不过私心的谋算。

    真是应了那句话:人生如戏,全看演技。

    唐云默默看着这一切,好似是在看戏,听曲儿,眼中精芒闪烁:“这一盘棋已经开始了,宗派入坑,朝廷内讧,棋手已经入席,接下来就看各自手段。”

    谁能笑到最后?

    ……

    焱猡死了,彻底死了。

    那么多五品大佬出手围攻他一个六品,焱猡若是不死才是怪事。

    老者很愤怒,因为他本想抓活口,借此对雷音寺施压,这么一来成功率自然更高,他以为这群宗派武者出手,是打着帮忙旗号,故意将焱猡杀掉灭口。

    他猜对了。

    宗派的人确实是要灭口,只不过并非是老者以为的这个理由,而是害怕焱猡吐露关于修仙者的情报。

    令老者长舒口气的是,周巡手里拿着留影石,将这一切记录了下来,有了这玩意,也能达成他的目的。

    一行人各怀心思,迅速赶往雷音寺。

    施主空明,早就得到那些老不死的指点,对朝廷的兴师问罪早有准备。

    他将雷音寺的人召集起来,在镇武阁的人到来后,演了一场精彩大戏。

    无非就是将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自己一时糊涂做了错事,现在后悔不已,所以要卸下寺主之位,余生自我闭关封印……

    面对空明这种作态,镇武阁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谆谆言辞犀利,属实如刀剑锋芒,摆明这事儿不是你丫一个寺主能搞出来的,肯定是你们雷音寺上下合谋。

    于是乎~

    最终空明被逼的无奈,只能表露态度,让雷音寺对朝廷低头,任凭朝廷安排。

    如此。

    老者他们的目的达成。

    宗派他们的目的达成。

    唐云的目的……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