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恶魔公寓 > 第十六章 肉
    此时,景凰只想快一点吃完,回自己的房间去。

    现在的情况,让她想起了年幼时候所发生的事情。

    尤其是那一天……

    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亦或者将来,对北山景凰而言,只有哥哥景龙,还有幸枝姨妈,对她而言是“家人”。

    年幼的时候,对她而言,“过继”这个概念还不是很深。对她而言,幸枝姨妈就是她的母亲,相比之下,只有逢年过节的日子才会来到日本的哥哥景龙更像是表兄,生父和生母反而更像是姨父和姨母。

    而被幸枝姨妈抚养的那段日子,对她而言是童年时候最幸福的时光。因为没有生育能力的缘故,姨妈是真的对她视如己出。

    可是,她看得出,姨妈其实很痛苦。

    姨妈出生后没多久,日本的经济开始日渐崛起,家族也开始渐渐拾起昔日的荣光。可是,对她本身而言,她一点也不想从事神社巫女的工作。

    景凰记得,每次工作结束,她都会前去一次姑获鸟馆。每次回来,她的脸色就会惨白如纸,随着时间推移,姨妈也是一点点变得更阴郁和痛苦,唯独面对景凰,她会露出一点欢笑。

    对于生不了孩子,很难结婚的她而言,景凰被她视为了亲生女儿。所以,她只在女儿的面前说出真心话。她说,她想离开神社,然后带着景凰一起移民去美国生活。她对自己现在的工作,充满了厌憎和痛苦。现在想来,姨妈当时的情况,很可能是处在抑郁症的状态下。

    她后来才从姨妈的日记中看到,姨妈不止一次产生过自杀的念头。她想过离开这个世界,但每次都因为顾虑到景凰,没能下狠手杀死自己。但是,毫无疑问的是,除了景凰,姨妈对这个世界真的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留恋。对她而言,这个世界完全是一个活生生的地狱。她在日记中写到,比起“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人类要可怕得多。对于外祖父而言,她不是女儿,只是一个可以用来敛财的工具而已。

    就在这时候,餐厅的门开启,她抬起头,看到董邪冲了进来,思绪就此被打断。

    “呼……”

    董邪气喘吁吁地走了回来,坐回到了董凝的旁边,二人开始接头接耳窃窃私语。而景凰看着这一切,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她将一杯茶完全倒入了自己的饭碗里面,接着就拿起筷子吃完了。随后,她将筷子一摆,说道:“那么,我就走了。”

    “等一下,”北山真辛看了过来,说道:“坐下,景凰。我等会还有话要说。”

    “我没有什么要听的。你如果不满意……就杀了我好了。就像幸枝姨妈那样。”

    这句话一出,整个餐厅顿时一片肃静,每一个人都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哪怕是董邪和董凝也是都立即安静下来,看着这一幕。董邪总感觉,这个家族内部矛盾问题,不比闹鬼的事情小啊。

    北山真辛拿起一块餐巾,擦了擦嘴,开启他那已经掉了一半牙齿的嘴,说道:“今天的汤……太淡了。”

    服侍在一旁的女佣则说道:“对,对不起,真辛大人,我会去和厨房说一声。”

    “其实,比这更淡的,我也尝过。”北山真辛端起眼前的汤碗,说道:“当年,国家刚战败的时候,整个东京都变成了一片废墟,物资很紧张,所以哪怕是不加盐的肉,为了生存都得继续吃下去。不过,如今时代已经不一样了。不是吗?”

    每一个人都万分紧张,大气都不敢出。北山家每个人,都很清楚老爷子的脾气。

    “花火。”

    绯村花火迅速站了起来,说道:“我让厨房去换一碗汤。”

    “景凰。”北山真辛继续看向景凰,说道:“反抗之前,先要清楚自己的獠牙有多锐利。没有足够的筹码,不要轻易学他人来进行威胁。所谓的威胁,应该是怎样的,我以后会慢慢教给你的。”

    随后,佣人们围了上来,说道:“小姐,请你入座。”

    接着,北山真辛看向了蒲深雨。

    “看来可能让新的家庭成员感觉到了一些不适吧,请见谅。我们家族祖上出身自鹿儿岛的萨摩藩,一些武士的风气,还是流传了下来。”

    深雨看着这一幕,却是什么都没说。

    随后,宴席继续,但是气氛变得无比压抑了起来。

    深雨切割着眼前的和牛牛肉,又放入了嘴中。

    董邪曾经想提醒她不要吃,但他之前就发现绯村花火一直盯着自己。他就意识到,如果他敢说多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那么,现在,我说几句。”

    接着,北山真辛开始发话了。

    “如今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不必担忧,姑获鸟馆就在那。我们北山家传承至今,不必害怕什么。这一切,会过去的。只不过,现在开始,直到事态结束,大家必须待在这。而婚礼,只能先延迟了。希望大家理解。”

    深雨此时放下了刀叉仔细听着北山真辛的话语,而她脑海中依旧还回忆着刚才吃下去的肉的味道。

    这味道和她过去吃过的澳洲和牛肉完全不一样。不,甚至可以说,吃起来一点都不像是牛肉。而且,甚至都觉得没那么美味。

    这肉……是怎么烹饪的?这不像牛肉,也不像任何她吃过的肉。难道是某种野味?难道是因为coronovirus的缘故,不能吃野味了,所以故意说成是和牛肉?

    “各位,该明白了吧?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不清楚此事来龙去脉的人,也不要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虽然很无礼,但是,我没有任何可以告诉你们的事情。对此即使不满,也请克制。”

    这什么霸道的话?

    董邪想,他们也就算了,蒲深雨是这家的新孙媳妇,也一样什么都不告知?还是说会私下另行告知?不过,蒲深雨也不愧是公寓昔日的住户,现在实在是太淡定了。

    时间流逝得很快。

    一眨眼,已经十点了。

    晚宴结束后,大家都被安排到了各自的房间。而董邪和董凝,则被安排到了用来招待客人的一处靠近络新妇之馆外的别院内。

    女佣们再三说明,接下来请不要外出轻易走动。最后还特别说明,一旦随意外出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他们概不负责。

    接着,就离开了。

    外面,雨势越来越大。董邪已经注意到,神社内的水塘已经有了明显的水位升高。

    这场雨,很可能一直延续到明天下午血字任务开始。

    董邪打开窗户,看着外面,外面有的仆人在这暴雨中,依旧撑着伞,四处巡视。

    如果轻易外出,会有什么后果,董邪也难以预测。他们现在的情况,已经有些被变相软禁了。但是毫无疑问,他们也没办法抗议。

    这座神社,已经是一个危险到不能再危险的地方。

    “阿凝,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嗯……我想,也是。”

    二人就这样互相对视着,随后,董邪拿出手机,想试着联系中国那边。莫远等人,很可能已经出发登机了。

    但随后,他就发现,手机没有信号了!

    “看来,开始了。”

    接下来会怎么样?

    雨夜,暴雨一刻不停地倾泻雨水,而在神社北面位置,姑获鸟馆前面,围绕了二十多名仆从,绯村花火本人也在这。大家都身披雨衣,宛如门神一般守候在这。

    姑获鸟馆外形是一座高度接近于日本平安时代风格的两层楼建筑,而在大门前,则是贴满了封条。

    绯村花火站在披着雨衣的人面前,让他们报数。

    “一!”

    “二!”

    ……

    “二十二!”

    绯村花火点点头。

    时间流逝,半个小时后。

    绯村花火继续看着眼前的仆人们,说道:“再次报数!”

    “一!”“二!”“三!”……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