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修仙小神农 >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登门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登门

    邓华声的家一共有三进院落。

    第一进院落除了扫洒的十分干净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

    门卫老头儿并没有在带着赵小南,在第一进院落逗留,穿过垂花门,直接进了第二进院落。

    第二进院落里就精致许多,院中有石山木雕,修竹绿树,盆栽的鲜花已经招绽露花苞,昭示着春天已经不远。

    院中的枣树上还挂着几只鸟笼,赵小南扫了一眼,见有鹦鹉、八哥、黄雀和金丝雀。

    邓华声养的金丝雀,身形纤瘦,毛发熨贴,色泽黄中带着橘红。

    赵小南不懂鸟儿,但也看出这只金丝雀很养眼。

    周进发拿来送礼的那只,虽然也不错,但跟邓华声的这只比起来,判若云泥。

    枣树下有一只大水缸。

    赵小南原本以为邓华声也拿水缸盛水喝呢,忽然听到里面有动静,往里面瞄了一眼,发现有红影浮动。

    原来是鲤鱼。

    门卫老头儿带着赵小南,在第二进院落中的正房前的台阶下停住,扭头嘱咐了赵小南一句,“稍等,我通报一声。”

    赵小南点点头,目送门卫老头儿上了台阶。

    门卫老头儿进了中堂,对着门内说了一句,“老爷,赵先生到了。”

    赵小南听见有人“嗯”了一声,然后就见门卫老头儿朝他勾了勾手。

    赵小南会意,小跑着上了台阶,跨过门槛之后,就看到邓华声穿着白色练功服,正坐在会客厅,梨木的太师椅上,手拿牛筋草,在一个青花瓷陶罐里拨弄。

    赵小南听到陶罐中传出蟋蟀的叫声,才明白这老头儿在斗蟋蟀,也叫斗蛐蛐。

    这邓华声还真不愧“顽主”这个名头。

    “顽主”多见于纨绔子弟,上世界六七十年代,就是家里有钱,不干正事,整天招猫逗狗,终日玩乐。

    邓华声能玩到这年岁,也多亏了有邓华锋这个哥哥了。

    “邓老。”赵小南在厅中站定,含笑点头,向邓华声打了个招呼。

    邓华声看了他一眼,朝他勾了勾手,“小子,快来看看,它俩谁能赢。”

    赵小南走过去,见陶罐里两只蟋蟀斗的正凶。

    “这只小的能赢。”赵小南给出了自己的猜测。

    邓华声却有不同看法,“我看是这大的能赢,这大的是我前两天刚在市上买的,是个王虫,这小的虽然也厉害,不过却是个将军虫,将军哪有能干过大王的道理?”

    赵小南不懂这么多,不过他有,谁气势更猛,那是一看便知。

    “小的更有气势。”

    邓华声哈哈一笑,“等下分了胜负,就知道谁对谁错了!”

    两只蟋蟀互相扑咬。

    大的那只看上去占尽上风,但很快小的那只开始反扑。

    大蟋蟀节节败退,最后逃向一边。

    邓华声拿牛筋草戳了一下那只王虫,说了一句,“真不中用!”

    把牛筋草扔在桌子上之后,邓华声笑着赞了赵小南一句,“小子,你这眼光可以啊!”

    赵小南回以一笑,“我也是胡乱猜。”

    “明天早市,我还要去买蛐蛐,你陪我一块,帮我挑两个猛的,明天中午我要跟人比试。”邓华声要求赵小南陪同。

    赵小南本来就有交好邓华声打算,这种要求自然不会拒绝,“没问题,不过我要是走了眼,您老别怪我就成。”

    “这就是玩意儿,斗输了,下次再找回场子就是了,我老头子还不至于为这个怪你。”邓华声笑着回了一句。

    赵小南赞了对方一句,“我就知道您老气量宽宏!”

    邓华声看了一眼赵小南,左手抱着的箱子和右手提着的礼盒,“得,就别拍我马屁了,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赵小南将左手抱着的箱子放到桌上,“这是您要的“山泉水”。”说着,又将右手提着的礼盒拎到桌上,“这是我给您带的我们店里的点心和自酿酒。”

    邓华声看着赵小南带来的礼盒,开怀一笑,“哈哈,我就好你们店里这口,你什么时候来燕京开个店啊?免得我每次馋了,还得大老远跑去。”

    赵小南也有在燕京开店的打算,不过准备在把丽都的局面搞定之后。

    “我也想啊,但是燕京寸土寸金,我想找个满意的店面,怕都是不容易。”赵小南叹息了一声说道。

    说实在的,燕京虽然不容易找到满意的店面,但只要肯花钱,或者动用宋子谦和何佩玉的关系,想找家好店面,还是很容易的。

    不过现在面对燕京楼王的弟弟,如果邓华声肯帮忙,好店面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邓华声倒是痛快,“你要真来燕京开店,店面的事我包了。”

    赵小南一听大喜,连忙追问:“真的?”

    邓华声含笑反问:“怎么,我老头子还能骗你?”

    赵小南击掌合什,向邓华声感谢道:“唉呀,那我真是要谢谢邓老了。这样,以后燕京开了店,您来我店里随便吃,不要钱!”

    邓华声笑了笑,对站在一旁的门卫老头说道:“听到了吧老韩,等下可得拿笔记下来,让他签字画押。”

    门卫老头抿嘴笑笑。

    赵小南知道邓华声在开玩笑,回了句,“别说签字画押,按手印都成!”

    ……

    邓华声换了衣服,让赵小南带上他店里的一份点心和一瓶自酿酒。

    两人出了门,有司机早在院门口等候。

    上车之后,邓华声告诉赵小南,今天是陈雨菲奶奶的生日。

    赵小南一听,忙问邓华声,“啊?那我用不用买点礼物过去?”

    邓华声看了一眼赵小南脚边的黑店糕点和自酿酒,嘿嘿一笑回道:“你这不是带礼物来了嘛,咱俩一起,你就说是我侄子,也省得我再买礼物了。”

    黑店自酿酒加糕点,加起来也就几百块,想到顾家可不是一般的豪门,赵小南有些不好意思的问:“这礼物会不会太寒酸了?”

    邓华声不满的开口,“臭小子,送我怎么就不知道寒酸?”

    赵小南倒忘了这茬了,嘿嘿一笑,送上一记马屁,“我知道您老不是计较这些的人,再说您不是好这口嘛!”

    邓华声哼哼两声,“看在你大老远给我带来“山泉水”的份上,我这次就放过你了。至于送给顾家老太太的礼物,心意到了就行了,也不想想顾家那财力,你送什么不寒酸?”

    赵小南一想也是,赞同了邓华声的说法,“您老说的有理。”

    实际上赵小南怕礼物寒酸,也是因为陈雨菲的关系。

    因为他在乎陈雨菲,才会怕礼物寒酸,顾家人会低看他一眼。

    要是他什么都不在乎,才不管他什么豪门不豪门。

    车子不急不缓,在三十五分钟后,到达了顾家所在的别墅小区——燕京一号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