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修仙小神农 > 第六百三十一章 我不收死人的钱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百三十一章

    “先生您就再帮我看看吧,我再给您十块,不,五十。”徐海平说着,就要从兜里往外掏钱。

    赵小南制止他道:“规距就是规距,希望你不要让我为难。”

    “徐海平,人家先生都说了只能选一样,你咋不知足呢?快起来,让先生给我算算。”那个徐海平口中的“老郭家媳妇”,走过来,硬是拿屁股把徐海平从木墩子上给挤了下去。

    徐海平有些生气,不满的看了老郭家媳妇一眼,但是没有说什么。拍掉屁股上沾惹的尘土,站起时,徐海平笑着向赵小南问:“您明儿还在村里吗?”

    赵小南:“在。”

    “好好,我明天再过来找您给测测运势。”

    赵小南笑着点了点头。

    徐海平见赵小南没有拒绝,眉开眼笑的走了。

    老郭家媳妇已经等不及,早就拿出十块,放到赵小南面前的磨盘上,“先生,你帮我算算。”

    赵小南先问了对方姓名和出生年月,然后闭上眼,掐指一算,再一次的把对方家里情况说的明明白白。凑热闹的村民一见,对赵小南算命的本事,又信了几分。

    老郭家媳妇名叫牛阿花,是个寡妇。“你男人死的早,你代他替母亲尽孝送终,抚养一双子女成人。以前日子虽然辛苦,但我观看你命数,是苦尽甘来之像,以后日子肯定过的越来越好;而且你命中红鸾星动,今年肯定有桃花,你好好珍惜,

    说不定又是一段良缘。”

    围观的村民听了,都嘿嘿直乐,更有几个跟牛阿花熟识的中年妇女,调笑了牛阿花几句。

    “阿花,我说看你最近涂涂抹抹的,有男人了是不是?”

    “阿花这算什么,算不算红杏出墙?”

    “什么红杏出墙,人阿花男人死多少年了,把婆婆也伺候走了,不亏他老郭家。这不叫红杏出墙,叫老树开花。”

    “哈哈,老树开花。”

    牛阿花扭头笑骂了一句:“你们几个给我滚!”

    骂完,牛阿花又从手绢里掏出二十,放到石磨上,再三感谢赵小南之后,这才喜滋滋的走了。牛阿花头顶气象下灰中白上淡黄,从气象上来看,的确是越来越好的迹像。牛阿花头顶白气中夹杂着桃色气象,证明牛阿花最近的确有姻缘,桃色气象清则是良缘,气象浊就是烂桃花,有花无果,不了了

    之。

    通过徐海平和牛阿花,围观凑热闹的村民,见识了赵小南算命的本事,对赵小南再不怀疑,开始争先恐后,一窝蜂的拥过来。毕竟赵小南刚说了,每天只看二十人。

    阮凤仪挡在赵小南面前,有靠近赵小南的,都给打了回去。

    “你后面去,插什么队?”

    “谁插队?我先来的!”

    “我辈分比你大。”

    “信不信我揍你?”

    村民们你推我搡,火药味越来越浓,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大打出手。

    挤不到赵小南跟前的村民,缠上了田立农,想让他帮忙去游说一下赵小南,帮他们看看。

    田立农一脸为难。

    赵小南见场面杂乱,当下站起,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好了,都不要争了。”

    村民们见赵小南开了口,各自站好,准备听听赵小南怎么说。

    赵小南扫了众人一眼,展露微笑,开口道:“既然分不清谁是先来,谁是后到,干脆猜拳吧,决出十八人个来,剩下的明天我再给你们看。”

    田立农松了一口气,虽然猜拳也是论输赢,但起码不需要,靠争吵或者打架来定输赢了。

    田立农帮忙统计了一下村民人数,想要请赵小南帮看的村民,一共有四十五人。

    赵小南只出个主意就不再管。

    十分钟后,十八个胜者决出。十八个胜者,又进行了一轮猜拳进行排位,一、二、三、四……十六、十七、十八,依次排好了队。

    等他们排好队,赵小南这才开始继续测算。

    “算命、测运还是看风水?”

    “算命。”

    “名字和出生年月是?”

    “你命格一般,富贵与你无缘,但好在你这一生身体无病也无灾,晚年比中年幸福。”

    “……”

    赵小南看到第十九个村民时,已经快到中午,太阳暖洋洋的,照在人身上,说不出的舒坦。

    赵小南正跟第十九个村民,说他今年运势的时候,见围观的人群中走出一个骨架宽大,体格魁梧的黑脸男人。

    黑脸男人平头,眉黑眼大,鼻子扁平,嘴唇紫黑,人生的五大三粗,不像个善类。

    黑脸男人走到最后一位,猜拳赢得赵小南测算席位的村民跟前。

    这位村民身材不高,体略微胖,年纪轻轻就秃了头,眼睛小似绿豆,鼻间还有一些雀斑,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样子。

    秃头青年显然是有些怕黑脸男人的,看了看黑脸男人,然后讨好的笑了笑,叫了一声,“栋哥。”

    黑脸男人笑笑,说出了自己的要求,“让哥哥先算算怎么样?”

    秃头青年讪讪的笑了笑,“那个栋哥,先生每天只看二十个人,我是最后一个,没有名额了。”

    黑脸男人点头,“我知道啊,我的意思是把你名额让给我。”

    秃头青年表露出来为难的样子,“这个……”

    黑脸男人见到,眉毛一竖,沉声问:“你不愿意?”

    秃头青年见黑脸男人隐隐有发怒的征兆,连忙赔笑道:“愿意愿意,栋哥你先让先生看,我明天再来也是一样的。”

    黑脸男人脸上这才有了笑容,拍了拍秃头青年的肩膀道:“谢谢兄弟了。”

    黑脸男人站到了秃头青年前面。

    秃头青年低着头退到了一边。

    有人嘲笑秃头青年孬种,也有人看不惯黑脸男人的做风,但也只是敢小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赵小南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送走了第十九个村民之后,黑脸男人大大咧咧走过来,坐到赵小南面前后,从钱包里取出一百,拍到赵小南面前的磨盘上,“给我算算。”

    赵小南看了一眼磨盘上的那一百块红钞票,伸手取过之后,又递还给了黑脸男人。

    黑脸男人看了看钱,又看了看赵小南,眉毛一挑,向赵小南问:“干吗?”

    赵小南笑笑,“我不收死人的钱。”

    黑脸男人一听,眉间一皱,虎目盯着赵小南,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小南笑意不减,“字面意思。”

    说完之后,赵小南扭头看向田立农,“大爷,麻烦把钱给我收回去。”

    “好。”

    田立农点头应下。

    既然田立农说他是他的亲戚,赵小南自然也得给田立农一点面子,更何况叫个“大爷”也不冤,毕竟人家岁数摆在那呢。

    赵小南起身离去,再不看黑脸男人一眼。

    黑脸男人一拍磨盘,站起之后,指着赵小南背影喊道:“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

    赵小南没有停步,依旧向前。

    围观的村民给赵小南让开了一条道路。

    黑脸男人想追,却被阮凤仪拦住。

    “给我起开。”黑脸男人伸手想要拨开阮凤仪。

    阮凤仪哪能让他得逞,左手抓住了他的右手手腕,转过身后,一个过肩摔,干净利落的把黑脸男人摔在了地面上。

    “呃……”黑脸男人脸色涨红,感觉身上没一处是不疼的。

    阮凤仪摆平了黑脸男人,快步朝赵小南追去。

    村民们见阮凤仪一个姑娘家,居然将人高马大的黑脸男人给摔在地上,都吃惊不已。

    田立农将赵小南挣的钱装进口袋之后,抓过赵小南靠在槐树上的布幡,叫上田小野,也急忙追赵小南和阮凤仪去了。

    赵小南回到田立农家时,正赶上徐春桃出门,一问才知道对方做好了中饭,正准备去叫他们回来吃饭。

    等阮凤仪、田立农和田小野回来之后,六人洗手准备吃饭。

    田立农在饭前,把赵小南赚的钱交还给了他。

    赵小南等于是测算了十九个村民,一共挣了两百四十五。十九个村民大多都给了十块,也有几个阔绰的给多。赵小南也没退还给他们。钱不多,但对于赵小南来说,他这次出去,本就不是为了挣钱,不过除了钱,赵小南有意外收获。他的灵气原本只有六十三丝,他帮人测算命运,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感激,现在他的灵气由六十三丝变成了

    七十五丝。

    吃完饭,赵小南告诉田立农要回去睡一觉,谁来也不要打扰他。

    田立农本不知道赵小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很快他就明白了。

    村里没有秘密。

    饭后还没半个小时,来他家的村民就一波接着一波,他们过来的目的也很简单,想让赵小南给算命、测运、看风水。

    田立农把赵小南立下的规矩,给过来的村民挨个转述,到了天黑时,才好不容易清净一会儿。

    徐春桃一下午都云里雾里,都把人都送走了,这才向田立农打问。

    一听赵小南测算极准,徐春桃动了心思,向田立农提议道:“要不让赵先生给你算算?”

    田立农嗤笑一声,“我都一个老头子,还给我算什么。我现在不求名不求财,只求这小合能好。”

    听到田立农提田小合,徐春桃脸色也一下子黯淡下来。

    西边卧房内。

    赵小南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睡的正熟。

    阮凤仪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盯着赵小南,想要把他看透。

    这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阮凤仪又一次,被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事情,弄的头大。

    无论是隔阻子弹,伤口快速自愈,还是今天赵小南的算命测运,在阮凤仪看来,都无法用常理解释,偏偏这些都还在她眼前发生了!

    吃晚饭时,徐春桃看赵小南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之前是客气,现在是客气中夹杂着一层敬畏。

    晚饭后,赵小南在院子里陪田立农夫妇说了会儿话,这才回屋。

    赵小南洗漱完平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阮凤仪洗漱完后,关灯钻进被窝。

    “你是怎么知道别人几点出生,家里几口人的,难道那些人都是你的托?”阮凤仪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好奇。

    赵小南没有睁眼,笑着回了两个字:“秘密。”

    阮凤仪没得到答案,很憋闷,但还是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

    过了不知道多久,阮凤仪听到外面传来喊声。“老田,老田,黑娃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