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素手调香 > 第317章刚烈
    皇后被宋家老爷子逼的节节败退,一时有些词穷了,她并不知道宫外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了一耳朵罢了,同时也坚信耿飞不会做这种事的,就算有也是因为激愤罢了,何至于你们闹到皇帝跟前,真是胆大包天。

    她为主中宫已经快二十年了,无人敢触其锋芒,后宫女子都被她霸道的脾气狠狠拾掇过,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早就习惯了,没想到会遇到宋家人,直接喷到她脸上了,怼的她站不住脚。

    “皇上,耿大人到了。”

    “拦在外面。”

    皇帝怒斥一声。

    子岚趁机悄悄站了起来,“皇上,让耿大人进来吧,也好当面对质,免得皇后娘娘说我撒谎,说我宋家教养不好,我担不起这个罪名。

    是非黑白瞒不过人,不能随便任由人抹黑我宋家百年清誉,我请求您给我个讨回公道的机会。”

    说完强忍着泪水,不会刻意哭哭啼啼让人厌烦,却也是楚楚可怜让人颇为心疼。

    一番作态更显示了皇后霸道不讲道理,甚至是故意以势压人的强势态度。

    “好,让他进来吧。”

    皇帝面色黑沉,沉思着,手里转动着佛珠,显示了内心的不平静。

    “臣给吾皇认罪来了,小儿言语无状惹恼了宋家大小姐,老臣特意给皇上请罪来了。”

    “耿大人,您这说了半天是给皇帝看的,从头到尾您都没觉得自己儿子错了,给皇上请罪,您儿子羞辱的人是我,您不觉得应该来给我道歉么。给皇上道歉是什么意思啊。”

    转过身昂首挺胸望着皇后,“皇后娘娘,耿大人认罪了,我没有说谎,您是不是也应该收回您那句不妥当的话呢,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别随便给人扣帽子。”

    兄妹俩言辞不一是因为没时间对口供,皇后是拒不承认打算以势压人糊弄过去,没想到耿大人确实很了解皇帝,也知道更仔细地情况,进来就是低姿态先道歉,打算先让皇帝消气再说。

    结果兄妹两个把事给弄拧了,若没有皇后之前的高姿态,强势的态度,也许耿大人能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呢,但皇后明显这次做了猪队友了。

    这和信息不对等有关系,也和她的性格有关,从小到大她都是嫡长女,嫁了人就是王妃,随后是皇后,说一不二,曾经还顺利的剩下了嫡长子,可谓是风光无量,谁敢碰她的锋芒,就算是儿子死了,后宫也没有哪个人敢和她犟嘴。

    除了太后和皇帝,还没人敢和她顶嘴呢,太后为了保住林家,一直不沾惹是非,也不理会宫权,因此也间接纵容了皇后的脾气。

    “你好大的胆子。”

    皇后话音未落就扬起手要扇子岚一嘴巴子,却被她紧紧的抓住了手腕。

    “原来国母就是这样子的,真是让我大失所望,您破坏了国母在我心里美丽高贵,母仪天下雍容华贵的形象,您诡辩,以势压人,不讲道理,和市井的泼妇有何区别。

    明明就是你们耿家的错,却还一再诡辩,现在还想打我,你凭的什么,国母就能欺负人,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如愿。”

    子岚情绪突然变得激动不已,一把推开皇后,整个人身体向前倾开始助跑,朝着门口的廊柱疯了一样的冲了过去。

    “拦住她。”

    皇帝突然醒悟过来,大叫了一声。

    “孩子。”

    宋老爷子瞪大眼睛,伸出手哆嗦了一下,整个人直挺挺的向后倒,手却往前伸着,明显是年纪太大吓得不利索了。

    “岚儿。”

    崔浩站在她身后,伸手去拉她却一下扑了个空,自己也跟着冲了出去,结果姿势有点错位,眼看着她要撞在柱子上了,整个人也飞身扑了上去要救下她。

    李公公站在门口候着伺候茶水的。

    听到动静扭身进来看了一眼,正好赶上子岚准备撞柱保清白,当即冲了出去,双臂展开,一把就抱住了她,却因子岚冲击力道太大,整个人连带着她一起摔了出去,还滑行了一小段距离才停了下来。

    两个人都摔在地上,摔的七晕八素的,李公公被子岚的脑袋顶的差点喘不过气来,不停地咳嗽着。

    “丫头,你没事吧。”

    “岚儿,你别吓我啊。”

    崔浩也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一把将人抱在怀里查看,吓得手都哆嗦了,轻轻的抚摸她的面容,气息也有点不稳。

    宋老爷子一推开扶着他的崔昱,踉跄的往前跑,左脚绊右脚差点摔在地上,摇摇晃晃的跑上前看孙女。

    子岚就是摔了一下,还有李公公给做肉垫,其实一点事都没有,都没摔疼,但还是好半天才幽幽睁开眼睛,做戏要全套么。

    看到崔浩和祖父守在前沿,她眨了下眼睛,悲愤的带着哭腔压低声音颤抖着着呐喊,“我无处伸冤啊。”

    哽咽的哭了起来,很注意哭声大小的分寸,不能惹人烦,却要有让人悲愤欲绝的效果。

    “皇后,你简直是岂有此理,你连通耿家必须给老夫一个交代,否则我就上书弹劾你们耿家。”

    此时相爷认为火候到了,丫头,你做的很好,接下来看我的吧。

    崔相爷瞪圆了眼睛,用手指着皇后,神情悲愤,手都在哆嗦,刚才也吓得不轻,人老了反应太慢了,给吓得浑身冰凉全身都动不了了。

    “没错,皇后娘娘,您一步步逼的小姑娘没有退路,莫非你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逼死我儿媳妇么。

    我崔家与你耿家即便有纷争,也是因为朝堂政务,对事不对人,你们耿家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么?”

    崔昱也站了出来,拿过了主动权,和父亲二人一唱一和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我,我没有逼她。”

    皇后见人都撞柱子了,一时也着慌了,我就一时生气想扇她一嘴巴而已,我没要逼死她啊。

    “没有,没有我未婚妻会撞柱子以死保清白,不是你咄咄逼人么非要污蔑宋家教养,岚儿何至于要去死?”

    崔浩简直愤怒到了顶点,抬头怒瞪着她,恨不得眼刀子在她身上戳几个洞才解恨呢。

    “皇上,耿家近年来霸道做风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老臣收到了不少弹劾的上书,声称遭到了耿家人报复性的打击,在外面欺男霸女,行为多有不妥。您请看。”

    崔相爷变戏法似得从袖兜里掏出了两个折子。

    皇帝愣了一下,这是有备而来啊,不得不接过了折子。

    “皇上明察啊,这都是污蔑啊。”

    耿大人没想到一进门事态就急转直下,都来不及和皇后对个眼神,子岚就冲出去要自杀了,吓了一跳还没缓过神呢,崔相爷这闸刀就砍了过来了。

    李公公偷偷拍了下崔浩,用手指了指有点虚软的子岚,示意他把人抱出去在外面安顿一下。

    崔浩一把将人打横抱起跟着她离开了会客厅,去外面给找点茶水喝了好舒缓一下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