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武神皇庭 > 第二百零三章 反打脸
    麻袋一下子就翻落于地,顿时开了。

    “不要是不是,不要我就不给了。”叶沧海冷笑一声,“陶丁马超,把麻袋扛回衙门。”

    “慢着!”吴信峰可是眼尖,赶紧喊停。不过,麻袋早给马超扛在了肩膀上。

    “里面人是谁?”吴信峰问道。

    “你看他像谁?”叶沧海冷笑道。

    ”难道真是张重?“吴信峰有些怀疑,刚才只是作余光瞄了一眼,发现有点像是张重,所以,赶紧喊停。

    ”为了帮你们海州府查案子,本官不得不进入醉软楼,不得不装疯卖傻,而且,自己掏腰包去了二千多两。

    以你为老子风*流快活啊?遭罪啊,为了逮住他,我冒了多大危险,受了内伤。

    这张重可不是孬种!这倒好,你吴总捕头居然带跟着人来埋汰我,想看我笑话。

    赵松洲小人之心想报复,郑大人只是被骗而已,可是你吴信峰就不该也跟着来凑热闹。

    至于杭御使嘛,安什么心我不清楚。“叶沧海顿时来劲了,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吴信峰那脸都红得猴子屁股似的,站那儿尴尬极了。

    ”叶……叶大人,我失礼了。先前也是被你们东阳府的赵大人唆使才来的,我是不了解情况,他说你花天酒地不管事,所以,郑大人也被骗了,我也气愤,跟着来了,失礼失礼。“吴信峰赶紧拱手赔礼道。就怕叶沧海记恨在心不卖账,到时,讨要张重就摊上麻烦了。

    ”赵松洲,你都干了什么?“郑韦一听,大发雷霆了。

    这个时候,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把事全摊赵松洲头上,不然,自己就成傻瓜了。

    ”郑大人,可是你说要来……“赵松洲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一急,什么都要讲出来辩解一下。

    郑韦一看,这还了得,你它吗得都讲出来了岂不变成我是打脸团队的‘主谋’了,那是上前一脚踢得赵松洲差点背过气去。

    啊……

    这一脚踢中的居然是赵松洲下身,看来,是彻底废了。

    ”把赵松洲给我抓起来,摘去顶戴,扒了他的官服。这种挑拔离间的小人,本巡察一定要严惩,严惩!“郑韦喝道。

    马超陶丁当然不会客气,带人上前就是一阵子拳脚招呼,打得赵松洲满地打滚,求饶叫痛……

    杭新格自感没趣,有些恼火的看了郑韦一眼,这事儿,还不是他搞出来的,让自己又丢了一次大脸。

    不过,郑韦他也惹不得。

    郑韦自然也感觉到了杭新格的眼神,有些尴尬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恨极。

    不过,此刻叶沧海刚逮到了飞天狼。如果马上以郑通的案子来逼他罚他,自然不合情理。

    于是,郑韦决定再给他宽一天。

    反正他已经是菜板上的肉,后天还不由着自己怎么收拾。

    到时,新账老账一起算。

    于是,一伙人转道去了衙门。

    刚进衙门,这时,一道熟悉,相当尖刻的声音传来,“叶大人怎么弄得如此狼狈?呵呵,我明白了,敢情是给娘们折腾成这样了啊?”

    “二管家何出此言?”来的正是自己未婚妻宁彩琴所属的宁府二管家罗建同。

    此人叶沧海对他本来就不感冒,前次去宁府时他也是冷嘲热讽,百般刁难。

    最后,虽说借来了一千多两,但也遭了不少白眼,受了一箩筐的气。

    现在总算是明白了,此人八成早跟汤家勾搭上了。

    因为,他身上明显的留得有跟范西风身上留下的另一个重要人物相同的味儿。

    那人应该就是范西风的表哥汤大公子‘汤则鸿’了,算得上是自己的‘情敌’。

    不过,对于宁彩琴本人,即便是这具身体的原主儿也没见过。

    因为,前次去汤府时就没给叶沧海见到宁彩琴的机会。

    如此一来,对于现在的叶沧海,根本就没有宁彩琴的概念,自然,对她也不感冒了。

    “来者何人,在这里叽歪什么?赶紧滚出去!”郑韦心里正窝火着,那是马上指着罗建同就训叱道。

    “郑大人,小人是省城宁府二管家罗建同,来找叶沧海退婚的。”罗建同马上说道。

    “退婚……”顿时,好些家伙心里一震,又有好戏看了。

    要知道,在那个时代,不管谁被退婚都是很丢脸的事。

    而此人既然是找叶沧海退婚,自然,丢脸的就是叶沧海了。

    本来是想叫这家伙滚蛋的,不过,郑韦顿时心情猛然大好,看了杭新格一眼,故意板起脸道,“退什么婚?这里是衙门。”

    “叶沧海的的先人曾经跟我宁府订过一门亲事,那是指腹为婚的。

    只不过,都快二十年了。而叶大人却是一点不争气,去年到省里赶考还是从宁府借的一千两银子。

    结果,此人居然把银子拿去调戏良家妇女,结果,被扒了衣裤差点被当场打死。

    想不到现在也是死性不改,又去青*楼乱来,小姐知道了,很生气。

    所以,宁府不能再让这样的人败坏了名声,决定退婚了。”罗建同道。

    “罗管家,叶大人可是去醉软楼办案子,不是去风*流,你们误会了。”卫国忠马上说道。

    “这门亲事我宁府其实早就想退了,以前,还想着叶沧海能有上进心。

    不过,现在看来,他完全就是一个废物。

    这事卫大人就不必劝了,婚肯定退定了。”

    这时,站在罗管家后边的一个高瘦,双眼霸气十足的男子露出头来说道。

    “是宁兄啊,我倒是谁啊,原来是你们宝金阁的宁家大院啊。”杭新格一看,哈哈大笑了起来。

    “宝金阁宁家,是你们啊。”郑韦也吃了一惊,要知道,宝金阁宁家在省城可是旺族,排得上号的大家族,其势力并不比郑家差多少。

    只不过,郑家出了一个郑方桥在京城为官,而宁家专注于地方而已。

    如果撇开郑方桥这个老侍郎后,宁家在省城名头绝对比郑韦这个都指挥使还要响亮。

    而这位宁家二爷宁世耀就是个风云人物,专注于宁家江湖一块上的生意往来,三教九流,结交的朋友多。

    并且,本身实力不俗,听说早达到了先天三重境。

    “呵呵,郑指挥使好。”宁世耀抱了抱拳,行的是江湖礼仪。

    “嗯,宁家不错。”郑韦点了点头。

    “叶沧海,今天不管你同不同意,这婚是退定了。

    爽快的赶紧写个契约,我们会赠你一万两纹银。

    如果你硬要赖着不退,就别想得到半两银子。

    这是当年的婚书,你拿回去!”

    啪!一个古老的盒子被宁世耀抛到了叶沧海面前,像扔垃圾一般。

    叶沧海没说话,他默默的蹲下身子捡起盒子。

    “赶紧检查一下,我们宁家连盒子都没打开过,绝对原封原样。”宁世耀一脸鄙夷的冷笑道。

    “这种垃圾东西搁在宁家脏手。”罗建同冷笑道。

    “爷爷……”叶沧海轻轻的抚摸着那个木制的盒子,眼眶有些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