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男神宠婚日常 > 第373章 曾经少年
    表情那么的讽刺,却也带着一丝极其浅显的受伤,韩路的表情却变得越来越坚定,看着对面的顾昀“奸臣么,若我现在所做的注定要被人说成奸臣,那我便做定了这个奸臣,又能如何。”

    “韩无咎,你肆意媚上,就不怕那史官的笔,就不怕身后名声,遗臭万年吗?”顾昀因为生气,本来苍白的脸上甚至多了几分薄红,他激动的胸膛起伏,狠狠的斥责韩路。

    “哈哈,我若无愧于心,后人如何评价,又当如何。”韩路表情邪肆,语气嚣张,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名声的样子。

    “韩无咎……”顾昀看他如此癫狂,喊他的名字。

    韩路听到以后,也只是盯着顾昀,就听到顾昀语气冰冷“若早知你是如此祸害,当年我便该让先生打断你的腿,也好过让你这样祸乱朝纲!”

    “顾子熹……”显然这话也真的戳中了韩路在意的点,于是他本来还算冷静和阴鹜的脸上,也有了一丝裂痕,喊了一句顾昀的字。

    但他也得不到顾昀的回应了,撑着说完了刚才的一句话,顾昀倏尔倒在地上,韩路见此,也脚步上前“子熹……”

    画面随之变成一片黑色,在这个时候,刘彤和周杰两人才发现刚才两人完全在剧情冲突里面,刚才整个身体都紧绷,一直看着电视画面里的剧情。

    十几分钟过去,因为紧张一直咬牙,两人只觉得腮都是重的,牙根被咬的有些酸。

    在顾昀晕倒,整个画面随之消失,两人才觉得松一口气,之后就是担心,刚才的两个人,之后怎么了。

    但刘杰作为导演显然是不想让大家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当然,其实原著党看过,还是知道的,电视剧播出的画面里,一片黑色中,出现了几个字:五年前。

    画面突然发生了改变,白雪飘飘,一院子的红梅飘香,有那身着浅蓝色长衫的小厮手里捧着笔墨纸砚,在这片红梅林子里走着。

    “你们脚步轻些,莫要惊扰了这踏雪红梅之景!”中间的亭子里,一个身着玄色锦衣的少年有些可惜的指着这群小厮,让他们小心一点。

    见到他这样怜花的模样,亭子中心围炉而坐的少年也都是笑着对他指指点点。

    “仲言兄不愧是惜花之人!”正说笑的时候,才看到不远处一位少年也踏雪而来。

    他一身月白色墨竹的长衫,灰色的裘皮披风,那黑色的狐狸毛更显得少年面如冠玉,相貌清隽秀雅,虽然身形些微单薄,却是一身气质清冷干净,望之不俗。

    见到他来了,本来在说话的其中一人站起来,对着他笑道“子熹今日可来迟了,罚酒一杯。”

    这人本来并不显眼,是被最开始说话的秦仲言挡着,只在屏幕中露出一角而已,此时随着他开口说话,镜头里才慢慢的让大家看到,这说话的人是谁。

    一件深蓝色长袍,少年人琥珀色的眸子里装满了笑容,以及对来迟了的同窗的揶揄。

    他说话的时候,顾昀已经把自己的披风递给身边的小厮,拾阶而上,到了他们这处亭子里面。

    而围着炉火的几个学子在听到韩路说的话之后,却马上笑开了“咱们素来是知道无咎你和子熹关系最好,他既然来迟了,一杯酒怎么够?”

    显然都不满意韩路说只罚顾昀一杯酒这件事,故意说两人关系好,才会如此先声夺人,想要让顾昀逃了惩罚才好。

    韩路听到以后,自然不承认“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大家如何信他,都摇头指着他笑。

    在这会儿功夫,顾昀已经进了亭子,正好听到大家说要罚自己酒,顾昀双手交叠,与各位同窗行礼“山路行车不便,子熹来迟了。”

    然后见到大家都指着韩路说话,才也跟韩路说道“多谢无咎为我解围,不过这罚酒,还是三杯才算是诚意。”

    韩路笑了笑,没说话,其他人看顾昀愿意罚酒,便都答应下来,让小厮把热好的酒端上来。

    顾昀连续喝了三倍,一口干掉,须臾功夫,如玉的面容依旧是浮现浅薄的粉红,更显得龙璋玉姿。

    看到他如此大方的罚酒了,大家也都不再为难,刚才被人说怜花的那位秦仲言却也坐下来,与大家说道“各位可是听说了,今早陈御史又参了庆国公纵子行凶……”

    本来只是饮酒说笑的众人听到秦仲言说这些之后,马上也都收敛了笑容,只听到其中一人说道“那庆国公二子着实嚣张,不过仗着国公爷的功勋,便不把寻常百姓看在眼里,那周家何其无辜……”

    “庆国公世子倒是个好的,偏弟弟这样不懂事,皇上他……”

    “幼子多溺爱,庆国公一生戎马,哪想到却偏偏到了晚年,却被儿子如此毁了名声。”

    几人说完以后,看到顾昀和韩路两人都不曾说话,秦仲言便问了“不知子熹和无咎对此事何解?”

    顾昀手里捧着手炉,听到同窗问自己,语气清淡却也坚定“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既然那周家提告了,便应该交给大理寺好好的审问一番,若是那周家诬告,便该打板子的打板子,该发配的发配,若是那庆国公幼子的确杀人,自然该怎么惩罚怎么惩罚。”

    这却说的简单,秦仲言看他如此说,却摇头“如何有说的这般简单,庆国公年轻时候带兵击退外敌,于国家有功,只有这两个儿子,皇上总要体恤为国家付出的老臣啊。”

    “便是庆国公为国家有功,也并不是儿子的功劳,反而他既然生为庆国公的儿子,便更该知道自己的父亲曾经的付出,保护的也是咱们大舜的寻常百姓,他不能体会父亲心思,真的欺压百姓,如何当得起庆国公曾经的付出,既然错了,便该承担,该受到惩罚。”

    顾昀不以为然,说的头头是道,众人也知道是这个道理,但道理如此,要执行又有多难了,秦仲言不由得看了眼一直不说话的韩路“不知无咎又是怎么看的呢?”

    韩路喝了一口酒,微微一笑“我看就是,小惩大诫!”有种看破不说破的狡猾。

    他说完之后,大家都有些不懂,想要听到他解释,韩路张口,却哪知道突然画面结束,放起了片尾曲,竟然是第一集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