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万象之主 > 第20章 荷花
    进入南城后,顾青路过之前那家裁缝店,已经换过招牌——慢绣。字写得很娟丽。

    顾青想着买衣服到哪都差不多,干脆走进去看看。此时店里正有三个女伙计在招待客人。

    江城虽然商业发达,风气开放,但是招女伙计的店还是不多,一般女工都在染坊之类的手工行业。

    不过之前裁缝提过新主人是女人,招女伙计倒是不奇怪。

    只是凭借顾青的阅历,看出这几个女伙计的仪态更像是富贵人家的丫鬟,有种骄气,招待客人亦不甚尽心。

    他找到女伙计,说明来意。

    “顾公子,我来给你量。”

    女伙计正准备给顾青量尺寸时,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出现,伴随着一点似曾相识的轻微脚步声。

    “是她?”顾青看到来人,正是之前见过一面的徐慢慢。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徐慢慢身上没有什么味道。无论男人还是女人身上都有体味,或浓或淡,气味也各自不同。顾青现在的鼻子很灵,并没有从徐慢慢身上嗅到体味。她身上也没有涂脂抹粉,仅有些衣服洗干净后的皂角香气。

    她用的皂角倒是那种极好的皂角,清净悠远。

    似乎还有点宁定心神的作用。

    顾青心念电闪,脸上带着一丝意外回道:“徐姑娘,原来你是店里的新东家。”

    这一点都不难猜,徐慢慢总不会是伙计,那只能是店主了。

    徐慢慢“嗯”了一声,拿过量尺,走到顾青身边。

    顾青没有拒绝。

    他今天身上只带了钱和红鱼,其他有秘密的事物都没有携带。虽然徐慢慢带着一点神秘,顾青也不怕她发现什么。

    当然徐慢慢可能发现顾青身具武功,这些需要顾青自己来判断。

    如果顾青真看出徐慢慢身怀武功,那么她很可能是他看到的那个翻进官衙的人。

    因为背影相似,身具武功,都是疑点。

    何况徐慢慢恰好也在江城。

    世上不太可能有这样的巧合。

    不过徐慢慢只是正常的给顾青量尺寸,没有任何可疑越界的举动,她对做这件事带着一丝不苟的认真。

    顾青见过这样的人,他们往往专注于自己的爱好,并在此有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就,同时也有常人没法理解的性格缺陷。

    但这一点,未必会正常表现出来,可能隐藏着,不为人知。

    记录下顾青的尺寸后,徐慢慢又问了顾青的要求,她一一记下。

    最后顾青问道:“多少钱?”

    徐慢慢道:“我听表姐说你的画很不错,要不你送我一副吧,我放在店里做装饰。衣服就不收钱了。”

    顾青道:“好,你店里有纸笔墨吗?”

    原来方婉秋是她表姐。

    徐慢慢道:“有的。”

    顾青道:“你喜欢什么画?”

    他的画落在懂行的人眼里,自是很有价值,不过对于顾青而言,画画只是力气活,几乎没有任何成本。

    另一方面,他可以通过这个问题,进一步了解这个姑娘的性格。

    适才他已经从徐慢慢身上获得了一点信息。

    这姑娘的身材确实是那种娇娇弱弱的身材,看不出什么肌肉,但她的皮肤十分光滑紧致,指若削葱。手掌手背都没有疤痕。

    不像是常做针线活的人的手。

    但顾青看她刚才量尺寸时,专注的模样不是装出来的,说明她确实喜欢当裁缝。

    因此徐慢慢的身体一定有比常人特殊之处,很可能是修行者。

    所以现在顾青觉得徐慢慢也值得他观察研究。当然,他往后再接触徐慢慢亦有一定的风险。

    但是方婉秋已经对顾青产生好奇,她跟徐慢慢又是表姐妹,拉上徐慢慢是大有可能的事,所以顾青刻意躲避,怕是没有用。

    徐慢慢道:“那就请方公子给我画一幅荷花吧。”

    顾青得到了徐慢慢的答案,心里对徐慢慢做出一些分析。喜欢荷花的人,性情一般很文静,亦不太喜欢待人接物这一套,对争抢一类事不甚热衷,但是内心常有独立的思考。

    这些都很符合顾青现在对徐慢慢的印象,亦可能是大部分熟悉徐慢慢的人的印象。

    可是顾青还有一个猜想,荷花是生长在淤泥中的。

    如果往深处分析,这隐喻着一件事,徐慢慢觉得自己身处淤泥中,她可能处身在一个污秽的现实环境里。

    顾青当然不能仅凭这件小事就轻易将结论定下,可是他对人性心理的研究有相当高的造诣,这些分析并非一点用都没有。

    徐慢慢当然不知道顾青竟能分析出这样多事情来。

    笔墨纸砚都备好,顾青当场做画。

    不一会一幅雨后荷花图便诞生了,画面清新自然,虽是水墨,却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笔法线条都很独特。

    徐慢慢毫不掩饰地赞叹道:“真好。”

    她接着道:“顾公子,我过两天就搬倒你隔壁住了,到时我把衣服给你送来。”

    顾青稍感意外,没想到她竟是要搬到自家隔壁的人。可是这样直白不虚伪的说出这件事,亦正符合顾青对她做的心理分析。

    如果徐慢慢身上没有那种神秘感,倒是一个极好的邻居。

    不过,顾青也因此有机会观察她了。

    有徐慢慢和方婉秋两个观察对象,顾青觉得自己能有更多的收获,当然他暴露秘密的风险亦会增大。

    但是对于身上越来越多的秘密,顾青亦有新的打算。

    这次进城买一些解析信上的药水的材料,顾青亦打算找一家药铺盘下。

    用一个药铺,可以帮他掩盖许多事。这样他的一些举动,不会在常人眼里变得突兀。

    比如他今后要试验那个药方,可以利用药铺做掩护。

    药方上只有药材种类,没有各类药材的具体份量,顾青认为,即使他找到先天祖炁,那个药方亦要经过试验,才能得到完整的药方。

    顾青向徐慢慢告辞,然后开始寻找药铺,很快找到一家合适的药铺。

    这家药铺没什么人气,经营不善,位置偏僻却只需要拐两个街口,就可以出江城南门,回家十分方便,很符合顾青的要求。毕竟陆狸的院子他用心整理过,目前他住的很舒服,不打算离开。至于药铺,他本来目的就不是用来营利的。因此他更不可能劳心费神地住在药铺里。

    在顾青开了个高价后,药铺的东家根本没有犹豫,在顾青付了定金后,拟定明天就和顾青签订契约。因为事情顺利,顾青倒是不着急买他需要的那些材料。他完全可以拿下药铺后,再去解析那封信的药水。

    接下来顾青去找了方老,告知方老他盘下药铺的事,并请方老派人帮他在契约上把把关。

    因为方老当他是忘年交了,亦很希望顾青有点正事做。如果顾青不告诉方老,事后方老得知后,总免不了麻烦和解释。

    而且有方家出面,他的药铺自然不需要做些上下的打点,亦不会受到地痞无赖的骚扰,省心省事。

    这也有益于加深他和方老的关系。

    关系这种东西,一定得有来有往,才会越来越深厚。

    因为顾青现在秘密越来越多,有了方家这一层关系,亦能帮他遮挡一二。顾青看得出,方老即便不是修行中人,但他在江城一定有很深的根基,足以给他一些庇护。

    他当然也要记着方老的好处,将来顾青会找个机会报答在方婉秋身上。

    方婉秋是修行者,也是顾青的观察对象。随着顾青对修行的了解越来越多后,定能在这方面帮上方婉秋的大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