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秦先生的朱砂痣 > 220章 你哪儿来的脸!
    秦涧一口气将心理的不忿吼了出来,吼完,见秦楚脸上涌出受伤自责的表情,他又后悔了。

    他比谁都清楚,当年那件事他哥是多么的含冤。

    ,!。?“哥...”秦涧像小时候一样,伸出两根手指头,捏住秦楚的外套,使劲地拽了拽,试图得到他哥的原谅,“哥,我也不是真的怪你,我就是...”

    “是哥对不住你。”秦楚打断他的话,“你不用道歉,是我对不起你。”当秦楚发现秦涧对墨亦辰的那份心思后,他就对这个傻小子产生了愧疚之感。

    “如果不是因为哥,你跟墨亦辰那小子,也不会闹得这样僵。”

    真听到秦楚道歉,秦涧有些无措。“哥你别说了,我其实真不怪你,我谁都不怪的,我只是...怪我自己没胆子。”他回国这段时间,也与墨亦辰见过几面,但墨亦辰总拿他当陌生人,看见了,就当没看见,秦涧也很气馁。

    他这次都为救墨亦辰受伤了,也不见墨亦辰来探望下,秦涧这颗心,就更加寒凉了。

    秦楚在他病床边坐下,感慨道:“咱俩兄弟上辈子,一定是挖了那俩姐弟的坟。”所以这辈子,他们活该被他们虐。

    就在这时,经纪人突然给秦涧打了个电话。

    秦涧接听电话后,直接按了扩音,也不怕他哥听到。

    “什么事,张哥。”

    “尘涧,墨亦辰跟他经纪人来了。”

    秦涧猛地睁大眼睛,追问道:“他们到哪里了?”

    “在一楼。”

    秦涧赶紧挂了电话,仰头问他哥:“哥,我胡茬明显不?你帮我看看厕所有没有刮胡刀,我可不能用这幅邋遢样子见人。”

    秦楚看着秦涧慌乱的样子,觉得这一幕真是熟悉的可怕。

    就在几个月前,他也曾在陶医生的面前,露出过同样的惊慌模样。

    秦楚用一句话熄灭秦涧的热情——

    “你这么在意外貌做什么,他要真在意你的外貌,早跟你走到一块了。”

    喜欢你,你满脸麻斑点他也觉得那是特色。不喜欢你,你迷人的丹凤眼人家也只会当成眯眯眼。

    秦涧:“...”

    他指着大门口,说:“哥,大门在那边,慢走不送。”

    秦楚还真的起身就走了,省得等会儿墨亦辰看到他在这里,那秦涧昨天才使出的一番苦肉计,只怕又会付诸东流。

    秦楚前脚刚走,后脚墨亦辰便到了。

    兰姐一直跟在墨亦辰身后,到了病房门口,她非常识趣的站在门外,让墨亦辰一个人进屋。

    墨亦辰拎着一个水果篮,大大方方走进病房内。

    他今天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羽绒服,用帽子盖住脑袋,俊美的一张脸则被口罩遮住。

    秦涧控制好表情,不敢让墨亦辰发现他的欣喜如狂。

    他刚要开口跟墨亦辰打招呼,墨亦辰就先开口了。他说:“秦先生,昨天多谢你的搭救,昨晚一直在忙,今天才得空过来看望你。”

    将水果篮放在床头柜上,墨亦辰盯着秦涧头顶那圈白色纱布望了会儿,才说:“秦先生,让你受苦了,真是对不住。”

    他左一句秦先生,又一句秦先生,听得秦涧心酸。

    秦涧心里酸的能直接煮酸菜鱼。

    “咱俩都老朋友了,别这么见外。”秦涧试图与他打感情牌。

    墨亦辰不为所动,他道:“秦先生不要这样说,你说的那些,都是多少年前的往事了。”墨亦辰一脸淡然,他道:“我早就记不太清了。”

    秦涧神色趋于僵硬。

    “小辰,你真要跟我划清界限么?咱俩连兄弟都没得做了?”

    墨亦辰自认为他说的那些话还算漂亮,奈何秦涧得寸进尺想要更多。秦楚横在他们两人中间,他们就永远不可能重归于好。

    “尘涧。”墨亦辰叫了秦涧的艺名,在他当练习生的时候,墨亦辰一直这样叫他,也一度认为尘涧就是他的真名。

    他也是后来才知道,尘涧并非他的本名,他叫秦涧,是他最痛恨的那个男人的亲弟弟!

    秦涧眼神微深,盯着墨亦辰,不敢眨眼。

    墨亦辰告诉他:“你哥哥侵犯了我姐姐,我姐姐又因为他患了抑郁症跳海离世,你一边跟我称兄道弟,一边隐瞒我你是秦家人的真实身份。”

    唇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幅度,墨亦辰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他问墨亦辰:“你哪里来的脸,要我和你继续做兄弟?”

    “咱俩中间隔的是一条人命!”

    墨亦辰指了指那个水果篮,又道:“老实说,今天来看望你也不是我的本意。兰姐说你是国际影星,你为我受伤,我不来看你,就是落了你的面子。我这才来看你的。”

    “至于兄弟...”墨亦辰冷笑,“我不配跟你做兄弟。”

    他是一刻也不愿在这里多呆,丢下狠话,往秦涧心窝子上面插了几把刀子,墨奕辰便迫不及待地走了。

    见墨亦辰出来,兰姐赶紧走过来,言简意赅地问了句:“怎么样,尘涧说什么呢?”

    “他说救我是条件反射,他说他为人善良爱行善事,让我们不必把这件事挂在心上。”墨亦辰撒谎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兰姐还当他是说真的。

    兰姐心里还想:这尘涧还挺不要脸,没见过自己夸自己是好人爱行善事的。

    秦涧听到病房外没了动静,眼里的光芒慢慢地淡了下去。

    不一会儿,经纪人张哥回来了。

    “墨亦辰来了没呆多久吧,就走了?这人,也不太厚道啊。”张哥并不清楚秦涧与墨亦辰的那些过往,还当他二人不熟悉,他这样说墨亦辰,也是情有可原。

    说完,他见秦涧像是在出神,便觉得奇怪,“你在想什么?”

    秦涧说:“别那样说他,他挺好的,是我不对。”

    张哥:“...”

    “你这话说的,就跟维护你老婆一样。”张哥还真的去买了一份早餐,都挺清淡,他将早餐放在小桌上,问秦涧:“吃点么?”

    秦涧一脸忧愁,他摇摇头,说:“心疼,吃不下。”

    张哥:“...”

    外界都以为国际影星尘涧是个高冷严肃的男人,毕竟他身高气场都挺强,只有跟了秦涧多年的张哥才知道,这根本就是个中二病晚期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