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探索 > 探索第8部分阅读
    将电视声音开大——工程开始!

    p 01:30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然而他们的进度却比蜗牛爬行还慢!

    一波抽动的疼痛来得猛然,羲雅得抚住头闭上眼睛,咬牙忍住,才捱得过。

    “够了!我看不下去!”于伊突地跳起冲到病床间,一把就将羲雅按倒在床。“你给我好好躺著休息,别再爬起来!”

    “你在干么呀?”羲雅立刻挣扎欲起,可他一动即头痛欲裂,他不得不乖乖躺好,等疼痛过去。

    “你再起来我就叫医生给你打镇静剂,让你好好睡一觉!你知不知道脑震荡也是会死人的!”于伊气呼呼地说道。

    “……”羲雅闭上眼睛,他不是不知道严重性,可想到岚春,他就……

    “羲雅,我们能做的都在做了,你的部分我们都会分担,绝对不会误事的!”仲凯向他保证道。“你现在以养伤为重,不要让我们担心岚春之外,还要分心在你身上。”

    “我知道,但我没办法什么都不做,只要一静下来,我就无法不去想她现在的情况,那会比杀了我还痛苦!我会疯掉的!”羲雅用手蒙住眼睛,语气充满了痛苦。

    其他人闻言哑然,面面相觑,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脆弱的羲雅。

    “羲雅,你对纪小姐已用情如此深了吗?你们不是才认识没多久?”于伊轻轻问道。

    “我在意她的时间远比我想像中还要早,只是直到现在我才肯承认。我怎么会那样傻呢?为什么不早一点鼓起勇气去认识她呢?为什么要白白错失那么多机会呢?”

    仲凯轻轻拍他的手。“别这么说,只要走过这一段,能确定自己的心意就好了。”

    “就是呀!喂!各位!我们多加把劲,赶快把这位纪小姐找回来,让我们的羲雅有一辈子的机会去弥补。”于伊乐观的喝道,立刻赢得其他人附和,再度开工。

    羲雅睁开眼睛,看著这群同僚兼好友,心中有著浓浓感动,如果岚春可以看到这一幕就好了,她就会知道律师中还是有很棒的家伙!希望可以稍稍修正一下她的偏见……

    喔!不管了!即使她想要继续坚持己见也无所谓了,只要她毫发无伤、平安回来就好!

    病房门被敲了几下,一个陌生男子走进来。

    尚勤和孟轩立刻起身。“有事吗?”他们注意到他并不是医生。

    “我是傅黎扬,是魏晓昭的小舅子,我姐夫叫我把这份资料拿给你们,请你们立刻分析,因为他现在分身乏术,而他又信不过其他检察官处理此事。”

    仲凯上前代表接过。“里面是?”

    “伟夫集团秘密帐户和资金往来详细资料。”

    “你怎么会有?”羲雅不顾头疼的坐起身,这正是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台面上的帐户只能勉强看出一二,秘密帐本才是他们要的。

    “有人提供给我的。”

    “是谁?”

    傅黎扬定定注视著羲雅。“是一个称不上朋友的人,他提供协助,就一定会要求回报。”

    “好!这个人情我来还。”

    “你要还?”

    “对!他是谁?”

    傅黎扬想了一下,便走到羲雅身边,附耳低声说了起来。

    羲雅惊讶的瞠大眼睛。“是他?他为什么要蹚这趟浑水。”

    黎扬耸耸肩。“谁知道,总之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看著办吧!这是我的名片,有问题的话再跟我联络。”语毕,向其他人点个头便大步走出去,如风一般。

    “是谁提供这些资料的?”孟轩问道。

    “一个我们意想不到的家伙,算了!不提这些,我们快来看这些资料!”

    “好!”

    p 02:30

    “什么?要我们先把她关起来?……那要关多久?……什么?等你通知?!喂!大哥!没有人把肉票留这么久的!好啦!我知道了!不过大哥,请再汇一笔那小姐的生活费过来,之前汇给我的钱已经分给兄弟了!……好!过一会儿我会打电话给银行。”阿虎放下电话,对阿西说道:“喂!你去跟那个小姐讲,得请她多待在这边几天,那个人才会过来跟她谈。”

    “还要这么罗嗦喔?如果她那么麻烦!还不如……”阿西比了个开枪的动作。“这样不是比较轻松?”

    “少罗嗉,那个女人还有用处,上面交代要好好伺候,不准动她一根寒毛。”

    “喔!好啦~~”阿西拖著脚步,拿出钥匙打开了锁,但他怎样推,门就是动不了。

    “可恶!门打不开!”阿西用力敲著门。“怎么回事?喂!小姐!你拿什么东西堵在门的后面?快点把门打开!”

    “怎么回事?”其他人闻声跑过来。

    “不知道!门打不开就是了!”阿西开始用力撞门,可门就是动也不动!

    阿虎靠上门板听著,房间除了开得很大的电视声音,并无其他声响。

    “糟了!不晓得她做了什么事?”上次看到她的时候是一个小时前的事了,而这一个小时因为他们吃午饭和睡午觉,所以就暂时没理她,没想到……

    留下两个人处理门的事,其他人都跑出屋外,想从窗户看到房间里的状况,偏偏里面都拉起了窗帘,看不出任何端倪。

    阿虎摇动窗外的铁条,铁条也只被他摇得嘎嘎作响,并无异样。

    他掏出工具,打算把铁条拿掉好爬进房中看个究竟时,阿西拉了拉他。

    “干么啦?”

    阿西指指上面的窗户,他抬起头,倏地睁大眼,那个地方原本有台冷气机的,可现在机器不见,只露了个口,因为有窗帘挡住,所以才没有马上发现!

    那个口连一个壮汉通过都绰绰有余了,更何况是那么娇小的女生。

    “该死!她跑走了!”他们立刻往外面看,可这时四周都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快!我们快上车去找人!”阿虎立刻下令道。

    “老大!她不知跑走多久了?”阿西苦著脸,她至少跑了半个小时以上。

    “她一定是往山下跑去!这边她路不熟,而且她用走的,绝对走不远的!”他们往车库冲过去,可当他们见到车子的轮胎全扁了时都傻眼了。

    她还有刀喔?!

    第九章

    p 02:40

    跑!她没命的跑!跑累就用快走的!觉得体力稍微恢复就继续跑,没有昨日跑九份的那份悠闲,只有强烈的求生意念,现在是为了她的生命和自由而跑!

    还有——她一定要活著,指认那个王八蛋,让他被绳之以法!

    她并没有往山下跑去,而是朝山上跑,她不知道那些人何时会发现她失踪,虽然他们车子的轮胎全都被她用瑞士刀戳破,可谁知他们屋内有没有备胎?他们肯定会往山下找她。

    山上的路愈走愈小条,车子不可能上得来,全部都得用走的,这对她来说是最有利的地方。

    但这山是什么山?山路会通往何处?如果她迷路了,那怎么办?

    头一次,她多希望好友秋雅可以在她身边,因为秋雅最懂山了,即使跟她在山里迷路都不怕走不出来。

    她已经换了服装,原先穿的衣服被她塞进包包中,头发也全都塞进帽子里,比较显眼的背包则被她用原先就放在包包中的风衣披盖住,让人无法一眼就认出。

    只是她跑了多久?她没有手表,至少有半个小时了吧?她花了十分钟才把衣柜推到门后挡住,幸亏有地毯吸了所有的噪音,使她得以安静进行,接著又花了五分钟把那台冷气机给拆下来,跑出来后,偷偷摸到旁边的车库,再花个一分钟,把那些轮胎当作屋内的家伙,用力地、一一戳下去。

    然后她开始跑、跑、跑,直到现在——

    她下来,重新调整气息,从包包中拿出水,即使口乾舌燥,她也只敢喝小小一口,含在嘴里,让水慢慢滑进喉咙,稍解乾渴之感。

    她身上的水还剩一瓶半,所以得省著用。

    抬头看著山路,不知何时才可以走出这座山?不管了!大不了从原路下山,可现在她非得要往上走!

    从旁边拾起一根乾枯的竹棍,用小刀将细枝砍掉,充当临时拐杖,然后继续朝上行去。

    她要自由!

    p 04:00

    “有那个林虎威的消息了!”钟伟得到最新的情报后立刻跟所有人宣告。

    “那我们还等什么?!立刻就走!”羲雅掀开被子欲下床,脚还没沾地,又被人压回。

    于伊沉著脸。“你哪儿都不能去,医生说你再随便乱动,头伤会更严重!”

    “可是……”

    “我们都知道你的想法!但你现在是伤兵,就留在原处——出外勤的事就交给我们了。”于伊掏出手机递给他。“随时保持联络,告诉你最新的状况。仲凯,你留在这里陪这家伙,现在就只有你可以制住他。”

    “好!”仲凯知道于伊是顾及他已有妻小,所以不让他涉险。

    从吴伟夫一处秘密帐户中,他们查到这几天有笔异常数目流入一个名叫林虎威的人名下,林虎威不属哪个帮派,只是带著几个颇有功夫的手下专门接一些不入流如讨债、恐吓的案子,岚春居住的那一区刚好是他活动范围,在调出他的照片后,羲雅立刻认出他是带走岚春的人之一,还曾跟他对打过。

    为了找到他目前的踪迹,再度透过钟伟父亲帮忙取得,如今他们打算直接找他谈判,要他放了纪岚春,不要插手管这件事。

    于伊有此经验,此事交给他最妥当,钟伟的父亲也派了好几名手下协助他们处理此事。

    羲雅亦明白这一点,沉吟片刻后他点头同意了。“兄弟,那就麻烦你了!”

    “先记上这一笔,下回我追老婆时你可得要多帮我一点。”

    “是!我记下了!”羲雅苦笑道。

    “那我跟尚勤、孟轩先过去。”

    “小心点!”

    “嗯!”

    p 06:00

    天色渐渐昏暗了,这对她是极不利的因素,可她也不懂,为什么这条山路像是走也走不完,每当以为可以走下山了,可没一会儿又是一条往上行的路……

    她走得脚都快断了,而最可怕的是,她这一路上都没有看到任何人……

    头一回,她突然很渴望去亲近人,哪怕对方只是一个陌生人也好,只要能告诉她出路在哪?方向在哪?

    她告诉自己不哭,可随著天色渐暗,走著好似永无止尽的路,想哭的感觉便益发强烈……

    突地,远方开始亮起一盏盏的灯,那是……路灯!

    有路灯就代表那边是人车可行之路!她欢呼一声,快步走上去。

    原来,有时要在黑暗中才能找到路!她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道理。

    p 06:30

    “她跑了?”于伊瞪著坐在前方的几个男子。

    “没错!我们就是为了找她才跑下山的,找了一整个下午都没找到人,饿了才找这家店吃东西……”好死不死,就因此被人逮到,而且他们没人敢回原来的地方,就怕那个女的已经下山报警,带人来抓他们了。

    “你最好说的是实话,如果你们已经伤害了她……”于伊眯紧了眼,散发出骇人的气势。

    阿虎吓了一大跳。“大哥,你们是龙帮的人,我们怎么敢骗你!那个小姐真的跑走了!不信我可以带你们去看,看她是怎么逃跑的?”真是衰到不行,作梦也没想到,那个小姐居然是龙帮帮主儿子的好朋友的女朋友……都怪那个头家,居然没告诉他们这么重要的事情,早知就不接这个案子了。

    于伊站起身。“立刻带我们过去!”

    “好啦……”

    因为头伤的关系,羲雅终不支陷入短暂的昏眠中,可在听到大哥大铃声响起时,立刻又清醒了过来,仲凯已代他接了起来。

    “给我听!”他立刻伸手拿过手机。

    “怎样?”听到岚春居然从那帮匪徒手中跑走,而且还把对方的车子轮胎刺破时,他忍不住笑出来,不愧是岚春,绝对不会坐以待毙,可一听到她此刻下落不明,他脸色立刻沉下,全身绷紧。“你说林虎威他们到处都找不到她?”

    “对!他们一直沿著下山路找,可就是不见她影子……”

    怎么会这样?“如果岚春已经下了山,不可能不报警,但警方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

    “没错!我们现在就是在担心,她在逃出的路上发生了什么事?”

    羲雅的心再度狠狠一揪,他连连深呼吸好几次才能再度开口。“确定林虎威说的是真话吗?他会不会中途抓到岚春,然后对她……”喔!老天爷,一想到那可能性,他就……

    “是有这可能性,可有龙帮的人在场,而且每一个都带开询问,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冷静!冷静!羲雅抚著头,岚春一个人都可以顺利的逃出来,那就意味著她一定会更加小心的安排逃亡路线……蓦地,灵光一闪。“于伊,你说他们都是沿著『下山』的路去找人,是吗?”

    “是的!”

    “那往『山上』的路呢?”

    于伊沉默片刻。“你是说,纪小姐会往山上跑去?”

    “有这个可能,她比我们想像中都还要大胆!”

    “这么说……我们也得『上山』去找人了?”

    “对!麻烦你们了!”她若平安无事,一定会跟他们联络;如果没有,那就代表她还没有脱险,真恨不得能立刻飞身到于伊他们身边。

    “ok!天都变暗了,如果她人还在山上,那问题可大了。”

    他该做点什么……他能做点什么?

    “嗯!于伊,你把手机开著,我来想办法找出你现在的发话地,看能不能调到你所在地的区域地图……”

    “好!”

    仲凯看著他。“你有办法做到这一点吗?”

    “我没办法,但是有朋友可以!”羲雅忍著头疼,低头开始找寻联络电话。

    他再度喜欢上他的工作了,因为可以认识几个不错的朋友——在特殊的时候就派得上用场!

    p 07:40

    痛!岚春抚著脚踝,刚刚不小心踏空,整只脚都扭到了,让她寸步难行。

    可恶!就差那么几步路,便可以到那条路了。

    她拄著木棍继续往前行。

    此时,她看到有几辆车驶了过来,强烈的车头灯光将山壁都照了出来,她轻轻叹息,从方才到现在,这些车是她遇到的第一批,希望等她爬到那条路时,还可以幸运的看到有车子驶经这条路。

    突地,她发现那些车停了下来,刺耳的煞车声在整个山区回响。

    接下来,她便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纪岚春小姐!你在那里吗?”

    咦?

    “纪岚春小姐!是不是你在那里?我是蓝于伊,是的话请你回答我一声。”

    蓝于伊……是羲雅的律师同事!

    太好了!他们找到她了!

    她用力挥舞著手上的手电筒,高兴大喊道:“对!是我!我就在这里!我——就——在——这——里!”

    强烈的释然涌上心头,令她忍不住跪坐在地,泪水盈满了眼眶。

    不一会儿,好几个人奔到她面前,都是认识的面孔——他们都是羲雅的同事,只是她无法叫出他们的名字。

    于伊蹲下身子。“纪小姐,你人有没有受伤?”

    “只是脚扭伤而已。”她抓住他的手。“告诉我!羲雅有没有怎样?我看他倒在地上!”她著急的问道,这是她目前唯一挂心的问题。

    于伊拍拍她的手。“放心!他无生命危险,但头伤满严重的,人现在在医院。”

    听到他还活著,一直悬著的心才放下来,她揪住衣领,在心中默默感谢所有的神明,他活著就好、活著就好……

    “不过他虽然人不在这里,可也多亏他透过电话做卫星定位,调出这边的山区图,他判断你的所在位置,指示我们找到这条产业道路,没想到能顺利找到你。”

    是这样吗?他一直没舍弃她,即使受伤了,还为著她的安危而担忧、努力吗?她捂住嘴巴,但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下。

    于伊赞叹的看著她手中拿著的手电筒上真是太神奇了,她竟随身带著手电筒,还好他们有看到这束光,才能跟她会合。

    这里距离她被关的屋子,中间可是一大片山区,而她居然有办法走到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叫人讶异了。

    此时孟轩开口问岚春:“你要不要跟羲雅说一下话?”

    “要!”她迫切想听到他的声音。

    孟轩递给她已接通的手机,她接过。“喂!”

    “岚春?你有没有受伤?人有没有怎样?”听到他充满急切的声音,她觉得有如天籁般美妙,眼泪立刻奔流而出。

    “我没事了,你呢?伤有没有很严重?”

    “我也没事,只要你平安就好、平安就——”突然没声音,接著听到了“叩”一声。

    等了一会儿依旧毫无动静,岚春皱眉,有些不太对劲。“羲雅!羲雅!”她著急大叫著。

    没一会儿仲凯的声音传来。“抱歉,羲雅他昏过去了,这家伙一直硬撑著,直听到你没事,他才倒下去。”语气是好气又好笑。

    “倒下去?他没怎样吧?”某个字令她神经抽紧。

    “嗯,放心!医生对他终于肯合作躺下去休息会感到开心的。纪小姐,希望可以快点看见平安无事的你!”

    “嗯!”吞下哽咽。“我立刻就回去!”

    p08:00

    放下电话,晓昭抑不住内心的欢喜,开怀的放声大笑、大叫,声音惊动了所有仍在埋头加班的检察官们,纷纷探头查望。

    抓到了一只小老虎,就可以引出后面那只大老虎了!

    晓昭只是开心的对每个人比出v型手势,在进入侦讯室前,还特意摩拳擦掌一番,然后带著会气死某人的灿烂笑容走进去。

    高天齐律师一看到他便起身。“魏检察官,如果你侦讯完毕,我可以带著我的当事人离开吗?我的当事人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呢!他与刘小姐的事已是过去式了,你应该将调查重点放在刘小姐生前有往来的其他男人身上。”

    “当然不可以离开,我还没问完呢!至于其他男人,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出来问的。”

    “可是你已经问了快一百多个……”很唬烂的问题,高天齐硬是吞下那话,好歹以后还是会碰到面,别和检察官撕破脸。

    晓昭完全明白他想骂的话,不就是嫌他的问题都没问到重点吗?

    废话!那是他用来拖时间和松懈吴伟夫心防用的,但现在——重头戏可要来了!

    晓昭坐到位置上,低下头看著清单一会儿,再度抬起头来,笑容不在,脸上所散发的冷然与严厉令吴伟夫和高天齐吓了一跳,脸上原本不满及不悦的表情顿时消失无踪。

    “吴伟夫上晓昭倾身向前,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问道:”你认识一个绰号叫阿虎的家伙吗?“

    听到这个名字后,吴伟夫脸色立刻大变。

    “根据这个阿虎的证词,我们发现到好几项有趣的事情,可能得要麻烦你一一、详细的交代清楚。”晓昭好整以暇地说道。“放心!我们有的是时间听你说清楚、讲明白!”

    在黑暗中,羲雅感觉到有只柔软的手正握住他的手,他不自觉亦回握,彷佛这手可以引导他离开这片黑暗,握著、握著,他有种想法……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可以不要放开这手,因为这手握起来好舒服、令他好有安全感,使他可以放心的任这双手牵引,朝前方的光圈走去——

    羲雅慢慢张开眼睛,望著顶上的白色天花板,觉得那个天花板真古怪,干么转个不停?

    他深吸口气,想抬起手,却感觉手上正握著某样柔软、温暖的……手?!

    他轻轻转过头,却看到岚春就躺在他旁边的病床上趴睡著,而他握的正是她的手。

    这是梦吗?他暂时停止呼吸,怕一吹气,她就会被吹走。

    如果真的是梦,那他宁愿一辈子都不要醒来,他痴痴望著那平和睡颜,虽然看起来黑了一 点。

    “醒啦?肚子饿不饿?”他扭过头,华琳正对著他笑。

    “嫂子……”啊!他眨眨眼,这不是梦?是现实?!

    “你睡了好久,整整快一天一夜了。”怕吵醒岚春,华琳刻意轻声说道。

    什么?他居然昏睡了那么久?

    “仲凯他们都去上班了,所以由我过来照顾你——们两个。”

    我们?!他倏地一惊。“风春有受伤吗?”他著急地望向她。

    瞧他那紧张的模样,华琳忍住笑。“没什么,她只是累坏了,这几天她一直跑跑跑的,和坏人玩躲猫猫,身心都绷得那么紧,然后一回来见你昏迷不醒,又守在你床边陪著你……”

    “怎么不叫她回去休息呢?”

    “说啦!可是她不听,何况,你即使昏得意识不清,还一直拉著人家的手不肯放开,人家怎么好意思离开?所以我们就把两张床并了起来,让她稍微躺著休息一下。”

    原来是这样,看著他们依旧紧握的双手,他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满足感。

    牵手呀……

    不知道可不可以就这样一直牵下去,直到一辈子呢?

    他执起她的手轻吻了一下,睁大眼睛,静静看著她的睡脸。

    华琳看著这对手牵手的俪人,不禁羡慕的叹口气,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将这个小天地留给他们……

    终曲

    事情在眨眼间就落幕了,而且变化之大,令人惊讶。

    原本岚春是唯一的关键证人,可随著阿虎的落网,他们供出了更直接的证据,包括案发当天是他们开车载吴伟夫到飞腾大厦去,也是阿西他们将监视录影带全部偷走、销毁的,彻底推翻了吴伟夫所有不在场证明。

    他们甚至也坦承开车将王奇检察官撞伤……

    而随著吴伟夫落网的消息被媒体曝光后,某家电视台突然收到一包照片,里面正是吴伟夫如何杀害刘菲芸的经过,此照片一登出,举国哗然,吴伟夫至此也不得不俯首认罪。

    当正式开庭时,所有的媒体几乎挤爆了整个法庭。

    而吴伟夫以蓄意杀人且企图湮灭证据、绑架人证等罪名起诉,经判决无误,将处无期徒刑,因罪行重大,不得假释。

    在听到这项宣判后,岚春才感觉到噩梦是真正远离了,而她亦可以正视前方的顶楼,不再感到恐惧。

    说来也是好笑的,当她得知吴伟夫已经被抓,晓昭要她去确认是不是她所见之凶手,本以为自己看到他时会吓得全身发抖,还好魏检察官体贴,没让她直接去面对。

    隔著双面镜,看著那个害她作噩梦、不得不逃离家园,甚至还被绑架的元凶时,她竟没有感觉到害怕,相反地是愤怒,气自己居然被这样一个人渣迫害至此,更气羲雅被他们所伤,火大的差点打破双面镜冲过去把那个人揍一顿。

    当然——她承认这是因为有人给她作后盾,且那个人是被铐著、只能挨打而无法还手的缘故。

    后来才明白他为什么会派人抓她,除了是想消灭人证外,另外一方面,他又想买通她。如意算盘是这样打的,如果他真不幸被抓到,至少她可以作证说她看到的人并不是他,这样一来,她不再是枚致命的死棋,而是可用之活棋,因此他们才没一抓到她就把她给杀了。

    可如果吴伟夫不要那么自作聪明、自以为是的话,或许他的马脚不会露那么快,在大家查到之前,就可以顺利离开台湾,免受法律制裁,偏偏搞出这么一堆,让自己的手下行迹败露被抓吐供,顿时想赖也赖不掉了。

    也因为这样,她才觉得自己所吃的苦稍微值得了一点。

    “菜煮好了!快点帮我端出去。”羲雅从厨房探头喊道。

    她转过头,凝著正在她厨房圣地忙得团团转的男人。

    命运真是奇妙,虽然这件事搞得她天翻地覆,可如果没发生这些事,她会遇到这个家伙吗?同时让许多人进入她的生命中,有他的朋友们、有她的邻居们,使她一个人的茧居生活成了绝响……甚至还改变了许多根深柢固的想法——尤其是关于律师的。

    懊恼吗?有一点,但却有更多的惊喜和充足感,甚至是感恩的。

    生活在人群中,自然就会受到人群的帮助,在她被绑架的那段期间,许多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为了她而到处奔走、联络,这份情谊,叫她又惊又喜又愧。

    其实她付出的真的很少呀……

    但——这一切,并不太迟。

    因为只要活著,放下许多执著和偏见,不害怕去探索事物,还是可以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哇!是不是我太帅了,所以你看我看呆了?”

    她回过神,愣愣看著那个对她不停露出迷死人微笑的家伙。

    唔!或许现在该优先做的事是好好探索这家伙,因为这人才跟她求过婚,她还没点头答应呢!

    认识数月下来,她发现自己还是没太弄得懂这个人,是不是值得花她一辈子的时间去探索他呢?

    她微微一笑,走进厨房端出其他菜肴。“是呀!你穿围裙的模样真是帅呆了,男人果然是适合穿围裙的。”

    “哈哈!我也这么觉得,放心!这款的围裙我有买两套,不同颜色,有点像情侣装,我们都穿的话,一定很好看。来来!快坐下来尝尝我煮的菜,绝对可以媲美五星级厨师。”

    “是……”他真的满自恋又很臭屁。

    在享用佳肴之际,羲雅没忘记他的目的。“春,有件事我一直很想跟你说。”

    “说什么?”

    “就是……你那个书架的书可不可以换个方式排列呢?不要用ㄅㄆㄇ,用一般的分类好不好?”

    “免谈!”前言收回,在她决定花一辈子的时间去探索这个男人之前,她得先测量自己对他好管闲事的忍耐度为何?

    “可是如果我把我的书搬进来的话,你的分类法我会用不习惯。”

    “谁理你!告诉你!这间屋子顶多只能容许六法全书进来,其他免谈。”

    “喔!那——书的主人可以用『律师』身分进来吗?”

    “不行!你跟你的律师朋友是我最低容忍限度。”因为欠他们人情,所以再也不能称他们是“这个腐化、毫无节操可言社会下的不良产物”!

    “那——『男人』呢?”

    “……嗯……”

    “那——『丈夫』呢?”

    “……”

    “喂!别脸红,快回答我嘛!或是『孩子的爸』,你可以接受吗?……哎呀!别捏我,很痛耶!对了!差点忘了跟你说,我已经帮你答应接下在社区开拼布教学的工作,让你可以敦亲睦邻一下……”

    呯地一声,椅子倒地。

    随即就听到一声哀嚎。“哇!未来老婆,你别掐我脖子,你掐死了就会没老伴,慢慢陪你一起到老喽……”

    ——全书完

    后记补注:

    “爆米花报告”(the poprn report)p36中曾为“茧居”一词下定义——当外在环境日趋险恶,我们心中愈有一股回归内在的原动力,我们渴望寻找一个安全的壳或城堡来保护自己,以使我们不致再受不可预知的外在世界所摆布。这不可预知的世界对我们的侵略包括无礼的侍者、噪音污染、枪击、经济衰退、爱滋病等所有一切的困扰和侵犯。茧居是为了隔离这个繁嚣的世界,并确保和平、舒适的日子,虽然相对的我们必须防卫和控制,是的,茧居几乎可以说是在动荡的环境中被我们刻意控制的温室。

    编注:

    1有关伊甸园之馆的故事,请看蔷薇情话459《爱情宾馆》。

    2有关夏妍羽的爱情故事,请看蔷薇情话533《出轨》。

    3有关童秋雅的爱情故事,请看花蝶系列390《解放》。

    4有关秦冬蓉的爱情故事,请看蔷薇情话500《出走》。

    跋

    已成为跋的序…… 好友素玲

    恭喜阿华的第二十个书宝宝出世了!

    从兴奋的在书局找到第一本“孟华”的作品,到现在也有满长的一段时日了。有多长呢?至少是一段梃精彩、模特制的青春岁月。

    那晚,当我尝试著在一堆堆论文里找出自己未来的路时,阿莘打了一通电话给我。原本想太好了,这下子我可以喘口气和阿华聊个天,顺便诉个苦。没想到,不但没有喘口气,反而还差点岔了气!阿华竟又给我个天大的包袱——

    “什么?!叫我写序!”

    这可是件不得了的事!原因加以下两点:

    一、身为阿华最认真的请者之一,我知道,前十九本书阿华都没有找作者以外的人写过序。

    二、素玲平时只会骗骗小孩、写写教案、办些报告或写些令人流口水的游记,可从没在“言情小说”上说过话,阿华实在应该找那些更“专业”的朋友来写才对。

    但是这两个理由阿华当场就决定不接受。而且我相信阿华一定有了“言灵”的力量,因为那晚阿华说:“你一定会想写的!”结果这一周来,每晚当我筋疲力竭的滚上床时,我脑海里马上就浮现了阿华的笑脸,然后,就想到这篇序还没写……

    所以,我就只好认命的写了,谁叫找就是没办法拖阿华的稿,每次都乖乖的交稿。

    接下来就和大家分享一下我所知道的孟华。

    如同阿华书里的女主角,她其的是一位很有主见的“大女人”。说“大”是真的,有兴趣的人可以看阿华《59分的分情人》的后记,里面有一段和大明星刘德华的对话,真的是经典中的经典!

    我和阿华相识于青涩的高中时期。我身高一六四公分,从国小到国中向来都是队伍里的排头,但一上高中后,我就只能排到中间了。因为,以阿华为首的“柱子”群为我们撑起了一片天,我也乐得每天以抱柱子为乐。以前素玲也是个凶恶的女强人,不过这段时期里我向阿华学会了“撒娇”这件事,三不五时马蚤扰那些柱子们。阿华在家里就超会撒娇,有段时日我因住校而和她朝夕相处,自然就成为她撒娇的对象。不过这样的机会很少,平时只要是需要她站出来的时候,绝对是威风凛凛、气势非凡,每一次发言都会让人想为她喝采!

    另一个把我和阿华黏在一起的原因,可能就是我们的兴趣常常相同吧!例如一起去喝下午茶、一起去看敦煌展;我对阿华醉心的小剧场很有兴趣;又很喜欢绘本,知道阿华有在看绘本,就拉到我家强迫她看一堆绘本;从事的教育工作,是忧国忧民的阿华喜欢讨论的主题;这几年从喜欢研究台湾文史转到台语研究,阿华也正好参加了台语课程。

    这些转变也一一呈现在她的作品里,戚家系列里由荻兰串起的丝路之旅和精彩的前世令生,荻莲的“休夫”和荻柏的“敦煌之旅”都令我大呼过瘾。接下来我也批评《叛爱佳偶》里的老师太过理想化,《藏心》里的现实太让人心痛。还有《爱情宾馆》里美丽浪漫的海边,《解放》里令我心醉的凤凰花、那令人感动到想掉眼泪的南湖大山和中央山脉,或是《夏天》里对台湾四○年代的深刻描写……这些我想都是言情小说里少见的成果吧!不过,日为我对“爱情”较为迟钝,所以对部分叫好的作品较无感觉,就留待他人补充了!

    虽然阿华常说从我这儿得到很多东西,但我觉得阿华才为我打开了另一扇学习的窗。在她的网站里,可以见到来自地球各处的好朋友。除了知道有哪些好书可看,我们还从严肃的文化、教育问题讨论到吃吃喝喝,可以为生病的人表达关怀,也可以认真的为迷惑的人提出可行的方向。每个月一次的读书会还可以直接和作者对谈,让我对言情小说有更深入的看法。害我每天都想去看看有没有新留言,比维护我自己的网站还认真。

    原本素玲我是个漫画痴,除了台湾文化、绘本,就是看漫画。刚开始的确是因为人情压力,才在书架上挪出点位置放阿华的书。不过在踉著阿华一路学习后,令年在采买新书架时,我心甘情愿的留下一格放言情小说。阿华,你看我进步了不少吧?

    对了,有个人一定要提提。当年阿华出第一本书时,某出版社同时推出位作者叫“孟桦”。我们一堆很少看言情小说的高中同学们,就兴奋地拿这位作者写的精彩段落和阿华讨论,弄得她啼笑皆非,只能无奈的说:“那个孟桦不是『孟华』!”不过事后我们几个人想想,如果以第一本来看,那位“孟桦”的作品的确比较精彩。但是女强人阿华有她的气势,接下来精彩的作品大出。

    高中时,我们曾有一群人一起在尝试写小说,只有阿华现在已耕耘出一片天地。这也是阿华找我写序的目的之一吧,就是提醒我,有空要多写写文章……

    感谢大家捧场看到这里,记得要去看后记哦?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