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探索 > 探索第6部分阅读
    之心的乐园,将人与人之间那道界限缩短?所以都是各取所需。”

    是这样吗?所以饭菜钱可以任意给,但自己要带著笑和不设防的进来……

    “而且你知道吗?创立伊甸园之馆的人以及在这边工作的人,都有一段故事。”

    “是吗?”

    “就拿大厨比利和他的妻子玛丽莲为什么有这样的构思,愿意协助喜憨儿习得一技之长说起……”

    她专心倾听著,眸中不时有泪光闪烁。

    这回,她在食物上尝到了美味之外,还多了一份感恩的心情,而对眼前的男人,更有著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在心底流动,在每句笑语轻谈、眼波相凝流转中,又有一番新的滋味产生,而她似乎恋上了这个味道……

    p 8:30

    用完餐后,羲雅带著岚春到伊甸园之馆四周走走,也不知是不是刻意的,伊甸园之馆的人包括于伊等几位事务所合伙人,好像都刻意避开他们,让他们有独处的空间。

    羲雅对此倒无意见,走出花园餐厅后,岚春脸上的那朵笑花依旧绽放鲜艳,令羲雅无法不去偷觑她。

    她应该多笑的,笑容使她整个人发光,冰墙也都消融了。

    用餐时他一直观察她,看到她安然自得的模样,知道她已完全融入其中,再看到她将食物吃得乾乾净净,没留下残肴,心中有点感动,知道这是她对比利表示的敬意。

    “你还会再来伊甸园之馆吗?”他开口问道。

    “当然会!而且我还要拉著我的好朋友一起来。”她已经迫不及待想告诉妍羽她们了,相信她们一定也会喜欢这里的气氛以及欣赏在这边工作的人。

    “如果我再约你来这里玩,你愿意吗?”

    他用像谈天气一般的口吻说道,令她好一会儿才明白他问了什么,心跳倏地加快,不敢看他,免得让他发现她脸红了。

    “可以呀……你的女朋友不介意吗?”她只希望这话听起来够轻快,够让人不介意。

    “我目前没有女朋友。”

    她没有吭声,强烈的释然感让她一时无法说出话来,扭紧了交握的手。“为什么没有?你看起来不像是会没有女朋友的人。”

    “哦?为什么你会这样看我呢?我为什么会给你这种感觉?”他把皮球踢回去。

    她转过身,一边倒退著走路,一边偏头看著他。“……因为你的外表条件好,正是女性梦中白马王子的形象,应该有很多女生会仰慕你、亲近你……”突地她住口,眉头也皱起,不一会儿,她再度正视他,眼神则多了分凝重和担忧,咬著下唇。“……还是我该问你——你有没有男朋友?”

    他听了差点没摔倒,死命瞪著她。“我是哪里看起来像gay?,”

    她耸耸肩。“gay和正常人没什么不同,所以从外观上辨别不出来,只是现在好像都得这样问……”为了追求爱情,早已打破性别的规范了。“你是吗?”

    他得吸口气,让自己能说得出话。“不是!我只钟情于女人,现在之所以没有女朋友,是因为还没遇到让我想深交的女性。”

    “噢……”她像了解似地点点头,便又转过身,恢复正常的姿态走路。

    接下来两人都没再说话,或许正犹疑著要不要跨过某条界限……

    看著她的背影,他突然发现,截至目前,他看她的背影比看她正面次数还多很多。因为她总是比他快一步的向前走……

    看著她时,总会忍不住猜测,她是在为谁而忙?为谁添购这么多东西?

    晓昭说她是茧居一族。

    在拜访她家之后,才知道原先对她许多的臆测都是错的,她不为谁忙——只为自己。

    茧居一族固然是目前世界上先进文明国家中产生的生活型态,算是现代隐士,只是他无法不为她惋惜,这么年轻就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不知错过了多少事。

    在知道她更多的事后,他就一直有种强烈的渴望想将她拉出那个布置舒服的巢中,带她去见识他曾见过的许多有趣的人、事、物,让她明白这个世界有多么的好玩。

    所以忍不住带她来伊甸园之馆。

    而目前困扰他的也是此事。为什么是她呢?为什么独独对她有这样强烈的意念和在意呢?

    她并不是他见过最美丽、聪明的女性,个性甚至是有点讨人厌的……偏见与固执,但今晚,她眸中绽放出光芒,令他移不开目光。

    难道——是因为他早就被那走得飞快的背影和姿态给吸引住了吗?

    或者是见识到她面对谋杀案时,并没有缩著躲起来,反而勇于出来指证,甚至在她发现面临危机时,尚能冷静的安装自保工具,并机警的避开危险,而对她的勇气与机灵感到惊奇?

    或许……有很多的或许……

    所以他得要更积极、努力地找出答案!

    她和他前女友卢琪敏是截然不同类型的女子,她更独立、有勇气,或许就是因为这份不同,更能吸引他。

    因为在卢琪敏之后,他已经怕极了再碰到太依赖、黏人的女子,当然,他和卢琪敏会演变成那种状况,他也得负很大的责任。

    他从没告诉过人这一点,固然琪敏的背叛令他难受,但难堪与自责更胜于一切,或许,他并没有想像中那样懂得和女人相处,所以往后用基本礼貌加三级的态度对待女人,在众人的眼中就是温柔体贴了。

    其实这只是一种掩饰而已——掩饰自己的笨拙罢了。

    这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未用“常态”的态度对待纪岚春,而几乎是出于直接——

    这时,岚春突然转过头来,神色有些恼怒、也有些娇羞。“喂!别一直走在我后面,错乱我的警觉性,现在可是『非常时期』!还有,时间不早了,得快点赶回去。”虽然想住在伊甸园之馆,但他们已没客房了。

    他愣了一下后忍不住笑出来,或许是她的直接,也令他不由自主坦率起来。

    想到此,他整个人轻松许多,朗声应道:“是!”

    她的背影不难看,但此刻能跟她并肩一起走也不错,他笑著快步跟上去。

    p 9:30

    有人在飞腾大厦门口放了一箱东西后,便快速地骑著摩托车离开,无人看清楚那人的模样。

    p 10:30

    羲雅和岚春一回到飞腾大厦,便发现会客室挤满了人,连警察都在,住户管理委员全聚在一起,个个神情凝重,主委一看到他们便立刻迎上来。

    “纪小姐,你回来的正好!”

    岚春抚住胸口。“又出了什么事?”

    主委将她带到一旁,指著地上的一份包裹。“你看!”

    “这是?”岚春皱著眉头,终于看清那是什么,长形肮脏的纸箱上写著“十八e 纪岚春 收”。

    “一个小时前我们发现门口有个包裹,上面只注明要给你,你不在所以管理员就把我找来,然后看到这包里流出了一些奇怪的液体,所以就决定先报警处理。”主委顿了一下。“纪小姐,你有朋友或亲人要送包裹给你吗?”

    “没有!”包里上没有任何寄件人的资料,而写著她名字的红色笔迹,令人怵目惊心。

    警察走过来。“纪小姐,我们可以打开吗?之前有害怕是炸弹之类的,所以有做过金属探测,确定里面不是金属物品。”

    是这样吗?这时感觉到羲雅更加靠近她的身边,他的贴近,令她有些安心。“可以。”

    警察小心翼翼揭开包里,其间的内容令在场的人倒抽一口气,惊呼出声。

    “哎呀!怎么可以这样?”

    “好恶心喔!”

    “做这种事有够缺德的……”

    岚春则脸色发白,盒子里躺了一只被折断脖子的公鸡,血水沾满了包里的塑胶袋,看起来说有多吓人就多吓人!她别过脸用力的吸气,免得吐出来。

    羲雅冷凝著脸蹲下来看著那鸡尸,注意到鸡喙上被胶带捆了好几圈。

    这是个警告“信”——要纪岚春闭嘴。

    岚春低下头,此刻她脑筋一片空白,不知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反应?可以感觉到住户们围著她,一边看著鸡,一边看著她窃窃私语说著话,他们在讨论她吗?

    “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其他住户的安全怎么办?一天不到就发生那么多事……”

    “唉!到底惹到谁了嘛!”

    大家在怪她吗?怪她为什么要多事说看到凶手将那个女人推下楼?从她出面后,社区的监视器被毁坏,管理员被揍成脑震荡住院治疗,警察三不五时就来这报到,所有住户的安全与宁静也都同样受到威胁了……

    都是她、害的!

    她几乎可以听见这些人心里如此说著。

    “要想办法解决啦!”出声的是住在c栋的人。

    “就是呀!主委,我们家还有老人和小孩,如果他们受到伤害,那怎么办?”

    她会危害到大家的!

    主委面露难色。“要怎么解决……”他看了看岚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而其他人也自然把目光焦点落在她身上。

    怎么?大家都认为解决的钥匙在她身上吗?岚春很想忽略这些视线压迫,但她不能,其实也没错,只要一天没抓到凶手,她的存在对大家就是个威胁。

    可是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才能尽快抓到那个凶手呀?!

    其他人推了推主委,示意他代表大家说话,显然他们先前已经先讨论过了。

    “呃!咳!那个纪小姐……”

    她面无表情回视他们,她的不语反令他们感到压迫。

    “呃!纪小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是不是可以……可以——”主委吞了口口水。“能不能……请你先到一个更、更安全的地方,不然这边实在……实在没办法……”

    很婉转的说法,但直译过来就是“请你离开我们”!

    她垂下眼。“我知道了。”转过头对警察说道。“这里就麻烦你们处理,魏检察官也请你们通知他一下,看鉴识人员可不可以从这只死鸡身上找到什么线索。”说完后就挺直胸膛,大步走进中庭,朝她居住的a栋走去。

    羲雅不敢置信地瞪著那些飞腾的住户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她是犯了什么错?”他忍不住提高分贝说道。

    主委面有愧色,但还是得代表其他多数住户说出他们的心声。“我们没说纪小姐犯错,但我说的也是事实,以我们社区现在的状况,的确保护不了纪小姐的安全,甚至有可能因为她而危害到其他住户的安全……”

    这些人真是够了!羲雅摇摇头。“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发生这些事情证明了你们社区安全出了大问题,随便一个人就可以跑进来把人给杀了,然后又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走,接著又有人如入无人之地闯进来打伤保全、威胁目击证人,都发生这些事了,你们还打算旁观不理?”他愈说愈气,狠狠地瞪著主委。“如果那个证人是你怎么办?”说完再转向其他人。“如果看到那个凶手的是你们的孩子或妻子,怎么办?把他们赶离家里吗?免得因为他们引来危险吗?”

    他那咄咄逼人的问话令一干住户个个面带菜色,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你们就这样屈服于暴力和恐惧吗?情愿选择把一个无辜的女子赶出去,也不思考该如何保护她、甚至是保护这整个社区的人吗?我真不敢相信你们居然做得出这样的事!你们这种做法跟那些以暴力伤害人的恶徒又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差别是你们用团体的力量!”即使在法庭上,他都从未如此声色俱厉,更未当众发过那么大的脾气,这回他竟无法控制。

    但他不会为自己的言行道歉,扭过头,他大步走向a栋。他们要她走!好!他就带她走,立刻离开这没人性的地方!

    第七章

    羲雅心急的冲向a栋,进去后却见到电梯门不仅开著,岚春还站在里面的控制盘前,低头沉思著。

    她在等他?

    a栋距离会客室就只有一间屋子之隔,如果有人在会客室“咆哮”,是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他看著她。“……你听到了。”

    “嗯……进来吧!”她低声说道。

    他默默走到她身边站著,电梯门也在她松开按钮之下慢慢阖起来。

    电梯在他们的无声中慢慢升上去。

    2、3、4、5——

    “谢谢你为我说话。”她开口打破沉默。

    他定定看著她。“你该不会真要准备离开这里吧?”

    她看著前方的某一点。“本来不就是说要暂时离开这里吗?只是那时是不得已的临时决定,可现在——却成了必然的『正确』且『唯一』的决定。”她苦笑道。

    现在能这样自嘲,也是始料未及,方才她的心和人都如被冰冻住一般,可就是因为他的话,瞬间被融解。

    原来——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愿意支持你,就会觉得拥有力量!

    18!

    电梯门开启,她拿出钥匙欲打开门,可泪水突然占据了眼睛,让她看不见锁孔,怎么对都对不准。

    羲雅稳稳地握住她的手,让钥匙顺利插进孔中、打开。

    进去之后,岚春没有马上走进屋子,反走到阳台边俯看整个社区,然后她定定看著那几乎改变了她所有人生的对面十七楼。

    风慢慢将她颊上的泪水吹乾。

    “不要难过了!不要被这件事给打倒,这世上自私的人固然多,但也有一些好人……”羲雅轻声说道。

    她摇摇头。“我不是因为他们这样对我而哭的,因为我也是自私的人,所以可以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我私心也希望过,如果刘菲芸没有搬来这边,我也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所以……我无权怪他们——”

    “那你……”

    “我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悲……”仰著头,看著灰蒙蒙的夜空。“长期以来,我认为自己舍弃人群,孤芳自赏的活著,无需跟带著市侩、现实、自私面具的人打交道,不因为众人庸俗的观点而人云亦云,依自己的心意行事,我活得逍遥又自在,可直到今天才了解,我根本就没有舍弃,相反地,当人群决定舍弃我时,我居然是如此的害怕、恐惧……不安……”

    怎会盲目至斯?

    看著眼前每家灯火,往常她都从高处修看、窥探他们,认为自己拥有优势,懂得保护自己,并因此沾沾自喜,但现在——才发觉自己的愚蠢与傲慢……

    被人这样对待,她是活该!

    不忍见她自责,羲雅开口慢慢说道:“你的话让我想起尼采说的:『一切的不幸与恐惧均与孤独有关』。”

    她看向他。“这话可是指被舍弃的孤独会引发不幸与恐惧?”

    羲雅摇摇头。“尼采先生不是这个意思,他认为,人因害怕孤独和寂寞而走入群体,当在顺著众人的意志与潮流时,反而会失去了自己的意念,迷失方向,此时——真正的恐惧也才会真正的到来。”

    他忍不住抬起手,将她被吹至嘴角的发丝轻柔地拨到耳后。“这我可不敢回答。”他指指屋子。“看得出来你自己一人生活得很自在满足,只是你也清楚,当你选择了这种方式过活时,也丧失了另一种生活方式会带来的乐趣。

    她愣愣看著他,一方面因为他的亲密动作,一方面是他的话语。“那你的生活方式……”

    “我的生活方式跟你完全相反,我无法离群索居,因为关于人的事物一向吸引我,这些年看了很多,发现可爱之人必有可恶之处,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而可恨之人亦有可爱之处呀,人——并没有那么的绝对。但是我也承认,这此一年一直在这中间转著,有时也会麻痹、厌烦、沮丧,甚至——”他望进她的眼。“也会感到孤独……”

    “是那种处在人群中,即使面对的是同类,但仍感觉自己是孤单一人,怕找不到立身之处而恐惧吗?”他轻声说道。

    她的话直中他的心坎,瞬间豁然开朗,他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她吸引,或许他们的生活方式是不同,可灵魂本质追求和面对的却是相当一致。

    一股强烈的冲动和情感同时涌上,令他全身一震,他俯身看向她,以前所未有的认真表情说道:“我可以吻你吗?”

    啊!怎么那样突然?这是什么问题?岚春不自觉轻颤了起来,但他那饱含情感的凝视令她脑筋一片空白,她无法开口说yes或no

    像慢动作般,他的头朝她俯下,他的唇轻轻覆上,顿时她感到头晕眼花,整个世界旋转了起来,她得攀住他的肩膀才不致让自己摇晃瘫倒。

    唇与唇之间的触感,比想像中还要刺激,每一次轻触,麻痒就从嘴唇直达心窝,然后再泛滥至全身,让脚趾头都蜷缩了起来。

    他轻轻啜吻她的唇瓣,细细品味著她的柔软,用舌尖轻绘著她的唇形,她的滋味是这样的好,可他仍不愿唐突,光是唇上的接触,便已经令他目眩神迷,他不敢奢想,手更谨守分际的只柔柔地捧住她的脸,今晚能够如此,来自一整天酝酿,两人关系极速进化,已超过原先所预期的,只是他无法自拔,一遍又一遍的吻著、品尝著。

    她从未和任何男人有机会进展到此,她以为自己对爱情是冷感的,心可以做到不动如山,但一碰到他,被挑起的情感和欲望,却如土石流一般哗啦啦地奔流而下,完全无法控制。

    朦胧中,有个声音告诉她——女人,还是矜持点比较好,而且太快了。但是他的吻……老天!接吻的滋味对她而言太新鲜、太有意思了,使她一点都不想收敛,只想尝得更多……

    他终于抬起头,让彼此都有换气的机会,看著她,然后将她脸上的眼镜除去,一接触到她那半眯蒙胧的眼神,克制不住再低下头。

    当他的舌头在她唇间轻抚她的牙关及嘴唇内侧的柔嫩肌肤,她呻吟了一声,可在感觉到她的小舌也在试探般的回触碰他的时,他如遭电击,整个人忙不迭退开,将她推到一臂之外,胸口则不停地喘息起伏。

    老天!理智呢?理智快点归位!紧抓著她的双肩,有著想将她拥进怀中的冲动,但是,看著她,此刻她人几乎有一半是靠著阳台壁支撑著,他吞了口口水,勉强挤出声音说话。“我们……得踩一下煞车……”

    “……为什么?”

    “不为什么……”喔!天杀的!她干么用这样酥软的声音说话、还用那种迷醉的表情望著他?难道她不明白男人的自制是有限的?!“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今天他已带领她见到人之善的那一面,如果他要带领她领略人之爱情的那一面,她……并不排拒。

    在她轻声低喃之下,他突然忘记自己要说什么,再一次的靠向她,头不自禁地低下。

    啾~~

    陡然响起的电铃声,打破所有的魔咒。

    两人眸中的神情过了好一会儿才变得清明,岚春重新打理仪容,而羲雅则闪进屋子中,避免让人发现到他的尴尬。

    从窥视洞中看到是同栋住五楼的李太太,岚春额头抵靠著门板。天呀!他们就一定要这样紧迫盯人,想要她快点离开吗?

    深吸口气,她将门拉开,表情木然。“什么事?”

    “那个……”李太太欲言又止。

    岚春垂下眼。“再给我一点时间收拾一下,我待会儿就会离开。”

    “啊!不是!不是!我不是来赶你走的。”李太太连忙说道。“是这样的……我是觉得说你可以不必走啦!如果那些人来找你麻烦的话,你可以到我家避难啦!”

    啊?岚春呆住了。

    “我跟我们这一栋的几户像三楼的王家、七楼黄家、十二楼陈家、十四楼杨家都说好了,我们都很欢迎你到我们家坐坐,白天时虽然只有女人在,但有这么多户可以躲,那些坏人总不可能挨家挨户的找呀!晚上男人回来了,他们也可以帮忙出力,只要你呛个声,大家就冲上来了。”

    突然喉咙像是被东西梗住,眼眶也发热了,岚春用手掩住嘴巴,免得忍不住哭出来,好半晌才开口道:“……谢谢你们。”

    “哎!谢什么?大家都是邻居嘛!对了!看你今晚要不要先到我那边?别客气呀!”

    岚春摇摇头。“真的谢谢你们……但……我决定先到外面住几天。”当别人愿意释放善意,她也想回报,她不愿意他们因她而受到威胁,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放心!我会保护她!”羲雅走出来说道。

    李太太立刻露出了然的神情。“啊!原来有男朋友在,那就好!多一个人在旁边就可以放心。”

    被那一句“男朋友”弄红了脸,但她可没忘了一件事。“嗯,李太太,可不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她从口袋中掏出一把钥匙。“这是我顶楼温室的钥匙,我不在期间,能不能麻烦你帮忙照顾,早上帮我浇一下水,上面的植物大多是可食性,如果你们做菜时有需要的话,可以采用。”

    “真的吗?你的温室愿意开放吗?我们可都是很欣赏你的温室呢!”李太太惊喜地说道。

    啊?欣赏?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愿意呀。”

    “太好了!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记得浇水。”

    “那谢谢你了。”

    送走李太太后,岚春低头静思良久。

    “今晚还是住在我那边吗?”羲雅柔声说道。

    她抬起头。“我可以任性一下吗?”

    “可以!”

    “今夜我想再去一次海边……”

    羲雅微微一笑。“好呀!”

    p 11:30

    王奇终于再度清醒过来。

    晓昭进房跟他谈了半小时后便走出病房,飞车赶回地检署,随即下达拘提令给所有警察局。

    ——立刻拘捕伟夫集团负责人吴伟夫到案!

    礼拜一 a 08:30

    岚春睡得很沉、很熟,醒来时,几乎是立刻睁开眼睛,头脑清晰。

    慢慢坐起身,拉开窗帘,绵延的金瓜山尽入眼帘,胸怀为之一舒。

    昨夜再度驱车回到伊甸园之馆,这次羲雅改用汽车代步,而不是用机车,走高速公路,行程便缩短了许多。

    她一直坐在海边听浪涛声,而羲雅则在旁边默默陪伴她,直到疲了、累了,在羲雅的安排下,住进伊甸园之馆的员工宿舍,几乎一沾枕便沉沉睡去。

    一夜无梦,无好梦无妨,最重要的是纠缠她这几日的噩梦没再来,不用担心有人会从顶楼爬过来伤害她。

    有点讽刺,以为“家”是最安全的,偏偏离开了家才能不再作噩梦。

    打开窗户让早晨的清风吹进来,她闭著眼睛,深深吸一口气,顿觉活力满溢,勇气加倍,有种新生之感。

    快速梳洗过后,一身清爽地走出房门,伊甸园之馆的员工宿舍是后来搭建在原先的建筑之后的三楼建筑,仿照原有的设计,尽量保有原馆的风格,而不致突兀破坏。

    途中碰到几个昨晚在餐厅碰到的侍者,他们见到她都露出害羞的神情,但脸上都会自然挂上微笑,令她也忍不住绽开微笑。

    “早安!”

    “你好,早安!”他们的礼貌和单纯让人心头为之一暖,也自然敞开了心胸。

    走出宿舍,经过热闹的厨房,还没走到员工休息室,就听到芋芋的声音。“王叔叔你看!x周刊有刊载你的事情耶!”

    她不觉停下脚步,眉头微微蹙起。

    “什么?”王羲雅放下报纸,欲拿过周刊来看,偏偏小丫头灵精,闪个身没让他拿到。

    “不要!我来念给大家听!”此刻做群律师事务所五个律师合伙人全聚在一起吃早餐,华琳则喂著女儿吃咸米粥。

    芋芋清清喉咙。“知名王姓律师被控性马蚤扰疑案内幕大追踪,根据本报记者锲而不舍的追踪,终于与原告林小姐取得联络,得到独家报导。

    “据林小姐所称,王律师担任她的委任律师时,对她嘘寒问暖,温柔体贴,照顾有加,使她以为王律师对她有意,也因此对王律师动情,谁知官司结束后,因官司败诉,她心灰意冷,但在王律师鼓励之下,愿意重新振作,并且鼓足勇气向王律师告白,谁知打官司前对她很好的王律师在打完官司后竟变了嘴脸,毫不留情的拒绝她,这无疑是给伤痕满身的她致命一击,她因气不过,才会诬告他性马蚤扰。

    “而根据本报记者私下调查,王姓律师长得英俊潇洒,年轻有为,更是该律师事务所红牌律师,年收入极为可观,堪称得上是黄金单身汉,也是众多淑女名媛欲追求之对象,只是至今尚未听闻其与哪名女子有深入交往……”

    “够了!别再念了!”羲雅一把抢过,当他看到上面居然刊登了不知从哪拍到他的照片,险险昏了过去。

    “可恶的家伙!我一定要控告他们!”他怒冲冲地说道。

    其他人走到他身边看著。“你要怎么控告他们?上面并没有任何诽谤你的话。”仲凯冷静地说道。

    “他们访问林女我没意见,可是他们应该也要问问我,事实是不是正如上面所写的?什么嘘寒问暖、温柔体贴、照顾有加?才跟她见过几次面呀?十根手指头都算得出来。”

    “那你在那屈指可数的见面次数有对她嘘寒问暖过吗?”于伊问道。

    羲雅翻个白眼。“这是基本礼貌好不好?第一次她在我们会客室跟我讨论案情时,突然打了喷嚏,我当然会问她是不是觉得冷?如果是的话,我就把空调开小一点。”

    “噢!”众人同时发声道。

    “那照顾有加呢?”尚勤问道。“你对照顾有加的定义是什么?”

    羲雅想了一下。“我印象中就只有一次,她来事务所把资料拿给我时说她钱包丢了,基于她的委任律师,我当然协助她打电话给银行、警局做挂失,然后还给她钱能坐车回去……这应该都很基本吧?”

    众人面面相觑。嗯!这的确很基本,只是有些人做了之后,就是能让人强烈感觉到他是“温柔体贴”,对人有情意……

    真不知该同情羲雅?还是该觉得他活该,容易引人误会?

    羲雅将那本周刊卷起,如困兽般地来回走著,众人眼珠子跟著他转。“我真不该心软,应该让晓昭学长起诉她的!”他愤愤地说道,其实那录影带是存在的。

    利用媒体害他一次不够,还要第二次吗?最可恨的是媒体,明知她是诬告,自我幻想成分居多,居然还能刊出她的想法?这难道不会造成社会诬告有理的现象吗?做错事都有理可说。

    “你可以打电话给林小姐。”仲凯在还没眼花之前出声说道。

    羲雅望向他,两个男人交换彼此才懂的视线。“我知道怎么做了!如果她再利用公众媒体发话,检察官将会追究她之前所犯的刑责。”

    “没错!”

    孟轩开口说道:“你需要我联络媒体帮你澄清吗?或是谴责x周刊?”

    “算了!不想再有话题让他们作文章,反正总会有新的八卦出来。”

    “羲雅说得是,大家很快就会淡忘这件事,你们还是赶快吃早餐,待会儿你们还要赶回事务所呢!对了,羲雅,你是不是还要带纪小姐出去玩?”华琳开口说道。

    “嗯,等她醒来吃过早餐后,我们就出发。”

    “好,那你记得把那周刊收好,既然你打算认真追求她,还是别让她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华琳倏地止口,倒抽口冷气瞪著站在门口的人。

    众人顺著望过去,也都暂时停止呼吸,其中以羲雅为最,连心脏都几乎停止跳动了。

    天!她听到了多少?她该不会相信他对那个女人有胡乱来吧?

    从那难看至极的表情,一半?或是比一半多一点?

    岚春慢慢走到羲雅的面前,目光冰冷的注视他。

    “你是一个……律师?”

    “是、是呀!你不知道吗?”该死!他沮丧的发现她的墙又竖起了。

    她目光更加冰冷刺人。“我一直以为你是地检署的人。”直到此刻,她终于明白昨天听到他有老板和合伙人时,为何会感到怪异和不对劲,没想到她看错他了!

    “我从没说过我是!”

    “可你也没说你不是。”

    “我有——”

    “你只说你不是检察官而已,但你跟魏检察官一起到我家来查案子不是吗?你让人误以为你是他的助理。”

    天呀!他没想到她竟是这样想的,好吧!就算是她误解了,那又如何?“我当时只是带晓昭学长去你家而已,然后鸡婆的多做了一些事——”包括在她半夜受袭时赶过去探望,并提供住处。“除此之外,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也没占你便宜,你为什么要生气?”

    “你没说你是律师!”她依旧很坚持这一点。

    早领教过她的固执,羲雅深吸口气。“ok!我们倒回去一点,如果我事先就对你表明了我的职业是律师,那会发生什么事?二”

    “我会叫你离我远一点,永远不要靠近我!”她两拳握紧,尖锐地说道,太近了!他已近到超出她所能控制的范围。

    此话一出让所有人都呆了,有那么严重吗?

    羲雅瞪著她,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张牙舞爪,他得尽快让自己冷静,以使头脑恢复正常逻辑运作。“你讨厌律师?”

    “对!”

    用力被刺了一下。“为什么?”他依旧维持原来的声调问道。

    “因为律师是这个腐化、毫无节操可言社会下的不良产物!”

    在场的五大律师顿时僵若石柱。

    “抗议!”于伊率先发难。

    “objection!”尚勤跟进。

    孟轩点头附议,仲凯沉默,羲雅则死命瞪著这个已经快让他抓狂的小女人。

    “『律师』究竟碍著你什么了?”他很轻、很轻地问道。

    岚春冷笑。“律师自以为比一般人懂得法律,就可以任意利用巧舌在法庭上扰人耳目,将有罪的变无罪,无罪的变有罪,轻易地就将一个人、不!不只一个人,还有一个家庭给毁了。但之后,律师却可以当作没事般地回到自己事务所数钱,再去接下一件案子,你说你们律师是什么样的生物呢?”说到最后,几乎是用嘶吼的,岚春头一扭,转身便冲了出去,留下一室静然。

    呆了数秒后,华琳首先恢复过来。“羲雅,你还不赶快追上去问个明白?”

    羲雅仍站在原处动也不动。

    仲凯向前推了他一把。“喂!她可是你想要追求的伴侣,还不赶紧追上去?”

    “可是……”羲雅仍反应不过来。“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视律师如此不堪?”

    “想知道答案就去问个清楚,而且,你不是说她人仍陷在险境?你让她一个人这样跑出去,可以吗?”

    羲雅顿时如梦初醒,立刻拔腿追了出去。

    众人摇摇头,一致难以置信那是他们事务所的天之骄子。

    “果然男人一碰到爱情,天才也会变白痴。”于伊若有所思地说道。

    “那个纪小姐是不是以前受过律师的伤害?像是被抛弃啦!或者在法庭上因为打输官司,所以恨透了律师?”孟轩再度发挥他的想家力推理道。

    “或许吧!有果就有因,就看羲雅能不能化解她的心结了。”此时仲凯的手机响起。“喂?……学长!有!他跟纪小姐都有在这里。……什么?好!我知道了,我会立刻去找他们。”讲完电话,仲凯抬头对众人说道:“各位!快去把羲雅和纪小姐找回来!学长远到凶手了,他需要纪小姐回去指认。”

    “yes sir!”

    礼拜一 a 08:45

    晓昭挂上电话。真是要命!急于联络岚春,偏偏她人不在家,手机没开,而说要负责“收容”的羲雅也不知跑到哪去,手机也打不通,这两个实在是……

    昨晚从王奇口中知道刘菲芸命案最大的凶嫌就是伟夫集团的首脑吴伟夫时,差点跌下椅子。

    可这一切也说通了。

    伟夫集团以建筑业起家,后来转往百货业,在台湾几个大城市都设立了大型百货公司,政商关系良好,现在颇出锋头的t党立委就是由他支持当选的,黑白两道都吃得极开,所以他有办法找王奇和纪岚春的麻烦。

    昨夜发布拘提令后,警察赶到吴家时,吴伟夫早已不在了,无人知道他的去向,他急忙联络机场及各港口的出境局,调查他是不是出国了。

    赫然发现他就在小港机场,准备搭飞机前往澳门,因补不到机位与机场人员大吵,甚至动用到机场和航空公司的高阶管理人员来协助处理,但因前两天是星期假日,每个航班旅客都塞到爆,即使上面有心想帮他安排,却又因他不肯委屈待在商务舱或经济舱而不了了之。

    也幸亏如此,才得以在他离开台湾之前逮住他!

    从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