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探索 > 探索第5部分阅读
    从未遇过像他这样的男人,他有种真诚、坦率的特质,常令她不自觉卸下防备,但是他偶尔流露出的自负和强势,却又会令她皱眉。

    而他对她的关怀和照顾,同样也是令她感到陌生和失措的,她想推拒却又不由自主想依赖。

    想到今天在他客房中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居然可以在一个还算陌生人的屋檐下睡足快五个小时,连自己都很难置信。当她打开房门,看到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他从报纸上方抬起头,对她露出灿烂的微笑说“早安”时——

    她整个人一室,心脏剧烈跳动到以为自己会这样昏过去,当然——她没有,只是,得赶快移开视线,不敢再正眼看著他。

    “不介意我做了一些凉面当早午餐吧?”

    随著他来到餐桌,看到他从冰箱端出两盘装饰精致的中式凉面,她睁大眼睛。“这是你做的?”哇!这简直是食谱上最标准的样版。

    “是的!”他很得意的笑道。

    吃了一口,味道正如它外观看来般美味,令她对他刮目相看。“你,很会做菜?”

    “做菜是很好的减压方法,所以我很喜欢做菜。”他笑道,接著便开始跟她讲述学厨艺的过程,讲他如何从十几次不断地失败尝试中,终于“领悟”到料理的精髓,教她听了直翻白眼,但也笑个不停。

    这一顿她吃得很尽兴也很开心,而这也是她第一次单独跟男子共进餐点,她必须承认,撇开先前两次小有冲突的场面,他是一个令人感到愉悦的同伴。

    电话铃声响起,他去客厅接电话,当餐桌旁只剩下她一个人时,她竟有种孤单感,希望他赶快讲完电话回来,她想继续听他说话——

    只是电话讲完,才挂上去没几秒,另一通电话便立刻响起。

    当他回来时,气氛已不复方才的轻松,而她的注意力亦被他的对话给引去。

    “你要请假?”

    “是呀!好久都没休假了,刚好趁一这段时间休息一下。”

    是这样吗?不好意思问他是不是为了她……

    吃完饭后,两人便决定先回到她的屋子收拾善后,而那神奇、轻松的一刻已经过去,她不禁有股怅然若失之感。

    唉!她怎么会变得这么脆弱?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是因为她所熟悉的世界已起了变动吗?

    “要去逛街吗?”羲雅站在房门口凝著她说道。

    她转过头,有些发愣,好像他说的是外星话。“……逛街?”

    “嗯!房子都清理乾净了,今天天气那么好,不出去走走多可惜。”

    她皱眉头。“在这个时候、这种状况出去?”

    “当然!就是要在此时此景出门。”他蹲下来平视著她,免得她仰著头脖子酸。“你怕出去之后变得更显眼、更好攻击?”

    “电视、电影都这么演的。”走在外面,也不晓得坏人会不会躲在层层高楼大厦中的某一扇窗户后面,拿著专门暗杀人用的长距离枪校如影随形的瞄准她……

    羲雅摇摇头。“如果一辈子都没抓到那名凶手,你打算永远不出门?!”

    她皱紧眉头,不置可否。

    “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难不成少了钢筋水泥的庇护,你就走不出去?”发现她居然认真的考虑那份可能性,他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明知他使的是激将法,却还是接了下来,她不想让他看轻她,可同样有件事在她心中琢磨著。

    抬头直视他。“如果我们出去,那些坏人会不会跟在我们后面?”从他家回到这里时,她一直觉得有人跟在他们后面,或许这只是多心,但现在她必须依赖直觉作判断。

    “有可能……”她发现了什么?

    沈吟了一会儿。“那可不可以乘机将他们抓住?”她严肃地说道。

    看到她那么认真的表情,羲雅反而无法再逗她。她总是能让他惊奇,本以为她会消极逃避,可下一秒却又变得积极,只是他不由得困惑。“你是说让自己当诱饵吗?”

    “是的!能吗?可以跟魏检察官说一下。”她真呆,为什么现在才想到这一点?

    他有点难以置信,很少有女生会这么大胆。“你不怕自己陷入危险?”

    “如果这样可以抓到那个凶手,我宁愿冒这个险。”说到这,她眸中凝了两簇怒火,如果再让那个无法无天的恶徒搞得她心神不宁,有家归不得,成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她宁愿选择速战速决。

    思及此,她对自己突然变得这么有勇气也感到惊异,她抬起眼,看到他正以赞赏的目光看著她时,双颊不禁热了起来。

    忙垂下头,嘴角多了一抹笑意,她有种想大笑的冲动,可是为什么想笑,却不明所以。

    “走吧?”

    “嗯!”

    礼拜日 p 2:00 台x医院

    “内科吴伟杰医师请到315号病房,内科吴伟杰医师请到——”

    躺在病床上的人原本是动也不动的,突地睁开眼睛来,瞪著白色的天花板。

    原本在病床边躺椅打盹的病人凄子尚未发现异样,依旧睡著。

    直到听见——

    “吴……吴……”

    病人的妻子慢慢睁开眼睛,循向声音来源处,赫然发现是已昏迷三天的丈夫发出的声音,她站起身来,不敢置信地掩嘴瞠大眼睛。

    “老公你……”

    “吴、吴……”病人开口困难地说道。

    “哇!老公,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谢佛祖保佑!”妻子忙乱地按著急救铃通知护士站。

    不一会儿,一群医护人员便冲了进来,而守在病房外面的一名男子也拿起手机,报告病人已苏醒之事……

    “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往后看?”

    “不能!”

    “可你这动作岂不是宣告『此地无银三百两』?”

    “但是我想看是谁在跟踪我们?他们长什么模样?”

    “那你看到了吗?”

    “之前有看到几个猥琐可疑的家伙,没一会儿他们就不见了!”

    对天空丢个白眼。“真正的坏人不会让你看出他是坏人的!”和她逛这一趟街下来,已经充分领教到她的偏见与顽固,并深刻体会到自己对女性的认知仍是有限的,对她绝对不能用常理待之。

    路旁的店对她而言有如是布置华美的橱窗空屋,她一点想进去逛的念头都没有,就这样快速走过。

    羲雅忍不住拉住她。“你难道不想进去看看里面有什么有趣的商品吗?我们是在『逛街』!”他刻意强调后面两个字。

    “没什么特别吸引我。”

    “衣服?”

    “我的衣服够多了,而且专柜的衣服又贵,还不如我自己手工做的衣服,适合我的style”

    他打量她一会儿。“你的style该不会是穿著九十元一件的棉制t恤搭配三九九一件的牛仔裤吧?”

    要命!他怎么知道她身上行头的价值?看了看他身上跟自己差不多的装扮,这才想起,两人都是在同一个一买场购物。

    不过被他这样“说,穿这身衣服所带来的自在感突地消失了……有点火大。”这也是一种,不行吗?“

    “没说不行,只是这种style应该是适合任何人的吧!”

    敢吐她槽?!对他的好感顿时被踢到台湾海峡,有点发窘,不服地仰起下巴。“我就是喜欢这种跟一般人不会有太大不一样的style,怎样?”

    固执的女人!“你今年几岁了?”

    “……二十八岁。”

    “嗄?你有这么大喽?!”他抑不住吃惊地说道。

    再也不客气了,抬起脚就给他踩下去。“是!不行吗?”

    “天!我还以为你小我五、六岁,没想到才小一岁……”果然不能从外表来衡量女人的年纪。

    岚春翻个白眼,假装没听到他一边跳脚、一边嘟囔。

    “既然你都快三十了,这样就更不应该了!”

    再一次重重彩下他的脚。“我、是、二、十、八、岁!二”她眯起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

    接到她投来的警告目光,真小器,四舍五入抓个大概数这样也不行?

    算了!别小觎女人对她们的年纪在意度。清清喉咙。“那个——你知道女人到了三十岁应该已具备什么条件?”

    “什么样的条件?”她反问道。

    “三十岁的女人有自己的服装品味,知道怎么打扮可以让自己更出色,展现自己的形象,知道该给人什么样的感觉。”

    她环抱著胸,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儿。

    “这跟我有什么不同?”

    嗄?一向在法庭上辩才无碍的王羲雅,顿时哑口无言。

    “我还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吗?现在是什么状况?我能穿著套装,脚蹬著高跟鞋,来做诱饵逮坏人吗?”

    “现在当然不行,但是——”

    “但是什么?”

    羲雅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闭上。“没事……”她根本就是一年到头都是穿著t恤加牛仔裤,他印象中从没看过她穿其他的衣物来购物,当然——或许她认定购物时就是要穿这样也说不定……

    只是——她能不能不要再做这种生人勿近、闲人莫理、男人别追的中性打扮呢?

    “王羲雅先生。”

    “是?”一听到她连名带姓加尊称,他不由得提高警觉。

    “你认为三十岁的男人应该具备了什么样的条件?”

    轮到她反问了,他好整以暇地回答道:“嗯!除了清楚自己人生的规划,亦懂得自己要什么,而且最基本的『五子』条件中,银子、房子和车子这三个基本配备应该是已具备了。”这点他倒是很有自信的,而且全都在三十岁之前达成了,现在就只差孩子和妻子而已。

    “错!”

    他脸上得意之情立刻消失。“哪里错了?”

    她定定地看著他。“三十岁的男人要心智成熟、处事稳健——”

    嗯!这些点他都具备了,还缺什么?他也想反问她了。

    “最重要的——”她偏头凝著他。“他要懂得别随便给女人忠告。”说完后,她便转身往前走去。

    他很快就追上去问道:“为什么不能呢?”

    “套句你的话,因为三十岁的男人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他只会告诉女人他要的,而不是真正看到女人自己要的,所以——请别随便提供『忠告』。”

    羲雅立在原地,默默咀嚼这些话,等意会后抬起头,岚春已走到十步外,多熟悉的背影呀,他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微笑,忙快步赶到她身后。“那——纪岚春小姐……”

    “是?”

    “那我可不可以给目前对我们两个人都需要的忠告?”

    她止步。“请说。”回看著他,想知道他又要丢出什么议题?

    “不介意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吧?”他微笑道。

    她看著他,他的表情不仅没有因为她方才的奚落而恼怒,反而有一种……自得和愉悦?!

    多奇怪的男人,摸不懂他真正的想法,可经过方才这一闹,倒也让她忘记当前的处境,不太在意身后有哪些妖魔鬼怪跟著了。

    而心情一放松,便很好说话,毫无异议。“好呀!”

    一见她的同意,他的表情立刻像得到糖的小男孩一样亮了起来,朝后面瞥了一眼,然后不由分说牵起了她的手就往前跑去。

    “你干么?”她忍不住惊呼,可她没法挣开他的手,光是注意自己不要碰撞到其他人就已经让她很头大。

    “你不是说想知道谁在跟踪我们?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的测试机会。”他边跑边笑道。

    嗄?她忍不住回头求证,只是在飞快视觉流转下,人群也变得朦胧模糊,看不真切,但或许真有人在追吧……

    她转回头望向前方正拉著她奔跑的男人,莫名的兴奋感涌上,好像回到孩提时代,跟著邻居大哥哥们做坏事,然后被追赶的情境——虽然很害怕被抓到,却又觉得好玩。

    她望著前方,感觉风在面颊拂过。

    也许该再加一项——三十岁的男人应该有本事别让女人觉得自己跟他们一样变成小孩子。

    礼拜日 p 3:00

    门打开,医生走出来,魏晓昭立刻站起身迎上去。

    “医生,现在病人的状况如何?”

    医生表情颇为凝重。“人又昏了过去,一时半刻应是不会醒过来,但至少有清醒总是好的,我们还要再密切观察。”

    晓昭叹息。“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哪里。”

    晓昭走入病房,看了看仍紧闭著眼的王奇,轻轻吐出一口气。

    真的!能醒过来就好了!原先还担心会因脑伤过重而致死。

    他望著一直在旁边照顾王奇的王太太。“大嫂,王大哥醒来时有没有说什么?”

    原本疲惫沈重的表情,因丈夫的清醒,整个人显得轻松、乐观多了。

    王太太想了一下。“他还没办法讲出完整的话,嘴巴只是一直嘟念著无、无、无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无……

    是个无意义的发音?或是有意义的名词呢?晓昭沈默地看著病床上再度呈无声状态的同僚。

    王奇兄,快点醒来吧!告诉我你到底掌握了什么线索?

    第六章

    礼拜日 p 4:00

    “哇!好舒服!”羲雅把安全帽摘下说道,他满意地环视周遭,尤其最高兴的是在他们后头没有发现跟踪的人。

    岚春勉强的从机车后座翻下来,她的屁股坐得好疼,两只脚还有些发麻,天!这人竟然就用摩托车载她到九份?!

    但是看到蔚蓝的大海及雄伟壮阔的海景,所有难受的心情都已转换成惊喜。

    “走吧!”羲雅把摩托车停好后朝她招手笑道。

    她收回望海的视线,有些举步维艰地走向他。

    “还好吗?”

    “不好!”顿了一下。“你今天怎么会带我来这?”

    “因为有好玩的事,来过九份吗?”开始爬上有名的九份山梯——竖崎路。

    “多年前曾和好友一起来这玩过。”岚春看了看阶梯,深吸口气,才勇敢地迈开步伐。幸好血路只是暂时不通,活动一下便恢复正常了。

    九份的下午很热闹,游客如织,尤其是茶艺馆,无不坐满了人。

    “真的呀?我还以为你都足不出户的,我猜——只要远离住的地方超过半个小时,你就不会去。”

    她扬扬眉。“你还真了解我呀!”语气有掩不住的讽刺,虽不甘愿,亦气恼被他说中了。

    他只是回头给她一记媲美阳光的微笑,令她心头暖烘烘的,漾出一抹笑意。

    当他们走到九份的土地庙时,便听到有人喊道:“王叔叔!”

    岚春朝发声处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年约十一、二岁,长得像瓷娃娃一般的少女朝王羲雅奔了过来,那热情欢迎的灿烂笑颜,好似看到好久不见的情人,眼看就要扑进王羲雅的怀中,哪知 王羲雅竟快速地闪到她身后,硬是让那小女孩紧急煞车,止住了冲势。

    “王叔叔?”漂亮的小女生偏著头,表情困惑地打量他。

    “我说芋丫头,才多久不见,你就忘了应该要叫我王『哥哥』,而不是王叔叔啦?”王羲雅从岚春的肩后探出来问道。

    他轻柔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著,岚春不由自主轻颤了一下,他靠她靠得很近,虽没碰触到,却感受得到从他身上传出的热度,太近了……竟令她不自在地想逃开,却又想立在原处继续感受……

    小女孩露齿一笑。“叫王『哥哥』的时效已过,想要我再这样称呼,得续约喽。”

    羲雅对天翻个白眼。“请问『续约』代价是多少?”

    “一个月一百五十元喽!”

    岚春微皱眉,看著那个小女孩。她是不是听错了?换个称呼也要钱?

    叹息声很快就从她身后传出,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吐出的热气,令她觉得好痒。“丫头,为什么又涨价了?”

    “因为尚勤哥哥、孟轩哥哥和于伊哥哥都愿意用这个价钱咩!”

    羲雅睁大眼睛。“可恶!你不是答应我不告诉他们吗?”原先芋芋只肯叫他哥哥,这点令其他都被叫叔叔、伯伯的三位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心里相当不平衡。

    “他们愿意以一年一千八百元的代价跟我订下『叫哥哥』的约,我当然会告诉他们呀!谁叫你一个月只给我一百元。”芋芋说完后,突然拔腿冲了过来。“来嘛!王叔叔,好久不见,抱一下嘛!”

    王羲雅见状立刻把手搭在岚春的肩上,让她做母鸡,他则当小鸡躲在她身后,左闪右躲的,就是不让芋芋碰触到他的衣角,岚春被转得头昏眼花,最后决定开口脱离这诡异的局面时,小女生停下了攻势。

    美丽的小脸写满了委屈。“这么久不见,你居然不抱我一下?”控诉的语气活像是个独守空闺的弃妇。

    “少来,芋丫头,你这一 个『好久不见』的抱抱值多少钱?”羲雅毫不同情地说道。

    “便宜呀!就是因为『好久不见』所以有打一折,算你一百元喽!如果其他人想要抱我这宇宙超级无敌第一美少女,可是要一千元以上,我才会很勉强同意耶。”

    羲雅摇摇头。“芋丫头,你可不可以改改这种死要钱的个性,小小年纪就为了追求金钱,不停地从认识的人身上榨钱,这是很要不得的。”当他说这话时,感到指掌下的肩膀突然绷紧,他立刻看向岚春,只是她背对著他,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正当芋芋还打算使出死缠烂打的功夫时,有人出来解围了。

    “嗨!羲雅。”

    岚春看到一群人走向他们,吓了一跳,用“一群”并不夸张,算算——有十个人迎面而来,其中几位穿著打扮极为怪异,教人瞠目。

    其中有穿中国式长袍马褂、旗袍的老先生、老太太,还有个像极了古董影集“天龙特攻队”中的怪头,甚至还有一头金发打扮像玛丽莲梦露的中年女人,至于另外五个打扮虽正常,但个个都容貌不俗,散发著出众气质的男人,而领著这票人的是一个抱著小娃娃的清秀少妇。

    从羲雅快乐地和他们打招呼,看得出他们应该都是羲雅很亲密也很好的朋友,见到他们亲如一家人般,不自在之余却又有一股羡慕。

    羲雅很快地就为他们做介绍,听到那一大串名字时,差点头昏,不知羲雅是不是故意的,介绍的速度很快,然后也不让人有机会寒暄发问就急急把她带开,丢下一句“我跟她要参加比赛!”再将她身上的包包交给……玛丽莲——就是装扮像玛丽莲梦露的女士,因为名字和装扮相近,所以还能兜得起来。

    “比赛?什么比赛?”她的视线还是无法离开那群人,他们并没有因为羲雅的失礼而不悦,每个人脸上表情虽不一,可全都带著笑——用一种令她头皮发麻、鸡皮疙瘩会起来的目光注视著她。

    她有什么不对吗?现在只知道那五个男人中,有四个是他的同事,其他的都是他事务所老板的妻子开的一家名叫“伊甸园之馆”旅馆的员工,在那段很长的介绍词中,她好像接收到某种讯息,可她还没分出来是哪一件让她神经抽紧,相当的介意……

    “『伊甸园之馆』的慢跑活动。”

    啥米?倏地将一切抛在脑后,转过头瞪王羲雅。“你再说一次!”

    “慢跑,”他看她还是满头雾水的模样,便再进一步解释。“就是跑步的一种,速度放慢一点……”

    “我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可我不明白的是我们为、什、么、会、参、加、这、种、活、动?”她很克制、很冷静地把话说完。

    飙了一个多小时的机车从市区到九份参加慢跑比赛,这真是……太诡异了。

    “运动呀!活动筋骨对你的身体好。”他靠向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想想看,虽然我们车飙得快,没看到有人跟上我们,但谁知道呢?如果对方真的那么高竿,还是有跟我们到这边,那么让他们跟在我们后面东奔西跑的,不是挺有意思?”

    咦?敢情他是要整人呀?!不过她很怀疑,这到底整到了谁?

    “而且这边的慢跑路线是特别规划过,可以让人认识九份,很好玩的。”他露出像小男孩般跃跃欲试的表情。

    是这样吗?看他已经做起暖身运动,无奈的叹口气,人都已经被他带到这来了,还能说什么?勉为其难跟他一起动了起来,也注意到方才认识的那一群人也加入这活动。

    枪声响起,众人开始起跑,但她很快就发现慢跑路径并不是一直线,更不是如她所想的会绕著九份的山城走一圈,相反地,大家要“找”路跑。

    “啊!那边有做面粉记号,先到九份国小唷!”有人喊道,瞬时所有人便往上冲。

    “面粉?”她转头询问跑在她旁边的羲雅。

    “喔!因为这里的每一条路和巷弄都有可能是慢跑路线,所以得靠面粉记号做指示,所以待会儿如果被指引到跑进某人的家里,也不用太惊讶。”

    嗄?这是什么慢跑路线?

    “放轻松!就当作是寻宝之旅。”羲雅皮皮地笑道。

    “……”她应该坚持待在家里的,但——在她心底的马蚤动以及面对未知事物的好奇与渴求使得她的脚步不由自主跟著他的。

    九份国小在竖崎路最顶端,所以冲到上面时,已经有些发喘,但他们还是得绕著国小跑一圈,也在这个地方清楚地看到远方美丽风景,山光水色说不出的迷人。

    跑著跑著,兴味亦跑出来,阳光不大,海风徐徐吹来,在这时跑步比想像中宜人多了。

    离开九份国小,随著面粉的指引来到了基山街,街上人颇多,就听到前面的跑者如开山先锋般地一边跑一边向人道歉,请求借过,而她与羲雅则顺路跟著跑,从原先的尴尬,到后来只觉得好气又好笑。

    “为什么要设计这样的路线?”岚春已经不管别人投来异样的目光,倒是对现况开始好奇。

    “以前基山街是九份最热闹的地方,两边都是红绿户、酒家、茶室,是矿工们出矿坑后最爱来的地方。来!想像一下,挖到金矿的矿工开开心心到这边作乐,结果不小心把钱花光了,因此被茶室老板轰出门,偏偏不小心和没挖到金矿的矿工撞在一块,结果两方就起了冲突,打了一架之后,输的人就被追著跑……”

    岚春听了差点没摔倒,这、这是什么想像?还能说得脸不红气不喘地?!

    可他的话却萦耳不去,像在她前方开了一道门,奔进去时,有如进入时光隧道中,属于这山城百年来人文荟萃的气息,自然地随著风慢慢渗进她的肌肤中,此时此刻与她错身而过的人、在两旁商店吆喝的店家,就跟百年来在此地往来的人或淘金客是一样的,或许服装不同,但容颜和表情是一致。

    从街底顺著记号再度转上,看到了仍保有古早风貌的传统九份建筑——全黑房舍,跑过小隧道再右转下阶梯直到七番坑……

    跑、跑、跑,跑过了八番坑、跑过了十番坑……

    他们已经没人开口说话,只是用眼睛不停地捕捉沿途的风景,在平地奔跑时,额外感受到短暂脱离地心引力的怏感,人似乎要飞起来……

    跑累了,就用快走的方式,不想停,就是不想停下来

    循山径到达基隆山登山口,直下水湳洞方停下,这时他们已经跑了一个多小时。

    伊甸园之馆的人开始为跑到此处的人发送饮料,羲雅的老板任仲凯亲自将饮料及湿巾送到他们的手中。

    “跑得还好吧?”仲凯不由得多看了纪岚春几眼,方才羲雅太快将她带开,根本没仔细看。

    虽然跑得满头大汗,原本白皙的脸庞也被晕染成淡红色,称不上美人,倒也是个清秀佳人,个头娇小,乍看很容易让人想呵护照顾,但再仔细一瞧,眉宇顾盼间自有一番沈稳和清冷。

    看来羲雅找了一个和小琪完全不同典型的女子。

    “老大,你怎么没跟著一起跑?”羲雅接过矿泉水,打开之后才递给岚春,岚春看了他一眼,才说声谢谢接下。

    “我要当奶爸,照顾我们家小公主,所以不能随便乱跑,何况我刚刚背著她走下来,运动量够了。”仲凯转向岚春。“纪小姐,有累坏吗?”

    “没有想像中的累……”这个男人有著让人不可忽视的领袖气质,所以是老板级的,并不让人惊讶。“可能是因为沿途都有美丽的风景之故,会这样设计慢跑路道,实在是特别。”她笑道。

    “伊甸园之馆每个月都会办这样的活动,一方面是可以让住宿的客人有机会以另一种方式赏玩九份,也顺便运动强健身体。”

    “你们旅馆在哪?”

    “就在九份附近,待会儿带你们过去参加旅馆办的餐会。”

    “可以吗?”

    “当然可以!”仲凯没有明说羲雅已经先为两人预订了,注意到又有新的跑者到达目的地。“好好休息一下,我再去发水。”

    注视仲凯的身影。“你老板感觉挺不错的。”岚春说道。

    羲雅皱眉。“你才刚认识他而已,为什么会立刻觉得他不错?”

    “凭直觉。”

    他听了更不是滋味。“那你第一次见到我时,也有觉得我是个不错的人吗?”

    “没有!”

    毫不迟疑的回答重重打击了他的自尊。“为什么没有?”

    “凭直觉。”说完后,她喝了一口矿泉水,想假装没看到他变得很难看的脸色很难,忍住笑。“直觉当然有时会错。”

    他脸色稍霁,只是心中很不平,但又无可奈何。

    “叹!你到底为什么要带我来参加这个活动?”她注视远方的景色,现在太阳已渐偏西,整个海面呈金黄铯,远方的云彩映著霞光,形成一幅壮丽至极的图画。这样的自然景致,在她生命中出现的机会是愈来愈少了,所以分外觉得珍贵。

    “我注意到你不太喜欢追求流行的事物,所以我想——或许来这边,你会喜欢。”

    她吃惊地看向他。“你是为了我才——”胸口开始怦怦、怦怦马蚤动不已。

    也不知是夕阳的光辉所致,或是……他看起来好像脸红了。“这边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每次来这里,我都会觉得很开心,今天难得我们有机会碰在一起,我想可以跟你一起分享。”

    “谢谢,谢谢你愿意跟我分享,真的……很棒!”她低语道。

    两人视线交会、相锁,过了好一会儿才移开,这时远方天空已隐隐看得见月亮,但仍有几缕浮云掩住,让人难窥全貌,有些事是明白了,但有些事还是不明白,而且速度太快了,他们还无法适应也还在摸索……

    没人再开口了,一边聆听海涛拍岸声,一边享受夕阳留给这块土地的余晖。

    伊甸园之馆是个超乎她想像的旅馆,尤其知道它竟是一间“爱情宾馆”时,更是令她震惊得无以复加。

    但她注意到,来此的客人并不仅是情侣或夫妻,甚至阖家大小都一起来,而整个旅馆的气氛充满温馨,一点都没有滛秽下流之感。

    在旅馆前的花园餐厅用餐的客人并不全是来住宿的客人,想要住在这里,还得提前三个月预约。

    在走进去之前,羲雅拉住她。

    “这个餐会有个小小的规矩,得遵守才会乐在其中。”

    “什么样的规矩?”

    “进去之后,不管是对侍者或是用餐的客人,你都要面带微笑说『你好』,最好再加上一些简单的寒暄或是赞美对方几句,然后保持心情愉快地入座点菜,而且要带著微笑直到用餐结束。”

    她缩了一下,这她最不擅长。“寒暄?赞美?可是又不认识对方,怎能轻易说出一这些话?”

    “就是因为这样才有意思。”看到她脸上明显的排拒,他放柔声音说道:“刚开始的确不容易,但凡事总有个开头。”

    岚春轻轻叹息,为什么吃个饭要搞得那么复杂呢?

    不过在历经下午那场与众不同的慢跑活动之后,她已经发现跟伊甸园之馆有关的事绝不能用常理来看。

    “嗯!我入境随俗就是。”何况她看到好多个熟面孔,多是下午有一起慢跑的人。

    “好!那走吧!”

    一走进由花架搭起的拱门,几声热力十足的“欢迎光临”将她引进一个充满食物香味和笑声的空间中。

    从外面看还不觉有什么,虽是在户外,但踏进去后,立刻就被一种很温馨、舒服的气氛包围,里面是座无虚席。

    侍者笑容可掬的接待他们,而他们脸上的笑像是有传染性,根本不需勉强,便自然涌上回应。

    “你好。”在她意识到之前,这两个字就这样脱口而出,感觉到羲雅投来的赞赏目光,她脸红了起来。

    侍者脸上笑容咧得更大。“小姐你好,请你们跟我来。”口齿有些不清,但无减任何诚意。

    在走向里面的空位时,她注意到几乎所有客人脸上都带著微笑,甚至会抬头与他们打招呼说话。

    “你们今晚来得好,今天的牛排很好吃唷!”甲桌的客人如是说道。

    “鲜鱼汤也棒极了!”丙桌的客人很自然地接下去说。

    “再搭个沙拉也开胃,今天的蔬果新鲜极了。”丁桌的客人也热心提供。

    等走到位置坐下,她几乎已经知道今晚这边有提供哪些美味的餐点,而如果全都吃的话,大概可以办桌了,这里的人和善、不怕生得紧。

    “你想吃什么?”羲雅问道,拿起桌上小篮子中的纸片和笔。

    “没有nu吗?”她看了看空著手立在一旁的服务生。

    “没有,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主厨都会为你做出来。”

    “可这样价钱怎么算呢?”

    “随你的心意而付喽!如果你觉得不好吃,不付钱都没关系!”

    咦?“为什么?”

    羲雅微微一笑。“因为只要你是带著笑容进来,笑著对待这里的每一个人,一直保持好心情,然后再带著笑容出去就够了!”

    她闻言喉头不禁一紧。这……目光迎向他的,潜藏他眼底的笑意中尚有一抹她抓不住的深意,心念一动,她抬头看向侍者,侍者依旧用著最灿烂的笑容对著她,一点都没有因为等待而感到不耐甚至催促。

    虽是大人的模样,可那眼神却如孩童般的纯真、信任,再看其他的侍者,这才注意到他们上菜的动作并不像一般餐厅的侍者那样快速、灵活,而是谨慎、缓慢的,可客人们也不催促,只是用微笑和鼓励的眼神看著他们,当他们成功地将菜送上来,每个客人都会道谢,甚至还会拍手鼓励称赞。

    她轻吸一口气,转向羲雅。“他们……是『喜憨儿』吗?”她轻声问道。

    他点点头。“对!但是你不需同情他们,只要用微笑和尊重回报他们就够了。”

    看到他们努力做好工作的模样,岚春感觉到胸口有一股暖流在窜动著,她说不出话来,只能轻轻点头。

    羲雅代两个人点了餐,出人意料,这食物美味极了,一入口,幸福的滋味便在味蕾中苏醒了。

    她终于明白那些客人为什么可以一直保持笑容和好心情,因为食物实在太可口了。

    “这些都是他们自己做的吗?”岚春忍不住好奇问道。

    “主厨就是你今天有见过的比利。”

    啊!是那位怪头先生,无法抑住惊讶,她还以为他是旅馆保镖呢!没想到竟是个厨师,而且烧得出这么美味的佳肴。

    “不过这些大孩子都有参与基本料理,他们还没办法处理太过复杂的事物,可是只要按部就班,每天重复做!他们自然会慢慢学起来。也许要他们独当一面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可至少有个地方能够让他们展开心胸去和人接触,并习得最基本的一技之长……”

    “这么做真的很不容易……”岚春轻叹道。

    “的确,对他们而言,即使有心想去接触外面世界,但这个世界却不见得接纳他们,甚至会恶意的排挤,可他们从没有放弃过任何探索这个世界的机会。”

    这话令岚春神色黯淡了下来,这话刺耳呀!

    她拥有健康的身心,却因为猜忌人、害怕人,而宁愿将自己“关”起来,可这世上有多少人是想出来、自由的去接触这个世界却不可得呢?

    她有惭愧,却也有不解。

    “我肯定这样的做法和用意,但他们在这个刻意盖起的帐篷中,在众人有心的呵护下,是否只让他们看到了这世界上美好的人与互动,而无法见到丑陋的那一面呢?失去了防卫心,是否会更容易受伤害?”

    羲雅沈默了一会儿。“或许吧!但是刻意的让这里拥有快乐、美食、真心、欢笑,并不是为了创造一个假象世界让他们活在虚假、安全中,会进来这并遵守规则的人,又何尝不是为了给自己留下一个『伊甸园』——一个不需要伪装、能保有赤子之心的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