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瀚雪囚龙录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十六海
    清晨雾气弥漫,凉风习习,走在林中,尚有一丝寒意。[]给 力 文 学 网

    洛愁春道:“我们去那个……那个葬剑之地得走多久?”

    “三天?”

    “干嘛不骑马?”

    ”骑马容易被人发觉。“独孤缺道:”而且,我也没有马。“

    洛愁春又问:“我们是去取坠天令吗?”

    独孤缺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姬轻云知道那地方吗?”

    “知道。”独孤缺道:”我现在功力恢复了一半,不怕她。“

    洛愁春道:”那独孤呢?“他目光看向王子骆“子骆……能抵得住独孤?”

    独孤缺道:”放心,独孤进不了星河葬剑之地。“

    ”这是为何?“

    独孤缺看了他一眼道:”老不死不是把树屋交给你了吗?你就没看看星明一脉的记载?还是说你整日就忙着去琢磨谁是谁长兄,谁是谁胞弟一类事去了?“

    洛愁春闻言也知道他对自己探查南宫家族一事心知肚明,当即尴尬一笑,不再多语。

    独孤缺道:”在开创此脉第一任剑神之后,星明分为三宗,由三位长老共同掌管,在他们死后,将生前典籍与尸骨各葬于一处。分别为:晨曦铸剑之谷,暗月藏剑之所,和星河葬剑之地。这三处分属本门禁地,唯有对应宗主能入,但星宗,又是杀手门前身,规矩颇为奇怪,便是本门弟子能入,唯有宗主不能,嘿嘿,独孤为星宗之主,自是无法入内。至于后来,师父统一三间,故被人称为第二任剑神。“

    洛愁春道:”你不是也被称为剑神么?“

    独孤缺嘿嘿笑道:”我算个屁个剑神,只因我是上任剑神的嫡传弟子,大家便给个面子顺口说说罢了。“

    洛愁春道:“独孤前辈,我听那些魔门中人称你为‘乌古斯如是’,是什么?”

    独孤缺道:”乌古斯如是乃突厥名,乌古斯是姓,‘如是’二字出自法华经。我母亲是突厥人,独自将我养大,说起来这才算是我本来的名字。“

    洛愁春忍不住问道:”那独孤缺这名儿呢?“

    独孤缺道:“昔日西魏有将领名为独孤信,育有八子二女,一双女儿前后嫁给杨坚和李闼。末儿子生时独孤信已然被赐死,颠沛流离至北方,随后与一突厥女子成婚,遂生下了我。“

    洛愁春惊声道:”如此说来当朝皇帝见了你还得叫声叔叔。“

    独孤缺轻笑一声,续道:”我中原名承父‘独孤’之姓,缺乃圆缺之缺,道德经有言“大成若缺”。”

    王子骆道:“你的突厥名和中原名既有佛又有道,真是奇怪。“

    独孤缺笑道:“佛门乃家学,道之一派却是我所仰慕的。”

    洛愁春道:“无怪路上那金鹏庙来历各有说法。”

    说话间独孤缺带着二人入得一出岩缝,穿过一条地下甬道,待出地面时一股sh气扑面而来。

    “嘶……好潮……好冷。“洛愁春打了个颤。

    王子骆随后从地道爬上,只见四面枝叶蔽日,藤蔓交错,地面水洼连绵,竟是一处沼泽sh地。

    ”咱们还在北漠么?“洛愁春问。

    ”这是自然。“

    洛愁春摇头叹道:“这北漠还真是什么地都有。”

    独孤缺道:”你以为就是一片荒芜之地么?此处流沙、sh地居多,走路时可要留心,莫要陷了下去。“

    三人朝一个方向而行,走出两里,只见得前方轻雾浮空。独孤缺道:”雾气带毒,莫要吸多了。“

    洛愁春道:”奇怪,方才明明还要潮sh一些,怎的就不见雾气?“话音刚落,一张大网自脚跟升起,盘结在两树之间,三人猝不及防,都被大网黏住,盘挂在半空。

    王子骆心中一惊,慌忙用力挣脱,但那细丝却依附在身上,浑不着力。

    ”别挣扎了。“三个青色武服的男子走出,打量三人一阵,道:“独孤缺,我们可等你很久了。”

    洛愁春吃惊地看着独孤缺,王子骆闻言亦停止了挣扎。

    独孤缺道:”朱三娘的吩咐?“

    ”正是。“其中一人道:”走,我们快去禀明三娘。“说罢三人一转头,飞也似地离去了。

    洛愁春眨巴眨巴眼道:”这……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就这么走了?莫非还有暗哨?”

    独孤缺道:”蟏海的蛛丝可闻名北漠,他们对此可是自信得很。“

    洛愁春闻言心中一喜,也顾不得问‘蟏海’这新词,当即道:”你有办法脱离对吧。“

    ”没有。“独孤缺干脆地答道。

    洛愁春神色一僵,这位剑神说话做事果然出人意表。

    王子骆侧眼打量身后网丝,这些网丝不过筷子粗细,素白透明,宛若蛛丝,韧性极强,又牢牢粘在身上,完全挣脱不开。

    “蟏海的自信可非白来的,这蟏蛸银丝威震大漠数十年,从未失手,无数豪侠都饮恨其中。”独孤缺不徐不疾道。

    “那这位蟏海和你有什么仇啊?”洛愁春愁眉苦脸道。

    “蟏海是地名”独孤缺纠正他道:”你是说蟏海的统领朱三娘吧。“

    ”对,就是那个朱三娘“洛愁春急忙道。

    独孤缺道:”倒是也没什么仇。“

    洛愁春闻言松了口气,毕竟北漠独孤缺的威名太大,寻常人也不能和他结怨,多半是因爱生恨云云吧,如此一想处境似乎也没那么艰难。

    ”我无意中杀死了她丈夫。“独孤缺轻描淡写道,他这一句几乎让洛愁春一口血喷出来。

    “完喽!完喽!”洛愁春仰天长啸。

    另一边王子骆又试了一阵,依旧没有半点办法,只得道:”独孤前辈,真的就没有办法挣脱这蛛网吗?“

    独孤缺道:”我这么给你说吧,这蛛网厉害在两点,第一,它本由桑叶包裹,一旦暴露空中,便会紧紧粘死它接触的第一个活物。为何是活物?因为活物会动,动得越急,粘得越稳。“

    王子骆道:”这么说只要一动不动便可以了?“

    独孤缺道:“即便你人不动,但你的心却还在跳,血液还在流淌,真气还在运转。“

    洛愁春道:”那龟息之术呢?“

    独孤缺道:”成啊,龟息三天,待得身子完全冷透,应当可以。“

    王子骆丧气道:“这么说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独孤缺道:”办法倒也不是没有,只消知道它是如何粘附的,你反其道而行自然能解脱。还记得我曾提过的‘心眼‘么?“

    一缸清水,水中有鱼,以墨将水搅浑,如何判断鱼的走向?先回想缸中情形,假定鱼儿可能出现的位置,再借助自己感觉逐一否定,反复厘定,最后便可判断出鱼儿具体所在,习练百次,心眼才算初成。

    这是之前独孤缺所教。

    念及此处,王子骆眼观鼻,鼻观心,心门敞开,仿佛一个乾坤宝袋,整个世界都被吸纳进来。于是身后蛛丝在脑海中渐渐放大,乃至每一点细微处也变得清晰可见。只见得每条蛛丝上有无数肉眼难见的细绒,细绒透过衣衫,直伸入肌肤之中。

    “明白了。”王子骆睁开双目,长吐口气,旁侧独孤缺却仍在解释。

    “这只是其一,即便知道了如何运劲,但这蛛丝上还有软骨散,一旦运气,药性便会进入体内,教你浑身酸软,余力也无以为继。所以我说这蟏蛸银丝看似简单,实则极难挣脱……“

    ”成了。“他还未说完便听旁边王子骆低呼一声。只见王子骆一跃下到地面,笑嘻嘻道:”我挣脱了。“

    独孤缺若有所思道:”我却是忘了,你身负洗髓经和混元功,体内真气一进一出,便如同河流之水更迭不断,杂质入内顷刻便被冲散,故而你倒是算得上百毒不侵了。“

    王子骆道:”我来为你们解开。“

    ”慢来。“独孤缺道:”他们来了,你先上来假意被缚,一会儿见机行事。“

    王子骆依言而行,此时他之前所处的位置已无粘力,王子骆便以壁虎游墙之术依附其上。过得数息,便见得一行人自密林中走来。

    为首是位中年妇人,披了件漆黑织锦羽缎斗篷,内里是暗紫锦衣,她脸小眼大,看上去倒比其岁数要年轻些。

    独孤缺道:“朱三娘,别来无恙。”

    朱三娘盯着他道:“独孤缺,十二年你害死我夫君,我恨不得食你的肉饮你的血,可恨你神通广大,我难撼你分毫。哼哼,真是大鹏显灵,让你今日落在我手里。”

    独孤缺道:“你既然知道我神通广大,怎么还敢来捋我虎须?”

    朱三娘冷笑道:“捋虎须,我今日还要扒虎皮呢!你当我不知道,你身受重创,武功只剩下三成不到,有消息说你会路过此处,我便日夜设伏,守株待兔,果然还是将你等来了。”

    独孤缺道:”哪来的消息?“

    朱三娘道:”死到临头还管这么多?“

    独孤缺笑道:“死到临头可还未必,你这消息并不确实,我功力已经恢复五成了。”

    朱三娘心中一跳,故作镇定道:“那又如何?”

    “如何?”独孤缺冷冷一笑道:“你的蛛网……”说话间他身子往前用力拉扯,蛛网随着猛烈抖动,仿佛随时会崩断。

    朱三娘与她随从见状大惊失色,慌忙后退,洛愁春亦没料到独孤缺竟还藏有一招,登时眉飞色舞。但见独孤缺扯了半晌,仍未挣脱,终于还是被牢牢套在蛛网上。

    ”……还是那么缠人。“独孤缺长呼一口气,放弃了挣扎。

    洛愁春在旁边看得瞠目结舌,一前一后的变化未免太快了。

    朱三娘见状心中大定,神色转为凶狠道:”原来是虚张声势。哼,独孤缺,纳命来吧。“说罢五指徒张,朝着独孤缺抓去。

    ”动手!“眼见对方五指罩向自己头顶,独孤缺低喝道。王子骆应声而动,身形一晃,已俶尔消失在蛛网上。

    不好!朱三娘一惊,然而为时已晚,她只觉小腹、后背同时一麻,再难动分毫。随后王子骆去势不减,身法如电,直接到就近一个随从旁,出指如风,顺着手少阴心经穴点上,指间隐隐有闷雷之声,不过半息便将那人定在原地。他这一路用的正是盗门的奔雷指法,论及此指法,盗门长老隋雷泽当属第一,但此时王子骆运用无常刀中奔雷刀的心法,出指已和隋雷泽无二,加上他以柳暗花明诀同时运用轻功,灵活之处更胜一筹。他这一路便如一道清风过堂,那九个随从尚未来得及反应便已被点中穴道,呆立在原地。

    洛愁春见状大喜过望,兴奋道:“快救我们下来。”

    王子骆拔刀将蛛丝斩断,救下二人。洛愁春看着一动不动的朱三娘等人,问道:”他们怎么办?“

    独孤缺道:“不管她。”

    说罢罢带着两人越过朱三娘,朝林中走去。

    “子骆!你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了!”洛愁春望着子骆,眼中又是敬佩又是羡慕。

    独孤缺哼声道:“收拾个小喽啰就厉害了?要对付独孤还差些火候。”

    洛愁春还嘴道:“这也算小喽啰?若非子骆,这小喽啰可差点要了咱俩的命!”

    独孤缺轻咳两声道:“我说小喽啰是相对独孤说的,对于我嘛,朱三娘还是算个大喽啰的,哈哈哈。”他打个哈哈,忙甩开二人往前走去。

    洛愁春不满地望着他背影,越发觉得这位剑神不靠谱了。

    “独孤前辈,你仇敌真不少啊。”走了一阵,洛愁春开口道。

    独孤缺叹了口气。

    王子骆道:”前辈,那朱三娘到底是什么人?”

    独孤缺道:”北漠除星明外还有一些势力,统称为星海,一共有三十六个。这三十六星海分为东西南北四处,北星海有九处,蟏,螟,蜂; 松,梅,竹; 狼,狸,狻。朱三娘便是蟏海的首领。“

    洛愁春道:“那我们去藏剑之地还要经过多少星海?”

    独孤缺道:”本来再经过蜂海便到了,但轻云一定告知了沿途星海,要他们将我留住,蜂海群蜂乱舞,声势骇人,我们绝难抵御。”

    洛愁春道:“那如何是好?”

    独孤缺道:“换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