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柴神道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百年传说
    商洛站在灵堂上望着来此吊唁的亲朋好友皱起了眉头,在叩头鞠躬回礼中也有些心不在焉。乐—文【鳳\/凰\/ 】他实在没有办法在众人面前找出那个古怪的东西,那东西现在是什么样,是什么人,他心里没有一点概念。就是看到某位修士和凡人连怀疑的念头也产生不出来,更别说很大一部分是他不认识的修士。一天的忙碌使他只有疲惫,没有丝毫头绪,他就在这种被动的情况下思考着将来的事。

    入夜,他想从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中找出可靠的线索,可最后还是徒劳无功。就在这时,门外的管家进屋传信,大总管梅作风外巡回来了。商洛一听,来了精神,梅大总管可是个不可多得的高阶修士,他的能力众所周知,不如找他说一说目前的状况,也许能得到他的帮助或启发。他没有忘记大小姐的事,梅作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帮助他顺利找到绑架大小姐的真凶,说明梅作风的智商绝对够用。另外还有一件事,也要请教他,看看这事应该如何处理。

    想到这里,急忙来到客厅,客厅里只有梅作风一人在等他,好象也有很重要的事找他,身边的修士随从都没有一个,可见来见他也是秘密进行的,商洛很赞赏他行事缜密。

    “宗主,近期修真界几大宗门大规模的斗法,已经引起武域武神殿和文域明神宫的注意。尤其是我们柴神道和水灵宗的私斗,更是惊动了明神宫的自宫道宗,自宫道宗宗主纪伟庭已经派文域修士人到达商域。要求彻查此事,弄清楚来龙去脉。最近因老夫道侣红艳失踪和柴神道所发生的一些事也引起了老夫的关注。红艳的尸体我也看到了,就因为没有确切的证据来里证明是什么妖物作祟,我也没有什么头绪。现在看来要隐瞒什么事,或者没弄清楚怎么回事,都不好向文域修士交代。柴神道现在还很弱小,绝对不可以得罪来自文域的大宗门。宗主近来可有什么收获?”梅作风一开口就直奔主题,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梅大总管,我正为这事头疼,今晚找你来,就是找你把这事搞清楚。”商洛心中一喜,只要梅作风能主动些,这事儿就好办了。

    “哦?宗主快说是什么事,老夫自会尽力。”,梅作风本来也为道侣红艳的事头疼,听商洛一说,也来了精神。

    “上次关于红艳道友陨落,我只说了其中很奇怪的事,我想梅总管也去了万毒山庄看了那现场,对于当时的怪异事情我也解释不清楚。可这几次和水灵宗的冲突都是因为那怪异的事情又出现了,而且,我也近距离见到了那做怪的东西。梅总管在外围围堵,也许还不是很清楚。”

    “哦?宗主看到了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梅作风惊讶的神情打断了商洛的叙说,他确实在外围激斗上百成千的血蝠,对宗门内所发生的事还不是很了解。

    “因为那东西会发光,我也没看清楚。我们从大小姐的身体里赶出她的本体后,我只看见了她有一对血红的翅膀,从她对我的谈话中,我知道她是明神宫的一只鸟类魔宠。我可以推断,她是一只拥有双翅,名叫金乌的飞鸟,在发怒的时候,身体会发出耀眼的红光。”

    “什么?飞鸟?太不可思意了,我们死了那么多修士就是因为这只魔宠飞鸟?”梅作风更加吃惊了。

    “是的,可以肯定是一种会吸血的飞鸟。”商洛肯定地道。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还把战豪、陆凡的命给搭上了。”梅作风也开始怀疑起来。

    “现在还不能肯定这只魔宠有多厉害,毕竟我们没有拿到真凭实据,这些只是我们在几次搏杀中得到的一点信息推测的,还不能下最后的结论。”商洛担心梅作风害怕,于是很无奈地道。

    “现在那东西在哪里你可知道?”

    “现在就是这个问题令我头疼,想找你来分析一下,查找她的下落。自从上一次她脱离寄居体以后,失踪了几天,最近又出现了。她离开血就无法生存,最近她又杀了两个水灵宗弟子,吸干了他们全身的血液。”

    “有什么可疑的现象能证实她现在的行踪?”

    “现在还没有,我只有一种感觉,就是她可能已经寄居在了这次奔丧的人群中,实在令我难以发现她的踪迹。她好象有了防备,行凶的时候再也不露丝毫破绽。”商洛颓丧地道。

    “宗主,这点你不要担心,要想人不知,除非己末为。今晚老夫连夜就到现场去找答案。”梅作风满怀信心地道。

    “那就麻烦梅总管走一趟了。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对你说一声,虽然不能肯定,说不定也是一个线索。”商洛好象想起了什么事。

    “什么事你说,线索越多越好。”

    “就是宋黎在接水灵宗三长老魏长乐回来的时候,总能闻到血腥味儿,曾怀疑过万魏长乐,可又不太可能,所以就没追查下去。”商洛说出了他所怀疑的事。

    “哦?有这样的事。好吧,一事不烦二主,我顺便到魏长乐的庄院走一趟,如果发现什么,我给宗主发传音符。我现在就赶紧走,我们的时间太宝贵,不能再耽搁了。”梅作风说完起身要走,商洛也站起来,并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东西。

    “梅总管,还有一点小事,就是这个,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交给你带去吧。”说着,把从大小姐身上掉下的那个挂件,也就是那面玉牌递给了梅作风。

    梅作风接过来一看,顿时脸色变得煞白,身体也开始哆嗦起来,看样子他真的害怕了。

    “这……这玉牌……你从那里得到的……这玉牌是你的吗?”梅作风说出的话都口吃了。

    “是我从那东西身上得到了,她离去的时候说是一名修士的,还让我好生珍藏,我也不明白是什么道理。”商洛困惑地道。

    “哎呀!她好毒啊!她在害你。宗主,你可听闻过百年传说?你知道这玉牌是什么吗?这是明神宫检修密探的玉牌,也是明神宫检修密探的身份证明。据传说现在的检修密探不超过两名,在百年以前明神统治修真界时密探最多,也最可怕。他们是明神建立监督检查修真界修士言行的散修组织,修士身份神秘,而且是世袭,也就是说谁拿到玉牌,谁就是明神宫检修密探。”

    梅作风说到这里,咽了一口唾液,继续说道:“由于检修密探太过神秘,到了近几年,才发现了一名检修密探。据传说他立了大功,得到了明神的奖赏。也有的传说检修密探失职,被明神杀了。可这玉牌也称为死亡玉牌,如果说修真界谁见到有修士持有这个玉牌,那么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他。因为如果他向明神打小报告,那么可能就会被灭了宗门,甚至整个域界,所以杀他一人可保全宗,就成了有狼子野心修士的金科玉律。你怎么能随便就接这面玉牌,也可以说现在宗主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检修密探,如果传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想要你的命。那东西好毒啊!能想出这样的方式来害你,真是难得。”梅作风也被这件本来很小的事搞得心有余栗,战战兢兢,不知如何是好了。

    商洛听了梅作风的话也蒙了,自己是柴神道的宗主,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了明神宫的检修密探?现在他的小命真是命悬一线,说不定梅作风就想杀他。

    商洛大瞪着两眼,死盯着梅作风,看得梅作风也开始发毛。这小子不会因为我发现了他的秘密,直接宰了我吧?

    各想心事的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望着,真是麻杆打狼两头怕。最后还是商洛先开口说话,说出了最白痴,最经典,最弱智的话。

    “我把玉牌还给那东西,让她去做明神宫检修密探,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说不定她还很乐意呢。”说完还得意地笑了笑。

    梅作风听了商洛的话,只有苦笑。商洛啊商洛,你到底要害死多少人你才安心。你做密探,说不定只死你一人,大家都好过。如果让那东西做密探,那可是阎王想让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现在先稳住他再说,不能让这个毛头小子做傻事,那可是一场灾难啊!

    “不可以那样做,你拿到玉牌,有很多人都看到了,只是还没有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你要是再折腾,那你可就是天下最出名的缺心眼修士了。我看这玉牌还是宗主拿着最好,一来可以监督现在修真界修士的言行,谁不怕你?那可是你最大的本钱。二来,你可以亮出检修密探的身份应付文域来的修士,好逃脱现在的危局,他们也不敢拿你怎样。这样一来,真是两全齐美。关键是你要让你的身份人尽皆知,他们就不敢暗地里向你下手,这样对他们来说也最有威慑力。”

    梅作风的馊主意也不知道是在救商洛还是把商洛往火坑里推,商洛只是傻傻地点头,那白痴相也真的对得起那面玉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