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诱婚缠绵疼上娇妻 > 159大局结局上
    首先在这里向所有的亲说一声对不起。strong小说下载//strong叶子没有按时码完5万字的大结局,叶子因为各种原因只码了2万,为了不让大家太失望,叶子先上一万字。希望大家再给叶子一点时间去码剩下的大结局,本文写了一年多了,叶子也没想到会在结局的时候这么波折,让大家苦等,再一次说一声对不起。叶子现在只能说尽力在的时间码完章节,感谢大家对叶子一直以来的支持,感谢。时间先暂时请假三天吧,希望叶子能灵感不断,码字速度不断,顺利写完大结局。

    ------题外话------

    “或者你想学我一样,找一个人协议结婚,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不让风扬知道这个孩子是存在。”席佳榆联想到自己曾经的荒唐行为,给齐晓雅一个现身说教,“我都以为这个方法很好,可是后来证明我是错的,错得离谱……”她苦笑了一下,又继续着,“你也看到了,这灾难性的后果,不仅苦了自己,还害了风扬,是让梁韵飞生不如死,还欺骗了风扬的母亲。我一个人就害了这么多人,到现在我都法原谅自己当初的冲动任性。所以晓雅,你不能再步上我的后尘,成为第二个我,也不能让其他人成为第二上风扬。”

    席佳榆有些气愤地,一口气的说了这么多。她的胸膛有些剧烈的起伏着,便端起了果汁又喝了一口,补充着水分。

    席佳榆见她不说话,身体往后一靠:“你打算以后怎么办?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当单亲妈妈带着他一个人生活,你知道一个女人当一个单亲母亲要承受多大的社会和生活压力吗?你有足够的信心把他保护好养大成人吗?当孩子问起你他爸爸的时候,你要怎么对他说?撒谎吗说他的爸爸死了或者去很远的地方工作了?但如果有一天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其实还在世,他是一个不被父亲知道不被爱的孩子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你觉得他会怎么样?如此伤害会比任何人给他的伤害大,也许会摧毁他的整个人生!”

    齐晓雅紧闭了一下眼睛,微微别开了脸,双手在桌下用力地掐着自己的膝盖,疼痛从身体上传来,她却咬着牙忍着,她想这身体上的疼可以让她暂缓这心里的疼,让她可以喘一口气也好。

    “晓雅,你怎么能这样委屈你自己?”席佳榆为她心痛着,“你怀孕的事情风扬是不是不知道?你这样维护着他,而他呢,带给你只的只有伤害!你不能这么傻的,如果一个男人不能对你好,那么女人一定要对自己好,如果你连自己都不爱自己,又怎么去得到别人的爱。晓雅……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齐晓雅咬着唇,还是否认着:“真的是我一个人。”

    “你一个人的?”席佳榆端起了果汁喝了一口,“现在的医学还没有发展到人类可以单性繁殖。”

    “不,孩子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和风扬没有任何的关系,佳佳……你不要说了。”齐晓雅却逃避着,不愿意去正视与面对。

    “我知道你晓雅的为人,你就是一个专一,长情,从一而终的人,你既然和风扬在一起了,你就不可能怀上别的男人的孩子,所以这个孩子是风扬的。”席佳榆十分的了解齐晓雅,她不是那样不自爱的女人,如果不是真的爱上了风扬,她绝对不会付出自己的感情,纯洁,还还上孩子。

    “不……不是他的。”齐晓雅连忙摇头,否认得很干脆。

    席佳榆也没有开口,静静地看着她,直到服务员把果汁端了上来。她心痛地蹙眉,盯着她的脸,才缓缓唇,用很肯定的语气道:“这个孩子是风扬的。”

    齐晓雅人进来到坐下来都是低着头,也不说话,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种淡淡的悲伤里。

    席佳榆点了两杯鲜榨的果汁,她要的是芒果,而齐晓雅是橙汁,是她爱喝的口味。

    “我不会耽误你很久的,走吧。”席佳榆拉着她不放手,带她到了医院旁边一家饮品店坐下,角落的位置。

    “我还要回去工作,我没有时间,我……”齐晓雅拼命地替自己找借口,手却紧攥着自己的衣角。

    席佳榆便追了上去,直到把齐晓雅拉环住:“晓雅,我能请你喝点东西吗?我想和你谈谈。”

    “去吧,她现在应该很需要朋友的关心。”两人都如此道。

    席佳榆看着慕心嫣和宁向晚:“我去看看她,回头联系。”

    齐晓雅看到席佳榆他们看到这样的结果,脸色加的苍白,有些措慌乱。她什么都没想,便把单子从席佳榆的手里抢了过去,揉皱在了她的手心里,然后便急跑而去。

    席佳榆却看到一张单子从她的颤抖力的指缝中脱落,齐晓雅惊讶之余,席佳榆已经弯腰捡了起来,她看着那张b超单,上面写着怀孕12周+5天。

    “我……还有事,先走了。”齐晓雅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晶莹,转身,迈着急步。

    他们说着话,慕心嫣和宁向晚便走上了前来,对于齐晓雅他们并不陌生,也友善地和她打招呼。齐晓雅看着宁向晚,慕心嫣和席佳榆三人不管经历怎么样的风雨都依旧站在一起,心是触动,感叹着她和席佳榆之间怎么会越走越远。

    “那可要照顾好自己。”席佳榆叮嘱着她。

    “小感冒而已,不碍事的。”齐晓摇着头。

    “生病了?”席佳榆关心着她。

    “我……我……”齐晓雅咬了一下唇,本来放到身侧的手也放到了身后去背着,“我就是有些不舒服来看看医生。”

    “我是来看一个生病的朋友的,你呢?”席佳榆看到齐晓的脸色有些苍白,眼底也暗淡了下去,心知她这段时间应该过得不好。

    自从齐晓雅和席佳榆之间因为风扬而产生了隔阂后,他们之间的友谊也难受着考验。自从上次一别,他们也是许久未见,这一见,让席佳榆觉得齐晓雅似乎憔悴了许多,而她在齐晓雅的眼里却是光彩照人。

    那个女人听到了席佳榆的呼唤,怔了一下才缓缓转过身来,微微抬起了视线,对上了席佳榆的视线,她有些难艰难的轻咽了一下喉咙:“佳佳……你怎么在这里?”

    席佳榆觉得这个女好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慕心嫣正在叫她,却看到她举步往前而去,她刚走两步,那个女子就转身离开了,留给她一个纤细的背影。席佳榆却还是上前走去,直到站到了那个撞到人的女子身后,她轻轻一唤:“晓雅。”

    这样的女子是世间少有的,像是不食烟火的仙女。

    当两人错开的时候,才看清楚这个女子的模样,她长相属于古典美人那种,五官可挑剔,透出温婉、大气,主,高雅,长发柔顺地披泄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连上面的衣扣都扣着,外搭一件黄色的针织外套,一条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高跟鞋,看起来清纯可人,气质淑女,干净舒服地让要法移开目光,看着就觉得仿佛温暖阵阵。

    “没有关系的。我没事。”那个女子的地声音十分得温柔。

    那个撞到人的女人对被撞的那个女人连连的道歉:“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真的不好意思。”

    “好。”慕心嫣点头,然后转头去看身边的席佳榆,却看到她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她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看到了一个女人走路撞到了另外一个女人。

    “嗯,改天我们一起吃饭。( ”宁向晚双手插在了雪白的医袍的衣袋里。( )

    慕心嫣和度佳榆交待了事情后,便许家的人告别。宁向晚送着好友慕心嫣和席佳榆一起离开,走出了医院的大厅,他们驻足,慕心嫣对她道:“晚晚,我和佳佳走了。”

    有了众人的支持,许婕儿仿佛又得到了力量,她把泪压下,扬着美好的笑容,点着头:“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也不会辜负楚野的,他为我而伤,我也要他为我而活。”

    “婕儿,加油,用你的对楚野的爱来唤醒他吧。他一定能感受到的。”席佳榆只能在语言上对他打气鼓励。

    然后她看着许婕儿:“就像平常一样,也许你会觉得每天都做这样的事情很顶枯燥,但是我们要努力地从这种枯燥中寻找乐,我们才能有力量坚持下去,所以婕儿谁都帮不了你,只有靠我们自己。”

    后来慕心嫣看了一楚野的情况,对许婕儿做了一些示范:“楚野,早上好,今天的阳光不错,我们吃完早餐后就一起去散步,享受一下这美好的阳光,你不能天天待在屋子里,多走走对身体好。”

    许婕儿点头,只有经历风雨才能见彩虹,是的,她坚信。

    “你要知道,四哥以前可比楚野严重的多,我都没有放弃,所以你没有放弃的理由。”慕心嫣伸手扶在许婕儿的肩上,她羽睫颤动,抬眸看着她,“也许这是是天在考验你们的感情,你要知道没有感情是一帆风顺的,只有经历风雨才能见彩虹。”

    而许婕儿微敛着羽睫,不说话,却认真地听着。

    慕心嫣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左心房,每一个字都是情真意切的,都是自己对生活的体会,她希望自己用自己的亲身体验来让许婕儿得到一点安慰。

    “虽然他睡着了,你就把当成醒着的人,以前每天该帮的事情,也一样照做,只要你这样保持一颗平常心,过着正常的生活,那么你会收获不一样的乐,而不再将是痛苦。”慕心嫣说着自己的经验,“以前四哥昏迷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的,每一件事情我都陪着他做,就像两个人真实而乐的生活在一起一样,很开心。”

    “婕儿,我想晚晚对你说对,这种病是急不来的,就像浇灌花草树一样,需要一点一点的灌溉,需要足够的耐心,才能让它开出美丽的希望之花来。”慕心嫣替她打气,也解着他的心结,“你也听说过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所以婕儿要放平心态,不要带着一颗悲伤的心,而是充满了爱,有爱才有奇迹啊。”

    他们到了楚野的病房,许婕儿看到了慕心嫣,也仿佛看到了一丝的希望之光,因为慕心嫣在这方面是很有经验的:“慕医生,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能让楚野点醒过来,你帮帮我。”

    “我也只有加油打气的份了。”席佳榆也淡淡一笑。

    宁向晚拉过席佳榆:“你来给婕儿加油打气,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看来我是多余的。”席佳榆不懂这些,根本插不进他们的话里面去。

    “我会尽力的。”慕心嫣点头。

    “所以现在看到他们两人这样,我这心里难受,许婕儿一哭,弄得我也想掉眼泪。”宁向晚现在都被许婕儿弄得泪腺发达了,“打开许婕儿现在自责和后悔的心结,就靠你了,还有楚野,也试试吧。你在这方面可是专家了。”

    “这一是一场信任与欺骗的问题。”慕心嫣说出自己的理解,“许婕儿相信楚野是这个世界上对她好的人,不会骗她伤害他,而恰恰楚野做了欺骗她的事情,还伤害到了她。所以她难以接受,其实两个人都有错,一个怕失去,一个怕伤害。”

    宁向晚迎接着两人,好友之间有一段时间没见了,所以见到对方也也是特别的高兴。在他们去楚野的病房的时间里,宁向晚把许婕儿楚野之间的事情都告诉了慕心嫣,以便她能找到好的切入点,找到问题的要点,以便能对许婕儿做好的心理安慰。

    后来,慕心嫣便和席佳榆一起来的,那天席佳榆正好在慕心嫣那里,两人就一起来了。

    第二天,宁向晚就给慕心嫣打了电话,让她有空来医院一趟。

    四唇就相贴在了一起,滚烫得像是火山岩浆的温度,瞬间就融化了彼此。

    两人四目相对,缠绵情柔。

    “有我在你身边护着你,你想要变坏都没机会,”谈希越关了吹风,双手扶着她的脸。

    “那你还放心我和她那么亲密接触?”宁向晚和她开着玩笑,“也不怕我被她带坏了?”

    谈希越微笑着,轻揉着她的发丝:“你才知道吗?我可是一直都不怎么看好她。”

    “希越,你对婕儿有意见。”宁向晚翻了一下身,抬眸看着他,对上他的眼睛。

    “这样才能深刻,才能让许婕儿真正成长为一个人。”谈希越依旧那样的冷酷。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用楚野的命来让许婕儿得到教训,这太残忍了。”宁向晚却不赞同这样的做法。

    “楚野没有醒来,许婕儿特别受打击吧。”谈希越知道宁向晚近工作上又加上许婕儿的事情,所以ca劳过度,“其实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让许婕儿知道什么叫后悔,也让她懂得珍惜,看她以后还会不会有事没事都发疯,把责任便推到别人的身上。她都是一个要做母亲的人,却还做不好一个人。”

    他让宁向晚躺在她的膝盖上,修长的手穿越过她的发丝间,轻柔而细心,一手着吹风,微微倾斜着吹,低头专注的模样,侧脸如雕,特别的温柔而帅气,让人心动神往。而这样的温柔却只为一人绽放。

    “你近看起来特别的疲惫。”谈希越走过去,坐在了沙发里,从她的手里拿走了吹风。

    宁向晚摇头:“我自己可以的。”

    宁向晚回到家里,吃过了饭,刚洗了头,正在吹头发,谈希越替点点洗了澡,哄了他睡觉,过来:“我替你吹头发吧。”

    宁向晚也用自己的双臂抱着她,给予她限的温暖和力量。

    “谢谢你。”许婕儿紧紧地抱着宁向晚,这个一直给予她力量的人。

    “加油。”宁向晚鼓励着她,“慕心嫣是心理医生,我会让她来帮助你的。”

    许婕儿的心绪稍微平复了一些,她点点头:“姐,你说得对。我不会放弃的,我会坚持下去的。”

    “你应该知道希越的四哥以前也是,虽然他没有像楚野这样昏迷,但是他却完的封闭了自己的内心和灵魂,不说不笑,就像是一个废人一样坐在轮椅上度日,再后来,他因为坠海而昏迷,是慕心嫣用自己比的耐心和永恒的爱心将她呼唤,每一天都带着微笑,、充满希望,有一天他终于醒了过来。这说明只要有付出就有可能有收获,如果你不付出肯定没有收获,不是吗?”宁向晚又对他举了谈铭韬和慕心嫣的例子,“婕儿,放弃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其实你需要的是冷静和耐心。”宁向晚温柔浅语地劝慰着许婕儿那颗千疮百孔的心,抚平着她浮躁的情绪:“虽然他在昏迷中,法像以前那样对你说对你笑,回应你的呼唤,但是他的潜意识里是有意识的,他能感觉到你对他的爱,你对他的不放弃,他要清醒,可能需要你源源不断地爱的灌溉,很累,但是坚持就会有希望。”

    “姐,我这么做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想吓他,把她能吓醒来。”许婕儿咬着唇,这样的做法真的太幼稚了。

    “如果你是爱他的,那么就该为了他而好好的照顾自己和孩子,如果有一天楚野醒来了,而你却倒下了,甚至是孩子都没有了,你让他怎么受得了?而你又有什么颜面去面对他?如果他真的永远也醒不来了,你说他用生命换来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婕儿,论结果怎么样,你都要替他好好爱自己和孩子。”

    “姐,我爱他,很爱。在这之前我觉得我是爱他的,但经过这件事情后,我才发现我爱他比我想像中的还要深。”许婕儿对着宁向晚说着真心话。

    宁向晚走到了许婕儿的面前:“婕儿,你爱楚野吗?”

    就在这一片死寂之中,室内响起了脚步声,他们看过去,看到了走来的宁向晚,楚秋和许良都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她,希望得到她的帮助。

    她总是把痛苦往肚子里吞,她总是让自己坚强,可是现在她真的没有办法了。

    “如果他有在乎过我和孩子,他早就该醒了,怎么还有心情这么睡下去?”一句责怪的话透出了许婕儿心酸的心情。

    许良下班赶来就听到这样的对话,他又生气又是悲伤:“婕儿,楚野都这样了,你就应该替他着想,好好地对自己和孩子。你这样做,不是在威胁楚野,而是让我们做父母感到心痛。”

    “婕儿,你不能这样和楚野赌气的,他现地在昏迷,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而且你的肚子里还有孩子,楚野就是为了这个孩子才成这样,你不能拿孩子来赌气的。”楚秋也觉着头疼,看着一又儿女都这么得地拿命开玩笑,她的心里像是针扎一样难受。

    “我不吃,楚野不醒来,我就不吃,他若是死了,我也不想独活。”许婕儿的目光涣散,盯着某一处失神着。

    吃晚饭和时候,楚秋替她弄好:“婕儿,吃饭了。”

    她撂下这句话,转身就离开了,她把眼底的那抹悲伤隐忍着,咬着牙,走回了病房里,就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睡着。

    许婕儿又跑到到了楚野的病房,看着楚野,目光冷厉,不复往日的温柔:“楚野,你是不是不愿意醒来,好,既然你不想醒来,我也陪你,你不吃,我也不喝,除非你醒过来。”

    许家一下就陷入了一片愁云惨雾里,楚野过了三天没有醒来,而许婕儿又昏倒了,加上她还怀着孕,只怕会保不住肚子里的胎儿。许婕儿醒来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跑出了病房,而楚秋不得不跟上去。

    “那我下去工作了。”宁向晚便离开了。

    “宁医生,谢谢你,我们都知道了,我们会劝婕儿的。”许良和楚秋都收拾着悲伤,保证着。

    宁向晚请了许良和楚秋到一边说话:“许先生,许太太,楚野的事情给婕儿的刺激很大,我想如果楚野一天不醒来,婕儿的心里压力都会很大,如果她继续这样悲伤下去,对于她的身体和肚子里的胎儿都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多劝劝她,坚强点,看开些。悲伤是解决不了事情的,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的。至于楚野什么时候能醒来,除了我们医生的努力外,还要你们家属的配合,剩下的就只能看天意了。”

    “还好,她只是身体虚弱加上悲伤过度,才会晕倒。”宁向晚给许婕儿开了营养液补充一下身体的需要。

    宁向晚命医护人员马上把许婕儿推回了病房里,她和许良楚秋离开,急急跟去了病房。宁向晚替许婕儿做了检查,而许良和楚秋都焦急地等待着检查的结果,两人把目光投向宁向晚:“宁医生,婕儿她怎么样了?”

    “婕儿--”许良和楚秋惊叫着。

    “楚野--”许婕儿的心被撕扯,她用尽了力唤出这两个字,然后便晕倒在了楚野的床边。

    他们奋力的呼唤,而时间还是情地在流逝着,七十二个小时已经过,楚野依然双目紧闭,依然没有转醒。这就意味着楚野可能继续昏迷下去,也许会再久一些,也许会是一年,也许一辈子。

    “楚野……”许婕儿的千言万语只化做沉重的楚野二字。

    许良扶着楚秋,给她依靠,他的手轻拍着楚秋,目光却落在了楚野的身上:“楚野,我们一家都等着你团圆,你不能让这个家破碎啊……”

    “楚野,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吧,儿子,你不能让妈白发人送黑发人啊……”楚秋也抑止不住悲伤涌上,喉咙一涩,鼻头一酸,就哭了出来。

    深情的表白,对于楚野来说已经听不到了,昏迷中的他也法回应许婕儿的爱。而许婕儿扑在了楚野的身上哭得一塌糊涂,泪水怎么也止不住,流过脸颊,流过嘴角,流过下巴……她的双唇颤抖,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不,我不能失去楚野的,孩子不能一出生就没有爸爸的……”许婕儿转向了楚野,她将自己的脸贴在了楚野的脸上,她那滚烫地泪水也流到了楚野的脸上,她哭得哽咽,“楚野,你醒醒啊,你真的不能再睡了,楚野,我爱你,我爱你……”

    宁向晚扶着了许婕儿坐下:“婕儿,我理解你的心情,只是楚野他已经陷入了昏迷,医治为主,感情为辅,所以婕儿,楚野这样的情况,需要的就是家人的支持和面心,如果你若是放弃了,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许良和楚秋站在一边,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们不是不想说,而是该说的话,他们都说尽了,只是看着这样的局面,难会有一丝的灰心生起。

    许婕儿推开了宁向晚,跪在了地上,仰望着,乞求着:“老天爷,你睁开你的眼睛看看,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你要处罚就冲我来好了,楚野是好人,他没有害过别人,你怎么可以把我的错报应在他的身上!我求救你,让他醒来吧,你把我的命拿走吧,拿走吧!”

    “姐,我心里难受,我怕他永远都醒不来,我怕我会失去他……”许婕儿依偎在宁向晚的怀里,泪水流淌,sh润了宁向晚的衣服,“姐,我现在亡羊补牢是不是太迟了,我不懂得珍惜,所以上天要让我尝尝什么是真正失去的滋味吗?”

    宁向晚就在她的身边,一把扶住了她:“婕儿,你怎么样了?”

    她感觉到一片阴霾的佝一张巨大的向她铺天盖地撒来,把她困在其中,她越是挣扎,就收得越紧,直到紧紧地把她裹在其中,让她法动,她觉得自己都法呼吸了。胸口闷得难受,许婕儿脸色泛白,双手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胸口的衣服,额头也开始冒出了汗水,情况有些不妙。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逼迫,七十二个小时的黄金时间就要过去了,许婕儿的心真的好慌乱,她真的怕,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她的眼底都是不安的色彩,指尖也开始失去了温度。

    “姐,我不要求他一下就醒来了,可是总要给我一点信心啊。他哪怕是动一下手指头,或者颤动一下眼睫毛也好,我也不会觉得如此助不安。”许婕儿的渴望楚野醒来的心情,有些浮躁了。

    “婕儿,这些事情是急不来的,需要有耐心,慢慢地来。”宁向晚看着她那张凄苦的脸,指腹抚上了她的鬓角,把落在脸上的发丝给别到她的耳后去。

    “我不休息,我要一直守着他。”许婕儿倔强着,不愿意离开楚野,她怕自己只要离开就会错过他醒来的时候,“姐,我都说了这么多了,我都承认错误了,我也让他知道我是爱了的,不能的去他的,为什么了还是没有动静?”许婕儿心急地抓着宁向晚的手指。

    宁向晚伸手轻放到了许婕儿的肩上,劝着她:“婕儿,你喝口水,好好休息一下。”

    许婕儿说了好久,直到嘴唇都干了,旁人听了她的字字真心都会落下泪来,只是楚野好像是没有感受到一样,没有一丝的变化。

    许婕儿陆陆续续地对着昏迷不醒的楚野说了很多的心里话,把眼真实直白的自己剖开来面对着楚野着,她希望能用自己的这份爱能感动他,能唤醒他,让他能听到,感受到,让他能能过这样的呼唤而醒来。

    “楚野,我睡了两天多了,而你睡得比我久,你看我都醒来了,你也该醒了,你怎么可能比我还要像个懒虫呢?楚野,你真的不能再睡下去了,我和孩子都在等着你醒来,给我们幸福呢?我和孩子都不可失去你的。”许婕儿的手指抚上了楚野的眉骨,指腹在上面描过,眼睛却已经sh润,“楚野,你说过要给我们一个家,做这个世界上疼爱我的人,所以你一定要醒来。楚野,我会等着你。如果你是爱我的,是爱这个孩子的,那么就不要对我食言。”

    说到伤心处许婕儿已经是悔恨万分,这样不堪的后果是她太过执迷不悟而造成的,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所以这份痛也该由她一个人承受品尝。

    “楚野,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在失去你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有多么得爱你,而你又是多么得爱我和这个孩子。”许婕儿在楚野的面前悔改着自己的错误,“楚野,谢谢你这么得爱我,而我也是爱你的。”

    而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楚野完像是睡着了,一点醒来的蛮像都没有。许婕儿的心中悲伤涌动,明亮的眸子也因此而浮起了一丝灰色。可是她知道她不能放弃,她还有好多话没有对他说。

    她在楚野的床前握紧了他的手,他的手有些凉,她想用自己温暖的掌心去温暖他的手心,给他一份温暖,她想奇迹能在这一刻发生,看到深爱她的楚野可以睁开眼睛,对她扬起微笑。

    许婕儿和许氏夫妇便一起随宁向晚去换衣服,然后便进了楚野的病房。躺在病床上的楚野身上连接着那些冰冷的医疗器械的线,带着氧气面罩,脸色苍白到了透明,如果不是看到他还有微微的呼吸,她都以为他不在这个人世了。看着易碎如玻璃的楚野,许婕儿一腔的酸涩痛楚。她咬着自己的唇,极力地忍住了哭意。

    “走吧,我带你们去换菌服。”宁向晚吩咐着。

    “姐,我会的,谢谢你。”许婕儿抹去了眼眶边的泪痕,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些。

    “嗯,婕儿,现在楚野就靠你了,你一定要将他从死神的手里拉过来。”宁向晚把手轻放到她的双肩上,给予着她力量,“坚强点。”

    宁向晚这个时候也来查看了,眼中带泪的许婕儿把视线转向了她。她松开了父亲的手,走向了宁向晚:“姐,我要进去看看楚野。”

    “我知道。”许良浓眉皱着,与跟着而来的楚秋的视线相接,“我的心情我都理解。”

    “爸,楚野他怎么样了?我要见他,我要和他说说话。”许婕儿眼睛里沁着泪雾,紧紧地抓住了父亲的手,“爸,我和孩子不能失去他。”

    许婕儿跑到了楚野的监护室,许良在那里守着,看到许婕儿跑来,他一把扶着她:“婕儿,你还怀着孩子,一定要小心。”

    楚秋也跟上前去,生怕许婕儿会出什么事情,毕竟她的肚子里还有楚野的孩子,是楚家唯一的命脉。如果楚野有什么意外的话,这个孩子就是他生命的延续。

    “楚野……一定要等我,一定要醒来。”许婕儿穿着拖鞋,便急急地往病房外而去。

    她深深地自责着,一把掀开了被子,因为重心不稳而差点地,而楚秋及时一把扶住了她:“婕儿,你别激动,你因为怀孕了,加上身体虚弱所以你才昏睡了这么久。不过楚野不会有事的,他想着孩子想着你,你去看看他,他一定会醒来的。”

    楚秋后面的话没说话,可是已经达到了效果,许婕儿杏眸圆睁:“梵野手术那天是5号,今天7号,我已经睡了两天多了?怎么会这样?楚野他……只有三天的时间,我已经浪了这么多?”

    楚秋咬了一下唇,不忍心地正着许婕儿的时间概念:“婕儿,今天是7号了……”

    “我睡了八了个小时?”许婕儿惊讶地抬眉,“我怎么睡了这么久,楚野他怎么样了?”

    “现在下午五点了。”楚秋把杯子放到了床头的柜子上,蛾眉却因为担心着楚野而一直轻蹙着,染着轻愁。

    “谢谢妈。”许婕儿接过水杯,便凑到了嘴边,一个仰头,把水给喝了下去。她一边把水杯递给楚秋,一边轻拭着唇角残留的水渍,“妈,现在几点了?”

    楚秋抬手轻拍了一下她的背,帮助她缓解咳嗽,一边替她倒了一杯水,递上去:“先喝口水吧。”

    “妈,我……咳……”许婕儿一口气没有上来,却因为喉咙干痒而咳嗽出来。

    而一直守着她的楚秋看到许婕儿转醒,感到一阵的欣喜:“婕儿,你终于醒了……婕儿,你感觉怎么样?”

    许婕儿醒来的时候,外面正下着雨,她感觉到自己头错脑胀的。

    159

    方占及时醒来,救了他们,原来清儿的被催眠植入了复仇的记忆,这下清除,回到了梁家做小姐。而二哥的孩子也回到了谈家。而晚晚也查出怀了孩子。

    她要他和晚晚离婚娶她,七说不可能,结果他去了北欧,见到了晚晚,千冷和方雪艳也出现了,原来都是他们做的,行冷把他们安置在了一个雪洞里,后雪山雪崩,他们被埋,沿着洞走,看到水,他们下潜,然后浮出水面便到了另一个地方,却又遇到了清儿,他杀晚晚,千冷替她挨了子。

    他知道晚晚去了北欧,便打电话给了清儿,问她要什么。

    晚晚禁不住家属的请求而手术时,病人死了,家属反目她被家属攻击,家属在医院门口摆花圏闹事,吊销医师执照,转而影响到了飞越集团,有人闹事,闻传播,危机重重。清儿劝晚晚了北欧散心,先躲开这一切,让七没有后顾地处理事情。

    而佳佳和心儿去晚晚家玩,说到了清儿,让谈希越听到。第二天,谈希越让人去查一下,结果就收到父母的消息回去,恰好傅向晚值班,他一个人回去,见到了故人梁韵清,她还带着一个儿子回来,那个孩子竟然是谈希越的,清儿在名正言顺的留在谈家,只能老七离婚娶她,而他不愿意,可以认回孩子。清儿当时就告辞回到了梁家,七说送她,便往酒店而去,她执意回去,佳佳看到了清儿和孩子,梁家都惊讶她还活着,她却不愿意告诉他们孩子是谁的,直到慕心嫣给他们说,他们才知道,都瞒着晚晚,怕伤害她。

    而佳佳回到家后想起了那个女孩像梁韵清,说给梁韵飞听,他却说她看错了,清儿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为了晓雅好找到了风扬的母亲告诉她晓雅和风扬的事情,风母去了公司看到了晓雅,觉得这是一个好女孩。

    许婕儿见楚野没醒,一直很抑郁,不吃不喝而晕倒,醒来后,晚晚告诉她道理,不能亏了孩子,让楚野担心,许婕转变,吃饭,却吐了,而心儿和佳佳来看她,顺便给她做心理安慰,而回去时佳佳看到了晓雅,她撞到了一个女孩,佳佳觉得那个女生好面熟。她替晓雅捡单子的时候看到看到她怀孕了,问她和风扬的事情,她却不愿意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