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庶女重生,狼王的毒医皇后 > 第325章 结局,百里红妆
    乱石岗东侧的地宫四周,大片黑甲士兵,沉厚如乌云,遮天闭月,无声地迅疾飞落,散射成两队。huo

    郑烽与栾毅相视点头,分别带队朝左右包围地宫悦。

    地宫的大门突然自内冲开,十几个黑衣杀手带着护送一对儿相携的中年男女冲出来……

    郑烽忙飞身上前,见领首之人是微仇,忙抬手示意身后的弓箭手停止射击。

    微仇朝他俯首一礼,带着杀手们归于大队人马之中,后面追出的狼人,毫无防备,顷刻间被射成了蚂蜂窝……

    呼延协于乱石岗监听地宫的动静,本不费吹灰之力。

    此刻,他眼里只有可扭转乾坤的上古宝物,不只对百里外的动静无所察觉,就连头顶上方、展翼停飞的百里玹夜都不曾注意到……

    他等不及金盆送达,划破手腕,把血放在了破木盆里,小魔镜沉在血底……如此已然等了足足半个时辰,竟是毫无动静。

    “百里惊宸,这到底怎么回事?”

    惊宸在“蚕茧”里已然小睡许久,听到那刺耳的咆哮,他有恃无恐地打了个哈欠搀。

    宁静的月色幽幽不扰人,除了这乱石岗有点难闻的气味儿之外,正适合小憩休眠。

    “你以一个破木盆,如此玷污这宝贝的力量,恐怕,你再等两辈子,它也不会有动静。”

    他睡眼惺忪,不耐烦地又闭上绿眸。

    “你当时在那部落的墓地尝试之时,没用金盆银盆,便诱得坟地里上百的尸体钻出来,我派去跟踪你们的暗卫亲眼所见。”

    亲眼所见?惊宸陡然恢复清醒,俊颜在黑暗中微变。

    原来,这老狐狸也不算笨呢!

    趁早,还是溜之大吉为妙!

    呼延协似突然想通,大掌一抬,真气冷凝,迅速将要蹦跳逃走的惊宸,吸纳到面前,大掌死死扣住他的脖颈。

    “这东西若是真的,定是用你的血才能唤醒它的魔力。”

    “那些亡魂一旦被唤醒,皆是怨气暗生,残暴不仁……”

    “朕要的是天下,鬼才在乎什么残暴!”

    百里玹夜在高空里,眼见着呼延协的狼爪要刺破儿子的脖颈,瞬间俯冲而下……

    呼延协惊觉杀气自发顶冲来,扯起惊宸为盾牌,逼得百里玹夜瞬间强收内力,冲击地差点内伤。

    呼延协手上的储君盾牌,瞬间被逼面而来的强风夺走,似有什么东西,穿透了身体。

    他身躯惊得一晃,脖颈丝丝发麻,继而剧痛,然后,自左肩,到右腹,冗长的一道,也开始痛……

    当意识到自己性命垂危,为时已晚。

    脖颈的血自细如发丝的伤口,突然喷出去,身体顷刻间,溃散成数段,瘫在了地上。

    眼前天旋地转,严怀景就站在眼前。

    呼延协想不通,他到底是如何出招,如何落地到眼前的。

    他看着严怀景的靴子,甘拜下风。

    有个女子奔来,那容颜正是他深爱一生的。

    当年,他因惧怕母后,负了她。

    她又因多年的别离,负了他。

    如今,他也分不清,自己到底爱她,还是更爱天下。

    等待太久得来的东西,就算拿到手,也多半不是自己想要的样子了。

    迤逦变了心,天下变了风云。

    那宝蓝色的裙袍到了眼前,他唤了一声“迤逦”,方才辨出,这在夜色里,一身仙魔之气的绝美女子,是严陌影。

    他双瞳定格圆睁,再难瞑目。

    陌影在他眼前驻足,不禁扼腕于这位帝王的陨落。

    有子女承欢膝下,不加疼宠,心爱的女子近在咫尺,视若无睹,竟荒唐地耗费二十多年,钻营武学,只为破解父王的武功。

    他成功了,却忽略了一点。

    父王的武功,之所以比吸血鬼与狼人更高强,是因遗传了严氏特殊的神力。

    惊宸身上缠绕的真气消失。手脚一得自由,他便双膝跪地,俯首请罪。

    “惊宸罪该万死,让父皇,母后和外公忧心了!”

    “十五年不曾为你做什么,为父和你娘亲多忧心也是应该的。倒是你外公和末药,这些年照顾你,着实辛苦。”

    百里玹夜说着,伸手扶起他,用力抱紧他,惊喜地大力地拍了拍他的肩,与陌影打量着他,满眼的疼惜与激赏。

    严怀景笑着拍了拍他们的肩,一如看自己的儿子与孙儿,心满意足。

    “惊宸,那东西真的是假的?”

    “是。”

    陌影忍不住揶揄道,“你一路急着找初心,何来的时间造假?”

    “一得到那东西,儿臣就料到,一路返回靖周,定然有人惦记,便当即命工匠造了十几个假的备用。”

    “倒不愧是你百里玹夜的儿子。”陌影挽住夫君的手,揶揄道,“这里太臭,咱们离开再聊。父王,女儿听说您的王妃和女王陛下大战了三百回合,您若想解决两个女人的争端,不如让玹夜咬你一口。”

    “胡闹!”百里玹夜抱起娇妻便腾飞而起。

    “这算不得胡闹,此计可行,回去就把事情办了,将来,我还想看悠悠成婚呢!”严怀景也纵身而起。

    惊宸展开羽翼,却自满天的腐臭之中,突然嗅到几缕馨香。

    天生敏锐的狼鼻子,鼻翼微动,他轻易辨清,除了父皇,外公,娘亲的,还有一个……正在悄悄远去,只是那脚步声磕磕绊绊,在黑暗的乱石之中,步履并不顺畅。

    “徐初心,你给我站住!”

    说话间,他朝那个方向追去。

    “让你乖乖躺着歇息,竟跑到这臭气熏天的乱石岗来?你不要命了?!”

    瞧着她瘦瘦弱弱的样子,他便忍不住心痛。

    月色下,纤细的倩影停了一下,旋即便小跑起来。

    “我有点闷,出来走走而已”

    “走走,便走到这尸横遍地的乱石岗?徐小姐真是闲情逸致呢!”承认在乎他,有这么难?!

    严怀景自半空,见外孙挥打着羽翼紧追那倩影,笑道,“多亏初心帮我解了毒蛊,好好与她说话,别欺负她,否则,外公饶不了你。”

    还没进门,这就先把他家最厉害的人收买了,这丫头倒是真有两下子。

    惊宸瞧着那倔强逃逸的倩影,忙对严怀景应道,“……是。”

    见外公飞远,他却不羁地瞬间飞追上前,长臂捞月般,打横将轻若无骨的身子横抱在怀里……

    他宽阔的怀抱,似摇篮,她本能勾住他的脖颈,仿佛躺在幼时的摇篮里,晃晃悠悠,惬意无忧

    他突然飞升而上,顷刻间,漫天的星月近在咫尺,似伸手可摘。

    “好美!”她开心地惊笑,一颗心差点跳出胸腔。

    眼前绝美的容颜,莹光幻美,肤白如玉,温柔地唇凑近,印在唇上,她赧然扬起唇角,没有再躲。

    这辈子,就是他了!

    这特别的吻,她亦是会铭记一辈子。

    玄月城,花嫁红妆绵延百里。

    这一日,储君迎娶太子妃,二公主与丞相大婚,皆是在宫中拜堂成婚。

    百里惊宸感念凤纯曾经的教养之恩,让他与暖儿的马车走在前面。

    初心却不相信,他会若如此好心。

    马车辘辘前行,宝顶之下,金丝红纱娇艳低垂,将一对儿大红吉服的新人笼罩其中,引得路人啧啧赞叹不已。

    瞧着前面的华车,初心微抿红唇,把头纱微掀开一点,水灵灵的眸子在金色流苏的头纱沿下,点漆般清亮怡人。

    “丞相在储君之下,相较于暖儿,你又年长几个月,你怎会让他们走在前面?”

    惊宸不愿路旁的男人看她,忙把她的头纱拉下去,“我在等。”

    “等什么?”

    “抢婚的。”

    “谁敢抢丞相大人的婚?”

    “不是抢丞相大人的婚,是抢我们的!”

    “我们?”上官修明有女人有孩子,父母也得救,怎可能来抢婚?!

    初心一头雾水。

    再说,她要嫁得是瘟神,谁敢来抢亲?

    马车一路顺畅,穿过主街,进入皇宫大门。

    两对儿新人,相携迈进恢弘的大殿,初心握紧他的手微微一扯,仍是忍不住疑惑,“惊宸,到底谁要抢亲?来抢你,还是来抢我的?”

    龙椅上,陌影敏锐听到儿媳那句话,忍不住失笑。

    十个儿女是她和百里玹夜的心头肉,拿针尖刺一下都不成,更遑论是抢亲?!

    “初心,不必担心,我与你父皇安排了千军万马,抢亲的都没有来,来了的,亲见那阵仗,怕被打得灰飞烟灭,也就不敢抢了。”

    惊宸环顾四周,这才发现,那位上官修明压根儿不曾出现,而,一直深爱着暖儿的呼延袭,身边则被安排了六公主……

    他怜悯地看了眼呼延袭,扣紧小娇妻的柔夷,此生别无他求。

    (全文完)

    ---题外话---感谢大家的支持!玥会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