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秀色锦园之最强农家女 > 小魔王(六)
    凌钰麒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看了县太爷一眼,然后稚嫩的声音响起。

    “让本皇孙的表舅舅审理,你陪本皇孙在一旁看着就行了。”

    这迷糊昏官,方才还在打瞌睡,一副昏庸无能的模样,还不如让表舅舅审案来得快些,凌钰麒盯着县太爷,心中十分不削。

    “是。”县太爷半分未犹豫,立马答应。

    这么一块烫手的山芋,他恨不得早一些丢给江孝军才好,再说了,平素时候,许多案件都是江孝军代他处理的。

    “江主簿,就按皇孙殿下的吩咐办事。”县太爷看向江孝军,十分客气道。

    江孝军拱手作揖,道:“是,大人。”然后走到案前桌坐下。

    继而,两名衙役搬了两把太师椅到公堂上,县太爷陪同凌钰麒坐下之后,江孝军这才看向公堂上跪着的人,一拍惊堂木,威严道:“堂下所跪何人,犯了何事,速速招来。”

    郑大官人一早被吓得魂飞魄散,像一滩烂泥巴,瘫软在地上,此刻,听到惊堂木咋响,吓得狠狠打了一个寒颤。

    “……禀,大……人。”口舌结巴,半天才从牙缝间挤出三个字。

    幸得江孝军耐心好,见他结结巴巴,并没有沉下脸。

    郑大官人偷瞄了江孝军一眼,咽了一口唾沫,又才吱吱呜呜道:“草民姓郑,名唤郑豪铯,家住镇南。”

    凌钰麒坐在太师椅上,将小小的身板靠在椅背上,左腿搭在右腿上,左脚的脚尖儿在半空晃悠晃悠,听着江孝军审案,小模样十分悠闲。

    听到郑大官人报上自己的姓名,他一时没憋住,咧开唇角,突然笑出了声。

    “啊哈哈哈哈……”

    郑豪铯,这名字好逗比,有木有。

    江孝军,县太爷,郑大官人听闻耳边稚嫩的笑声,皆一头雾水的看向那个捧腹大笑的小人儿,见他笑得如此欢畅,三人更是摸不着北了。

    在场的,只有闪电明白,小魔王到底在乐个啥。

    凌钰麒捧腹笑了片刻,终于笑累了,然后停下来,明亮的凤眸一转,看向郑大官人,道:“大猪头,难怪你会在大街上欺负小姐姐,你如此好色,原是因为你的名字就叫郑豪铯啊。”

    “哎哟喂,乐死小爷了,郑豪铯,真好色,你爹,娘真会给你取名字。”

    听了自家表外甥的话,江孝军脸上的表情先僵住,再龟裂。

    麒儿真是的……小小年纪,竟然这般古灵精怪,将他娘的性子学了十足十。

    县太爷想笑,却不敢笑,憋了个老脸通红。

    郑大官人苦着一张猪头脸,想哭,却有些哭不出来,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憋在心中,十分难受。

    真好色——原来他的名字还有这层意思,他以前怎么不知道。

    江孝军将自己已经龟裂的表情慢慢拼凑拢,眼神犀利的看向郑大官人,手中惊堂木一拍,怒斥道:“大胆草民,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调戏良家妇女。”

    这种人,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就肆意欺压良善,最是可恶了。

    郑大官人随着惊堂木响声抖了两抖,无话可说。

    他当街调戏良家女子,可是几十双眼睛都盯着的,更何况,此刻,被他调戏的那名女子还在公堂外抽泣,若是他否认,别说那女子不答应,恐怕公堂外看热闹的百姓也不会答应。

    “大人,草民……”

    郑大官人欲言又止,承认了,又怕板子上身,不承认,又害怕凌钰麒。

    果不其然,那位被调戏的女子见郑大官人欲言又止,心中很是愤怒,一咬牙,干脆豁出去了。

    反正此刻在县衙,有皇太孙在,郑大官人也不敢将她怎样。

    “大人呐,您可要为民女做主啊……”

    那女子一边抽泣,一边凄厉诉苦,将郑大官人的所作所为一一告知了江孝军。

    “皇太孙殿下,大人,这等恶霸,就该狠狠的打一顿板子。”

    “是啊,是啊。”

    那女子一番诉苦之后,一群百姓又接连附和。

    “大人啊,这位郑大官人当街调戏良家女子,我等都是亲眼所见,请大人明察秋毫,不可姑息了这等恶人。”

    江孝军听完百姓的证词,蹙了蹙眉,冷声呵道:“大胆郑豪铯,你可知罪。”

    郑大官人不言,将脑袋垂得低低的,像一棵被日头晒蔫了的野草,他这般模样,算是默认了自己的罪行。

    案情已明了,江孝军再拍惊堂木,当着众人面,宣告道:“郑豪铯欺压良善,当街调戏良家女子,重打五十大板,以示惩戒,若敢再犯,加重惩处。”

    重打五十大板——这五十大板打在屁股上,屁股一准绚丽开花。

    郑大官人大脑充血,双眼一花,再翻白,昏死倒地。

    这时候,一名衙役搬来了长板凳,摆在公堂之上,另外两名衙役左右将已经昏死的郑豪铯拽起来,然后像拽死猪一样,将他拽上长板凳,肿猪脸朝下,屁股朝天趴着,继而,噼噼啪啪的板子落在肉上。

    “啊……”

    几大板子落下,郑大官人疼醒过来,趴在椅子上,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好不凄厉。

    看见郑大官人被当众打板子,公堂外的百姓纷纷拍手叫好。

    “小皇孙千岁,江主簿英明。”欢呼声一波高过一波,就是没人喊县太爷英明。

    县太爷低着头,脸上有些愧色,恨不得寻条地缝钻进去。

    闪电见案子办完了,也玩得差不多了,便走到凌钰麒的身边,提醒道:“小主子,时候不早了,您该回去了。”

    凌钰麒瞧瞧日头,时候确实不早了,有鼻子有眼的理了理身上的小袍子,滑下太师椅,然后背对着闪电道:“走吧。( )”

    今日是偷偷溜出来的,再不回去,定会被娘亲,爹爹打屁股。

    “表舅舅,麒儿回去了。”走的时候,还不忘向江孝军打声招呼。

    江孝军微微点头,脸上带着关怀的笑容,“嗯,早些回去,免得你娘担心。”

    县太爷见凌钰麒要走,赶紧起身,跪在地上相送,“下官恭送小皇孙殿下。”

    “恭送皇孙殿下。”公堂外,百姓们散到两边,将中间的道儿腾出来,一众人都随了县太爷,纷纷跪地相送。

    凌钰麒扫过众人,糯糯的声音响起,“都起来吧。”说完,领着闪电往公堂外走,在经过郑大官人身边的时候,稍作停留。

    “啊啊……”

    郑大官人还在挨板子,一声声惨叫从他口中发出来,疼得他死去活来。

    “嗯嗯……”小魔王清了清嗓子,侧脸看着满头大汗,疼得死去活来的郑大官人,十分好心的提醒道:“我娘亲说了,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那意思就是,郑豪铯,你采了路边的野花,所以才吃了今日这顿板子。

    噗啊……

    郑大官人在心里喷了一口老血——他指天发誓,他再也不敢乱采路边的野花了。

    ——阴险老爹算计儿子——

    勤忠在灵泉山别院待了数日之后,准备动身回尚京。

    头天晚上。

    凌璟揽了卫长蕖躺在床上,时候还早,二人皆无睡意,躺在床上纯聊天。

    璟爷眸光柔和的看着怀中的小女人,准备将自己心中盘算了数日的想法说出来。

    想好如何开口,便温润道:“蕖儿,麒儿年纪也不小了。”

    卫长蕖懒懒的靠在他的怀抱中,浅吸着他身上的冷梅香,很自然的接过话,“所以呢。”

    心道:这人又在打什么主意。

    “所以,是时候送麒儿回尚京了。”说话间,倾下薄唇,在卫长蕖光洁的额头上,烙下一个浅浅的吻,“不能让这小子一直活在咱们的羽翼之下。”

    卫长蕖想了想,道:“凌璟,麒儿才刚满五岁,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说完,狐疑的盯着某爷那张绝世出尘的俊脸。

    她敢说,某爷这样做,一定有私心。

    凌璟在卫长蕖狐疑的目光之下,心跳有些加快,脸上却依旧维持着镇定。

    他承认,他确有私心,为了自己往后的性福生活,他必须将那小子弄走,再者,那小子身为皇太孙,将来可是要代替自己当皇帝的,必须送去尚京历练一番。

    “不过分。”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璟爷很干脆回道。

    “蕖儿,麒儿待在灵泉山,整天胡作非为。”最主要的是,还要和他抢娘子,“爷五岁的时候,已经会看账本,并着手打点王府的事了。”

    凌璟说完,卫长蕖认真的思考一番。

    “凌璟,你说的也不无道理,让麒儿长久留在灵泉山别院,确实有些阻碍了他的眼见。”

    凌璟见卫长蕖心有所动,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眼底有狡黠之色乍然闪过,再接再厉,“蕖儿,你不想咱们的儿子将来是个纨绔子弟吧。”

    “当然不想。”卫长蕖想都不想,便一口回道。

    璟爷眼底的狡黠之色更浓,赶紧趁热打铁,“明日一早,忠叔回尚京,让麒儿一起去吧。”

    卫长蕖支起手臂,以俯视的姿态,审视的盯着璟爷。

    默了默,开口道:“凌璟,我怎么觉得,这是你的ji计。”

    “你是嫌弃儿子整天粘着我,自己又不想当皇帝,所以,才想将麒儿送去尚京,早早的让他历练,你说,是不是?”

    心思被人看穿,璟爷心里咯噔了一下——娘子真是明察秋毫啊。

    赶紧将眸底的狡黠之色掩藏,不让卫长蕖发现,稳了稳心神,一脸坦荡道:“哪有,蕖儿,麒儿是我们的儿子,爷疼爱他都还来不及,又怎会嫌弃他,你想多了。”说罢,一把扯下卫长蕖,重新将她按回自己的怀中。

    卫长蕖见他一脸坦荡,这才打消了方才的疑虑。

    见某女打消了方才的疑虑,璟爷心中暗暗雀跃——搞定了娘子,儿子就更好搞定了。

    待卫长蕖睡着之后,璟爷才轻手轻脚的下床,穿好上衣服,开门而出。

    “去,将麒儿叫到书房来。”绝美的凤眸瞥向谷雨,淡淡吩咐,说完,自己率先朝书房走去。

    不多时,谷雨就带着瞌睡迷糊的小魔王来到书房。

    凌钰麒打着哈欠走到凌璟的身边,“爹爹,您找孩儿有事?”说完,又捂嘴打了一个哈欠。

    他睡得好好的,突然,被自家老爹从热乎乎的被窝里挖起来,小魔王表示,十分不开心。

    凌璟一把将他捞起来,抱他在自己的大腿上坐下,难得的温声细语,“麒儿,明日,你随忠爷爷去尚京。”是陈述的口吻,表示,老爹已经为你做好了选择,容不得你小子说不去。

    “娘亲去吗?”凌钰麒清醒了几分,眨巴着明亮的凤眸,眼巴巴的盯着自家老爹。

    “不去,就你跟忠爷爷回尚京。”凌璟简单道。

    听说娘亲不去,凌钰麒抽搭了一下鼻子,立马不干了,“娘亲不去,麒儿也不去,麒儿要陪着娘亲。”

    “你娘亲,有爹爹陪着。”璟爷的口吻沉了几分。

    凌钰麒扁了扁嘴,小模样甚是委屈,一双明亮的凤眸中含着氤氲的雾气,在将哭未哭的边缘徘徊,程度拿捏得很好。

    凌璟见他那将哭未哭的小模样,果然有些心软了。

    口吻又复柔和了几分,悠悠道:“麒儿,难道你不想念皇爷爷跟皇奶奶吗?”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小家伙极重亲情,他就不相信,这小家伙还能不上当。

    璟爷诓完小魔王,眸底闪烁着狡黠之色。

    “麒儿想念皇爷爷跟皇奶奶。”凌钰麒点头道。

    正当凌璟甚为满意的时候,小家伙思量一番,又冒出一句,“爹爹,可是麒儿更舍不得娘亲,想要和娘亲在一起。”

    璟爷头一次感觉心塞。

    自家这小子,怎么如此难搞啊。

    “麒儿,你想要小弟弟,小妹妹吗?”既然皇爷爷,皇奶奶的诱惑力不大,璟爷思维一转,换一个话题问。

    凌钰麒听后,眼睛都亮了,十分激动的盯着自家老爹。

    “嗯嗯。”狠狠的点头,“爹爹,麒儿想要小弟弟,小妹妹。”他想要小弟弟,小妹妹已经很久了。

    诓骗儿子有戏,璟爷心中暗喜,脸上却一派淡然,“只要你乖乖去尚京,爹爹答应你,等你再回来的时候,一定有小弟弟,小妹妹。”

    “真的?”凌钰麒有些狐疑。

    他表示,爹爹是只千年老狐狸,所说的话,不一定是真的。

    璟爷挫败,在儿子的心中,他就这么没信誉吗?抬起修长如玉的手,轻轻捏了捏凌钰麒的脸颊,温和道:“爹爹什么时候骗过你。”

    凌钰麒歪着脑袋瓜子,想了想。

    也是,爹爹除了和他抢娘亲之外,视乎真的没有骗过他,好吧,暂且就相信一次。

    “我要五个弟弟,五个妹妹。”

    “好,爹爹帮你造五个弟弟,五个妹妹,”璟爷十分爽快的答应,勾起唇角,确笑得像只千年老狐狸。

    不过,生十个,任务貌似有些重,看来,他得夜夜辛苦劳作了。

    经过一番连哄带骗,小恶魔被璟爷搞定,为了小弟弟,小妹妹,决定乖乖去尚京。

    翌日,风和日丽,卫长蕖,凌璟将凌钰麒,勤忠送到止水镇,此番上京,顾惜昭夫妇同行,凌璟吩咐惊雷,闪电随凌钰麒一同进京,有二人在凌钰麒的身边保护,卫长蕖才能安心。

    官道上。

    卫长蕖将凌钰麒紧紧的搂在怀中,亲了额头,又亲脸蛋儿,“麒儿,到了尚京,要听皇爷爷,皇奶奶的话。”

    “麒儿知道,娘亲放心。”

    凌钰麒回亲了卫长蕖两口,抱着她的脖子,小脸依偎在她的怀里,舍不得离开。

    上官玉儿,顾惜昭已经等了许久,见卫长蕖u子二人依依不舍,何时才是头,于是乎,上官玉儿笑着开口,“蕖儿,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麒儿的。”

    这小家伙可是她未来的女婿,她上官玉儿如何能让自己未来的女婿受欺负。

    上官玉儿话落,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

    只见顾璃月掀开车帘一角,探出一张俏丽的小脸蛋儿,十分不怀好意的盯着凌钰麒,糯糯软软道:“麒哥哥,月儿也会好好照顾你哦。”

    哼!好你个凌钰麒,上次出去玩,竟然撇下本小姐,等到了尚京,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

    凌钰麒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松开卫长蕖,迈腿走向勤忠,一副小大人模样道:“忠爷爷,我和你坐一辆马车。”

    哼,他才不要母老虎照顾。

    “是,小殿下。”勤忠笑容满面应道。

    离开前,还不忘看了自家爹爹一眼,确认道:“爹爹,你答应过麒儿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哦。”

    “嗯。”凌璟淡淡点头。

    卫长蕖狐疑的盯着父子二人看,只见凌钰麒一脸期盼,整张小脸十分兴奋,而,璟爷却是目光闪躲,不敢跟自己对视。

    这父子二人到底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协议,她怎么觉得,她有种被人卖了的感觉。

    等送走了凌钰麒,上了马车,卫长蕖才看向凌璟,沉声问道:“凌璟,你可不可以向我解释一下,你答应了麒儿什么事,嗯?”标准的母老虎形象。

    璟爷目光闪躲,再闪躲。

    “蕖儿,其实也没什么。”

    卫长蕖咬牙,双手叉腰,“别跟老娘打马虎眼,说。”

    “爷说了,你不准生气,不准撵爷去睡书房。”璟爷道。

    卫长蕖直接,一准没什么好事,淡淡道:“别给老娘谈条件,先说是什么事儿,若是有半分隐瞒,往后就别想再爬老娘的床。”

    素风,谷雨坐在车头上,时不时听见自家小姐的咆哮声,赶紧闭耳不闻。

    她们可不敢围观小姐收拾爷。

    璟爷犹豫了一番,最终选择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实道:“……那个,爷就是答应,给麒儿生五个弟弟,五个妹妹。”说完,瞄了卫长蕖一眼,头一次说话,有些底气不足。

    五个弟弟,五个妹妹,卫长蕖听得瞠目结舌,尼玛啊尼玛,加起来就是十个。

    瞪了某爷一眼,再也淡定不了了,“凌璟,你当老娘是母猪吗?要生十个,你自己生去,老娘不答应。”

    璟爷一脸苦逼。

    爷没那功能,如何生。

    这厢,顾惜昭,上官玉儿,凌钰麒等一路游游耍耍,六日后,才抵达尚京城。

    凌钰麒刚下马车,就被闻讯赶来的颜素接进了皇宫。

    只是,可怜的小皇孙殿下没能在皇奶奶跟前多玩几天,就被他皇爷爷凌启丢进了上书房,而且,给小皇孙殿下授课的夫子,乃是一代大儒,顾老丞相。

    ——上书房——

    顾老丞相正手持书卷,讲解诗词歌赋。

    下面的学生听得津津有味,随着顾老丞相的诵诗之声,摇头晃脑的附和,而这些学生之中,自然要除开了小皇孙凌钰麒。

    此刻,小皇孙殿下正手支脑袋,坐在座位上打瞌睡,不知与周公杀了几盘棋。

    诗词歌赋,对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听这样的课,简直索然无味,每日,除开皇爷爷教的治国之策,他稍微感兴趣之外,也就是闪电师傅,惊雷师傅教的骑射,武术尚可。

    顾老丞相诵了一会儿诗歌,一眼瞄到那正在打瞌睡的小人儿,微微叹息一口气,缓步走到他的身边。

    “小皇孙。”

    凌钰麒听到头顶有声音传来,瞬间清醒,眨了眨明亮的凤眸,抬起头来,看着顾老臣相,“夫子,下课了吗?”说罢,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稚嫩的话音落下,整个上书房呈笑轰轰一片,笑得最开心的,就属顾家的顾璃月了。

    心道:这小魔王真是越来越逗比了。

    凌钰麒听到笑声,这才知道,自己又搞错了。

    瞧瞧那些笑得尖牙不见眼的家伙,翻了翻白眼,心中甚是不削,他不过就说错了一句话而已,有这么好笑么。

    顾老臣相哭笑不得,黑着一张老脸,严肃道:“小皇孙,这堂课学的是诗词歌赋,你且作一首诗试试。”

    作诗就作诗。

    小魔王大喇喇的站起身,清了清嗓子,开始朗诵他娘教他的“唐诗三百首”。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诵到这里,突然顿住了。

    顾老丞相捋了捋胡子,十分赞赏道:“嗯,不错,好诗。”赞赏完,等着他继续往下诵。

    就在凌钰麒准备往下背诵的时候,一阵“咕噜噜”的声响,从腹部传来。

    早上吃得少,都快午时了,好饿好饿。

    于是乎,感到肚子很饿的小皇孙,很顺溜的接着方才的诗,继续诵道:“欲穷千里目,饺子对菜油。”

    顾老丞相被噎了一下,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栽倒。

    “饺子对采油,啊哈哈哈……”顾璃月则是毫无形象的大笑出声,笑得见牙不见眼,“小魔王,你真是太有才了。”

    其他学生见顾璃月大笑,也跟着乐起来。

    上书房外,启帝负手而立,身后站着几名太监。

    听了凌钰麒那句“欲穷千里目,饺子对菜油”之后,他只是微微笑着,摇了摇头。

    哎!这孩子,聪颖则聪颖,就是太古灵精怪了些,想要成大器,必须经过一番磨练。

    ——五年后——

    凉国,启帝十年,帝颁下诏书,由皇太孙凌钰麒监国。

    御书房内,十岁的凌钰麒,端坐在龙案前,正埋首批阅奏章。

    十岁的他,面容绝世出尘,一双凤眸如朗月皎皎,鼻梁若琼,薄唇微微抿着,五官已经逐渐张开,绝美如鬼斧雕琢,虽然略显稚嫩,但是却也当得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已有了他爹当年的绝世风采。

    凌钰麒批阅了一个时辰的奏章,这才放下手中的狼毫。

    他搁下笔之后,手臂支起下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每天都有看不完的奏章,真是烦死人了。

    叹息完,凤眸一转,看向惊雷,闪电。

    似询问,又似自言自语,“惊雷师傅,闪电师傅,你们说,本皇孙是不是做错了?本皇孙就不应该跟皇爷爷学什么治国之策,哎!”说完,又是一阵长吁短叹,若是他没学这什么狗屁治国之策,如今,就不用帮皇爷爷监国了。

    惊雷,闪电对视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沉默了片刻,凌钰麒突然仰头咆哮,表情很是悲愤。

    “皇爷爷,父王,你们都骗了我,我,我……”稚嫩的回声在御书房内久久回荡。

    当初,父王说过,要给他生五个小弟弟,五个小妹妹,可是五年都过去了,他也只有一个小妹妹,所以,他深刻的认识到了——男人的话,不可信。

    ——灵泉山别院——

    卫长蕖躺在花架下的竹藤榻上,一边看着小女儿骑着雪球玩耍,一边享受着夫君的贴心伺候,十分惬意,好不快活。

    突然间,心好似被某东西撞了一下,揪起一阵心疼。

    看向璟爷,眼睛有些酸涩,道:“凌璟,我好像听到麒儿的声音了。”

    璟爷将一颗剥好的水晶葡萄送到卫长蕖的口中,又帮她理了理额前被风吹乱的发丝,温声如玉道:“一定是你听错了。”

    卫长蕖:“……”

    难道真的是她听错了吗?这阵子,她怎么老是感觉到麒儿过得很不开心啊。

    ——老谋深算的皇爷爷——

    凉国,一个风景优美,气候宜人,赛过江南水乡的小镇上,启帝正揽着颜素悠然漫步,老两口也十分惬意,十分悠闲。

    此时,颜素却是无心赏风景。

    她想起自己的宝贝孙儿,心中揪起一阵心疼。

    “启,你将国事交给麒儿打理,麒儿年纪这么小,会不会……”

    颜素的话尚未说完,就被凌启接了过去,“不必担心,那小子厉害着呢,不会累坏。”

    他不会承认,他就是为了今日能陪素素够游山玩水,是以,才早早教那小子治国之策的。《全剧终》

    ------题外话------

    全剧终,番外也终了哦

    美妞们别走开,嘿嘿,等起星儿开新文,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