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宿命指环 > 7、斩仙剑
    “我们要去下届了。”季禺仙人盘膝坐在青草中,单手杵腮望着身前不远处穿着一身黄衣梳着羊角辫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柔声道。

    “真的吗?”女孩跑过来兴奋的道:“听说下届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呢”

    “我们可不是去玩的,魔界入侵人间我们要去斩魔”季禺仙人摸了摸女孩的头说。

    “斩魔啊”女孩头一歪没兴趣的说。

    “如果你任务完成的好,在下届多待些时日也可以哦”季禺仙人笑了笑说。

    “真的”女孩跳起来道。

    “嗯”季禺仙人笑着点了点头。

    “逆灵儿最喜欢下届了” 逆灵儿说着双手环住季禺仙人的脖子,晃了晃化成一把通体红色的逆灵剑落在了他的腿上。

    “那我们走吧”季禺仙人笑了笑将逆灵剑别在腰上,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魔界为得到地脉入侵人间,造成生灵涂炭,使人间冤魂遍地,大地中笼罩着一股躁动之气。季禺仙人提着逆灵剑砍杀着那些来送死的小魔,那些魔很奇怪都带着一脸自信仿佛能够战胜他一般。他下届已经半月有余,魔界已败退而回。

    “逆灵儿你怎么了?”季禺仙人正坐在大帐中休息,忽见逆灵儿披着件黑色的斗篷背对着自己,很是奇怪的问道。

    “主人,我们回去吧”逆灵儿扯了扯遮着脸的斗篷道:“魔也斩的差不多了”

    “人间还有很多未驱除的魔,要把他们肃清才行,这是召天帝给我的任务。“季禺仙人摸着逆灵儿的头说:“放心,等魔肃清了我一定会带你在人间游玩一番的。”

    “我不要”逆灵儿低着头吼道。

    “怎么了,你不是很喜欢下届的嘛”季禺仙人笑了笑说。

    “现在不喜欢了,一点都不喜欢了。”逆灵儿转过身看着季禺仙人哭着说。

    “逆灵儿你怎么了?”季禺仙人抬手扯掉逆灵儿头上的斗篷,看着她泛红的瞳孔,爬满半边脸的魔气,表情一时僵住,将逆灵儿一把揽在怀里摸着她的头安抚道:“没事的,没事的只是稍稍沾了些魔气而已”

    “逆灵儿不想被丢掉,像酒仙的麦剑一样,被劈成两半”逆灵儿趴在季禺仙人的怀里颤抖着身体恐惧的说。

    “不会的,我不会丢下逆灵儿的”季禺仙人垂眸道。

    仙界圣洁无暇,不允许任何魔气杂念邪气进入。沾染了魔气的逆灵剑被下令折毁,但季禺仙人不忍。听人建议将仙剑存放于佛光寺中,每日佛经洗心,愿能早日褪去魔气。

    “你什么时候来接我?”逆灵儿问。

    “等你魔气全消之时”季禺仙人笑了笑答道。

    “你不会把我丢下吧?”逆灵儿沉默了半天,犹豫着问。

    “当然不会”季禺仙人冲逆灵儿温柔一笑道:“我会来接你的”

    人长着两只耳,一左一右,一只用来听好语,一只用来听恶言,但人总是会关上那只用来听恶言的耳朵,只听自己想听的话。人间为争夺季禺仙人留下的仙剑又起干戈,而已回仙界的季禺仙人全然不知。

    “你是”季禺仙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因硬闯仙界被仙气灼蚀,满身伤痕的女子道:“进言叫我将仙剑放入佛光寺中的女道士”

    “小妇人真是三生有幸竟能被仙人记住”女子不好意思的笑笑,又倒地冲季禺仙人一拜道:“请仙人赎小妇人之罪”

    “擅闯仙界的确是死罪”季禺仙人看了女子一眼道。

    “不是,小妇人闯入仙界就已做好万死的准备。小妇人所犯下的罪并不止如此,是万死也难辞其咎的。”女子头扣在地上迟迟未抬起道。

    “是何罪?”季禺仙人喝了口茶问。

    “擅言之罪小妇人曾进言,请仙人将仙剑放入佛光寺每日佛经洗心,褪去魔气。”女子抬起头满脸泪水道:“可没料到,人间竟然因仙剑再起波澜。各个为争夺仙剑自相残杀,生灵涂炭”

    “什么?”季禺仙人听到此言手中的茶杯摔落在地,沉吟半晌对女子道:“你同我下届吧”

    “是”女子跪在地上得意一笑道。

    季禺仙人到了下届果见有道士在斗法,口中声声喊着争夺仙剑之言。到了佛光寺季禺仙人抬头一看寺名不知何时改成了逆灵寺,无奈一笑,神色惆怅的进入寺中,在大佛前看见魔气已消散了些的逆灵剑。

    “你来接我了嘛”逆灵儿高兴的问。

    “不是”季禺仙人提起剑手指在上轻轻划过道。

    “果然还是要丢下我”逆灵儿并不吃惊,作为仙剑被魔气沾染理当被折毁,强忍着泪水说:“要是没来人间就好了”

    “对不起”季禺仙人二指并拢,在剑身上一敲,伴着一声悲鸣,仙剑被斩成了两半。

    “哈哈”季禺仙人正在落寞,身后的女子却发出一声大笑:“真是的,还以为仙人能有多聪明,也不过是个笨蛋。哈哈”

    “你说什么?”季禺仙人不解的看着女子道。

    “你真以为人间会为了那把被魔气污损的仙剑争得你死我活,若是那样仙界怎会不知。虽然是有人在抢夺仙剑,但并没有那么严重只是小打小闹而已。”女子身子一闪站在季禺仙人的背后捂嘴笑着说。

    “你骗我?”季禺仙人脸露怒气道。

    “是啊,骗你的。”女子身子又一闪蹲在地上捡起被斩成两半的仙剑脸露遗憾的说:“可惜了这么好的一把仙剑,为了不让主人分心,一直掩饰着被魔气污损的事。”

    “你到底是什么人?”季禺仙人浑身笼罩着仙气,随时都有可能向女子发动攻击。

    “怎么你要杀我,可折断了仙剑的可不是我啊”女子将仙剑撇在地上道:“是你啊,你听见那剑灵的悲鸣了嘛,多么凄惨啊”

    “闭嘴”季禺仙人双目冒火看着女子吼道。

    “哈哈闭嘴?”女子大笑着说:“因为我说得是事实就不想听了,剑仙季禺不是最爱自己的剑嘛?不是剑亡人亡嘛?可你的剑已经没了,你怎么还在啊?”

    “闭嘴”季禺仙人挥着衣袖向女子打出一股仙力,女子瞳孔一缩闪身躲过。

    “啊,恼羞成怒了。本以为是为天下苍生而折剑,却没想到是被骗的”女子继续说着:“还是说你想要为你的仙剑报仇?可让仙剑污损,折仙剑的都不是我,而是你啊”

    “住口”季禺仙人流着泪捡起地上的断剑捏在手中,割出的口子渗出了鲜血却完全不觉。

    “哎呀,你除了闭嘴,住口还会说什么?”女子眼光一闪手指季禺仙人道:“对了你是剑仙,现在没有剑了,那你是什么仙啊?哈哈”

    季禺仙人无力的坐在地上,怀里抱着逆灵剑的碎片,眼泪滴落在断剑上,手指轻轻在上划过,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盘膝运气,击碎天灵盖,仙逝于此。

    女子见状得意一笑,走到季禺仙人的身前,单手成爪向胸口抓去,但却被仙人身上的仙力灼伤。女子强忍痛楚从仙人的胸口抓出还在跳动的心脏将它放入早已准备好的神木匣中。捂着胸口吐出一大口鲜血,踉跄了几步倒在了地上。挣扎了半天从地上坐起,调息片刻飞到半空冲着寺内的大呵道:“寺内众人听着,我是千年狐仙。我将仙人的尸体放入你寺,你等不得擅动,他日我自会来取。到时寺中还会有一个女子,若是交出此女,你寺中无事,若是不交,你寺内将鸡犬不留。”说完妖狐媚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住持,我们要怎么办?”一直躲在一旁寺内的小和尚对身边的老方丈问。

    “把仙人的躯体封入大佛中,对外便说妖狐入侵我们用仙人的之躯驱妖”老方丈沉吟了片刻答道。

    “是”众僧应道,刚迈出一步却又都退了回来:“主持又来了一个人”

    牧羊晚月从空中落到仙人身前,落寞片刻,拿出张符咒念了几句咒语,季禺仙人身上便飘出一道白光。牧羊晚月将符咒向前一掷,符咒瞬间将白光包裹住。

    “天地轮回,开”牧羊晚月手捏咒印,话音刚落身前便出现一条盘旋深处的道路,手一挥包裹白光的符咒便顺着道路越飘越远。

    “你也该追随他而去”牧羊晚月捡起地上的断剑,手在其上轻轻一敲,从断剑上飘出散碎的红光,红光沿着白光所去的路缓缓追去。

    牧羊晚月叹了口气,一挥衣袖关了轮回之路。正要离开猛然看见季禺仙人怀中露出书的一角,伸手抽出,原来是一本仙剑谱。略微沉吟将书揣在了怀里,冲季禺仙人施一大礼脚步一蹬离开了佛光寺。

    牧羊晚月离开佛光寺后,登上岳上将那本仙剑谱交于司马家第十九代当家司马如是,请他将剑谱存于道天阁中。千年后被玉虚道长偷出,怕被人发现将仙剑谱的封页撕去,随手换上一本杂志的封面与马天魁交换了《轻羽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