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阵脚步声不停,径直往王大师的工室走去。

    大家对视一眼,脸上都浮现一抹狐疑之色。

    谁呀,敢直接往他们师父的工室去?难道不怕被师父责罚吗?

    不过,他们很快就忽略过这件事,又继续聊起了飞行战机。

    凤舞问:“那你们现在飞行战机研究到哪种程度了?”

    莫自鸣摸摸下巴,虽然很喜欢小仙女,但……如此机密的事,他还是不会说的呢。

    凤舞没好气道:“莫自鸣,刚才你拿给王大师的板子上,就是你现在研究的最高水平吗?”

    莫自鸣差点被噎住,他突然有一种自己引以为傲拼命保密的成功好像……不值一提的那种感觉。

    所以,其实是他的错觉吧?

    “你看的懂?”莫自鸣狐疑看着凤舞。

    凤舞还没说话,这时候,隔壁竟传来一道茶杯器皿摔落在地的声音!

    “我王智恒就算死了,也绝不求他!”

    “当年他自己做的事,他自己心里没点笔数?”

    凤舞他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纷纷隔壁冲去。

    还没等他们出门,声音再度传来。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王大师愤怒难当,怒吼道:“三年前立下的赌约,我王智恒记得清清楚楚呢,还需要你提醒?你回去告诉他,我王智恒就算死了,也绝对不会跪下向他求饶!滚!”

    一声怒吼声,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

    凤舞正要往王大师的工室走去,却在门口处被莫自鸣拽住。

    莫自鸣那张原本轻松的脸,此刻前所未有的认真凝重,脸上有着憋屈,痛苦,愤怒……各种情绪交织。

    凤舞回头望去,发现四号房和五号房里的年轻人也出来了,他们脸上一副义愤填膺之色。

    大家似乎都很愤怒?

    就在这时候,那原本从他们这边经过的脚步声出来了。

    对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队五人。

    为首那个人,原本长得不差,但那脸上的得意洋洋破坏了脸相,看着让人不喜。

    他身后的四个人,个个都是得意之色,抬着下巴,傲慢的不得了。

    经过门口时,看到门口站了一堆人,为首那人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王大师的徒弟们啊?”这个目空一切的人,不屑瞟了莫自鸣一眼,“身为王大师最厉害的大弟子,莫自鸣,你现在铭文多少级了?”

    莫自鸣身侧的手紧握成拳,眼眸赤红色,涌动着极度愤怒!

    对方见莫自鸣不回答,自己倒是说上了:“我听说,你还是铭文七级啊?”

    说到这,这个人还走上前来,整整莫自鸣的衣衫,笑着道:“兄弟啊,你哥哥我已经八级了,你七级,你说,以前他们怎么会说你是天才呢?明明是蠢材才是。而且跟的,还是一个蠢材师父,哈哈哈——”

    对方说着就要走。

    莫自鸣额角青色血管兔兔暴动!

    莫自鸣抬起手,可是对方却已经下一步用武力摁住莫自鸣的手了。

    “兄弟,你铭文远不如我,实力,可也是远不如我的,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