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管家点头:“我们这边确实极缺铭文师。现有铭文师,实力也……你想去魔装部看看他们的情况倒也不是不行。”

    “有陛下给你的那枚印章,他们也拦不住你。”封管家道,“不过如果有一个名目,那就再好不过了。”

    凤舞:“名目?”

    封管家点头:“你干爹不是大元帅么,让他给你开个条子就是了。”

    说到这个,凤舞苦笑:“他和雪至北打架去了。”

    封管家点头:“也是,他们三日便有一场,如此循环,一直战斗不息。”

    凤舞好奇:“为什么他们要三日一战呢?”

    封管家苦笑:“这是雪至北提出来的条件。”

    想了想,封管家认真对凤舞道:“你父亲,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非常非常了不起。”

    凤舞:“是吗?”

    她见过大元帅的呀,长得确实是位中年美大叔形象,对别人傲慢,但对她这位才见面的小闺女却很温柔,除此之外……她也没听过大元帅有什么奇事呀。

    封管家望着远方,目光露出敬佩之色:“东桑**备一直强于君武帝国,你是知道的。”

    凤舞点头。

    封管家:“他们有飞行战机,有铭文炸弹,但你看他们用过吗?”

    凤舞摇头。

    封管家认真凝视凤舞:“这就是你父亲和雪至北的约定,没三日一战,直到有一方彻底倒下为止。若是大元帅输了,雪至北将率领铭文装备大军,朝君武帝国碾压而来。”

    封管家说的简单,可凤舞却听的心惊肉跳!

    太可怕了!

    这就等于,一直有一柄剑,悬挂于头顶,随时都会落下砍掉脑袋。

    凤舞:“东桑国就有这样厉害吗?”

    封管家:“就是有这样厉害。”

    凤舞不明白:“那为什么,雪至北要和大元帅做这个约定呢?难道如十四年前,一举入侵君武帝国,将我们百姓屠杀殆尽,岂不更简单些。”

    “因为政治需要。”封管家言简意赅。

    “什么政治需要?”凤舞追问。

    可是话到这里,封管家却不预备再说下去了。

    凤舞:“难道我们要一直活在东桑国强大机械军备的阴影笼罩之下吗?”

    封管家只认真告诉凤舞:“我们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的,破局的希望在君殿下身上。”

    凤舞:“为什么?”

    封管家:“如果他的实力,成为当世至高,那一切都会改变。还有你——”

    封管家认真望着凤舞:“你也是东桑国的希望。”

    再多了,封管家却不再说了。

    凤舞告辞了封管家,回到上校区。

    这时候杨志虎已经回来了。

    杨志虎身上带伤,玄奕已将他自己那半瓶半步神级金乌药膏给杨志虎用了。

    所以现在的杨志虎看上去,除了唇色有些白,其他倒是还好。

    杨志虎只一句话:“我和他交手过,对方是东桑国人,而且——”

    凤舞:“请说。”

    杨志虎:“对方逃进南山,便消失不见了。南山禁区,我进不去。”

    凤舞皱眉:“南山禁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