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第五瑶光 > 第六十章
    五皇子这才刚刚离开人世,大办的葬礼还没有过去几日,原本他待的地方已经被其他人给占领了。平日里陪伴着五皇子尚书家的儿子,此时小心翼翼的站在角落里面。

    已经少了嚣张的头目,那手下的喽喽自然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了。

    瑶光自然是讨厌这种作威作福的姿态了,毫不客气的走到三皇子的位置开门见山,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这人才刚走了没多长时间,位置就已经被占了。”

    事实上在这宫里面的皇子,除了五皇子因为安贵人有着宠爱,所以平日里比较傲慢。不过他那种傲慢,和安徽人一样,是在明面上,绝不会在背地里使什么手脚。

    他对一些人的折磨也只是表面上的捉弄,而这个三皇子完全就不一样了,他和他的母妃一样,平日里总是喜欢使一些下作的法子。

    各种阴狠的手段都会使出来,不过即便如此,也挡不住她有着魅惑的容貌,皇帝总是被她迷的不要不要的。

    所谓的母凭子贵,换一种说辞就是,谁的母妃在这宫中得宠,谁的地位就比其他人要高一等。

    除了瑶光这个用生命换取稳固的位置。

    要是其他人在三皇子面前这般嚣张,他绝对会毫不客气的怼回去,并在私底下让对方好好指导他的手段。

    可是打抱不平的人竟然会是瑶光。

    一开始的时候,母妃就曾经教导过他,在这宫中最不应该得罪的两个人就是五皇子和瑶光。安贵人的宠爱她不及,五皇子可是作为未来的诸君,能做的就只有巴结,要是真的得罪了,日后瑶光若是成为诸君,她们母子两个人可就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了。

    不过好在瑶光油盐不进,在这宫中不与任何人交好,所以只需要在他面前说说安分一些,不得罪就可以了。

    三皇子每日听母亲数落这些话,已经完全厌烦了,而且瑶光极其嚣张的在众人面前拂了他的面子,让他心里面很不是滋味。

    三皇子还是没有压制住胸腔内的怒火,直接给怼了回去:“你现在在这里惺惺作态算什么?”

    瑶光向来是吃软不吃硬,如果对方要是对他毕恭毕敬的,他大概也会用相同的礼貌回应给对方。在这里跟他叫板只能够硬碰硬。

    瑶光那时才年仅六岁,浑身散发的帝王的气势,虽然有些微博不过,足以慑服一个孩子了。“这平日里被压制着,怒气都不敢发出来。现在,到时少了那种鸭子敢跟我叫板儿了,对不对?”

    “你……”三皇子已经开始变得结巴了,不知该如何应对。他从来没有想过平日里温文尔雅的瑶光是一头沉睡的雄狮,这样的气势,他只在父王见过。

    三皇子表面上还能维持着镇定,事实上他的双腿已经开始发软。仔细看的话可以察觉到微微的抖动。

    三皇子还能够做到与瑶光对视,而他身后的那些人已经低着脑袋,瑟瑟发抖。生怕吸引到瑶光的注意力。

    “尊卑之别,难道不懂得吗?看来你母妃没有教到你这些品德呀。”瑶光继续说道,那冰冷的语气如同三冬般寒冷。

    “你……”三皇子除了一个你字之外,所有的话都吞回了肚子里了。

    “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出来,我可以饶恕,你不必在这里吞吞吐吐的。”

    “我现在就换。”三皇子直接选择了妥协。除了妥协,他没有其他的办法。

    墨轩就这样在一边看到了全部的景象,他没有被这种情况给吓到,反倒是看到瑶光威严的模样,内心在窃喜。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欢喜的什么,或许是因为,这种区别对待吧。

    瑶光转过身与墨轩对视,从对方的眼眸之中,没有看到他不愿意看到的害怕以及疏远,而是崇拜和心血,不由得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她未来是要做诸君的人,现在只不过是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兄长,而在日后,他需要管理的是整个江山和子民,到时候他的双手会变得不干净,会沾满鲜血。

    如果说对方只是因为现在露出冰山一角,而害怕,恐惧他的话,那么就没有继续交流下去的意义了。

    两个人对视几秒之后,墨轩就连我收回了目光,他还是没有忘记自己身为质子的身份,他不能够与地位极其尊贵的瑶光对视。

    瑶光走向尚书家的儿子,并且柔声对他说:“你可以做到你原本的位置上了。”

    尚书家的儿子,抬起头,对瑶光道谢,看到对方眼眸之中蓄满了泪水。瑶光小小的心疼了一下。

    她事实上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他不能够给对方提供完好的保障,她仅仅能做的事情就是,抢回原本属于他的座位。

    “我可以当你的伴读吗?”尚书家的儿子,在瑶光转身的一瞬间,把话给说了出来。

    他不是这么快就放弃以前的玩吧,也不是不在乎以前的玩伴,小孩子的感情还是比较真挚的,之前父亲一遍又一遍的强调,让他不要再跟五皇子继续玩下去了,应该跟太子这样富有前程的人。

    只是他一想到若是五皇子离开了,他该会孤零零的一个人。五皇子是那么高傲的一个人,那些主动靠近他的人,他会不屑一顾,当他一个人悲伤的时候也不会表现出来,只是用自己的孤傲来掩饰内心的冷漠。

    他从来不敢告诉父亲他的想法,只是每一次嘴上说硬。但是,最终都是跟随的太监,走到五皇子居住的地方,与他一起去夫子那里学习。

    现在五皇子没有了,他本应该表现出万分悲痛,并且沉浸在过去之中,可是,他也害怕自己是孤单的一个人。他已经为了能够陪伴五皇子,忍受了父亲这么长时间的呵责,那么或许他这一点点的自私能够被原谅吧。

    瑶光听到对方声音之中的哽咽,瑶光转过身,看到对方隐忍的泪水,开始变得纠结起来了。

    她或许比想象之中要心软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