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精灵外挂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事件后续
    张伟说完这番话,又坐了下来,几个领导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再看张伟的时候,眼中便多了一些忌惮和不满。

    在座的都是体制内混迹多年的人精,如何会听不懂张伟定的这个调子,只是他们都觉得觉得张伟这个调子定的有些狠。这番话里的意思是要把李俊一家人往死里整的节奏啊,只是一个小小的冲突,又没有人受伤什么的,他们本以为张伟最多也就让李家出点血就算了,没想到张伟却下这么重的手。

    会议室内再次安静下来,一时间竟是没人愿意接这个话茬儿。

    这件事儿能让这么多市里面的大佬露面,当然不是袁正则能办到的,这是江新国打算借机还张伟人情,所以才搞出的阵仗,此时张伟定了调子却没人表态,这让他的脸上有点挂不住,在怎么说自己也是学院派的大佬之一,这点小事儿都办不好,那就有些丢人了。

    只见江新国开口向张伟问道:“张伟,这件事还牵扯到那个郑蕊,你打算怎么处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张伟很平淡的说了一句典故,惜字如金的坐在啊原位。、

    看到江新国开了口,在座的诸位大佬都知道这件事儿必须要有个表态了,孔书记直接把视线看向了开发区分局的局长。

    那分局局长是个懂得起的,看到孔书记的眼神之后,立刻开口道:“常健康同志在此事中究竟扮演什么角色,我们开发区分局会成立专门调查组立刻展开调查,如果常健康同志确有徇私舞弊,滥用职权和充当黑色势力保护伞的行为,我们分局绝不姑息,一定会严肃党纪国法。”

    这话一出,代表了警方对常sir的态度,一首《凉凉》送给他。

    听完了开发区分局局长的表态后,孔书记又看向了市局局长,这位局长立刻说道:“我局对于扫黑除恶绝不手软。”

    孔书记点点头,目光挪到政法委一把手马书记身上,开口道:“为民同志,市府李市长这件事我会与纪委恺润同志谈谈,涉及到李市长及其家属的事,我也会让恺润同志来处理,如果有需要你配合的地方……”

    “书记请放心,这次的案件具有一定特殊性,我一定亲自来抓。”马书记立刻明白孔书记的意思。

    孔书记侧头对身旁的秘书说道:“你待会儿约一下恺润同志,安排一个时间,让他来我办公室一趟。记得提醒我,明天给吕市长打一个电话,这件事儿需要跟他通报一下。”

    “我记下了。”秘书点点头。

    一帮人都各自有了安排,孔书记笑着对张伟说道:“张伟同志,请你和小杨同志放心,这件事儿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的。”

    “谢谢孔书记为我们做主。”张伟起身向孔书记微微一躬。

    孔书记笑着摆了摆手,然后说道:“不是为你们做主,而是公事公办。这也是我们的工作平时没有

    做到位,让你和小杨受了委屈,我这里还要给你道个歉啊。”

    “可使不得,您的工作太忙,总有一些人会趁着您不注意的时候犯错误,这是他们的问题,与您和诸位领导可没有关系。”漂亮话张伟也会说,既然人家把事儿都给你办了,说两句好话也是应该的。

    这件事儿已经有了结果,几个人冠冕堂皇的聊了几句不着边际的话,便在马书记秘书的提议下去吃饭,这也是应有之题,张伟拒绝不得,毕竟今天的事儿根子在他这儿,如果不去,就有点托大,这关系就没法儿处了。不过张伟也看出杨岩涛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的样子,便跟他交换了一下联系方式,让他先回家去,自己则要去应酬。

    这种晚宴千篇一律,乏善可陈。不过在席间,这些领导也不是全无收获,不仅知道了张伟不仅对江新国的母亲有救命之恩,还知道了张伟也是袁家的座上宾,袁家从老祖到年青一代的袁正则对张伟都很感激,最重要的是,领导们从袁正则嘴里得知了张伟来年将增补为一位国家民协的代表,这个身份可不是谁都能获得的,起码三门市只有张伟这么一位。别看全国民协委员们好像没有民大代表那么显赫,但关键时刻,一封奏议书,那可是有很大几率上达天听的,或许不能帮某些人升官发财,不过想让你倒霉,说起来也不是那么难,一个“不作为”的名头,就能让一大部分跟脚不深的正厅级干部扛不住。你还别不信,你算算,全国民协代表才两千多人,而全国厅局级干部有多少人?说十万人绝对是有的,就数量上来看也知道谁为贵。

    而且张伟成为民协代表,这不是他个人名声显赫,肯定是有人为他在后面运作,这么说来,张伟的背景有多深厚,这些领导们用脚指头也想得到,所以晚宴上领导们对张伟的态度也是十分热情。张伟也趁机向领导们说起了自己父亲与大方山一事,理由是自己为了不让父亲有负罪感,所以决定接过这个烂摊子,并表示现在已经有人在运作此事,等到公司什么注册下来后,会有专门的人与政府方面协商。

    孔书记一听张伟要接过大方山这个烂摊子,别提多高兴了,如果说刚才处理李俊一家是出于不好得罪江新国和袁家大少,那么现在孔书记则有点心甘情愿的意思,因为给面人面子是长远投资,而大方山问题要是能得以解决,那相当于救是眼前的火灾,作为此事的责任人之一,孔书记很清楚这件事儿如果板子打下来,自己也绝对不好受,其中的孰重孰轻孔书记当然分得清。而且,孔书记作为责任人之一,也知道了“替罪羊”张永贵被一股强大势力给择了出去,虽然不知道具体是谁实施的,不过显然不会是江新国与袁家,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张伟背后还有相当大的势力根本就没有显露出来,得到这种信息,孔书记在晚宴上难免对张伟就更加殷勤了几分。甚至,孔书记有点感谢江新国和袁正则,感谢他们让自己认识了张伟,说不定,张伟在今后就是他能攀上的另一根粗腿。

    酒足饭饱,宾主尽欢,散了酒宴之后,张伟因为喝了酒,便留在市里的宾馆住了一夜。

    第二天

    一大早,张伟就接到了杨岩涛的电话,电话中杨岩涛有点支支吾吾,问明了张伟在迎宾馆的房号,杨岩涛表示自己马上过去找他。

    不多时,杨岩涛便来了,但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三个人,这三人的出现出乎了张伟预料,居然是郑蕊一家。看见这三人,张伟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不过既然人是杨岩涛带来了,出于朋友的颜面,张伟也没让他们走人。

    进了房间,郑蕊一家三口直接跪在了地方,哀求张伟放过他们一家人,郑蕊也不知道得了谁的暗示,知道自己能不能逃脱牢狱之灾,全在张伟一念之间。

    三门市是个小地方,加上这件事儿根本就没有保密的必要,所以郑蕊一家能得到消息,张伟也并不觉得奇怪。

    张伟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头说道:“你们有事儿就站起来说,我不是李俊那样的恶霸,不喜欢践踏别人的尊严,如果你们非要跪着,那事儿也不用说了,我直接走人。”

    郑蕊的父母以前就是下岗职工,没什么胆识和见识,听张伟这么一说,心里害怕,顿时拉着郑蕊站了起来。郑蕊哭的梨花带泪,她觉得自己很倒霉也很委屈,因为在郑蕊看来,自己也是受害人。

    郑蕊学习一般,上了个大专,毕业后做着最普通的工作,在超市当售货员。去年杨岩涛被放出来后,李俊便又出现在她面前,威逼利诱的强迫她成为了李俊的情人之一,不过李俊让她做情人并不是单纯的解决欲望问题,更大的作用就是用来羞辱杨岩涛,郑蕊不是没有想过反抗,不过自己的父母也被李俊用一间上百平米的房子给收买了,她在父母的劝导下逐渐丧失了与李俊对抗的勇气,甘心沦为羞辱杨岩涛的道具。可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李俊逼迫的,并不是她的错,从本心来说,她对杨岩涛只有感激和愧疚,根本不想难为杨岩涛。

    听着郑蕊絮絮叨叨的说了自己的经历,张伟冷笑,“你委屈?我的兄弟为了救你坐了五年牢,耽误了高考,人生都被毁了,结果是什么?你们在他最需要你们的时候,选择了拿李家二十万,然后躲回了农村,这就是你说的没办法?过去的事儿放一边,就说从去年开始,李俊每次都带着你去羞辱我兄弟,你就这么一次次的看着你的救命恩人被他们为难和羞辱,却从来没有任何实质上的举动,就算你无法反抗李俊,你私底下就不能给我兄弟道个歉,说声对不起?我还是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跟你父母住着的大房子,是靠以怨报德的方式换来的,你们真的有骨气,就不能不住?所以收起你们弱者博同情这一套吧,我不会同情你们,而且我还不怕告诉你们,郑蕊这个牢是坐定了。”

    听到张伟冷冰冰的话语,郑蕊本人哭的愈发绝望,她的父母扇自己耳光,骂自己不是人,哭着哀求张伟,都没有让张伟有半点心软的意思,有些错误既然犯了,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如果不是张伟现在有一定实力,那么很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杨岩涛会被逼死,而眼前这些人虽然不是刽子手,但一个帮凶的身份跑不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