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一人之力 > 第十八章 入圣标志
    公开日子定在六月二号。

    大前提:盛夏取胜。

    提出者:所有当世天才,以及华国中央研究所。

    “也好。”

    其实唐鸿一直很好奇。

    几年前,第二天才在北极范围遇到了自然仙,可惜交流内容无人知。

    那么【仙】与第二天才的交流方式也和自己一样吗?问答式,轮流提问与回答?

    “我主要想了解这个。”唐鸿凝视着第二天才的眼睛。

    一间斩破异空间信念拥有者、第三天才正因为两人全都见过【仙】,便认为第二天才不会向唐鸿隐瞒他与自然仙的交流内容。

    所以才有了唐鸿此行。

    从华国云海出发,先到太平洋战区会面第二天才,再去大西洋战区接替方南洵回国。

    “抱歉。”

    第二天才瞥了眼唐鸿,下了逐客令。

    唐鸿看了眼他戴的纯棉围脖,黑白格子相间:“我们都是人类,都是超凡,都是天才。”

    言外之意,我们站在同一个立场。

    “嘿。”

    第二天才眯起眼睛,指尖划过立领毛衣的领口:“你见过她吗。”

    还没等唐鸿开口,他说道:“六年前盛夏浩劫,她一人在高空闭目搏杀异空间降临显化的真正神祇,她给入圣者争取了充分时间……三年前盛夏浩劫,我们人类没有她,上百位入圣者死了一大半,剩下的还有好几位重伤不治,到今年,全球入圣只有几十位,形势乃是史无前例之严峻!”

    “唐鸿你根本不懂!”

    “为什么大家都说今年盛夏是史上最大浩劫……因为对抗浩劫的主力,现已经大不如前!!”

    近几年,人类有喘息时间,超凡世界也愈加蓬勃发展,超凡者数量增多,巅峰顾问由十几位变成二十几位,称得上休养生息,节节攀升。

    入圣者截然不同。

    上次伤亡,万分惨痛,到如今还没有恢复三年之前的水准。

    “超凡层面变强了。”

    “入圣层面变弱了。”

    “然而决定一场浩劫输赢的核心主力是入圣。”第二天才毫不留情地掀开青黄不接的困境之处,日益变强的超凡层面还没有发展到补充入圣的程度。

    简而言之。

    高端战力进入衰弱期,缺少新生力量的注入……新生力量倒也有,但不够,此乃漫长空白期。

    “这个我晓得。”

    唐鸿看着气势口吻忽然间慷慨激昂的第二天才:“你……这是在转移话题?”

    他像在表演变脸,收起严肃,那笑容异常灿烂:“唉,被你发现了。”

    “走吧走吧。”

    “假如今年盛夏有以后,我们会面对新的挑战,焕然一新的神战。”

    ……

    日光高照,海浪清澈,时涨时落的水花溅在第二天才脚边。

    不远处海鸥飞翔。

    身后是祭台矗立。

    他解开围脖,坐在地上,望着天边的专机远去变成一个小黑点:“我比你自私了一些。唐鸿你问的是神战,我问的是超凡天才。”

    “我们都是可怜人……”

    “人啊。”

    话到嘴边,戛然而止,第二天才扭过头瞥了眼扭曲光线的神之祭台。

    宛如多重圆盘,亦如多层宝塔,每一层都有大量窗户与巨门,只见那些半遮半掩的窗门涌出一尊尊浑身上下散发着强烈金光的常规神、危险神。

    无穷无尽的神圣低语在回荡。

    各式各样的神术威力在爆发。

    仿似霎时间天上地下都充满耀金色彩的神力。

    “吼!”

    “吼!”“吼!”

    数不清神躯杀来,一尊又一尊,几乎看不清数量。

    或是腾空类型,腾空而起,在半空不断变向的神祇勾勒出千百轨迹;或是奇花类型潜入大地表面,湿润泥土翻滚着涌动着几如一条条游龙;或是人型常规神危险神极速接近,充满压迫力,令人心脏跳动都停止。

    所有的神力,

    所有的神术,

    所有的神躯,

    全都有一个共同点——祂们的最终目标正是第二天才,无量量金光在这具血肉之躯所在之处完成了汇合。

    “滚回去。”

    第二天才闭目闭口,恐怖气势从背后冉冉升起,仿佛真龙之咆哮。

    刹那后。

    浩浩荡荡的无孔不入的向四面八方蔓延的重叠神息就像是汹涌浪潮一下子化为静止。

    所有神息全静止!

    第二天才一声吼!

    “滚回去。”

    轰轰轰,以其为中心,难以想象的实质化音波劲道冲击波滚滚荡开。

    嘭!嘭!嘭!一尊尊神躯毫无挣扎之力的抛起,震飞,在空中无力翻滚。

    吼!吼!吼!似有神祇哭,似有神祇当空笑,入圣意志力席卷。

    “我笑,你们就该笑。”

    “我怒,你们就该怒。”

    第二天才背负双手,闲庭信步一般的行走此间,所过之处,激起狂潮,无言情绪感染力几近于润物细无声的朦胧春雨笼罩一尊尊神躯。

    他慢条斯理解开纯棉围脖。

    他眼底流露出浓烈至极的哀伤之色。

    ……

    轰隆!

    一尊神躯倒下去。

    祂直挺挺摔在第二天才的脚边。

    ……

    轰隆!

    又一尊腾空类型的神躯杀到第二天才的身后,却猛地一颤,瞬间落下去。

    祂摔在泥土之上,无可起身,好似也沉浸在无边哀伤。

    ……

    轰隆隆!!

    无数尊金色神躯倒下去。

    有的神躯弯曲到极点,愣生生崩出裂纹依然扛不住情绪之力;有的神躯当场折断也无用,压根抬不起神躯,更别说施展神术;灾难级神祇以下,第二天才情绪力量如同秋风扫落叶,又摧枯拉朽又强势霸道又不费吹灰之力。

    推金山,

    倒玉柱,

    瞬间倒下一大片。

    远远望去,第二站在最中央,四周是一尊尊寂静无声的常规神危险神全部沉浸哀伤。

    第二天才闭目,仰朝蓝天,慢悠悠张开双臂:“我哀伤的时候,你们不可站立不可动,不可哭泣不可叫。”

    “感我所感……”

    “哀我所哀……”

    “你们理应与我有共鸣!!!”

    咔嚓一声响,有神躯裂开,紧接着嘁哩喀喳的碎裂之音,连绵不绝,清脆悦耳的乐章响彻天地间。

    彷如百万晶钻玻璃齐齐炸响的共鸣之音同时回荡了起来。

    数不清神躯炸裂。

    第二天才置身于破碎的神躯中央。

    崩开的裂缝,炸开的粉屑,四分五裂的一具具金色神躯倒在周边,统统被情绪之力压得扭曲而爆炸,漫天金光映出了第二天才的沧桑脸庞。

    入圣标志:感性升华,七重情绪之共鸣!

    ——

    太平洋战区,某处海岛,沙滩之上。

    “我要回国了。”

    方南洵看着李雪空说道:“唐鸿首次镇守神之祭台可能会难以适应,就拜托你了。”

    呼哧,呼哧,李雪空弯着腰,做了几次深呼吸,他轻声说道:“弑神信念拥有者怎么可能不适应……这里是我们的世界,我们的主场。”

    如鱼入水。

    如鹰隼飞向长空。

    对于其他入圣者而言,坐镇神之祭台乃是费心费力又疲惫的繁重使命。但是李雪空拥有屠神信念,第七天才唐鸿又是弑神信念领悟者,有机会击毙神祇绝对是世间最美妙之事。

    哪会有沉重压力。

    一次次屠神,弑神,不知疲惫,只会发自内心的快乐,幸福,日日夜夜皆如此。

    说着说着,李雪空碾碎白砂,眼底闪烁着期待之色:“神之祭台相当于我们的修行福地。这段时间,必定是唐鸿实力提升的爆发期。”

    “也许吧。”

    方南洵耸耸肩,看向天边……唐鸿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