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修真必须死 > 第三百五十六章花田大战
    正文

    爱美是人之天性,丁乙认识的爱美人士之中,慕嫣然是最会打扮,最懂得合理搭配,她总是能将她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玉殊和冰姨,随身携带的储物手环里面,大都是这位美少女的各种服饰。丁乙喜欢他的这位慕姐姐,不仅仅是慕嫣然天生丽质,有着绝美的容颜,而且她总能将那些好看的衣衫很好的衬托出来,仿佛赐予了那些衣衫新的生命。人和衣物相得益彰,完美的结合,衣服因人而光彩绚丽,人又因衣服的衬垫显得美丽灵动。把她对生活美好的热爱,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可是眼前的这位何琼兰的装扮,就有些另类了。衣服是花花绿绿的七彩之色,头发也是五颜六色的,黑色的唇膏,紫色的眼影,一切都显得有些邪魅。

    不论是她头发上的发饰,耳环,还是她脚下的水晶鞋,腰间的小坤包,手里拿着的七彩玫瑰,全都是鲜花。身上穿的衣裙也是点缀得到处都是鲜花。

    何琼兰的相貌倒也不能说难看,中人之姿,可是身上的各种以花为元素的饰物林林总总不下几十种,怎么看都有些违和之感。

    她身穿的那条百花裙,异常夺目,裙子上面的鲜花都是鲜活的,她手中的七彩玫瑰就是从裙上采摘的。这显然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修真道具。

    依据帝国的规定,修真物品在大赛时,都必须是自己炼制的。何琼兰的这件百花裙,自然是她自己亲手炼制。作为炼器师,丁乙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神奇的修真物品。他在想何琼兰是采用那种炼器手法,炼制的这样一副奇怪的修真服饰。显然这是他还不曾了解的一种修真秘法。

    何琼兰一上鹊台,就发现丁乙猛盯着自己的裙子看,不仅有些生气。

    “小色鬼,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何琼兰声色俱厉,喝道。

    丁乙道:“何师姐,你误会了,我见到师姐这百花裙上鲜花朵朵,知道这百花裙乃是师姐你炼制的一件法器,只是有些好奇,这衣裙的炼制方法,并没有轻薄的意思。”

    何琼兰只是色厉内荏,她对丁乙其实也忌惮得很。

    “这是我的独门绝活,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何琼兰戒备的看着眼前的男孩。

    丁乙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径直驾驭着烈火狂凤机车,一溜烟回到自己的始发点。

    比赛一开始,丁乙就一飞冲天,飞了起来,机车闪电般的向何琼兰这边疾驶。

    一进入射程,丁乙就火力全开,对着何琼兰制造出来的这一片花海,进行了无差别攻击。

    何琼兰很聪明,比赛一开始,她就制造了这么一大片花海,她整个人就躲在花丛中。这都是一些异常美丽的奇花,花枝摇曳,花朵艳丽,五颜六色的繁花,把鹊台装点的非常美丽。不过显然这片美丽的花海,今天迎来了一位恶客。

    丁乙就是那煞风景的恶人,他一边在四处游弋,何琼兰的踪迹,一边辣手摧花,做着煞风景的事情。

    花瓣乱飞,半边的场地,到处都是残败的花枝和碎落满地的花瓣。

    何琼兰的那件百花裙,显然还是一件极巧妙的隐身衣。何琼兰藏身在这片花海里面毫无违和感,完美的和这一片花海融合在了一起。

    花的海洋还在扩张,不一会儿蔓延到了丁乙这边。丁乙人在半空中,他早就注意到了这个现象。

    何琼兰的‘花招’可不是华而不实的攻击手段,不论是那硕大无比,长着利齿的食人花。还是散发着迷人芬芳的魔依兰(一种极强的催情花卉),还有可怕的金龙花(又名吐珠花,有极强的喷射能力,它的孢子像一颗颗玻璃弹珠,能够射到数百米)……

    《博物学》上面记载的很多千奇百怪的花卉,丁乙博闻强识,对花卉的认识,远远超过一般人。也幸亏他对花卉有一定了解,才没有中招。这些可怕的攻击性植物,还没长成,就被丁乙轰得支离破碎。即便如此丁乙还是异常小心。

    不过这漫无目的的攻击,也不是个办法。

    丁乙改变了这种毫无目的的攻击方式,开启新的攻击模式。

    金克木!

    丁乙从储物手镯里面,放出了专门对付何琼兰的镰刀傀儡。

    镰刀傀儡,是丁乙见到何琼兰第一天,就设计制造的羽级傀儡。这傀儡操作简单,控制方便,很适合眼下这大片,大片的花海。

    八具镰刀傀儡放出,以一条直线开始收割这些美丽的花卉。

    镰刀傀儡的大镰刀近半米长,每个镰刀傀儡呈螺旋状安装有五片刀片,高速旋转,将沿路的花草都绞割得粉碎。

    丁乙则在这些镰刀傀儡之后,仔细的观察着对面的动静,不时的发出一发发气爆弹。

    丁乙的战法简单粗暴,但是高效有用,何琼兰完全是无计可施。丁乙不比其他的对手,单战无敌,群战无双。原本还想利用一些奇异花卉,攻其不意。没想到那个小子是个识货的人。好些花卉,还在出苗阶段,就被丁乙的气爆弹,炸的粉碎。

    丁乙身在半空中,那些花枝绞杀,花刺激射的伎俩对丁乙完全无效。

    机车傀儡虽然是半敞开状态,何琼兰的另一个强有力的手段花粉攻击,也对丁乙完全无效,因为丁乙机车上还有一副防止受伤的安全头盔,本身机车傀儡还开启有防护的法阵,飘散在空气里的奇异花粉,对他没什么效果。

    丁乙距离地面七八十米,随时注意着地面的动静,看得出来,丁乙很小心。何琼兰是他遭遇的第一个玄级高手,她的伪装术,在这一场竞技赛里,表现得非常完美。丁乙一直没有找到她的真身。丁乙相信,何琼兰一定还有大招没有放出来。

    镰刀傀儡快速来回的,收割着那些花卉,丁乙则小心的感应这周围的情势。不时对着可疑之处,轰上几炮。

    这真是一场枯燥的比赛,大赛进行了将近十分钟,何琼兰除了在刚开始露面,整个比赛的时间,她都藏身在这一片花海里面,并不现身。而丁乙的攻击,给人的感觉,也像是没头苍蝇一般,毫无章法。

    何琼兰躲在一颗魔眼兰的后面,冷冷的注视着天空中的小傀儡师。魔眼兰齐根被斩成三截,而此刻何琼兰竟然是躲在丁乙身后。

    也不知道她运用了什么神通,竟然完全无视那八具镰刀傀儡疯狂的收割。

    何琼兰半跪在地面,一只手按在地面,她还在仔细的端详着半空中巡弋的身影,她在憋大招。她非常有耐心,心里在默默计算着丁乙距离她的距离。

    丁乙依循着一种轨迹,在半空盘旋,如果计算不差,七八秒后,他就会到达魔花生的攻击点。有谁又能想到,这域外奇花是生长在地底的呢?又有谁能抗得过成千上万的魔花生,以每秒三百多米的强力齐射呢?

    何琼兰舔了舔好看的嘴唇,浑身都绷的紧紧地,像一张紧绷的弓箭。

    八具镰刀傀儡突然停了下来,飞在半空的丁乙也突然停在了空中。

    眼见丁乙就要进入伏击圈,却突然止住了,这让何琼兰心里不觉,暗自咒骂这狡猾的小鬼。她可没有意识到其实她才是被围猎的猎物。

    “何师姐,你还是投降吧,你是打不过我的。”丁乙在空中劝道。

    不远处的花海里,一只喇叭花,传来了何琼兰的声音。

    “丁师弟,就你这两下子,就想让我投降?别做梦了!”

    丁乙在空中道:“何师姐,既然这样,那我可就不讲什么情面了,这是你自找的,别怪师弟我辣手摧花。”

    另外一处的花海里,一朵胭脂花再度传来何琼兰的声音。

    “丁师弟,有种,你就来啊!”

    丁乙摇了摇头,一脸惋惜大声道:“何师姐,得罪了!”说罢调转机车头‘突、突、突’三发连珠火球向何琼兰爆射过来。与此同时八具镰刀傀儡高速旋转着从四面八方杀了过了。

    ‘靠!’何琼兰大怒,原来自己早就被这个机灵的小鬼发现了,自己还准备暗算他呢,自己才是被暗算的那一个。

    何琼兰气急败坏,连忙从魔眼花下窜了出来。地面上她已经完全失去了优势。

    不过飞到空中,却又成了丁乙的活靶子。‘轰隆’一声,被丁乙一发气爆弹正好击中,她整个人在半空中被这一击,打得连续的翻滚。

    丁乙的机车傀儡冲了过去,先是一束超强光照射,再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喇叭轰鸣,让何琼兰头昏眼花、心神巨震。她还来不及再做反应,一张笼罩百米左右的电网,已经把她兜了进去……

    何琼兰输了,输的很没有形象,虽然丁乙在比赛过程中,反复提醒过她,不过她没当回事,结果悲剧了。

    主将受到了重创,显然这还影响到了团战。丁乙的傀儡最擅长团战,这对于凤鸣学院而言,更是无解的存在。凤鸣学院的师生,看着鹊台上面的小傀儡师,没有了再战的勇气。领队向裁判摇了摇手中的白毛巾。

    钟山学院第三战终于取得了胜利。

    丁乙回到队伍中,众人簇拥着小傀儡师,欢呼他们的胜利。

    下面还有其他学院的比赛,丁乙坐了下来,欣赏其他队伍的对决。文丹生走了过来,丁乙有些奇怪,不明白这位凤鸣学院的师兄过来干嘛。

    这里是紫殿,丁乙相信文丹生不敢乱来,张果子迎了上去,和他说了几句话,半晌张果子走了过来。

    “是他大师姐托他过来问的,你是怎样发现她的?”

    丁乙想了一想,还是决定说实话。

    “我是傀儡师,同时也是阵法师。八具镰刀傀儡上,都装了机括,它们一路收割,同时也按照我的要求,布置下了层层灵阵,所以何师姐虽然神通广大,从花海地里偷偷转移到了外面,还是没有逃得过我的侦查。”

    修真必须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