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慕少,娱生多指教 > 第四十九章 方形音响
    “……不会是想问你,昨天究竟有没有把她怎么样?也不瞧瞧她那德行,不就在酒吧跳个钢管舞吗?至于得意成那样?”

    网球训练回来,正在休息的慕孜笑,借着自家别墅门前的灯光,撩开窗帘,看着楼下的袁靓,喘气的同时带动着肩膀,可是,在慕孜笑的印象里,他并没有得罪袁靓,反倒是她将自己的西装洗坏扔掉,还夺走了自己的初吻。

    “她不再酒吧工作,去当了练习生。”

    “哎呦我的天呀,她到底是做什么的?自由职业还是无业游民,就这样的……”

    田伟暗自庆幸没有在如此不靠谱的袁靓手里签订合同,违约对于自己来说一点都不亏,重新谈后,售楼中心担心他不买,多送了个免费刮大白的服务项目,并且同意随时入住。

    只不过田伟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还需要暂时待在慕孜笑家一段时间,他摸了摸内兜那张慕孜笑的银行卡,盯着正从别墅出去的高大背影,坏笑了起来。

    “你找我?”

    慕孜笑又用手轻轻捂住鼻子上的创可贴,担心袁靓也嘲笑他的样子。

    可袁靓依旧发出“呼呼”的声音,像是一只发了怒的哈士奇。

    “你昨晚……”

    “我什么也没做。”

    “不是,我是说,你为什么不……”

    再次打断她的,不是慕孜笑,而是扎着马尾辫,一甩一甩的战爽。

    “袁靓,我就知道你还会来这里?所以才过来的,看来我们技校不愧是同一寝室的,现在还是心有灵犀,房子我租好了,但没留你电话,号码快告诉我啊。”

    袁靓深呼了一口气,回到了理智状态,觉得慕孜笑在那么危急的时刻,能够出手相助,本是不易,根本不能奢求他按照自己的方式处理问题,就好比见义勇为救人上岸,哪好意思冲人家要掉落水里的手机。

    “袁靓,我把电话存进去了,虽然你总算有手机了,不过,你这手机也太过时了,要是我,都不敢拿出来。”

    袁靓拽了拽自己的耳垂,不能相信这种话会从战爽的嘴巴里吐出。

    从前读书时,战爽家庭条件不算太好,但她很自立自强,不爱慕虚荣,还主动在网络上开起了店铺,对于同学们向她的求助,她很乐意把自己赚钱的经验分享给大家,也会时不时教着没有手机的袁靓,如何使用电脑去上网查询资料。

    也许就像战爽自己说的,社会是个大染缸,一个都逃不掉,包括她。

    “袁靓,你发什么呆?走啊,我带你看房子去,保准你满意。”

    战爽一边说,一边举着她的大屏手机,犹如代言人展示一般,对准袁靓。

    “我们公司的宿舍,过一段时间才能入住,所以我可能不会久待,暂时去待待。”

    战爽的表情出现了一丝丝变化,但马上回到正常的状态。

    “没关系,袁靓,别说你蹭住了,就算你在那白吃,我也愿意,就当做一个伴儿了。”

    “不是的,战爽,是合租,我会给你钱的,就是少一点,我只有这些,不知道行不行。”

    “够够够,哦咧哦咧哦咧!”战爽竟然尴尬的哼起了歌,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嫌弃袁靓给的钱少,都不够租房子的一个卫生间,但不开心没有挂在脸上,还像曾经那样,牵着袁靓的手,感觉到她的手心依旧很暖和,就像袁靓此刻的心。

    “没事没事,袁靓,你跟我谁跟谁,说实话,我一个小女孩自己一个人住,真有点害怕,你刚好可以来陪我,不用了,这些钱,你拿回去吧。”

    “你说的对,战爽,确实一个女孩住有点危险,不太安全,但那也不行,你不要的话,我就在你门外站着,也不进去睡。”

    “好好好,我知道你不喜欢欠人情,那这钱我就手下,等会儿我们买水果吃,你不是最喜欢吃橘子吗?”

    战爽朝着袁靓校服的方向嗅着,弄得战爽身上很痒,两个人又一起开怀大笑着,慕孜笑家路灯的映衬下,就像两朵正在盛开的水莲花,干净,纯洁,美丽。

    “这个战爽,可真行,每天像盯梢似的看着我,就怕我跑了是吧?放心,我可不是半途而废的人,我是有备而来。”

    田伟挑了一下眉眼,欣赏着楼下的风景。

    在慕孜笑坐电梯上来前,田伟回到了坐在电脑前,愤愤不平的回复着辱骂苟玉红的网络暴力帖子。

    “袁靓,你瞧瞧,房子好不好?”

    战爽一进门,就往柜子里塞着掉出来的假发,然后,给袁靓介绍着家中每一处的环境。

    袁靓正踩在实木地板的上面。她脱掉鞋后,战爽已经贴心的准备了两双姐妹款的拖鞋,一双紫色,一双橘色,鞋背上全是大大的红色爱心桃,仿佛象征着她们俩的友谊一般,永远甜甜蜜蜜,相亲相爱。

    隔断是大型的孔雀图案,从地面一直通到了4米高的棚顶,在欧式吊灯的侧面,泛着金色的亮光。

    再往里走,仿佛几个小房间打通了一般的大厅,格外宽敞明亮,地上居然也放着练习生宿舍里有的同种绿植,一棵发财树,发了疯似的拼命顶住墙角,好像只要房盖被掀起,它就会“噌噌”的长出去一样

    “袁靓,你来看我们的房间。”

    最里面有着干湿两用超大卫生间和洗澡间的是战爽的套间卧室。

    而靠门这里,一个小房间是留给袁靓的,跟青色酒店的整体布局很像,但却要更加清爽,没有那么多复杂的颜色,圆床的旁边,一张单人沙发,以及与慕孜笑别墅里,差不多的同款小号吊篮。

    “太好看啦,战爽,这房子租下来要多少钱呢?”

    “特别便宜,对了,袁靓,这里是个隐蔽式衣橱,不占地方,就可以把你的行李,全堆到里面了。”

    袁靓把手里打包好的校服,还有一个网球拍塞进了里面。

    “哐!”

    在关门的同时,网球拍重重的掉到了地上。

    “对不起,战爽,楼下不会来找我们吧。”

    “不会的,袁靓,楼下没有住人,其实,整栋楼都没有太多人。”

    “呀?那不是传说中的鬼楼吧?怪不得房子的价钱便宜。”

    “这你就别管了,住着舒服不就行了,对了,袁靓,你是不是要经常练习舞蹈,你看我送了你一件什么礼物,快过来。”

    战爽一边招呼着袁靓到她的房间,一边拿出一个大大的方形盒子。

    “影响?”

    袁靓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所看见的东西。

    “我知道你最喜欢这个了,从前在宿舍的时候,学校里一有广播,你就会跟着音乐跳舞。现在我们毕业了,希望这个可以陪着你,就当做我为你庆祝当上练习生。”

    “战爽,你真的太好啦,我到底应该怎样感谢你,我真的想不出来。”

    “不用谢,袁靓,那你给我跳一支舞蹈吧,就跳那个技校毕业时的舞蹈。”

    “那个是我乱编的。”

    “袁靓,我很喜欢,感觉别致,又很有韵味,比从前你跳的那些模仿别人的强多了。”

    “原来微姐说的对,谁都喜欢原创。”

    袁靓开始将音响打开,竟然存储了很多首歌曲,这让袁靓完全手足无措,她面对这么多选择,变成了无从选择。

    战爽随便帮袁靓选择一个,打灭了袁靓此时的纠结。

    袁靓听见在音响的大喇叭里,出现了十分动感的声音,应该是时下最流行的调子,听起来朗朗上口,但袁靓毕业后,由于一直忙于生计,跳钢管舞等,很少听这种旋律轻快悠扬,又带着一点顽皮。

    一放出来,便让袁靓有一种想跳舞的冲动。

    “很好,就这样,袁靓你是最棒的。”

    战爽在一旁似真似假的鼓掌,在袁靓耳朵里,每一次叫好,都是对她的极大肯定。

    她更加卖力气的跳着,就像身体里有一只小人,已经按捺不住此刻的心情。

    当袁靓瞟到音响时,更加启发了体内各项兴奋指标的飙升,一想到这台大音响,已经属于自己了,则华尔兹的步伐来到了战爽身边。

    将正坐在床上的她,一把拉了起来,想要她也投入到音乐带来的欢愉,这种享受,是任何物质都难以比拟的。

    袁靓就这样,拽着战爽的手,从她的房间一路出来,转到了自己的小屋子,随后,转到了大厅,最后是孔雀的打隔断,仿佛整个家,现在才被盘活了,不再死气沉沉。

    如果不仔细想,袁靓甚至忘记了这栋楼里面,根本没多少人。

    “我不行了,袁靓,要晕了,你自己跳吧,”

    战爽被袁靓带着,不停的踩袁靓脚,一圈一圈,她感觉天旋地转,只想靠在什么东西上,安安静静的待一小会儿,她双手终于摸到了类似墙一样的平面,好不容易休息一下,却被柜子里突然掉落的头发吓了一跳。

    刚好扣到她的头上,后面超前,面对着前面的大镜子,战爽歇斯底里一般的大叫,好像见到了鬼有一样。

    又跳到了房间内的袁靓,将音响关掉,急忙跑出来看战爽怎么了,却也被这一幕惊呆了。

    在战爽即将喊第二波的瞬间,袁靓帮她摘掉了假发。

    “战爽,你头发一直是我们寝室最浓密的,会需要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