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有妖 > 017溟族
    天香楼是皮市街最繁华的所在,楼分九层,南北而座,阔大疏朗。

    萧明遥将李花生放下来,立在门口,抬头看着金色牌匾。

    “英王,你这一声不吭一声地把我扛到这儿来,究竟是为什么?”

    李花生想到他听见“蕉珠”二字时的脸色变化,心中疑惑不已。

    见萧明遥沉默不语,她又试探着问:“那沧海蕉珠是不是有起死回生的作用?”

    萧明遥这才点了点头,看了她一眼,心道,还没有笨到极致。

    “准确地说,这世间被证明能令人或妖起死回生的物什,只有沧海蕉珠。”

    李花生“啊”地一声,惊叫出口,又吓得赶忙捂住了嘴。

    阿狸在她的怀里断气,是她央求爹爹,才使得阿狸死而复生。

    可是,方才萧明遥却说,这世间唯一能令人和妖起死回生的东西,就只有沧海蕉珠……

    秦桑小公子如果也是如阿狸那般死而复生,那也势必是因了那蕉珠。

    她脑海里一阵混乱,某些猜测揪得她心口疼痛不已。

    “萧明遥。”

    她沉着声,轻唤眼前人的名字。

    萧明遥惊诧回眸,定定地看着她。

    一直以来,这个令他大失所望的女子,总是那般聒噪闹腾。

    这一刻,却是格外的沉静。

    “你说的话,可是千真……万确?”

    她艰难地开口,心中忐忑不安。

    “自然是真,本王从不说谎。”

    萧明遥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神色间的冷洌,倒与那秦桑画中女子颇有些相仿。

    李花生忽然想起什么似地,捉住他的衣袖,急急问道:“那这世上是不是有很多的沧海蕉珠?”

    萧明遥垂眸看着搭着他衣袖的粉嫩小手,气息微乱,回道:“百年前,仙魔大战时,清风道人以三昧真火将沧海所有的蕉珠都炼化了,后来沧海灵气枯竭,就再也没有人见过蕉珠。”

    他顿了顿,眸光略略往一旁偏了偏。

    “后来,清风道人坐化,直到二十年前,沧海溟族突然找到两颗蕉珠……”

    李花生听到这里,眼中泪花泛光。

    “你确定是有两颗,两颗对不对?”

    她一时激动,搭在衣袖上的小手顺势抱住了他的胳膊。

    覆着她手的地方,莫名如火烧般滚烫起来,萧明遥只觉得一直烧到了耳根,想一把甩开攀在他胳膊上的粉嫩小手。

    但是看到她眼中的点点星光后,他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不是,二十年前有两颗,但是现在只剩一颗了。”他一面说,一面注意观察李花生的神情变化,“沧溟国缕犯大宁边境,后被你父亲带兵灭了,沧溟国城破国亡,溟族是沧溟皇族,他们在那一战中悉数亡尽。溟族至宝沧海蕉珠,一颗被被沧溟王怒而焚毁了,还有一颗被沧溟的小皇子带着跳入了溟海,不知所踪。”

    李花生一点点松开手,心中沉闷至极。

    萧明遥皱眉,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李花生眼神木然,缓缓摇了摇头。

    她不相信,也不想不相信。

    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隐匿着的问题,她没有看到。

    心绪略定,她抬头望着萧明遥轻笑。

    “走吧,去看看这卖珠的姑娘,究竟长什么模样。”

    她话音刚落便听到天香楼正堂里响起一阵震天的掌声。

    “借过!多谢!借过!”

    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满头大汗地跑过来,企图从她和萧明遥中间挤进去。

    “砰!”

    矮胖男子在险险撞到李花生前,突然往后一仰,摔出一声巨响。

    “哎哟!哎哟!”

    矮胖男子不住地叫唤,似乎摔的不轻。

    李花生一瞥眼,看到萧明遥冷着眸子睨着矮胖男子。

    “哪个不长眼的推我呀!哎哟,痛死本官了。”

    矮胖男子揉着屁股,爬起来,气势汹汹地环顾四周。

    他正待再骂几句,突然触到萧明遥寒森的目光,顿时白了大脸,仿佛受到了极大惊吓,哆哆嗦嗦连话也说不出来。

    “扑通!”

    矮胖男子往前一扑,跪伏于萧明遥脚下。

    “英、英王……殿下,恕罪……小人今日做了睁眼瞎,求殿下开恩……”

    萧明遥不欲理睬,开口便问:“你是何人?”

    矮胖男子不敢抬头,战战兢兢地道:“回英王小人是奉先令万世存。”

    “哦?”萧明遥扬眉,冷冷道:“原来你就是那个贤名昭昭的万金油。”

    李花生听的扑哧一笑,这大青龙骂起人来,当真是“斯文”的很。

    不过,刚才这“万金油”骂人推他,自己又没动手,莫不是大青龙?

    萧明遥睨了李花生一眼,示意她不可多话。

    “起来吧。万大人来这天香楼也是想买蕉珠?”

    万世存忙站起来,躬身抹了抹额上的汗珠子。

    “回英王殿下,小人只是来见识见识宝物的华彩,似这般好东西,自然只有殿下这样的人中龙凤才配享有。”

    见他满脸诚恳地说谎,李花生啧啧点头。

    万金油这样的名头,可不是一般人能得的。

    “殿下,请移步到里面去看,小人在二楼包了个雅间,那儿看正堂的情形,视野特别好。”

    万金油果然名不虚传,这油不溜丢的作风,竟是让李花生不由得心生佩服。

    二楼雅间的大月窗,正对着楼下正堂的中央。

    萧明遥和李花生临窗而坐,静静喝茶。

    楼上楼下,人潮涌动,喧哗不停。

    过了一会儿,楼顶金钟铛铛响了两声。

    全场肃静,不论人还是妖,不约而同地望向了一楼正堂的中间台上。

    一个黄衣少女,约莫十三四的年龄,缓步走上台中央。

    如果是平日里,众人被吸引的定是这少女的绝世惊艳的容貌,但今时谁还有心思看美人如花,所有注意力全部都投在了少女手中都木匣子上。

    不知为何,李花生觉得这少女有几分面熟。

    但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你认识这小美人吗?”

    她碰了碰萧明遥的茶杯,打趣着询问。

    萧明遥收回目光,神色自若道:“不认识。”

    他想了一会,接着道:“不过,她手中那个木匣子,本王认得。”

    “木匣子?什么东西?”

    李花生好奇道。

    “那做匣子的木头,是苍海边独有的杌树。匣子上雕刻的花纹,是溟族的族徽。”

    萧明遥定定地看着她闪烁的眸子,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本王?”

    李花生赶忙摇头,转过脸去看楼下的少女,生怕被萧明遥看出什么问题。

    此时楼外天色渐渐黯下来,楼里各处都点上了五彩的灯笼。

    李花生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这栋楼的确很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