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郁冬冬偷吃东西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对,可是他饿啊!

    狂吃过之后已经过了六七个小时,是个人都会饿。

    不是他说,以前孟灵虽然也抠门,可是没那么变态,他偷吃也当没看到。

    可是这两天,他明显感觉到,这小丫头变得阴沉沉的,管了不止一次两次了,一次没让他得手。

    他也烦。

    “像你这样没心没肺的玩意儿,饿死活该。”

    孟灵握着的手蠢蠢欲动,那双眼眸黑沉压抑的没边,似乎下一秒,就会像猛虎一样扑到郁冬冬身上。

    靠……

    “你给我说清楚,谁没心没肺,谁饿死活该?以为谁都像你,出一点事情就要死要活的,你既然那么承受不了打击,那就去死啊!”

    孟灵已经控制不住,想要再次打过去,不过郁冬冬眼疾手快地用手指着她,话语像是炮仗吐了出去。

    “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怕了你,我是担心被假哥哥知道,我劝你最好也老实一点。”

    孟灵胸口有些起伏,不知道是不是被郁冬冬给气的。

    她自然也是心有顾忌,若不然早就打过去了。

    郁冬冬见吓住了孟灵,眼珠子再次转了转。

    心里想着幸好幸好,幸好假哥哥的震慑力还是很高的。

    他心里也存了气,气的想动手,只是现在他的异能不能用,动起手来,吃亏的肯定是他。

    而且老实说,现在的孟灵让郁冬冬摸不准,总觉得她浑身带着一种黑暗压抑,他可不想再莫名其妙地挨打。

    张甜甜一直在厨房听着两个小孩子的对话,始终没有插嘴打断,或者说站出来调和。

    她知道,他们这个小队,充斥着矛盾,需要磨合。

    深夜。

    苏沫修炼过之后本打算睡得,被外面轻微的动静吵到了,二话不说出了门。

    在外面的是孙鹏,待在谢宁房间外面,并没有走动,只是身体动了动,毕竟没办法保持一个姿势。

    怪只怪苏沫听力太好,外面稍微一点动静,她都听得清清楚楚。

    陡然打开的房门让孙鹏握着晶核猛地站了起来,他正在修炼,被惊到了。

    当看到苏沫,那紧绷的神经才稍稍松懈了下来。

    只是刚放松下来,迎面就是一脚。

    “大晚上不睡觉,待在外面做什么?你的精神很好?”

    很好个屁!

    孙鹏不知道多久没有睡好,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那张脸更是没法看,最重要的是,浑身散发着异味,比乞丐身上都难闻。

    若不是苏沫早就习惯末世的脏和臭,恐怕要一脚把他踹出去了。

    “还好!”

    孙鹏沙哑着嗓子刚吐出一句,苏沫就又一脚踹了过去。

    “你好我不好!滚回自己房间去,再吵到我,揍你。”

    孙鹏身体僵了僵,抿着唇点头。

    苏沫看他这样,觉得头痛。

    好不容易有点前世胖子的风采,可是却掉进死胡同里出不来了。

    “胖子,你说依你现在的德性,有人来,你能保护的了别人?”

    这个别人,自然是指谢宁。

    孙鹏沉默。

    现在的他,是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闷的很。

    苏沫手好痒,好想揍人,忍不住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