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如此论道
    谷雨转瞬即至,仙宫论道大会正式开始。

    到了被开辟作为专用论道会场的山峰时,秦弈才深深感受到为什么说这个大会经常黄。

    一个偌大的山峰,还似模似样地开辟了好几块不同的比试区域,划分给不同修行的弟子比试用的,结果腾云境比试区一个人都没有,琴心境看着也是稀稀拉拉,也就凤初境的比试还热闹一点。

    都不如一个普通学校的校运会热闹……

    这就导致各位大佬本来应该去观摩腾云境比试区的,最终无奈地全部都到了琴心区来。

    “主席台”上坐着五位大佬,居云岫就是其中之一,此时安静地坐在最右首,低头看书。按这位置看去,应该就是宫主加四大体系的宗主坐席。

    以前居云岫都不来的,这回既有门下参与,不来都说不过去了……

    可奇怪的是正中位置空着,宫主没来。

    秦弈心中泛起一丝违和感。按理宫主对这件事的重视是绝对不假的,可居然不亲自出席,这就显不出重视了呀。

    算了,大佬的心思没什么好猜的。

    居云岫左首坐着一位道人,秦弈发现自己见过。

    就是初入山时,和棋痴对弈的那一个……当时匆匆路过,只看见侧脸,如今认真看去,说是“老道”也不对的,只不过满头银发,面容却很年轻。

    你甚至可以说这是青年白首。

    也可以理解,和居云岫平起平坐的人,不该是个老年得道者,早在年轻的时候就已经金丹固形,容颜不改了。

    实际上他也已经超过千岁,大概率比居云岫年纪还大很多很多。他的白首未必是衰老,更可能是道的缘故。

    因为这是医卜谋算宗的宗主,天机子。

    另两位宗主见都没见过,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工匠,手里在摆弄着什么;一个酒鬼,现在还在抱着大葫芦喝酒。

    相比之下,还是居云岫安静地看书的样子更能让人感觉赏心悦目心旷神怡,再让秦弈选择一万次,也是选择加入居云岫这边啊……

    话说回来,虽然周遭看台稀稀拉拉还不如校运会,那是因为一座山开辟出来的,地方太大了,显得人稀。算起绝对人数上倒也不算少,因为还是有很多凤初琴心的同门来观摩竞技,印证己道的。

    远处四面看台,就是四个体系的人分别坐在一起。别人家人数倒也还行,只有东边一座看台,一个小姑娘孤零零坐在上面,见秦弈目光看过来,挥手高呼:“师叔最棒!”

    这就是秦弈在此世参与的第一场“宗门大比”,以及唯一的啦啦队。

    “铛!”场边有一名长老模样的人敲响了铜锣,高声道:“仙宫五千年传统,谷雨论道大会即将开始。还是老规矩,互相约定比试内容,可以是比武胜负,也可以是印证各道。但话要说明白了,不管用什么比试方式,要共性相比。若是医道找棋道的比炼丹、巧技的找赌博的比制造,这都是毫无意义,不被认可的。”

    共性相比,最典型的就是,画魂有用呢,还是制造傀儡有用?这便是各道印证的环节之一,其实在秦弈看来这些都属于“术”的范畴,而非道也,但既然要比,也只能比“术”比较直观,“道”是说不明白的。

    当然在秦弈眼里,最直观的就是战斗胜负,我揍服了你,那就是我的道更有用,不多bb。

    但好像万道仙宫里很多人不是这么想……

    秦弈目瞪口呆地看着熟人西湘子站在了赛场中,冲着旁边一个胖子道:“师弟,上届你我未分胜负,再试一局如何?”

    胖子笑哈哈地上了场:“就等师兄呢。”

    说着胖手一翻,手里多了一屉小笼包,蒸腾冒着热气:“刚刚出笼的包子,师兄可要试试?”

    西湘子也摸出一粒仙气隐隐的丹来:“师弟请用。”

    于是胖子吃了丹,西湘子吃了包子,没过多久,两个人都软绵绵地栽倒在地。

    胖子眼睛有些迷蒙:“师兄你这媚药怎么如此怪异……”

    西湘子也满头大汗:“你这是什么包子?”

    “这叫吃撑包,里面全是无法消解的胀气,若要炼制相应的丹药消解,怕是来不及的。”胖子拍拍通红的面颊:“只有我的肚饿包可以瞬解……”

    秦弈差点没被萌哭。

    最终西湘子解不了吃撑包,胖子的“食疗”也解不了特制媚药。场边长老判了胜负:“平局。”

    秦弈在“选手席”上死命耙头,这种比试风格,你们两位再比一千年怕也是平局啊!

    话说这比试风格和自己脑补中的实在是差距太大了,自己这点琴棋书画手段到底应付得过来不……

    转头看居云岫,靠在席位上都快睡着了。

    那胖子晃悠悠地下场,正好一屁股坐在秦弈旁边,口中嘟囔:“这西湘子长进很大啊,这媚药都能影响精神了……”

    秦弈心中微微一动,笑问:“这位师兄贵姓?”

    “免贵姓金,专研糕点。”

    “金师兄,西湘子以前不用这种手段么?”

    胖子转头看了他一眼,摇头道:“也用的,不过没这水准,肉身的欲望刺激和精神是两码事,丹药到了影响精神的层面可不一般,要么是水平突飞猛进,要么是得了什么新方子了。还以老眼光看他,是我的失策。”

    秦弈眯起了眼睛。

    他也了解过,西湘子的这个医宗并不是那种济世救人的医道概念,而是沉迷炼制各种药物的痴迷方向,更接近于炼金术师那种类型。由于长期和“谋”“算”“卜”这种混迹一起,炼出来的东西阴险一点也是很正常的。

    原本他没往心里去,毕竟自己炼制灵魂药物已经很久了。但胖子这么一说,就提醒了他,这丹药可不是破坏神经枢纽的意思,而是直接影响灵魂,凡事到了影响灵魂的层面都是档次很高的了,自己可未必能解,如果再和西湘子对局,这一点必须留意。

    此时胖子又道:“这位师弟,那天用胖羊把孩子都勾搭走的是你吧?”

    秦弈低调道:“那是师姐之功。”

    “你很有想法啊师弟!”胖子拍着他的肩膀:“那胖羊我看着都喜欢,还有哪个蓝衣服的呆毛女子好可爱啊!”

    秦弈离开半尺看着他:“师兄只做包子么,做不做饮料?”

    “也做啊,师弟莫非有什么好创意?”

    “嗯……我觉得有一种饮料很适合你,黑色的,能冒汽儿,甜甜的,喝着咕嘟咕嘟很爽的……”

    “还有此等佳饮?”胖子很感兴趣:“改天试着研制一下……这叫什么饮?”

    “嗯,叫肥宅快乐水,很适合师兄。”秦弈道:“其实还有一种名菜,叫四斋蒸鹅心的,师兄也可以试试……”

    “师弟你这么有想法,改天来跟我学做菜吧……”

    此时场中传来一个中年人陌生的声音:“秦师弟,奇技工匠之术,向书画之魂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