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琴瑟相合
    夜色深沉,居云岫回了自己的主峰。

    刚踏入屋子,就看见清茶目光诡异地盯着她看。

    “看什么看?想进茶壶了?”

    “没有没有。”清茶憋了一阵子,终于还是忍不住道:“师父你是笑着回来的。”

    “那又怎么,还不许人笑了?”

    “没有,没有。”清茶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别看她只是萝莉型,实则被师父点化相伴已经百来年了,对这个女人每一个表情的变化都太过熟悉。

    居云岫其实是常笑的,不是一个高冷仙子。

    有别人在的时候,甚至对敌,她都会经常带着淡淡的笑意,如沐春风,怡然且优雅。

    看书看到会心处或者有趣处,也会自顾自在那笑。

    琴乐绘画有所得时,也会有会心的笑意。

    但她从来没有过这种知己相得、琴乐相合的满足笑意,这一项上她从来就是孤独的。

    仙宫熙攘,宗门人众,但对于居云岫而言,却是千年幽居,并无道友。

    说是不需求道友,琴棋书画都是友,但谁都知道这概念是不一样的。你的琴声有没有人听得懂,你的画有没有人欣赏得来,这是知音难求,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一旦有了,任何人都会很珍惜,仙人亦然。

    居云岫从没奢求过能有知音道友。

    但两个寂寞的人意外碰在一起,一时竟忽然有了那么点知音意味。

    说是说“挑惹我”“手把手”,但真正琴笛相和的时候,居云岫很清楚地感觉到秦弈只是口嗨,实际根本没有那种意思,他的情绪里依然是思念和轻怅,并没有挑惹谁的心情,最多有着学习的意味。

    乐为心声,到了这种仙乐级别,有一点点别的意味都不可能瞒得过居云岫这种行家。

    那一刻双方是真的全心在投入琴乐的,最纯粹的音乐交流与心灵倾听,没有凡尘俗念,没有其他杂想。

    这是真道友,不以水准高低为界。

    一曲和罢,如饮醇酿。

    看着居云岫的笑容,清茶很想说,他把“云岫”放在唇边吹,你这就真不在乎了么?

    算了还是别问的好,否则今晚就要在茶壶里过夜了……

    那边秦弈也觉得心情舒坦了很多,因流苏沉寂而一时怅然的情绪变得平静下去,回到自己的洞府已经可以静下心来修行了。

    修行的正是居云岫传授的曲子,这一曲相和,实际上也是在授技。

    这是一曲激励意志与平抚情绪的曲子,在意象上是高山流水开阔心胸,落花随水静谧淌流,用在战斗之中,某段曲调可以激扬斗志振奋精神,某段曲调可以平复气血清心凝神,是一首极佳的团队辅助曲,在某些时候还可以疗伤或者解除异常状态的。

    名曰《流水清音》。

    秦弈忽然有了种令狐冲向“婆婆”学琴的即视感,那第一曲也是个清心普善咒,效果有些相似。

    不过令狐冲似乎是没有真心学琴乐的雅致,而他秦弈有。他真觉得想学其他曲子,各种效果的都学起来,很有意思。这么比较的话,不像令狐冲,倒像东方未明。

    于是次日一早,秦弈就带着笛子去了主峰。

    屋门半掩,清茶在外面举着一片芭蕉叶,正在接雨。居云岫坐在崖边亭台,正在画清茶接雨图。

    秦弈落下云头,奇道:“这是干嘛?”

    “接引无根水,师父要泡茶。”

    “能科学点吗,雨水没比这仙山溪水好。”

    “师父说这格调高。”

    秦弈很是无语,原来也是装逼。

    那边居云岫画完最后一笔,头也不抬地道:“来学琴?”

    “嗯,昨天那曲,颇有所得,还望师姐继续指教。”

    “你先来看我画得如何?”

    这话本身是有点怪怪的,她画得如何,秦弈的水准又有什么资格评议?但昨晚相和一曲,秦弈大抵也有些明白她那种知音难寻的意味,便没说什么,缓步上前看了一眼。

    雨打芭蕉,那芭蕉上的雨滴都犹如会动一般鲜活。

    饶是已经见过多次这画如实景的神乎其技,秦弈每次看见还是难免惊叹不已。动画那种东西,对于画道仙人而言,真的只是一个娱乐小术罢了。

    “怎么不说话?”居云岫抬头看他。

    “赞美的话多说也没意思。”秦弈笑笑:“我倒是忽然觉得,有画而无诗,少了点什么。”

    “哦?”居云岫有些惊喜:“你有诗?”

    秦弈才醒悟诗书也是她所迷,这真特么必须是个千年老妖,一般人哪里来的这种精力?

    他沉吟片刻,也没说什么,只是掂起笔来,在画上提了一句:“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居云岫怔怔地看着,一时无言。

    清茶凑过了脑袋:“绿了芭蕉,这芭蕉好可怜。”

    秦弈:“?”

    就算你们这什么东西都可能变成人,可你这脑回路是怎么回事,看了什么绿色了吗?

    居云岫眼睛还盯着诗句,头也不转地一把拎起清茶,丢进了亭边池水:“自己绿着去。”

    一片茶叶绿尖在池水中飘啊飘,秦弈忍不住笑出声来。

    居云岫衣袖轻拂,画卷如流光投入屋中,悬于中堂。

    她翻出七弦琴,平静道:“今日教你杀伐曲,名曰《天崩》,此曲是我宗绝学,杀伐极重,难分敌我,慎之。”

    “铮!”

    远山之上,一块巨石崩成了碎末。

    秦弈瞳孔缩了一下。

    这音波攻击,比自己想象中的强……

    所谓杀伐,不是精神攻击,而是音波物理,故而难控。不同的曲目不同的音符组合,所能产生的音波震荡程度自然不一样,而居云岫此时所授,是此道数千年积累而成的杀伐曲,是绝技级别。

    这是他认居云岫为师姐以来,所学的第一个杀人技。

    一学就是绝技。

    这也是秦弈在此世所学的第一个绝技,之前流苏教的无论棒法还是仙法,都主要在传道,在“技”的层面上没有太特殊的传授。

    因为流苏所授的日常用技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是绝技,拿棒法来说,秦弈抡棒的爆发力远超于他自身的力量,一学罡气就是爆发外放。这种对于力量的运用与爆发手段无不是常人毕生探索的东西,当探索到极致便是绝学,在流苏这儿不过是常规,所以秦弈没什么感觉。

    而更特殊的已经属于神通级别,不是秦弈如今可以驱使消受的,所以他没有学过特殊的绝学,也就没法很装逼地喊一句“xx棒法”,然后强敌灰飞烟灭。

    居云岫所授《天崩》,也就成了秦弈的第一个特殊绝技。

    “此后每天过来,每天学一曲。”居云岫轻按琴弦,目光里却有了些期待:“会不会影响你修行?”

    秦弈行了一礼:“这就是我的修行。”

    居云岫笑了笑:“也对,你是我的师弟,本宗护法。”

    此时有仙鹤从天外飞来,秦弈转头看去,正是拜访仙宫之时替他引路的那只仙鹤,熟鹤了。

    仙鹤落在峰顶,看着两人一琴一笛的模样,不由笑道:“看来你们师姐弟倒也琴瑟相合。”

    居云岫道:“同门相得很稀奇么?”

    仙鹤奇道:“我随口打个招呼,就跟凡人问你吃饭没差不多,你在解释什么啊?”

    居云岫哽了一下,红晕慢慢爬上了面颊。

    秦弈忙打圆场:“好久不见,当初多谢指引……不知此来有事么?”

    “哦。”仙鹤笑道:“谷雨即至,论道大会该开了。今年你们宗参加不参加?”

    居云岫有些不耐烦:“有什么好参加的?真是扰人清净。”

    仙鹤眼睛在居云岫和秦弈脸上转来转去,咯咯笑了起来:“看来是我来得不是时候,过几天再来问。”

    说完振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