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451 死远点
    对萨姆森的审讯进行的很艰难,萨姆森毕竟是军人出身,也是尸山血海杀出来的,一般的刑讯方式也不能用在萨姆森身上,所以审讯人员就只能硬熬,希望可以早一天撬开萨姆森的嘴。

    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萨姆森供认不讳,承认组织实施了对列车的袭击,并在现场将劳伦特·巴克耳就地处决。

    但是除了这一点,萨姆森拒不交代其他问题,比如袭击有没有幕后指使,以及那些被劫走官员现在的位置。

    其实审讯进行到现在这个程度已经够了,罗克也不是一定要通过萨姆森把杨·史沫资和路易·博塔拖下水,杨·史沫资先不说了,路易·博塔的存在,还是有利于南部非洲的内部稳定,至少路易·博塔愿意和罗克交流。

    十二月初,修改之后的《新税法》终于在国会表决通过,其实现在的《新税法》已经是三易其稿,国会议员们硬是逼着立法会删除了所有有关私人财产的条款,然后《新税法》才勉强通过。

    按照新税法的规定,私人财产依然是神圣不可侵犯,即联邦政府没有权利对私人财产征收任何税收,不过与之相对的是商品交易流通税的比例在扩大,以前的税收比例在百分之五左右,《新税法》实施之后,商品交易流通税的比例提高到百分之八,多出来的这百分之三,都要上缴联邦政府。

    《新税法》的实施,对尼亚萨兰的影响最大,以前尼亚萨兰对外出售商品,几乎不需要缴纳任何税赋,现在要一律按照联邦政府的规定纳税,联邦政府为此改组了税务局,艾达成为新的税务总局局长。

    这是各方相互妥协之后的结果,相比英裔,艾达这个法裔反而是更容易让布隆方丹接受,而尼亚萨兰和罗德西亚、德兰士瓦也不会接受一个布尔人成为新任税务总局局长,艾达现在名义上还是开普人,所以开普对这个安排也没有意见。

    至于其他州,他们的意见不重要。

    艾达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罗克要人,为了保证税收,税务总局也要成立自己的执法部门。

    “没必要吧,如果税务总局需要强制执行,完全可以申请司法部配合,没必要成立自己的执法部门。”罗克不是不放权,实在是没有人给艾达。

    艾达对于人才的要求和罗克完全不一样,罗克还是更习惯自己慢慢培养,艾达则是拿来主义,所以罗克会成立尼亚萨兰大学,艾达则是在欧洲有强大的猎头公司。

    “你说的简单,税务总局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约翰内斯堡矿业联盟,司法部在这方面能不能配合?”艾达当然有自己的理由,换成是其他方面,税务总局确实是可以申请司法部配合,但是对于约翰内斯堡矿业联盟,别说司法部,就是国防部出面也不好使。

    在南部非洲,约翰内斯堡矿业联盟绝对是法外之地,这几年在约翰内斯堡又陆续发现了好几个金矿,现在约翰内斯堡境内的金矿数量已经超过四十。

    四十个金矿,背后有数百个南部非洲和英国本土的达官贵人,甚至法国、美国在约翰内斯堡都有投资,所以矿业联盟的情况很复杂,对于联邦政府来说就是一块标准的烫手山芋。

    当初伦敦同意南部非洲自治的时候,约翰内斯堡的黄金是伦敦唯一要求保留的势力范围,伦敦需要约翰内斯堡的黄金,稳定伦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所以不可能把约翰内斯堡的金矿也全部交给南部非洲。

    所以纵然菲利普已经成为德兰士瓦州长,约翰内斯堡地区的税务部门负责人还是直接由伦敦指派。

    这也是现在南部非洲境内,唯一一个需要伦敦指派负责人的部门。

    南部非洲自治之后,名义上英国还在向南部非洲派出总督,但是南非专员这个职位已经取消,总督的权利也大不如前,象征性的意味更多,对于现在的南部非洲基本上没有发言权,以至于现在的南部非洲总督这个职位无人问津,现任总督格兰斯顿勋爵已经上任一年多,甚至都还没有来到南部非洲,而是一直留在伦敦,谋求前往其他殖民地任职。

    《新税法》实施之后,联邦政府税务总局对约翰内斯堡的金矿也要开始征税,好笑的是,在这方面,立法会和国会保持了高度一致,看样子所有人都希望剥离英国政府对南部非洲的最后一点影响力。

    不过要对约翰内斯堡的金矿征税也不容易,虽然现在矿场主们已经没有了自己的军队,但是矿场主,以及矿场主背后真正的金主依然有着强大的影响力,所以艾达才希望税务总局拥有自己的执法部门,不能事事都依靠司法部的支援。

    话说罗克本人就是约翰内斯堡矿业联盟的成员,矿业联盟的主席又是小斯,所以艾达也不认为,罗克会在这个问题上真心实意支持税务总局。

    “当然可以,只要是税务总局的需求,不不管是牵涉到任何人,任何组织,司法部都会全力以赴。”罗克义正言辞。

    艾达也是多虑了,现在的洛克金矿,对于罗克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洛克金矿对于罗克最大的意义,是为罗克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通过洛克金矿,罗克不仅仅攫取了大量财富,同时还找到了向南部非洲大量移民的理由。

    现在这些前提都已经不复存在,罗克在尼亚萨兰境内的产业,利润已经远远超过还在限产的洛克金矿,罗克也不需要再以招收矿工的名义从清国移民,尼亚萨兰在这方面不受任何限制。

    所以罗克并非开玩笑,如果税务总局需要,罗克真的会全心全意支持艾达。

    “真的?”艾达不是不信任罗克,不信任的是资本家的天性。

    “真的——”罗克果断,看艾达的表情还在犹豫,马上就加码:“我以亚瑟和杰西卡的名义发誓!”

    这个理由找的真好,艾达马上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不过嘴上还是不饶人:“哈,那你首先要争取亚瑟和杰西卡的同意。”

    真是的,白人家庭这种伦理关系,罗克真的不习惯,什么事都要商量着来,华人家庭就简单干脆的多,不听话,打就是了。

    这话也就是说着过瘾,罗克在家里,也不敢动不动就对盖文和阿尔文动家法,菲丽丝这方面强硬得很,连教育都不让罗克多插手。

    当然了,菲丽丝保证,一定不会疏忽对盖文和阿尔文的中文教育,这是罗克放手的前提。

    应付完艾达,罗克回头还要做小斯的工作。

    刚刚知道是艾达担任联邦政府税务总局局长,小斯还是比较乐观的,毕竟小斯和罗克的关系摆在这儿,艾达不看僧面看佛面,多多少少也要给小斯一些照顾。

    不过事情的发展明显让小斯猝手不及,南部非洲最有钱的人不是罗克,而是拥有整个罗德西亚的南非公司,虽然联邦政府成立后,南非公司在罗德西亚境内的大部分特权都被取消,但是通过罗德西亚州政府,小斯依然保持在罗德西亚的强大影响力,所以艾达第一刀就砍向小斯,希望小斯以身作则,支持税务总局的工作。

    “不可能!简直是痴心妄想,该缴的税我一分不少,不该缴的我也绝对不会缴,南非公司现在的经营状况很艰难,每个月都在赔钱,实在是没有多余的能力支持税务总局。”小斯当着罗克的面直接拒绝艾达的要求。

    表面上,南非公司,以及罗克在尼亚萨兰境内的企业,肯定都是守法纳税的好公民,没有任何偷税漏税行为。

    实际上的情况不能说,商人对于税收的抵触简直是天生的,没有谁愿意把辛辛苦苦挣来的钱缴给税务局的那些吸血鬼,虽然不会偷税漏税,但是合法的避税在所难免,有时候也不免会使用一些非常规手段,这不仅仅是在南部非洲,放眼全世界都一样。

    不过这些所谓的合法避税行为,能瞒得过别人,肯定瞒不过艾达。

    艾达本身也是商人,还是兰德银行的执行董事,罗克和小斯的很多交易行为,都是通过兰德银行进行,所以艾达对这方面的情况了解的很清楚。

    艾达也不是要求小斯全额纳税,只是把应缴的部分补足就行,至于小斯的那些合法避税行为,艾达也会睁只眼闭只眼,就当没看见。

    看见了也没办法,罗克也是这样做的!

    “塞西尔,冷静点——”罗克主动缓和气氛,毕竟大家都是好朋友,不能因为这点事闹得不愉快。

    小斯看看巧笑嫣兮的艾达,再看看一脸无奈的罗克,突然就笑得很洒脱:“好吧,没问题,我当然会支持税务总局的工作,这样吧,尼亚萨兰境内的企业如果能够全额纳税,那么南非公司当然也能做到。”

    这话说的狠,罗克马上就变脸,要死自己死远点,别拉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