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八零甜妻萌宝宝 > 第496章 毛没长齐就是小孩~(感谢fennd+~)
    幸好当地居民都知道陆家的身份背景不一般,外来的一打听,也不敢乱来。见徐随珠没有批发的意思,客客气气地以零售价买了几十斤回去,摆在店里抬抬身价也好!

    总比顾客来问“有没有奶果?”回答“没有”,被怼“奶果都没有,开什么水果店”好吧?

    有了这三样“镇岛之宝”,岛主徐随珠能差钱吗?

    姑侄俩聊起这些,不禁相视一笑:都不差钱!真好!

    “托你的福,咱们县最近赚了老大一笔钱。”徐秀媛说。

    见侄女一脸纳闷,笑着问:“你没听说吗?最近来了不少想要承包海岛的有钱客商,光这个礼拜,就来三拨人了,其中一拨还是刘秘书陪同来的,瞧着身份不简单。”

    听是这么回事,徐随珠笑了起来:“余浦一带大大小小的岛屿多了去,有人愿意承包是好事啊!如果能把所有的无人岛都开发出来,建设成旅游景区或是种植基地,那余浦肯定成为全国第一县!”

    “话是这么说,可这么一来,不会影响你生意吗?”徐秀媛难免替侄女着想。

    “生意是做不完的。”徐随珠伸了个懒腰,眯眼说道,“而且多些岛屿来分担游客,挺好的!”

    她现在并不担心没生意,反而担心生意太火。

    有时候游客太多也是种烦恼。好比庄稼地,种几年需要让它歇一歇、缓一缓,换别的种种,这样才能让它保持肥沃,否则种出来的稻谷都是空瘪的。

    岛屿养护也一样,时时刻刻要接待游客,怎么对基础设施进行维修、养护啊!

    “你这样说也对。”徐秀媛想通了,不再纠结。

    侄女是高材生,知道的肯定比她多。这些年,家里哪个决策,不是出自侄女的主意?哪次出错过了?

    “放假了有什么打算?”徐秀媛问。

    学校上班数这点最好——假期多,寒假、暑假,加起来能休两个多月呢。

    徐随珠就说了等包子爹出差回来,想开游船出去玩几天。

    “姑,到时候你一起去!”

    “我哪走得开啊!”徐秀媛笑着摆摆手,“何况以前不是出去玩过的嘛!渔船、游船,都差不多的!”

    客栈不能一日无人,虽然这几年又陆续招了几个服务员,帮着打扫卫生、洗床单被罩什么的,出去一小会儿,让人替着收收钱还行,出去几天哪放心得下哦!

    “你就喊上兜兜的爷爷奶奶,带他们一起去,我就不去了!”

    徐随珠见她姑执意不肯去,也就没再强求。

    “对了,听人说那游艇比新式渔船还要贵?真的假的?又是你的主意是不?你个败家囡囡!怎么有点钱就藏不住?不是买这个就是买那个的,家里没船供你使吗?不就放假了出去玩几天嘛,平时又用不上,犯得着买游艇?你还想借给游客玩啊?”

    徐随珠摇摇头。星际牌的高大上游艇,哪舍得给游客玩,霍霍了怎么办?

    “那你还买!”徐秀媛作势拍打了她一下,“一天到晚停在湾里,像钱在海上飘一样,不嫌浪费啊!”

    徐随珠被她姑的比喻逗笑了。

    “姑!你别听人瞎说!哪有那么贵!兜兜爸有门路,成本价拿下的。而且钱赚了本来就是花的嘛!你说囤一辈子不舍得花,到头来两腿一伸进了棺材,什么福都没享受到,那才是最大的浪费,白瞎这一趟人间之旅了!”

    这下轮到徐秀媛被逗笑了:“说不过你!总是你的理由多!”

    “本来就是嘛!”

    “好了,不跟你争这个了。带着孩子出去玩千万要小心!除了你公公婆婆,还有其他人一道去吗?”

    “明天上岛,问问大嫂愿不愿意去。”

    这个大嫂指的是陈晚瑜。

    出于区分,徐随珠一直喊吴美丽“嫂子”、陈晚瑜“大嫂”。

    吴美丽是肯定不愿花上十天半个月出去玩的。一来养殖场离不了人,这点和徐秀媛很像——有事离开个一两天,还能找其他人顶顶缺,出去玩还一去这么多天,她是肯定不愿意的。

    珍珠养殖是福聚岛的命脉、也是她的经济来源。她还要供俩孩子出国留学呢!钱哪会嫌多!

    再说了,游艇再高级,不也是出海看海嘛!岛上哪个角度看不了海啊?还比在船上舒坦呢!

    至于陈晚瑜,单她一个或许也不会去,可如果陆大少这时候回来,十有八|九会哄着她一块儿出海。

    还有傅总和林姑娘。这对小俩口,打从知道陆大佬给家里添置了一艘游艇,动不动问什么时候出海。他们俩肯定得算上。

    这么一来,游艇上的房间也差不多满了。

    “阿凛什么时候回来啊?上次他从海城给你姑父带的长筒套靴质量特别好,我想托他再带几双。”徐秀媛听侄女提起陆家老大,问道,“手套有的话,也带几副。”

    渔场里干活,缺不了这类劳保用品。

    “五一那次说过,暑假肯定会回来一趟。这次去深城是批地皮,少不了东奔西走,没带大嫂同行,哪熬得了太久?但具体哪天没说。要不我打个电话问问?”

    林家客栈去年也安上了电话,方便游客预订房间。是以,如今联系更方便了,打电话不用特地跑村委办公室了,在她姑这里就能打。

    谁知说曹操曹操到,徐随珠话音刚落,没等她姑说什么呢,只听休息区传来两个孩子热闹的声音:

    “大伯大伯!你回来啦?”

    “大伯你累吗?”

    “大伯你吃这个……”

    “大伯你看小人书吗?”

    黝黑、强健的陆驰凛放下行李,一手托起一个孩子,含笑问:“一阵子不见,都长高了!兜兜似乎比上趟来瘦了,怎么?你爹妈不给吃肉啊?”

    小包子小脸一本正经,纠正道:“大伯,以后我叫小昱,不叫兜兜了。”

    “哦?为什么?”陆驰凛眉一挑。

    “因为我长大了!大孩子都是叫大名的!只有小孩子才叫小名!”

    陆驰凛爽朗地笑起来,放下他们,抬手秃噜了一把小包子的脑门:“毛没长齐,在我眼里都是小孩。”

    小包子嘴一噘:“大伯……”坏大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