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最强赘婿 > 570:和仁堂坐诊
    “我说的都是我的心里话,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我从来不会说。”沈萌是个直性子,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到底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心思单纯,没有那么多的心眼。

    这种人其实更好相处。

    不过,对于沈萌的直言不讳,庞飞也说不上来喜欢不喜欢的,此趟前来,他本就是来帮沈开发的,至于沈萌喜欢不喜欢,讨厌不讨厌,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沈老板,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就先走了。。”无视沈萌的话,庞飞却是对深刻开发这样说了一句,转身就要离开。

    卢医生跟了上来,说是要跟庞飞讨教一些东西。。

    那二人就那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离开了,好像沈萌就是空气一样,这可把沈萌给气的不轻。。

    “混蛋!”

    “嘘……”沈开发赶紧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沈萌说话声音小一点。

    “人家帮刚你解了围,你现在就在背后骂人家,哪有你这样的。”

    “那你刚才没看见吗,他无视我,无视我啊,好像我是空气一样。”越想越气,越想越窝火。

    沈开发哀叹一声,“看见了,这说明人家对你真的是一点意思也没有。可惜了,可惜了啊。”

    “哼,他对我没意思,我对他还没意思呢。”沈萌气呼呼地说完,也跟着转身离开了。

    再说庞飞这边,卢医生有事要去京都一趟,希望庞飞能在和仁堂帮忙坐诊几天。

    “也不需要每天都坐在哪里等着,就是有一些其他伙计实在看不好的病,咱们去给瞧瞧就行。二楼就是休息室,平时我都是在二楼呆着,上面还有很多的书籍什么的,也有电脑,看书看电影这些都随便你。你要嫌无聊,你也可以不在店里呆着,就是如果店里有伙计们应付不了的客人给你打电话,你能赶过去也成。”

    好像生怕庞飞不愿意似的,卢医生把和仁堂的好处一一都给摆了出来,也没给庞飞太多条条框框的限制,只一个要求,店里面有伙计们解决不了的病人时,庞飞能及时出现就行。

    卢雪健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了,还真不好意思跟庞飞张这个口。

    庞飞其实也没他想象的那么难说话,毕竟他是卢雪健花了一百万请的坐诊医生,做这些事情也都是应该的。

    “哎呀,好,太好了,我先前还怕这跟咱们之前说的约定不一样,你会不答应呢。看来是我想多了,庞兄弟可比我想象的要亲切好说话多了。这就好,这就好。”

    庞飞心里一阵苦笑,心想我到底给你留下的是个啥印象,这么点事情还得人家左右顾虑呢。

    看来,自己以后是要多笑笑了,老是伴着个脸的样子,严肃又冷酷,的确很容易给人一种不好亲近的感觉。

    隔天,庞飞就按照约定,要去和仁堂坐诊了。

    他把这些事情都跟安瑶说了,安瑶倒是担心,“那你柳市集团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吗?”

    “啊?哦,好了。”庞飞心虚地应了一声,差点忘了昨天骗安瑶说柳市集团有事的事。

    安瑶点点头说,“你都处理好了那就行,人家卢老板给你开的年薪百万,又不需要你经常出诊什么的,这钱的确拿的不心安理得。如今有事情做也好,也算对得起他给你的这份荣誉了。”

    见安瑶并未对昨天的事情起疑心,庞飞也就可以松一口气了。

    吃过早饭,庞飞便准备启程去和仁堂。

    虽说卢雪健说的是让他不需要一直呆在药店里,但庞飞想着,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倒不如去药店里带着。二楼不是有很多医书嘛,他可以去看看。

    清早八点,和仁堂的门口队伍就排的很长很长了,不少人都是天没亮就在这里排队等着。

    最近天气变化无常,时冷时热的,的确容易感冒发烧之类的。

    庞飞往店里走,那些排队的人还以为他是要插队,不少人跟着呵斥,“喂,要抓药后面排队去。”

    “插队很没素质的,你看看我们。”

    “我们可是一大早就在这里等着的,你好意思插队嘛你。”

    庞飞苦笑着说,“我不是来抓药的,我是这里的医生。”

    有人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庞飞,“你是医生?开什么玩笑,这里的医生我都认识的,可从来没见过你。”

    “新来的,新来的。”庞飞始终客客气气地说。

    那人依旧不相信,“我看你就是想插队,故意骗我们呢。还医生,哪有你这么年轻的医生,赶紧的,后面排队去。”

    “哎呀,庞神医,你来了!”便在这时,有和仁堂的伙计出来,一句庞神医,让先前怀疑庞飞那人愣住了。

    还真是和仁堂的医生啊,我去,这也太年轻了吧。

    而这时,人群中不少人也认出了庞飞来,“我那天看过庞神医和卢医生的医术比拼的,庞神医和卢医生不相上下,那场比赛可谓空前绝后的精彩啊。今天有庞医生坐诊,咱们尽可以放心啊。”

    “放心放心,我们都放心。”人群中不少人呐喊着。

    先前质疑庞飞那年轻人臊的脸红的不行,低着头不敢再说话了。

    庞飞被伙计带到了二楼,“庞神医,你先这边休息着吧,我们正打扫下面呢,怕给您弄脏了。这平日里卢医生在,也是大部分时间都在这休息,因为我们下面也有其他的坐诊医生,一些小病小崽什么的都可以看的,除非遇到一些看不了的病,才会找你们。”

    庞飞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行,那您先休息着,我下去忙了。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叫我,我叫金志军,您可以叫我小金或者小军,都成。”

    “好。”

    这一切应该都是卢雪健临走的时候交代好的,不得不说,卢医生的心是真的很细致,很多东西都考虑的很周全。

    金志军走后,庞飞便在这屋子里闲转起来,满屋子的医学书籍,琳琅满目,可见这卢雪健对医术的研究有多痴迷。

    而且,整个偌大的书架,除了有关医学的书籍之外,就再也找不到任何一本和医学无关的东西了,这不得不让庞飞感慨,太痴迷了,真的是太痴迷了。

    从书架上拿了一本比较古老的书籍,书的扉页都破烂不堪了。

    这是一本古书籍,上面记载的都是一些很不常见的中草药,而且很多沿用的还都是生僻的名字。

    庞飞好奇地翻阅起来,这一看,不知不觉地就入迷了。

    一本书过去了大半,楼梯间突然传来“蹬蹬蹬”急促的脚步声,“庞神医,庞神医……”

    是小金。

    “是有你们看不了的病人吗?”小金出现,那定然是这个原因了。

    果然,只见小金点点头说,“很……很奇怪的一个病人,您……还是下去看看吧。”

    将手中的书合住,放在书架上原来的位置,庞飞便跟着小金一并下来。

    当看到坐在问诊台前那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帽子和口罩的人影时,庞飞的脚步便不由自主地缓了下来。

    这哪里是什么病人,这分明就是仇家寻上门来挑事来了。

    那天晚上,此女子是被另外一个叫蛊主的女子带走的,今日她却是孤身一人前来此地,却又不知是何目的。

    庞飞让一众人等全部离那女子远远的,又不好说出缘由,便只好撒谎,说那女子得了急症,会通过空气传播的那种。

    围观看热闹的人群自然一下子退避三舍,有多远就躲多远,但和仁堂的伙计们不能那么做,他们是治病救人的,怎可被这些东西吓到。

    从这一点,倒是看的这些人的素质,的确是配得上和仁堂三个字。

    “你们留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都离远一点吧。”

    “那……庞神医,你有任何的需要,随时喊我们。”小金带着大家,都退到了柜台后面。

    此刻,问诊台前就只剩下庞飞和那个蛊族公主两个人了。

    那女人伸出纤纤玉手,让庞飞帮其把脉。

    把脉?

    庞飞才不相信她的心思会那么单纯。

    不过,为了不引起周围人的怀疑,他还是照常将手放在了女子的手腕处。

    手指刚一放上去,他就发现女子的手臂下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在向他的指尖移动。

    又来这一招!

    庞飞没有将手缩回去,而是手指稍稍往上移动了一下,摁住女子手腕上的名门,使得那蛊虫无法再向前移动。

    女子“哎呀”一声,“庞神医,你是给我把脉呢还是要害我呢,我这胳膊都快被你给弄断了。”

    好一个反将一军,这点小伎俩,可难不住庞飞。

    他迅速将手从女子的手腕上移开,只要不互相接触,那蛊虫就无法进入庞飞的身体。

    女子却又心生一计,说什么庞飞只把了那么一小会,能确定自己得的是什么病吗?

    “确定,并且肯定,你得了不治之症,而且快死了。”

    “胡说八道!”女子突然拍着桌子怒喝着站起来,在她看来,庞飞这分明是在诅咒她。

    她们蛊族人十分相信诅咒一事,就如同某些佛教信徒对佛法的信任一样,所以,在听到庞飞如此说她的时候,女子的反应才会如此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