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唐残 > 第698章 胡沙猎猎吹人面(续
    唐长安城周长达35.56公里,面积约84平方公里,为当时规模最大、最为繁华的国际都市。

    是如今西安城墙内面积的9.7倍,西汉长安城的2.4倍,元大都的1.7倍,明南京城的1.9倍,明清北京城的1.4倍,公元447年所修君士坦丁堡的7倍,公元800年所修巴格达的6.2倍,古代罗马城的7倍。

    《世界之都》(第8册)

    ——我是分割线——

    就在长安城东北向的通化门逾里之外龙首渠畔,都统崔安潜当众发表滔滔不绝的鼓舞士气和慷慨亦然的话语当中。

    重新见到巍峨的长安外郭时,朱邪翼圣那尘封日久的记忆,也像是一下子被打开来而流淌处许多鲜活而明亮,五光十色的点点滴滴来。

    当年他作为回京接受敕封和叙功的定乱功臣之一,追随着父帅从西京外郭十二门之一,东中位置的春明门南道,进入这座宏阔无比的天下之都,进行那游街献俘的班师礼。

    这也是尚且年少气盛他第一次被大大的震慑和惊异莫名,而开始对于这座伟大国都所代表的天下腹心,生出无比敬畏、向往和尊崇之心。

    像是菜畦一般整齐的无数城防,随便哪一处的规模拿出来,都要比他朱邪氏最大的聚落大上好几倍;更别说是生息在其中聚如蚁附的百姓户口和林立茨比的各色建筑了。

    尤其是对于已经习惯了流转迁移在塞北风霜当中,好容易才获得可以越冬的定居场所的沙陀部落来来说;实在很难想象比草原上所有牛马加起来还要多的人口;可以井然有序而太平安乐的生活在这么一座巨城之中。

    在这短短暂而刻骨铭心的进京之旅当中,他固然是在不断的大开眼界当中,见识和享受到了这种都城所代表天下精华汇聚的奢靡富华一面,但也第一次见到来自朝堂上争权夺利的波澜诡谲。

    比如,亲眼见到了作为平定庞勋之乱的讨逆军总帅,河东节度使、东面招讨使的康承训,如何在威风八面和功勋隆重当中,被来自大明宫内轻飘飘一纸诏书,给打落在尘埃治下。

    而从未出现在战场当中,也未曾带过一天兵,运筹帷幄于军前的宰相路岩、韦保衡,却因此成为这次定难功臣之中,居功最大的胜利者;这不仅让朱邪翼圣看不懂,也让他的父亲朱邪赤心变得惶恐不安起来。

    而在这里,尚且不足弱冠的他,也是第一次上元朝会遇到个人生命中动心不已的女子;如果是在草原之上或是群山之间的代北之地,他只要带着弓马扈从上门展示自己的武艺和表明身家,

    或者干脆带着伴当连夜策马劫夺了而去,将生米做成熟饭再说好了。然而这是在大唐天下的腹心和中枢,他也只能循规蹈矩的秉明父帅父帅,再托请相熟的有力人士为之说项。

    只可惜对方家中曾经累世显赫异常,虽然当代只做到了万年县令,却依旧看不上他这个因功轻进官爵,还“目疾貌陋”的藩胡子、沙陀小儿。

    因此,最后他是抱着生平第一遭的失落和挫败心情踏上了归程的。但他的父帅朱邪赤心却狠揍了他一顿以为开解道,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县令之女,有本事就把人抢了带走啊。

    就算是此时此刻得不了手,日后就争取更多的功名权势再去求亲也好啊;一个清贵的学士说不动对方,就请一位大将军、尚书、堂老来说和,难道对方还有脸拒绝下去么。

    更何况,将来只要朱邪氏能够效法那些前人,成功的在代北执掌旌节一方,就算是贵天子家的女儿也为何不能求取之呢,又何必拘泥于区区一个县令家的女子。

    然而,随着他就任云中守捉时,杀了大同军使段文楚,以及随后沙陀起兵反抗朝廷战败出亡之后,这些想念也就再没有什么然后可言了。

    因为寄人篱下而如履薄冰的困境。哪怕对方是他名义上的舅家,而热情的提供基本的供给无虑,但是同样也深以为忌讳任何想要来草原上分一杯羹的苗头。

    更别说,因为段文楚之死而结仇的退浑诸部大首领,阴山府都督兼大同军防御使赫连铎;以及来自平卢镇的李可举,一直在贿买当地首领或是派出层出不穷的刺客,想要求取他父子的首级。

    所以在这里,所谓的恩爱所谓的情谊,都是可以用来交换和妥协成其他东西的事物。为了立足下去朱邪赤心固然是取了好几个,包括新寡之人在内本地部落出身的妾室;

    就朱邪翼圣本人也刻意亲近了好几个长相粗陋的本地女子,仅仅因为对方拥有强力的父兄,或是可以成为自己的助力而已。至于其他因此产生的露水姻缘,更是遍布那些首领后帐的妻女之中。

    也是依靠这些意想不到来源的通风报信,他父子才能躲过一次次的明枪暗箭的算计和谋害;乃至他有了足够立足势力和声望之后,那些仰慕武勇和威名上来的女人们,却又让他寡然乏味了。

    直到数年之后,代北行营都监陈景思出现在了阴山外的鞑靼部落中。只是他曾所动心的那个女子,在过去的数年光景,以及沦陷于贼手一年多时间当中,又会有怎样的遭遇使然呢。

    如今在他的身边也只有一名侍女,还是崔安潜转送给他的;而他接受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对方是因为宰相王铎投贼,而被抄没了家族贬斥为奴的晋阳王门之女。

    然而这也只是开端而已。按照都监陈景思的说辞,只要能够光复西京,莫说是这区区的罪臣族人,便就是身份更高贵的宰相门第甚至天家骨肉,也不是不能考虑降嫁之。

    朱邪翼圣正在一边思量着,看着那些官军派出去的游骑,在长安城下耀武扬威的驰骋往来之间,隔着护城河大声的鼓噪和叫骂着;突然就骤变遂生。

    只见一小群头戴卷边盔身穿乌鳞甲,叫阵和邀战最起劲的河东骑兵,几乎是人仰马翻的齐齐跌滚在骤然出现的连片陷坑之中;而又血淋淋的大声惨叫起来。

    因为,这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挖掘出来,又伪装甚好的长条状陷坑之中,还安插了许多削尖的拒木;一下子就把这些翻倒坠下的人马捅穿过去,非死即伤的再也起不来了。

    然后,左近更多的河东骑兵汇聚过去,试图救助和施以援手,却又接二连三的被绊倒和陷没在了附近相继出现的新陷坑之中,顿时人吼马鸣的乱成一片。

    而当这时,从这些显露出来的陷坑之中,却又杀出许多埋伏的贼兵来,只见甲光烁烁的他们举刀擎枪,尽往这些受困和顿阻一时的官骑身上招呼;

    顿时将其相继掀倒、戳翻和砍杀开来。随即在临战观敌却有几分丢脸的崔安潜,变得森冷表情驱使之下,更多来自压阵的河东军步卒,也鼓号声中忙不迭奔杀上前。

    然而,此刻一片沉寂的通化门城头上,也像是突然被惊醒和泛活过来一般;在丝毫不落下风的金鼓大作声当中,急急密密攒射出了如同黑云罩顶一般的箭雨来。

    然后,又像是呼啸的烈风一般洒落、扫卷过那些全线抢出的河东军步卒之中;将那些来不及举牌挡格和掩护的官兵,给血光迸溅的竞相掼倒在地。

    其中更是夹杂了好些既粗且长的车弩大箭,以及凌空翻滚着后发而至的大块抛石;一下子就超出了原本的三箭之地,而落在了那些前出临阵指挥的河东将弁之间。

    霎那间就在此起彼伏、短促激烈的惨呼厉号声中;有人被穿破了遮挡在前的护牌,而凌空贯穿带起又钉死在地上;也有人被翻滚抛石所中骨脆肉烂,连带旗帜都扫断数截。

    因此,仅仅是这么小半时辰照个面的功夫,官军的前阵就已经死伤累累的溃退回来了;而在通化门内更是鼓号齐鸣的涌出一支披挂齐全的甲兵;

    飞快的越过放下门桥,又配合着之前埋伏下来的贼兵;如同快刀斩乱麻又同切瓜斩菜一般的,将受困和滞留城下的官兵,给当场迅速扑杀殆尽。

    然而,当在喝令声中重整行伍再战的河东军本阵,再度放慢脚步齐整列阵的压上前去之刻,在北面的游骑和南面的警哨,也相继吹响了号角。

    在沿着城墙而下滚滚而起的烟尘中,却是在他们受困和鏖战通化门下的同时,又来自城北大明宫內重玄门和城东春明门而出的敌军,以两面钳击之势飞扑而至了。

    直到这一刻,朱邪翼圣的表情才变得玩味起来,暗自对左右顾盼道:

    “如此手段的贼军,方可值得一战啊。。”

    话音未落,来自崔安潜的命令已然送达:

    “李讨击,相公有言,合该贵部阵前大用之际了。。”

    而在南方迅速逼近的大齐义军,驱驰当先的千余马队之中,腰腿上变得略有些粗壮的赵子日,赫然也难掩愁眉苦脸之态而混迹其中。

    说实话,在长安城中依靠巡城队的差事,作威作福的小日子过得好好的他,并不情愿跑出来与官军进行啥老子的野战对阵。

    但是,在曹皇后支持下的那位孟留守,却从来不是个省油的灯;一边许下犒赏和加官的条件,来点集城中的可用之士。

    一边又根据他任上所掌握的城中情形,很快就把街头上、宅邸之中尚且能够提的动刀枪,列的了战阵的都被罗括一空了。

    因此,被点了名带队从军的赵子日,也只能暂且放下自己的数处别宅的女人和家当,而重新挽弓上马附从在这些马队当中;又随大流的大声叫吼起来:

    “杀了崔菩萨,打垮河东狗,人人都加三等出身。”

    “。更多荣华富贵,便就在今朝了。。”